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3日

MOU與ECFA對兩岸銀行業發展之影響


本篇將銀行業之歷史分為三個時期介紹,並點出當時的銀行業背景與金融政策影響,最後說明簽訂MOU與ECFA對台灣銀行業之影響。首先,先介紹民國八十年初期,政府開放民營銀行之影響。


一、《政府開放民營銀行時期》




在台灣銀行發展歷史當中,不知道是傳統觀念使然,亦或是大家覺得開銀行好賺錢,當民國80年財政部開放銀行設立後,許多財團競相開設銀行,使得銀行家數從開放前的24家增加為53家,家數成長120%,各類金融機構的分行家數也從民國79年的3955家變成民國90年的6549家,大幅成長了65%。金融機構的快速增加,造成金融業競爭過度激烈,同業之間利用削價方式爭取客戶,在服務費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造成服務品質低落,銀行業呈現惡性競爭的局面。

在當時,銀行的主要收入來源為貸款與存款間的利差,但因為低利率(註一)時代的來臨,使得收入大幅縮水。為了要爭取客戶,銀行在信用徵信時未嚴格把關,導致授信品質不佳、逾放比過高,基層金融機構平均逾放比高達15.84%。當時許多民營之中小型銀行,其資本規模過小且資本適足率(註二)遠低於國際巴塞爾協定8%的要求。

【註一:為維持出口競爭力,台灣政府長期實施「雙低率」(匯率、利率)的政策】
【註二:資本適足率 = 合格自有資本/信用風險+市場風險*12.5+作業風險】

二、《扁政府時期─施行二次金融改革政策》

兩千年扁政府上任後,台灣金融業歷經兩次金融改革:

【第一次金改】
時間:2001年

改革核心:除弊

當時銀行業面臨之困境:
(一)高逾放比且持續攀升。
(二)銀行信用緊縮。
(三)銀行資本適足率偏低。
(四)銀行家數過多,過度競爭(Over Banking)。
(五)銀行獲利能力不足,缺乏創新。

具體內容:
簡稱「258改革方案」,在2年內將金融機構壞帳比率降到5%以下,銀行資本充足率提高到8%以上。

造成結果:
本國銀行逾放比自2002年第一季8.04%高峰,穩定降至2004年11月3.22%。這段時間銀行打銷呆帳金額逾1.3兆元。2005年7月總體金融機構逾放比更降至2.72%以下。一次金改後整體銀行業的獲利能力雖然提升,但事實上為了打消大量的呆帳餘額,國庫花了約四千億元的納稅錢來推動此政策。

【第二次金改】
時間:2004年
改革核心:興利

具體內容:
共分成六大預期目標與四大整併目標
一、六大預期目標:
(一)、金融服務業產值占GDP比重由11.5%增加至13%。
(二)、金融領域中有1- 3家成為區域代表性之金融機構。
(三)、外資持有股票占總市值比率由18.8%提高至25%。
(四)、國際企業及機構來台籌資金額倍增。
(五)、資產證券化發行量成長4倍。
(六)、整體金融市場總額成長30%。
二、四大整併目標
(一)、2005年底前至少三家金控市佔率超過10%。
(二)、公股金融機構的家數2004年底以前由十二家減六家。
(三)、金控家數2005年底前減半成為七家。
(四)、至少一家金控到海外掛牌或引進外資。

造成影響:
二次金改的明定目標讓官股銀行處於相當不利的地位。併購買方有恃無恐,立於不敗之地,然後以時間換取殺價空間,反之,賣方則有時間上要賣出的壓力,加上2004年底官股金融機構要減半為六家,股票市場預期官股潛在賣壓沉重,不管是最早的一銀、開發,還是鬧得滿城風雨的台企銀釋股案,都一再流標,無法賣到好價錢,此一結果讓政府難逃賤售國家資產的嫌疑。

二次金改既然以限時限量為前提,彷彿就成了專為特定財團設立的金融版圖遊戲。在不是併人就是被併的決擇下,經營總統府政商關係的大財團自然跳過財經單位主管機關,直達最上層(總統府)。從國泰併購世華、富邦併購北銀、台新金併購彰銀、中信參股兆豐金,一些體質優良的公股銀行都在極短時間內被分食殆盡。一次金改強調的「除弊」核心,看來更像是為了要替財團「興利」所鋪陳的康莊大道。

