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政頤的職場生活點滴

時間回到幾年前,拿到退伍令不過幾天,我就正式到坐落在桃園龜山工業區的公司報到上班,記得在更早之前到公司面試時,看到公司建築,八九層樓高,外觀全是玻璃帷幕,挑高氣派的大廳,搭電梯還需要刷員工證來管制,心裡想著:「不知道在這樣的公司上班會是什麼感覺?」,沒想到後來我真的踏進了公司的大門成為公司的一員。

快樂期只有新人時的三個月?

剛上班的日子,過得非常的單調,除了公司安排的訓練課程外,就是看看一些資料,也因為是新人也只能做些簡單的工作內容,當時不知道該說幸還是該說不幸,因為我的座位不是被安排在部門裡年資較淺的後面區塊,而是被塞進了身邊都是專案leader的block中,雖然後來這些專案leader教了我許多事,但在當時,對我來說卻是個沉重的壓力,因為有時候在休息時間,別的block都傳出笑聲與嬉鬧聲時,我的block卻格外顯得安靜,由於我身邊都是專案leader的緣故,別的同事不太敢到我那個block串門子聊天,而我身旁的專案leader大多時間也是專注在處理公事,並沒有太多的交談。

也許是上班太過沉悶的關係,所以我當時心裡就想:「是不是我報到當天踩到什麼不該踩的,不然怎麼會被分到這個block?」後來又想:「如果我把一個假人換上我的衣服,然後放在我的位置上,我想,過了三天大概也不會有人發現那不是我吧?」心裡就在那邊不斷嘀咕著。

就在這種處在不同氣壓的空間中,好不容易熬到快到公司規定的下班時間,才發現怎麼沒人在為下班做準備,反而是開始跟我們部門的助理訂起晚餐的便當,我心裡也暗暗在叫苦。

好在過了下班時間不久,有個好心的同事發現我還在座位上,過來跟我說:「Steven,下班時間到了,就早點回去休息囉,你可要好好把握這段時間,不然等新人訓練期過了,這種時光就很難再有了。」這段話到我工作滿三年離開時,還是在部門裡流傳著,但當時我沒聽出箇中的深遠涵義,還很興奮的感覺拿到了下班的許可證,開心的下班去了。

舉一要懂得反三

當時進公司,我第一個專案的leader就跟我坐在同一個block的斜後方的位置上,當他有任務要指派時,他總是會回個頭,然後說:「Steven,這個交給你負責,之後結果回報給我。」

然後我就開始根據我們leader要的數據或結果去執行,等得到數據或結果,我再跟leader回報,看完數據跟結果,他總是會再問:「那如果改成另一個情況,結果會怎麼樣?」我抓了抓頭,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我再去執行看看。」等後來好好不容易又得到新的數據跟結果,再去回報後,我們leader又會問:「那如果是那樣那樣的情況,又會是什麼結果?」我又只能抓抓頭說:「我不知道,我再去執行看看。」就這樣不斷循環,直到我們leader得到所有他希望獲得的資訊為止。

開始時,我難免在心裡抱怨我們leader有點折麼人,「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把你希望問的問題一次問清楚,結果害我多跑了這麼多趟。」但漸漸配合久了,後來我才發現,其實我們leader不是在刁難我,而是正在教我怎麼去思考問題,有點像是在告訴我:「工作跟當兵不一樣,不能永遠只是『說一動,做一動』,你要有能力去獨立思考,並將自己放到更高的層次上去想整個問題,這樣你得到的數據跟結果才將會是一個『面』,而不是一個『點』。」

有了這樣的體悟後,之後我們leader再指派工作給我,我就會開始習慣用更多的面向來思考,然後做足數據跟結果後才跟leader回報,不過剛開始卻也不是這麼順利,起初當我滿心歡喜抱著我覺得很滿意的數據跟結果給我們leader時,卻在一問一答的幾個回合後,又被問的啞口無言,然後又匆匆的回頭繼續做。

