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日

關於《第五項修練》Peter M. Senge

以下是由羅郁棠經理對於本書的導讀
寫得十分精彩
---------------------------------------------------------------------------------------

《第五項修練》這一本學習型組織的經典大作相當精彩,有很多觀念的創新。天下文化出版中文版13年來,這本書一直是天下文化的暢銷書之一,許多管理實務者與學生的書架上都有一本,但真正看完的卻很少,能夠理解又加以應用的就更少了。

在這本書裡,中山大學楊碩英教授在他的導讀中就說很多外國的教授也看不懂書中一大堆的環路,因此看不懂這本書也不需要太傷心。當然我不是說這本書你就又可以放回架上了,我是說要看懂這本書,真的需要多費心思,多花一點時間,還需要親身的實踐。
##ReadMore##
我在中山大學企管系修了楊碩英教授好幾堂課,楊教授在中山大學每學期都會開設系統思考、團隊學習的課程,大學部或是研究所都有,越上會越覺得這本書內涵很深,所以一般人只看看書是不太好理解的。(如果你離高雄很近,歡迎旁聽楊教授的課,他的課都完全開放,因此很多外校的同學會來聽,甚至實務界人士也會來)

對了,我建議看英文版的朋友也可以搭配中文版看。我知道翻譯者在翻譯過程中會有很多偏誤,但是《第五項修練》這本書是楊碩英教授花了整整七十幾個工作天,推掉所有演講,一字一句斟酌修訂而成的,因此可以說是這個領域的專家翻譯的,楊教授在審訂過程中,為了能夠達到「信、達、雅」,花了很多心思,比方說vision以前都是翻成「遠景」的,楊教授首創「願景」,因為vision的意義不只是「遠」未來的一個景象,它更代表我們心中渴望的那個「願」。

那麼五項修練怎麼理解呢?為什麼需要五項修練才能往學習型組織邁進?彼得聖吉在近期多次演講中將五項修練整合成三個方向

第一個是創造,也就是包括第一、三項修練的自我超越與建立共同願景。第一項代表個人一直突破自我,去實踐自己心中真正渴望的目標;第三項修練代表團體一起去實現心中的願。

第二個是反思,也就是包括第二、四項修練的改善心智模式與團隊學習。第二項修練代表個人去檢視我們自己固有的想法、價值、感覺、認知、行為等等,然後改善它;
第四項修練就是團隊一起去反思團體中的價值、規範、看法、共同成長,一起創新。

第三個就是處理「動態性複雜」,也就是系統思考

學習型組織為什麼需要這三個,一個是你與你們組織要有高的目標,要有具體的願景,而且是真正心中所想要的,另外,你與你們組織要能夠時常反省、反思既有的觀念,如此才可創新。最後,在這個複雜、動態、變化的環境中就必須要有系統思考來幫助我們。

但是,《第五項修練》這一本書還是很深,呵。建議各位也可以搭配天下文化出版的《第五項修練實踐篇》(上、下)來看,這兩本書比較具體,包括行動面上的東西,不像《第五項修練》多是觀念的建立。

最後,推薦一本我覺得很適合各位閱讀的書。楊碩英教授與其博士班研究生一起合寫了一本談學習型組織、第五項修練的故事書。它是用小說體裁撰寫,故事以四位創業夥伴及一位充滿智慧的長者(計程車司機)為主角,輕鬆詼諧而有趣,閱讀毫不吃力,而架構正是以第五項修練為基礎,五項修練都以故事呈現,探討,裡面很多精彩的片段是楊碩英教授教學習型組織十幾年來,覺得深刻有意義的故事。

這本書絕對是讓大家更進一步了解學習型組織的好機會。如果您過去曾看了一、兩章甚至四、五頁就放棄閱讀《第五項修練》,那麼這本《向司機學管理》我認為是您重新看懂《第五項修練》的敲門磚。


聖吉在《第五項修練》中說五項修練必須互相搭配,但是也說從任何一項修練開始做都是可以的。那麼,當很多企業(或企業主)看到這一點,他會最想在這五項修練中最先挑什麼做?答案是「建立共同願景」,因為這聽起來最讚,如果大家能夠有一個共同的強而有力的願景,那麼企業主是多麼開心啊!管他個人有沒有自我成長、管他心智模式是什麼、團隊學習又何必呢,系統思考很多人也不會,企業也有聲有色。

我用這一段開頭,主要是先闡明當今企業及企業主的眼光通常是放在短期的部份,看起來短期沒用的是不太會去碰觸的。那麼下面我稍微回顧這十幾年楊碩英教授的經驗。

楊碩英在美國念博士的時候是攻讀「系統動力學」的,這跟「系統思考」有相當大的關係,簡單的說區別在於「系統動力學」要用電腦模擬,「系統思考」不必,可以用簡單的環路概念來進行思考。在這邊我們就假設它們兩個是一樣的好了。因此一九八零年代中,楊教授回到台灣中山大學任教,就從事「系統動力學」的推廣工作,幫助企業建立模式、模擬、動態思考。此時的楊教授沒有其他四項修練的概念,單純的進行系統動力學的推廣工作。

當1989年,楊碩英赴美參加系統動力學的研討會後,發現了彼得聖吉正在寫這本《第五項修練》,聖吉也是學系統動力學的,但是聖吉開始將必須用電腦、用數學、用程式的系統動力學,發展成「系統思考」、「系統基模」,可以簡單的教一般人使用,另外,更將「系統思考」融入生活中。從「系統思考」就可以教導我們必須從根本做起,必須走比較長期,必須走比較艱難一點的,這些都是好事,因此應用到人生、應用到企業的團隊中,就開始發展了其他四項修練。

