2017年6月8日

為什麼我會傷心地離開台大MBA的畢業典禮?

0 意見
這篇文章會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解釋我下這個標題的原因,第二部分檢討我自己並分享經驗。

反覆思索,我們畢業前該學會的東西是? 


這天是台大 MBA 的畢業典禮,每個學生都接受教師的撥穗儀式,傳承下這個科系的責任,準備進入社會貢獻所學,但從一早開始,我總覺得穿在身上的碩士袍輕飄飄的沒有實感,到底過了今天,過了碩士這兩年,我該承擔下什麼樣的責任,我對得起這座大學嗎?我……我對得起這座大學嗎?我在心裡反覆的默念著這句話。

晚上,結束了撥穗儀式,我跟老媽吃完飯後散步在大安森林公園,我跟她分享著這兩年所學。
「身為一個 MBA 學生我們必須為這個社會奉獻,在最困難的時候站出來解決問題,在台灣這個國家逐漸走下坡水火危難之際,如果在古代就像是敵人都已經兵臨城下,我們難道還能只顧著囤積自己家裡的糧食嗎?……」 
講到一半,我一度哽咽差點強忍不住淚水,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講這件事講到差點哭出來,我突然意識到我必須說點什麼,在這個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即使我並非站在台上致詞的那個人,我必須為我的言論負責,去說清楚自己的邏輯,在兩年間用這這個社會無數的資源學習後,建構出自己的觀點並且分享,這是我理所應當盡的社會責任,如果這篇文章有任何值得你認同之處,請你幫我轉貼出去,並任意加上你的任何看法或者反面意見。
老實說在畢典現場,我非常非常的難過,我彷彿看到我這兩年學習的縮影,我沒有看到半點高等教育的精神被彰顯,更別說 MBA 教育精神了,我沒有要怪任何人,我認為老師、學長姐、學弟妹、同學全都很好,而且也帶給我不少收穫,但我的確看到這個體制出現了巨大的問題,為台灣的高等教育走下坡下了最好的註解,畢典當天的氣氛非常的輕鬆,或有教授、同學發表他們對於畢業的感言,但都讓我感覺少了什麼空蕩蕩的,而這些缺少的東西應該會要是我們從這裡帶走的核心價值,支撐著我們在未來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我認為這個核心價值就是「責任感」還有「同理心」。這兩項本質構成了我認為的「領導」的本質,而 MBA 教育旨在培養領導者。唯有具有責任感,我們才能夠在第一線將手弄髒低下腰做事,承擔困難解決問題,擺脫菁英浮誇的詛咒,唯有同理心,才能夠讓我們將小愛變成大愛,苦別人所苦,在未來有機會站上這個社會的高位時,能夠堅持價值去行正道。

2016年12月1日

我到了上海還是找不到自己,卻學會如何「用心生活」

0 意見
今年七月,我參加了學校的計畫到上海交通大學修習暑期課程。 

會想要到上海,主要是覺得自己雖然在念企管的這幾年參加了這麼多實習、競賽、志工等活動,看似累積了一些經驗,卻開始覺得自己有些停滯、有種越走越慢而且越走越茫然的感覺。

因此,希望可以嘗試做些不同於以往經驗的事情,看看自己能不能給自己帶來一些啟發。

講好聽一點,我是希望把自己丟到一個新的環境,接受一些不一樣的刺激,看到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但說難聽一點,我當時的心態就是把去上海交大看成像那些去環島、壯遊、Gap year回來就可以突然開智慧的那種萬靈丹一樣,我也希望自己去完中國就能頓悟未來人生的目標,找到好的工作,讓未來一帆風順。 

雖然現在回想有點荒謬,但我當初會想去中國,確實是因為這個原因。 



越是矛盾、極力掩蓋的問題,越是值得觀察、思索的地方 


於是,為了讓自己有機會看到更多不一樣的事情,我選了一門課叫做「大眾傳播與中國社會問題」。

每次上課,老師都會先放一部與教育、環境、人性、社會等面向相關的紀錄片讓大家一起觀賞討論。而我們討論的往往是那些被極力掩蓋、沒人想正視的社會問題,但也正是因為這些敏感的議題,讓我們有機會更貼近這裡,看到這個國家與人民,更不一樣的面貌。 

