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6日

從《水月》到《花語》_雲門舞集 語錄

為了迎接雲門舞集35週年的到來,這一次 創辦人林懷民編排了同樣以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為靈感的《花語》,當做呼應10年前的作品《水月》。在緊鑼密鼓的排練期間,由三位「雲門舞集」的舞者,透過他們的肢體語言與訪問,在紙上勾勒出有別於舞台的不同風景。


點圖可連結進入網址

在歷練中找到跟身體對話的能力

如果要問到相隔10年創作的《水月》跟《花語》,兩者之間有什麼關連,進團已經9年的蔡銘元可能感受最深,「我對於《水月》卻有一股既愛且恨的感情,第一次在國家劇院看,老實說是看到睡著的。但第二次,對於舞者身體怎麼可以如此的不著痕跡,深受震撼,當時完全都不想要拍手,因為拍手代表著演出就要結束了!之後才決定進入雲門一團、表明我想要跳《水月》。」

不過從「雲門舞集2」進入「雲門舞集」,蔡銘元學到技巧以外的歷練,對演出實質上的幫助,「一個舞者在舞台上的成熟度與累積度是很重要的,藝術的層次裡除了表現技術,同時也是呈現你的生活,就如同一個年輕歌手唱老歌沒有感覺,但當有了一些歷練後去唱、就自然會很有味道。」畢竟舞者不能用哈哈大笑來表現開心,不是用言語或眼神來交代,而是用肢體語言,必須要很多身體的經驗要來累積。

同樣的體驗也發生在余建宏身上,雖然小學六年級因姊姊學舞、父母親也拉他進舞蹈社,接觸舞蹈時間相當長久,但他覺得進入「雲門舞集」後又有不同的體認,「進入『雲門』的練習,讓我更瞭解每一個動作都可以是這麼的細緻,就連呼吸都可以因為這樣的講究、造成如此的不同,身體的每一個小細節,都可以是如此嚴格的雕琢。」對他來說舞蹈就像是衣服,「當你要去不同場合就得要有不同衣服,而舞蹈就是每天把你的身體去調適到最完美,就如同是針對不同的場合,去穿出最適合的衣服是一樣。」

來自上海、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的王立翔,也在習舞的過程中,察覺自己的不同,「以前剛開始學舞蹈時比較不瞭解,到了成年之後就很明顯的感受到,比較清楚自己身體。像是,哪部分會酸痛?跳完明天會有怎樣的反應?也就是『跟身體對話』的能力,這是隨著年紀及舞齡的累積而來的成長。」


在熟悉中面對挑戰與新意


同時在排練全新的創作《花語》,三位舞者也在準備重新公演的《水月》。由於這次邀請來台擔任演奏的國際知名大提琴巨星米夏麥斯基,近年演奏曲子已經不像以往那麼慢了,也替演出帶來些許的難度與考驗。「對舞者來說,《水月》最重要的就是呼吸,當音樂時快、時慢就會很難掌握。現在沒有排練機會,只能趁著演出前排練一兩次。」蔡銘元說,「這等於是跟演奏者第一時間的互動,而那一天將會是歷史性的一刻,林懷民老師很緊張,但是我很期待這一天,以製造出精采的火花。」

王立翔認為,算以前的作品重新公演,還是把它當成新的:「在擁有同樣的身體、卻要做新的東西,是常常會發生瓶頸 。但是你慢慢發現身體會告訴你新的、更大的可能性,壓力會轉成動力。」就像是一篇文章可能某些字彙用的不是那麼好,就是修改詞彙,「如同重新詮釋舞碼,肢體精神是一樣的,雖有不同的風貌,但不會影響到舞碼的風格與意思,只是視覺上的差異而已。」

余建宏則是用不同的方式,找到屬於自己的感受,「 我不會反覆聽巴赫的音樂,除非隔天要排練,會特別要求去聽。不然的話,大概隔一陣子、大約四天去聽一次。」藉機深刻感受自己所聽到,跟肢體產生的反應有什麼不一樣,「我喜歡戴上耳機,面對大自然,風跟張力會對你造成不一樣的感受。」


在考驗中面對現實與理想

身為一個舞者,在追求藝術的道路上往往是孤獨的,最起碼在面對現實的環境中是如此。但蔡銘元認為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情,「就精神來說,可以得到很大的滿足,因為舞蹈可以帶來的快樂是永久的。」至於金錢的部份,他覺得即使舞團能給的就這麼多,但可以用種種方式尋求回饋,例如教課,「我想這要因人而異,即便環境再差,有人還是可以很滿足。唯有當你改變了觀點,否則你永遠都在抱怨金錢,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成長。」

在習舞的過程中,王立翔也看到許多學長學姊放棄藝術,尋求商業演出的機會,「在學校的時候,其實想法都很悲觀,覺得不一定能跳的很好才有機會選入舞團,就算選入了競爭也很激烈、能不能跳很久也是一個很大的考慮。」但是他覺得這是身為舞者的一個夢,就像是運動員都想參加奧運是一樣的道理,「一個舞者對於自我的要求跟提昇很重要的,本來打算參加歐美的舞團,但我覺得舞者往外跑可能會因人生地不熟,在語言等等程度上受考驗 ,不如在自己熟悉的亞洲先磨練,可當作日後去歐美等地深造的基礎,所以我就先找了『雲門』,很幸運就考上了。」

而從小習舞的余建宏,很高興自己是個舞者,「如果我現在是公務員,對我來說會很無聊,每天就是做一樣的事情、一樣地在重複,不管是身體還是頭腦都會感到乏味。」儘管他在習舞過程中,也經歷了心不甘、情不願的階段,「等到了高中,因為那時候 算自己比較成熟,知道自己要幹嘛,知道為何要跳舞,知道我真正要跳舞。」假若一直都抱著「好辛苦哦,那我要怎麼走下去」的心態,他說,「那就很難走下去!」



余建宏,生於屏東。從苓雅國中舞蹈班,唸到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
2002年加入「雲門舞集」,2004年初入伍,隔年退伍後再度加入「雲門舞集」。



王立翔,生於上海。以優異成績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中國舞系,
2003年舞作《生與死以前》,獲得第七屆桃李盃舞蹈比賽表演與創作二等獎,
2004年加入「雲門舞集」。



蔡銘元,嘉義人。國立藝術學院舞蹈系畢業,曾獲全國優良傳統舞蹈大賽個人組金牌獎。
1999年加入「雲門舞集2」,成為創團舞者,兼任舞團排練助理及示範演出主持人,
2001年轉入「雲門舞集」。


text/Steve Weng、John Yang
photo/Ben Wang
stylist/Coke
make up and hair/C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