但隨著不斷練習後,情況也漸漸的改善,我的數據跟結果慢慢地已經可以滿足leader想知道的問題,甚至到後來,我還可以提出其他面向的執行數據供leader參考,也大概從那時候起,我發現跟其他同事討論問題時,他們不再只跟我討論表層的問題,而且可以討論到更深入的層面,這時我也才能完全體會當初我們leader對我的用心。

偷得浮生半日閑

當然工作上也不總是辛苦的一面,像我進公司沒多久,就很幸運的遇到了部門裡每季一次的部門聚餐,而那時也終於比較有機會跟其他同事很輕鬆的閒聊。

聚餐當天晚上下班前,主管照例發了通知信給其他部門,通知他們我們部門今晚聚餐,以免他們因為工作上要聯繫而撲了個空,之後部門同事也就陸陸續續出發前往訂位的餐廳。

脫離了我那個氣壓比較大的block而在這種輕鬆的場合聚餐,才終於能體會部門裡其他block裡的輕鬆氣氛,尤其在酒足飯飽幾杯黃湯下肚後,氣氛更是歡笑逗趣,只是比較讓我訝異的是,幾個被我們尊稱為「金剛芭比」的女同事,原來不只工作上能力強,連酒量也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勢,這對不太喝酒的我來說,自然又多了一層敬意。

只想打場球還是想打場好球?

在公司待了三年,就在離開前,有同事不解的問我:「Steven,讀書不就是為了拿到一張進入職場的入場券?你現在已經進入職場,又為什麼還要離職重新去進修呢?」我笑笑的回答:「就是因為進了職場,所以我才知道我有所不足的地方,雖然現在我確實已經進了球場,但我不想只打場球,而是想打場讓自己滿意的『好』球!」

記得前幾週,一家人力銀行的董事長,在一間大學畢業典禮上一席引起爭議的一段話:「選擇延畢是懦夫」,雖然這段話當場讓許多同學心裡不舒服,但這段話中也確實充滿董事長面對自己學弟妹們「恨鐵不成鋼」的惋惜,姑且不論這段話表層的意思,但如果「延畢」是一種選擇充實自我的手段,那是否又該另作解讀?引一段孫子兵法上說的:「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意思是「勝利的隊伍,是先掌握了獲勝的可能,才開始發動戰爭;反之,戰敗的隊伍,則是先發動戰爭,在從中尋求獲勝的機會。」,如果今天學生自己知道自己在職場上的不足,所以先求進入職場「獲勝」的能力後,才選擇進入職場,是否反而可以成為一個「勝兵」?

所以我認為「讀不讀研究所?延不延畢?都跟逃避或懦夫無直接相關」,而是本身的心態怎麼想才是關鍵,回歸到主題,雖然進入研究所進修兩年後,我不見得能比離職前做的更好,但選擇先填補自己的不足再繼續向前的方式,或許不是大多數人常走的路,但卻是我習慣選擇走的路。

為何捨「資管」選「企管」

也許有人好奇,一個以資管背景畢業並且進入職場的人,離職後為何反而選了「企管」做進修,其實我選擇的理由很簡單,我只是選了一個「五十歲以後我還有能力且有興趣繼續做的方向」。

雖然資管的路,也讓我很有挑戰性且很有成就感,但想到隨著未來年紀逐漸成長,思維邏輯的優勢將會逐漸消退,屆時可能會因為能力的不足而不得不被迫轉換跑道,所以權衡之下,企管的路反而可以因為經驗的累積,讓年紀便成一種可以增值的項目。

所以不是說「資管」好?還是「企管」好?而是要知道對自己什麼比較好,世俗的觀點只是一種參考,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能要的是什麼」,就像是「怕熱的人,不要去當廚師;過敏的人,不要去當獸醫」一樣,你找到自己的定位了嗎?


=============================
類型:心得
2009.6.19 MBAtics&MBA99陳政頤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