以英國渣打銀行在2004年併購新竹商銀股權為例,渣打銀按照國際慣例以每股併購價格高於市價五成的溢價取得經營權,但對照三大家族收購官股經營權。富邦蔡明忠和國泰蔡宏圖,過去雖然分別是壽險和產險業的龍頭,但長久以來,都只是銀行業中的小玩家,排名在二十名之外,在2002年分別吃下企銀和企金模範生北銀和世華,收購價分別是每股三十六元和三十元,付出八百億元和九百億元金額,溢價都不到三成,一舉讓排名躍升為前十大銀行,更擠入民營業者前三大。從以上觀之,台灣銀行間的併購案,成交價顯然相對便宜,事後也證明,二次金改的併購案,處理程序上相當有瑕疵。

規模大卻沒效率的金控公司存在並無意義,要看最後有沒有活化,經營是否有效率。且合併時間與家數應該是用來努力的目標,不應捨本逐末,限時且限量的將銀行家數縮減。況且,政府一味地將金融機構公股釋出,當國家發生緊急金融事件或金融政策需要銀行業來配合時,政府的指揮與調度權將會削弱。


三、《馬政府時期─MOU與ECFA簽定》

在去年金融界有個熱門的議題,讓相關類股漲個不停,那就是「MOU」與「ECFA」的簽定。首先,先了解一下MOU與ECFA的內容…

MOU(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金融監理是金融機構從事跨境經營業務時,母國監理機關與地主國監理機關同意相互交換意見,協助彼此履行金融監理職責,並將此一瞭解,以備忘錄(MOU)方式保留,這是國際間建立監理合作關係最常見的方式,而MOU內容通常只有原則性的宣示,主要包括:資訊交流、資訊保密、金融檢查、持續聯繫、危機處置五點合作事項

ECFA(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
簽定ECFA的主要目的是要讓台灣商品免關稅進入中國市場,擴大產品在中國市場占有率,台灣也同時必須提高免關稅商品的比例,並大幅開放市場給中國。具體內容包括商品貿易(排除關稅和非關稅障礙)、服務貿易、投資保障、智慧財產權、防衛措施、經濟合作,以及經貿爭端的解決機制等。

推動目的: 政府推動和中國大陸簽署ECFA主要有三個目的。
1. 推動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目前雖然兩岸都是WTO的成員,但是彼此之間的經貿往來因為敏感的政治關係,仍有許多限制。
2. 避免台灣在區域經濟整合體系中被「邊緣化」。區域經濟整合是全球的重要趨勢,目前全世界有將近247個自由貿易協定(FTA),簽約成員彼此互免關稅,如果不能和主要貿易國家相互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台灣將面臨被邊緣化的威脅,在重要市場失去競爭力。而中國大陸是目前台灣最主要的出口地區,與中國大陸簽署協議並有助台灣與他國洽簽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可避免台灣被邊緣化。
【註: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FTA):意指一具有法律效力的契約,目的在消除兩國或多國間的貿易障礙(EX:進口配額、關稅、進出口優先順序別…等),允許商品及服務在國家間自由流動。】
3. 促進台灣經貿投資「國際化」。陸續與中國大陸及其他國家簽署協議或協定,可助台灣融入全球經貿體系,並吸引跨國企業利用台灣作為進入東亞的經貿投資平台。

由於WTO有「最惠國待遇」,必須一視同仁對待所有的WTO會員國,除非有雙邊或者多邊的協議,才能適用豁免「最惠國待遇」,但東南亞國協裡就沒有台灣,中國積極參與東協組織,形成所謂的東協加一,成員國彼此間的關稅減免,使得台灣商品在中國市場的競爭上,因為關稅較貴的關係,競爭力不如東協組織,政府希望透過ECFA之簽定,消除兩岸之關稅不平等障礙,積極迎戰同為中國重要貿易進口國之東協市場。

早期收穫清單:
簡單的說「早期收穫清單」 就是「提早降稅清單」,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時雙方列出開放對他們有利的關稅項目,提出「雙方提早降關稅」的項目的清單。由於項目對雙方(或單方)有利,相對於其他項目又提早了一些,所以有了「早期收穫 Early Harvest」的名稱。

目前政府規劃中的「早收清單」包括:石化業、汽機車業、機械、批發業、零售業、電腦服務業、金融服務業與電信服務業。早收清單篩選原則是具有降稅急迫性的項目,例如我與東協稅差較大的產品,還有中國市場重要性高的項目,這將有利於我國業者爭取中國市場占有率,爭議性較大的農產品業,則暫時不列入雙方之早收清單中。

四、《簽定MOU與ECFA對台灣銀行業之影響》

對銀行業來說,MOU就等於是手中握有一張「入場券」,當兩岸簽定MOU後,台灣金融業者即可依據中國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入會承諾條件進入大陸市場。但若要取得更有利之經營優勢,則就必須要簽定ECFA。畢竟MOU只是備忘錄,而ECFA是一種協議,因此 ECFA層次比較高。若金融業沒有納入ECFA早期收穫名單,那麼簽 MOU等同沒有意義 。