比如說,我們在上課時便討論到了中國的民主制度以及媒體自由的部分,同時也比較了他與西方的不同。

老實說,這並不是在生活中就能夠隨便去聊到的話題。

2016年11月24日

他才33歲就當上漢堡王CEO,就是因為「不願意從基層開始」

0 意見
上次寫了一篇文章講到如何規劃職場第一個五年,有讀者隨即問及如何規劃第二個五年。 

我的第二個五年還未完結,難用自身經歷解釋。分享一下把第二個五年規劃並實行得完美無暇的例子,相信對咱們更有幫助。

這個例子就是32歲就當上漢堡王全球CEO的Daniel Schwartz,他現在才34歲,單憑打工,在2015年的收入是720萬美元,可謂年少万兜鍪的高薪人士。 

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其法乎中,得乎其下。我們雖然不會在32歲當上如此大公司的CEO,但總能從他身上學到一招半式。

在解讀職涯路徑之前,先看看他的簡歷: 

20 - 22歲 - 畢業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併購組分析員
22 - 24歲 - Altair Capital Management(中小型投資基金), 分析員
24歲 - 加入3G Capital(巴西大型投資基金),仍然是分析員
27歲 - 升任3G Capital 合伙人
30歲 - 主導3G Capital以33億美元收購漢堡王,任漢堡王副財務總監(Deputy CFO)
30歲 - 轉正擔任漢堡王財務總監(CFO)
32歲 - 轉任漢堡王營運總監(COO)
32歲 - 轉任漢堡王CEO 

毫無疑問,CEO Daniel的背景相當優秀,但就算是與他同等背景和能力的人相比,他的崛起也是快了很多,勢不可擋。他的職業路徑,可以給我們有什麼啟發?
 按照顧問的傳統,我把分析簡化為三點:

1. 你是默默耕耘,還是懂得利用聰明捷徑,曲線救國? 


想像一下:你和Daniel是同班同學,能力不相伯仲,而你非常熱愛吃漢堡王,立志有一天成為漢堡王的CEO。畢業後,那個Daniel進了華爾街賺錢,而你則順利踏進漢堡王,作為一個管理培訓生。 

12年過去了,你由低做起,努力在漢堡王耕耘,以你的能力一路升職不是難事:培訓生 -> 主任 -> 高級主任 -> 經理 -> 高級經理 -> 總監 -> 高級總監,算快了吧,可是你頭頂還有總經理、副總裁、高級副總裁、CFO/COO、CEO。 

那CEO Daniel是如何做到的呢?

2016年11月20日

不是只靠幸運!台灣學生「找中國工作」該知道的事

0 意見

大家好,我是宜蓁Alice。

這個7到9月,我在中國大陸做了兩份數據分析的實習。

前一個月在UBER北京,後兩個月在GrowingIO,它是一間由美國LinkedIn前商業分析部的老大所創立的新創公司。

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非常幸運的人,能順利地走完暑假這趟奇幻旅程,實在受到太多人的幫助。同時,回台後陸續發現身邊一些朋友,有想要去中國大陸試試看的念頭,卻不知該從何下手。

所以,我和一群在中國大陸奮鬥的小夥伴討論後,決定把我們知道的經驗與知識系統性地記錄下來,希望能給大家作為參考。讓有需要的人能少走一點彎路,有效地去到自己心目中的夢幻公司。
另外,此篇文章「找工作」涵蓋的範圍包括正職與實習。 

1.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1)將我這段旅程中所受到的善意與協助傳遞下去。
(2)相信經濟學裡教我們的,有較透明而完整的資訊,能讓人們更有效率的做好的決策。

2.希望能在這篇文章裡達成的事:

(1)希望大家不要在茫茫大海裡撈針,即便你人還在台灣,在決心進入中國大陸找實習/正職後,都能迅速而準確的找到工作。所以,在此無意比較兩地工作的優劣,僅提供經驗分享。

(2)目標受眾為已經決定要來中國大陸工作的朋友,且工作經驗為0~1年內。所以,此經驗分享不適合3年以上的expereince hire。同時,我自己是唸經濟系出身,所以工作的職能偏屬一類科系,若有意申請工程師的人可以參考,但我想會有些許差別。
另外,我是在台灣唸大學,也沒有申請去中國大陸交換,所以Career Fair之類的管道無從分享,但有機會的話會找適合的朋友來寫。

3.自己覺得到底誰適合來中國大陸工作:

能接受長工時、重新適應生活,並從頭打造朋友圈的人。 有想要在步調急、發展快、市場量級大的地方迅速磨練的人。


2016年10月30日

關於創業的3件事:為何「滴滴打車」沒有車、Airbnb也無房?

