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日

2008 Apr 01 質性研究方法 蕭蘋教授

The Memo of Qualitative Research Method (4/1)
S. Kvale, Chapter 13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Validity” Interviews.
Professor:蕭蘋 教授
Name:陳姵宇 (M964011033)


此篇文章闡明與比較傳統構面、後現代社會建構、實證研究技法的質、溝通與具體實踐形式上的信度、效度及普遍性如何定義,以及由不同的觀點切入,探討效度的定義與如何檢驗。後半部則是集中在討論科學實證上與社會科學質性研究者間,面對效度上的態度差異。


##ReadMore##
 The Trinity of Generalizability,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三位一體:概括性、信度、效度


作者首先引用個人1960s在挪威的遭遇,他研讀了許多拉丁美語的信度與效度文本(非挪威方言),雖然也盡力記憶他們的定義:預測有效性、一致有效性、美滿的有效性(邏輯有效性)、面孔有效性等,作者感到迷惑與不解。
實證學家認為質性研究的結果不具信度,是由於結果是由訪談問題的設計與問化方式等所引導,因訪談對象稀少而宣稱其結果論述無法概括化,且大部分為含有主觀的論述,而被評論為不具效度。質性研究者對於信度、效度、概括性的問題,有著不同的態度,他們認為實證論者壓抑了質性研究的創意與自由度。
Lincoln & Guba 反實證主義,認為用最原生的語言來描述部分世界的真實 是具有真實價值且具信度的。站在後現代的觀點,認為現代主義遺落了信度、效度和概括性問題。真實不只一個,效度能夠將真實與非真實之間做區隔。
Kvale將信度、效度與概括性概念化,決定犧牲掉研究客觀存在的普遍性真實,專注於特殊的、局部的、個人的、群體的真實與日常生活、當地的記述與故事。理解具體的說明是由生活的世界和日常使用的語言提供可靠的觀察、一個個案到另一個案間的概括性、效度辯論等皆是社會互動。

Generalizability概括性

日常生活中有許多不由自主地、自發地反覆質疑,經驗一個情況或參與新的遭遇,我們對類似的情況或個人也會有期待類似的預期發生。
實證主義主張制定人類行為的通則,認為客觀存在的事實具有概括性。傾向人道觀點的學者們,主張每個現象擁有它自己的本質結構與邏輯。很明顯地,行為學派是自然科學導向的。而後現代主義則融合了獨特的個人與知識統一的觀點,強調知識的異質性與脈絡化。時間前後,知識與研究由概括性轉型成脈絡化。
質性研究概括性的相關議題,特別以從事個案研究為主。特性是:需花費大量時間、投入場域、親自參與活動與研究的實際操作,不斷地反應、修正,隨時必須了解What’s going on。

Stake 提出三種概括性:
1. 自然科學的概括性:個人是由經驗方程式所發展而成,經驗領導的程度大於正式預測,可能會轉為行動,是將內隱知識傳遞至外顯命題式知識的過程。
2. 統計學的概括性:形式上是外顯的,透過母體的隨機抽樣,推估信賴程度,尋找與影響相關的機率係數。如:美國的GPA制度。但訪談對象的選擇通常是不隨機的,還有許多影響的因素,如典型、極端或易接近取得等。
3. 分析或邏輯的概括性:有原因的理性判斷,在架構下,一個研究可以是另一個情況下可能發生的事的預測與嚮導,分析兩者間的相似度與差異,強調邏輯與主張的概括性,如:辯論時利用充分具體的證據說明。並由接受者或讀者來評斷是否具概括性。

Kennedy由法律與臨床醫學的場域個案中比較相關的影響因素,並條列出標準:精準的描述、縱向的資料蒐集、廣博的學問評價。要達成概括性的效度,個案研究必須建築在豐富性、深度與厚描等標準之上。
科學家由特定個案推論出概括性的案例,而實際的業界則由概括性的案例中之知識找尋其所面臨之特殊個案的行為解釋。

Researcher and Reader Generalization 研究者與讀者的概括
誰來引導邏輯上的概括性?研究者?讀者?使用者?而研究者必需將其正式化與辯論概括性達到怎麼樣的程度?或是丟給讀者去詮釋判斷?科學上通常是研究者自己利用統計方法或廣博學問的邏輯,建立與辯論研究結果的概括性。如:Freud治療學的個案還可以普及到現今的個案,具概括性。