簽訂MOU後,台灣已在大陸設立的辦事處可以立即升格為分行,在大陸拓展實質業務,未成立辦事處者,設立後兩年即可升格為分行,但都不能承作人民幣業務,當ECFA簽訂後,才可望避開「開業三年,連續兩年獲利」的門檻,直接承辦人民幣業務。台灣開設之當地銀行亦有機會參股大陸銀行,進一步拓展大陸的金融市場。相對的,大陸銀行業也有機會來台設立分行(或子行),或參股甚至併購我方的銀行或金控公司。

從有MOU與ECFA議題以來,金融類股漲聲四起,銀行業者也都樂觀看待簽訂後兩岸金融業之商機,但是情況真有那麼的樂觀嗎?

台灣的銀行業大致可分五種類型,不同類型的銀行受兩岸金融往來的影響程度也會不同。

五種分類如下:
第一類─百分之百的官股銀行,例如台銀和土銀。
第二類─泛官股銀行
第三類─大型民營銀行,例如國泰、富邦、中信、台新及玉山等銀行。
第四類─中型的民營銀行,尤其是有私募基金入股的銀行
第五類─信用合作社改制的小型銀行

第一類─官股銀行因為決策權是由政府所掌握,因為雖然規模夠大且對於進入大陸市場有高度興趣,但礙於政治方面的考量,前往大陸參股或接受陸銀的可能性很低,比較有可能的發展是去大陸當地設立分行。

第二類─泛官股銀行雖已經民營化,但基本之控制權仍然屬於政府,雖然策略操作彈性比官股銀行大些,但策略仍偏向於保守,除登陸設立分行或參股當地銀行可行性較高外,不太可能參股陸銀。

第三類─大型民營銀行,這一類型的銀行是最有可能吸引陸資銀行投資的本國銀行。這類銀行因為規模較大,對大陸市場的消金市場頗有企圖心,除考慮到大陸設立分行外,也想參股當地銀行,但礙於規模小於陸銀,因此與大陸城市銀行合作機會較大。陸銀來台,不論是設立分行或參股,其著眼點絕非台灣當地的紅海市場,而是著眼於消金及財富管理的know-how。大型民營銀行在這些方面經過雙卡風暴及雷曼債等事件之洗禮後,均已培養出拓展市場及風險控管的人才及專業。這一類型的銀行應是未來兩岸金融交流的要角。

第四類─中型的民營銀行,尤其是有私募基金入股的銀行,私募基金的做法是低買高賣,買下台資銀行之後,營運和整理一段時間後再出售。

第五類─信用合作社改制的小型銀行,這類銀行規模較小,現實情況下,不論是赴大陸設點或吸引陸銀投資的可能性皆不高。因此,尋求和中小型銀行同業合併或加入金控旗下,是較為合適的選項。

針對大陸市場之需求,積極開拓消金與財富管理市場。
吸引陸銀參股台資銀行的原因,應該是著眼於台灣的消費金融及財富管理人才。台灣金融業發展多年,培養出很多優秀的金融人才,特別是在業務及財富管理方面。近年來,大陸內需市場蓬勃發展,消金與財富管理人才需求量也相當的大。實際上,陸資銀行來台參股台資銀行的可能性最高,在台灣設分行的可能性並不大,畢竟比起大陸,台灣的市場相較起來小許多,近年來島內金融市場甚至有銀行開始關閉分行結束營業,存放款利差也不斷縮小,和大陸廣大的內需市場以及較高的利差(3~5%)相較起來,台灣銀行業的經營利基遠不如大陸。因此陸資銀行來台灣設立分行的誘因並不大。

台灣之銀行產業近年來績效不彰,又逢金融海嘯及雙卡利率上限之打擊,根據資料顯示:2008年大陸銀行業稅後淨利為約近3兆新台幣,位居全球第一,平均資本報酬率為17.1%,而我國銀行業龍頭台灣銀行卻僅有7.6%,一些體質不良、資本額小的銀行情況就更差了。兩相比較之下,台灣銀行業的經營報酬率低了許多,在此情況下,要開拓大陸市場,台灣應加強本身人力上之優勢,除鞏固既有台商之企金市場外,更要積極拓展蓬勃發展的消金市場與強調專業性的財富管理業務。


==================================
類型:議題整理
2010.2.15 MBAtics&MBA99 劉嘉翔 撰寫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