0 意見
                                                                                                                                                      圖片來源
過去兩年多來,在工作與碩班的雙重伺候下,我前後研究了中國上百個互聯網創業個案。這些案子大多以平台形式出發,且不約而同地喊著「共享經濟」、「O2O」、「細分市場」及「微信營銷」等口號,儘管產業別不同,商業模式卻都大同小異。

過去幾天,我把以前的資料拿出來比對,發現在這短短的兩年內,就至少一半以上的平台已經銷聲匿跡。

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所以我整理了平台創業時常會面臨的三項挑戰,分別從「平台的建立」、「平台的獲利」到「平台的瓦解」逐一檢視,期許能帶給平台創業者一些幫助。 

眾所皆知,Uber沒有任何一台車,但目前估值680億美金,是全球最大的未上市獨角獸公司。滴滴打車Uber一樣沒有車,但其估值也有350億美金,居全球第三。Airbnb沒有任何一間房,但估值亦達300億美金,是全球第四大的未上市公司。

從上面的幾個例子不難發現,這些公司最大的資產早就已經不是有形的實體,而是一個為用戶提供服務的虛擬平台。


ㄧ、平台的建立:雞生蛋?蛋生雞? 


雙邊平台的建立有三個要素:需求端、供給端以及應用平台本身。
建置應用平台這檔事相對簡單,只要做出一款APP、網頁、甚至是辦個微信公眾號,都可以形成一個簡易的平台,創業者可以透過組隊或者是外包來完成它。

然而,我認為真正困難的,還是在於找到雙邊平台的兩端—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供給端)與用戶(需求端),以下我就拿滴滴打車的創業故事來舉個例子。

2016年10月24日

新鮮人前5年該知道的三件事:你是愈走愈「闊」,還是走頭無路?

0 意見
早陣子和相識十多年的朋友聊電話,談到我們都相識的一些人,儘管大家起步相近,畢業5、6年後,各人的際遇已有明顯分野,也漸漸拉開距離了。兩個背景,能力相近的人,為何跑了幾年後的收入和職級會有這麼大的分別?

原因是事業的策劃和選擇。跑得快,不如跑的方向對。

但這是很難的事。

當一個年青人畢業,步入職場,通常得到的advice要不是「追隨自己的夢想和興趣」,不然就是「做自己擅長的事」。

但正常人在畢業時,都是沒有太大理想,沒有方向,亦未探索到自己擅長的地方。

遺憾的是,年青人一畢業就要在認知不多的情況下選擇職業,而所選擇的職業,又將影響餘下的事業路。

走錯路要翻盤不是沒有可能,但當你的首5年走錯了,知道要怎麼計劃,要重新開始時,人家已經用5年時間建立了事業的基礎,準備再下一城。

圍棋界素有「二十歲不成國手,終生無望」的說話,放在職場也是一樣,工作了十年以後,如果還未到達某個層次,則很難再追上去了。大器晚成只是特例,而非常態。
                                                                                                                                    圖片來源
所以問題是:一個剛畢業的年青人,應該如何好好利用工作的頭5年,確保5年後仍有爭取成為國手的機會?

畢業6年以來,我與數以百計的人或深或淺地共事過,有比我年輕數載的,也有比我年長二三十年的。通過第一手的接觸和觀察,得出了三個要點:

2016年10月18日

去美國打工渡假需要的不只是「勇氣」,而是「相信自己」

0 意見

關於美國打工渡假,相信如果是個旅行重度患者,應該都會有一定的憧憬,用最少的花費就能夠在夢幻的美國待上三至四個月。

而我,在今年參加了這項計畫,而後來在與其他交換生交流的過程中,似乎很多人都是因為美國影集、電影,而對於美國有莫名的期待。

至於我,其實並沒有上述的那些憧憬,我的出發點也非常的簡單,當時只是對於一陳不變的生活感到厭倦,有一種想要丟下課本、丟下制度,逃離這個城市、這個國家。

其實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逃走,只是在當下,我好像就這樣覺得,只要逃走了似乎就可以找到另一個出口,對於生活可以再找到熱情以及期待。而美國,它夢幻、陌生、遙遠,附加價值還加上能夠每天練習英文,而成了我逃離前往的目標。