Targets of Generalization概括目標的選擇

1. What Is? 最原始的或典型的通則。追求廣度。
2. What may be? Schofield選擇擁有頂尖整合電腦教育的學校推論未來電腦在學校裡扮演的角色。另外一例是Marx研究中的矛盾,初始為薪資工作的勞工占極少比例,但幾十年後反而變大多數,其中牽扯到勞工的價值轉換。
3. What could be? 鎖定我們覺得感興趣或例外的情況。Schofield研究不尋常的智力增長和廢除種族歧視政策執行順利的學校。

建構主義和後現代主義者將先入為主的觀念作更開放性的延伸。Donmoyer 致力於用個案研究來教導讀者盡量想像所有的可能性,去延伸、豐富社會建構的作品,以利執行者運用與操作。如民族誌概括了豐富且多樣的人類行為。
Gergen 認為,一個有生產力的理論是由跳脫習慣(慣性想法)而來,運用創新的、渴望的、所有可能選擇的想法和行動。研究是一個文化的轉換,而不只是描述它現在是什麼或預測未來的文化趨勢。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Interviews訪談的信度與效度

雖然我們在此分別地討論訪談的信度與效度,但信度與效度並不是獨立的階段,而是貫穿整個研究流程的。信度指研究結論的一致性,包括訪談、謄寫轉譯、分析等過程。問題的引導必須十分謹慎,以免無心之過對得到的答案造成影響。另外,多數人也能理解,不同的兩個編碼者,會對同一個passage做出不同的typing。信度可以降低隨意地主觀程度,但也同時抵銷了知識的創造性、創新與多樣性。
效度在知識生產的流程中,扮演檢查產品線尾端品質控制的角色。

 Validation at Seven Stages (p.237) from使用與滿足理論
1. Thematizing 澄清訪談目的以及欲探索的概念 / 主題尋找
2. Designing 研究的設計與過程
3. Interviewing 確實地進行訪談
4. Transcribing 撰寫訪談的書面文本 / 轉譯
5. Analyzing 分析蒐集的資料
6. Validating 檢視資料的信效度 / 意義化
7. Reporting 報告的撰寫與發表

 Validity in Modern and Postmodern Contexts 效度在現代與後現代的脈絡

Validity在字典裡的原意為真實與正確的論述。一個具有效度的辯論,在它的前提假設下,是有效的、有理由的、可辯論的。狹義的效度解釋,如同實證主義者的主張,科學效度取決於衡量,研究者必須問「你真的在衡量你想衡量的東西嗎?」而質性研究的結果表示非數量化,單看狹義解釋並不符合定義。廣義的效度而言,將由研究者所使用的研究方法,能夠反映出我們感興趣的現象與因子程度的多寡來判定是否具有效度,質性研究則符合廣義的效度定義。
Cronbach and Meehl 一致有效性與預測有效性的認定要看兩者的相關係數。如:智力測驗的測驗結果與外部標準一致(GPA),在學校,成績是最大的成功依據,但畢業後的成功,成績卻是次要的。這不是經驗主義的議題,必須提升它的規範至哪個是衡量成功的標準?職業階級?收入?對群體的貢獻度?

接下來提到三個傳統衡量真實的標準:(三者不是排他的)
1. 一致性:知識是否和客觀世界一致。實證主義者認為一致性最為重要,強調知識是客觀真實的反應,真實是唯一的,元素間存在著理想的一對一(實際世界與知識)的一致性。
2. 連貫性:內部邏輯的連貫。數學與解釋學者認為邏輯的連貫性最為重要。
3. 實際效用:實際操作結果是否和知識論述相關。而後現代主義者,面臨著中世紀絕對神論與當代客觀真實概念的解體。
質性研究的結論透過觀察、對話、互動的理解予以具體說明,強調真實是由對話來揭露的。科學中關鍵是研究者群體關於方法與結論與自然現象研究的對話
。漸漸地,由「知識即是觀察」轉變成「知識即是對話」。就如文章中舉的例子,一些新器具的發明,並不是這些新科技的發明塑造了新科學知識被理解的觀察,而是恰好相反。
接近後現代,Cherryholmes 效度的建構是推論與修辭的概念,說服研究者群體。
1. 證明為真證明為假,尋找絕對確定的知識防禦性知識的概念,挑選競爭性的、可證為假的論述,提供相對可靠辯論的知識主張。
2. 真實的鏡子、社會建構的真實,溝通轉為顯著,美學和修辭學融入科學論述。
3. 透過行動的實證,評斷知識被應用所取代,知識變成執行有效行動的能力,價值並非與科學知識切割,而滲透在知識的創意與應用之中。
後現代社會科學具有多重矛盾、挖掘更多複雜詳盡作品的問題、鼓勵無限的回答勝過解決問題的方法。

