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

《企業訪談》 長興化工 ─ 高國倫總經理



從小住在台南的高國倫總經理,生長年代適逢越戰,常有機會看見美軍戰機,在台灣上空引領飛行,360度的旋轉,和俯衝向下的帥氣途徑,讓高國倫總經理不由得心生嚮往,在心裡埋下了一顆小種子,有朝一日一定要飛上天空,享受遨遊在雲端的滋味,成年後終於在俄羅斯實現了這個夢想,領到飛機執照。被問到操控飛機和企業管理對他而言,意義如何?高國倫總經理回答的很妙:

相輔相成
,飛機的駕駛對於管理,有絕對的幫助。

因為飛機的操作,三分之二在教你如何操控,另外三分之一在教你如何危機處理,且著重邏輯性,

管理也是一樣,越高階級的管理者,懂得越多但專精的仍然是一兩樣,那麼如何做決策?或者如何判斷方案可行性?當然精確的評估是要交給專業人士,但最後的判斷,則要運用邏輯性去推估,方案的可行性和價值所在,此時亦顯現管理者的價值所在,

故高總經理認為,飛機駕駛的訓練,不僅可以讓他在思考縝密度更為精進,更能在實務上的企業經營管理上,清楚的瞭解如何評斷方案,進而因應時勢下決策。

長興的創業者高英士董事長,是從事油漆產業,有鑑於油漆的成分一公升有百分之五十以上,都是樹脂,但國內並無經營這塊上游產業,大多從日本進口,礙於關稅和賣者圖利,往往擠壓到油漆產業的利潤空間。國內需求大,卻苦無供給,董事長在看準國民所得增加,對於塗料的需求量也會大幅上升,毅然決然的踏入樹脂界,便創立了長興化工


成立初期,台灣並無做樹脂的人,多半由創業的技工,研究文獻或相關領域人才互相切磋、討論後,再加以實驗,摸索期的技術和品質都不如日本,但因時機正逢台灣經濟起飛,市場上需求量大,長興才能站穩腳步,繼續向前邁進。

但長興卻不因此自滿,創業初期高董事長,透過支付授權金的方式,向日本要求技術轉移,引領長興初期每年20%~30%的成長。高董事長看中研發對於長興未來競爭力的重要性,變將研發部門獨立出來,不屬於任何部門旗下,可以專心的做研究,而到高國倫總經理掌權,更除了台灣的長興研究所之外,為了更快貼近市場需求,三年前在大陸上海,也設立了研發中心,就近處理增加反應市場的靈敏度。



長興內部共識認為要做主流產業的供應商,故不斷的從樹脂、紡織劑、三夾板黏劑、切入電路版、LCD、光學等材料,去突破目前的困境,並用金牛產業去扶植問題兒童產業,使其成為另外一頭金牛。嚴格說起來長興的六大事業部,分成兩大部分,一者為樹脂相關產業,另一則為電子材料,高國倫總經理戲稱,

樹脂產業為公司的老婆,電子材料產業為公司的情婦

前者利潤穩定且營收穩定,屬於企業內的金牛產業,但後者卻受市場上淡旺季影響,營業額收入起伏較大,且產品循環週期快速,若不立即反應市場上需求,高成長的策略,卻也是市場上的價格破壞者,因為產品線和市場不斷的擴張,壓低成本、提高產量,產生規模經濟,在面對競爭者時,長興能以高品質且量多的姿態,切入市場。

大陸近年來施行勞動法、加以把關退稅法、環保意識抬頭、加上宏觀調控,這些一般民眾認為,對於台灣企業成本必定加高,相當不利的政策,對於長興而言,反而幫忙產業去蕪存菁,因大陸本地的廠商雖然價格低廉,品質和環保意識較台商和外商而言較無保障,相反的台商在大陸雖然價格較市場偏高但品質優良,且抓緊研發的優勢,反而在這波大陸風暴中,更站穩了腳步。也因這場政府帶動的改革風潮,鬥爭掉了很多長興的競爭廠商,使得客戶轉而購買長興化工的材料,算是制度下另外一種收穫。



高國倫的父親高英士董事長,在上海受法律教育,對於公文體系的往來,字裡行間的文意表達,相當重視,且個人的魅力強,讓長興在草創初期,一直是隸屬於中央集權的高英士魅力領導,而總經理本人雖屬政治學出身,但確認為長興所面對的電子產業市場,變化快速,若仍然採取正式化規格的公文往來,常會錯過進入市場的時機,故推行授權的制度。

這個轉捩點是在於,污水事件的啟發,因公司原本有成立經委會(七人小組),由各部會主管共同開會決議,但每個人的專業領域不同,後期漸漸變成橡皮章文化,大家都負責,卻淪為大家都事不關己,才會在污水處理事件上,重重的摔了一跤。高國倫總經理有鑑於此,從南加大回來的MBA對於企業經營管理的理論與實務的驗證,瞭解再這樣下去,長興的未來堪慮,便毅然決然的廢除了這七人小組,轉變為原來的各個最高層級長官負責,以及授權賦予專業人員,最高執行的權力。

高國倫總經理開玩笑的說,我最後的簽核是幫你背書,但出問題,要死也不只有我一人,顯示相信專業的背後,也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行。



=============================
類型:企業採訪
2008.10.26 MBAtics & 周孟璇 撰寫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