從上述其實可以發現,這一切只是一個衝動,而這個衝動卻給了我勇氣踏進了那樣一個未知的世界

在美國待了三個月後,我回到了台灣。有很多的感動在心中,回過頭也非常地感謝當初那個衝動並且任性的自己,有很多東西讓我發覺如果我從未踏上那片遙遠而陌生的土地,也許我一輩子都無法感受,在這邊,我想要分享在這段旅程中我所獲得的一些領悟:

一、初期—只有勇敢並不夠,更多的是,要有相信自己的韌性


在一開始的階段,是最難捱的時間。

我無法忘記那段時期,要我說,我幾乎可以保證那根本是我這20年來最黑暗的時刻。當時,我在遊樂園裡的速食店工作,每天要面對的是,常常聽不懂主管的指示、聽不懂客人的要求、看不懂顯示螢幕上餐點的縮寫、冰淇淋做了幾十個還是做不好,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團隊的trouble maker。

每天每天,在工作完回去後,挫折感不斷來襲,那些時候我常常在否定自己的勇敢,勇敢這個詞好像突然成為了我人生的絆腳石,我挫敗的在一個我無法迅速改變的窘境,是勇敢把我帶到了這個陌生的國度,可是勇敢並沒有給我足夠的力量去面對我的挫折。

然後我又想逃了,逃回那個舒適的台灣,工作的時候想、睡覺的時候想、吃飯的時候也想,無視無刻都想。

可是我內心的另一處,卻有著很多的不甘心,那個力量似乎說著,我都通過了整整半年來的各種簽證、工作面試流程,才來沒多久就倒下、放棄,是多麼愚蠢且不值得的決定。

還好,我是多麼的幸運,遇到了在黑暗中拉了我一把的我的室友Yuliia。 

2016年10月6日

把路人變粉絲!「這三招」讓他的YouTube從13萬人變26萬人看

0 意見



哈囉我是阿滴。三個月前的今天,我發佈了一個影片訂下2016年的頻道訂閱目標:在年底前達成25萬訂閱。短短三個月過去,阿滴英文頻道訂閱就從13萬倍增到26萬了。我想除了感謝以外,不如來分享一下這三個月的成長中我搞懂的事。 

首先要從7/2上傳的新方向影片開始講。自從今年4月我全職做 YouTuber 以來,一直沒有辦法突破觀看數跟訂閱數,頻道低潮了兩三個月。那時因為已經沒有穩定的薪資所以開始有經濟壓力。

我不禁想:在網路上做教育性影片真的能夠像娛樂性影片找到那麼多觀眾嗎?

不過這段期間雖然感到無助,我依然努力研究。在參考了無數個 YouTube 頻道、節目形式、跟創作者生態後,我定下了三個新方向:活化教學內容、打造社群歸屬感、養成觀眾習慣。

1. 活化教學內容 


第一個決定是來自於 YouTube 上各式各樣的教育頻道。從全科系的 Crash Course 到老師多如牛毛的 EngVid,普遍的狀況都是訂閱者數量跟影片觀看數不成比例。意思就是「讓人訂閱」不是問題,讓他「留下來固定收看」才是挑戰。

任誰都會覺得可以免費學到知識是一件好康的事,所以頻道的訂閱門檻比較低。不過現在是網路內容爆炸的時代,除非是高度需求或是強烈動機的學習者,要讓一般人願意挪出五分鐘自主學習是知識型創作者面臨最大的困難。所以訂閱高,觀看低。

他們要的不是一個教學權威,而是一個喜歡分享的朋友。

我認為這個問題可以由兩個層面解決。首先是影片主題本身就引起人的興趣。當影片主題是吵架常用的英文當紅英文歌曲分享台灣人常犯的蠢錯誤,這種生活化的教學會比起文法規則或是解題技巧更引起一般人的興趣。

再來是養成觀眾對主持人的親切感。一個教育機構會找代言人(比如說想到巨匠就會想到 Janet)就是因為他能引起大家的好感,也讓大家覺得容易親近。比起聽權威解釋,聽朋友的推薦跟分享更可以引起共鳴。 

阿滴英文2016“觀看時間”數據表

所以,7月起我們改變了節目方向,加入更多生活化教學系列,主持部分也走向一個朋友分享的定位。從一開始實施就明顯看得出成長,觀看時間增加了三倍以上。以前的觀看時間高峰變成為了現在的基底。這就是現實,當創作者不只是做「自己想做」的內容而是也參考「觀眾買單」的內容,觀看時間就會提升。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