 Validity as Quality of Craftsmanship效度為研究技法的品質

檢查不具效度的來源。透過調查、持續檢查、發問、理論化陳述結果的效度來檢視技法的品質。其中,研究者的可靠度越顯重要,效度不只是方法的運用,研究者本身的正直與道德,也是衡量科學知識生產的品質之一。三個效度的觀點是:To validate is to Check、To Validate is to Question、To Validate is to Theorize.

 Communicative Validity 直言效度

Ricoeur邏輯性效度使我們在教條主義與懷疑論之間游移。Houseu研究並非關心預測事件,而是關心報告的觀眾可以看見新的關係以及給予相關問題切題的答覆。Cronbach致力於效度的公眾討論,「我們學習得越多,將能夠越誠實的面對我們自身與顧客」。Mishler概念化效度為一個知識的社會建構。

How:直言受到理性論述與平民主義的煽動,尤其是正向感受與互相同情。參與者將會不得不去測試主張的真偽,最好的辯論會勝出。這樣的形式必須是在沒有社交力量干預的場合,大家皆願意提供更好的辯論為前提。
Why:關心真實的目的得到競爭者與他人之認同。Lyotard反駁公眾輿論的效度只是一個階段,並不是最終目的,它假定創造新意、新的差異化、新規則才是真正的論文寫作目的。
Who:誰與誰直言?誰具有法定上的對話夥伴關係?直言的流程中研究者與被研究對象隨著對話不斷地學習與改變。當研究者較不具信心時,不願對自己的論述負責任,有時會將效度轉嫁給讀者,「The customer is always right」。
Power and Truth:不同的專業群體擁有不同的知識建構過程,當有人被賦予決定知識效度的權力時,紛爭也就產生了。Habermas真相的公眾輿論理論建築在沒有主導權的對話體上。

 Pragmatic Validity 重實效的有效性

利用行動去得到想要的結果,提供比直言更強而有力的知識主張,勝過口頭的同意與認同。Lincoln and Guba 提出行動導向的效度品質標準,主張加強參與者的了解度與行動的能力。Patton認為衡量報告的可靠度最基本的檢測,就是決策者與資訊使用者的回應。
我們也必須分辨兩種類型的重實效的有效性,一是論述伴隨著行動,另一是論述試圖煽動行動的改變。
How:重實效的效度形式有很多種研究者對於被研究者的改變之干預、觀眾對於系統衡量報告的反應、研究者與被研究者之間參與互動的行動研究。
Why:其脈絡要求強迫採取行動和做決策闡明真實就是我們採取行動而產生我們想要的結果,決定何者是想要的結果亦牽扯到價值與道德的考量,是真實的、可靠的、規範正確的(即為what could be的概念)。
Who:誰來決定改變的方向?這又與道德和政治相關,包括誰是干預決策的利害關係人。
Power and Truth:力量來自於決定改變方向與決定想要的結果的來源,必須要特別注意局部的、特定具影響力的人的意圖,並分析網絡組織和多場域的動態知識力量。

 Validity of the Validity Question 效度問題的效度

整合效度至研究技法中,延伸構面,從知識主張的觀察到直言與實效,並非取代觀察與邏輯辯論,而是延伸社會研究之自然真實的廣度。直言與實效的觀點在實證主義看來對客觀事實觀察的關聯是小的、是次要的,而後現代知識的概念是直言與時效應用當道,有助於世界的社會建構發展。
社會研究中,與其給予固定的衡量標準,不如對實際的效度延伸提問。「當他們說他們在說實話時就要多注意了!」一個越具效度的論述,越需要進一步的效度證明與確認。


=============================
類型:課程
來源: 質性研究方法 蕭蘋老師
2008.04.01 MBAtics& 陳姵宇整理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