同樣的,楊碩英教授在推廣「系統動力學」時發現,如果只推廣「系統動力學」,雖然有效果,但是對於改變企業主、及企業那種短視近利的價值觀、態度是沒有幫助的。有一次楊碩英教授幫一間企業建立模式,幫他們分析後,給了一個很好的策略方向,但是,因為這個方向太震撼了,違反了企業主根深柢固的心智模式(mental model),因此企業主不採納。(註:六年之後,企業主當著楊教授的面說,如果六年前我聽你的話,我就少損失30億)。因此,楊碩英教授認為,只單純使用「系統動力學」沒有辦法讓企業真正走上創新、創造的路。

因此,第二項修練的改善心智模式、第四項修練的團隊學習(團體一起改善心智模式、共同創造),便成了楊碩英教授開始鑽研的項目。這兩項修練其實在聖吉那邊的組織學習中心,發展出了很多具體的工具與方法,楊碩英教授在臺灣也發展了許多活動,除了引進美國的工具,也有所創新。比方說,左手欄、推論階梯、Open Space Technique、深度匯談、創意等工具都在楊教授許多課程與對外的輔導中起到很好的作用。

但是,如果大家稍微去翻團隊學習、或是改善心智模式的書,比方說是有一本書叫做「深度匯談」,這就是團隊學習的一個很棒的方法。大家圍在一起,一起交流,要專心傾聽、要勇敢發言、要對事不對人、懸掛自己的想法、感覺、看法、要尊重每一個人…等等等。會發現,其實個人願不願意敞開心胸是最重要的。中山大學有兩年的時間都在研究深度匯談,發現很多人在團隊運作中,都隱藏了很多,不敢言者很多,或是愛講話不尊重他人的也很多(這邊都是概述,情況很多就是了,呵),或是採用了很多防衛自己的策略。因此,楊教授發現,必須要先從自己做起,自己是不是真的願意學習、願意成長、願意創造。這邊不是說團隊學習就沒有用處了,這邊提供的環境(團體的對話場)、工具、互動方法都相當有用(大家可以參考實踐篇、及剛剛所說的深度匯談那本書),只是楊教授覺得是不是要先從個人開始。

近兩年,我們發現美國那邊有一篇很好的paper發展出來,我寫在下面,英文還可以的朋友們可以找來看看。
Insight and Wisdom: New Horizons for Leaders
Authors: Robin Charbit; Charles Kiefer
Source: Reflections: The SoL Journal, Volume 5, Number 9, November 2004, pp.1-9(9)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聖吉的老師與朋友Charles Kiefer,楊教授說他是一位講話一定是講真話的人,絕不會誇大,而他在本文卻提出簡單的一個觀點,也就是經過多年的實驗,發現團體的決策品質、思考品質、創新與創造的能力,跟每一個人的心境有關,每個人如果能夠越定靜,就對團體有幫助,可以提升決策品質和縮短會議的時間;文中就提到每一個人團體互動時去覺察自己的心、如果平和、平靜,那麼就對於團體的運作最有幫助(該文有一些具體方法,這邊不多述)。其實,這與我們古代四書五經中的「大
學」裡講的「定、靜、安、慮、得」不正是同樣道理。大學中又講,「格物、至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平天下的領導方法,正是以修身、修心為本。這也印證楊教授的看法,如果一個人心靈平和、那麼就會無懼(會講真話,也會接受他人看法),並會考慮他人,而心靜也會有新的洞見產生,也會願意成長,學習,而不被自己原先觀念所束縛。

那麼要怎麼做到這一點,除了團隊學習、改善心智模式這邊的方法外,第一項修練變得很重要。因為「自我超越」談的就是這一塊,2004年年底,楊教授發現一本書,是史丹福大學教授Michael Ray寫的,叫做《The Highest Goal》,這本書談到了一個人如何去創造,如何找到你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並勇敢的去完成它。一個人如果找到了他真正的願景,那麼他也就會無畏障礙地去完成使命,途中遇到的考驗對他都是成長的機會,而他也不會被這些考驗絆住。(這本書的中譯本為天下文化出版的,《這一生,你會何而來》,但是這本翻得很差,很多部份被簡單略過,要看還是看原文吧)

因此以上這些概念就的確把五項修練串起來了,「創造、反思、處理動態性複雜」,這就是近期聖吉所稱的學習型組織的三個頂。共同願景是你這一個組織願意長期走在這條路上,願意投資,不求短期回報,艱辛地走下去才會得到的,絕非你只想做這個就做得到。

這邊提供楊教授一篇文章給大家參考,也算是他這幾年走來的心得吧。


最後要說的是,走這條學習型組織的路的確難,也沒有一個完全可以照抄的模式可以用,有些企業猛找聖吉演講,但是他們內部並沒有真心要做,那沒用;有些企業,據我知道在中國有一些企業,就單純想做,看了書就開始做,甚至也因為離美國太遠,也沒找聖吉輔導,只念了幾本書,但成效就很好,我想的確就是你所說的"運用之妙存乎在心",但這個心,必須是真心誠意的想做,不畏苦,不怕賺不到錢,真正的去做,才是真心。

最後補充一點,改變人、改變人心真的很難,如果你沒有找到那個改變的力量—讓你往平靜、真誠、善良、寬容的路上走的力量,那改變真的很難。所以包括彼得聖吉、楊碩英教授,為什麼一個接一個走上修行的路,很多原因在於此。願不願意改變,願不願意做個更好的人,有良知,有道德的人,或許是真正學習型組織最重要的根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