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5日

從GMAT考試看商學院學生應具之能力



當電腦出現成績的那一刻我呆住了,不是因為考太好,而是因為成績不如原本預期。回顧近兩個月來的準備過程,當初只想靠一些網路上的片面資料以及短暫密集的訓練就想考到理想的分數,其實這樣的想法不過是一種莫名的「自我感覺良好」而已,在得知自己的成績後我又再次回顧一下一些臺灣及大陸牛人的備考心經,原來我還準備得不夠充分,也還沒有透徹理解要達到理想分數所應具備的能力及心態。不過在此我想探討的不是關乎此考試的重點及技巧,而是在準備GMAT的過程中,我所體會到在美國商學院研究所標準中,一名優秀學生所應具備的能力,在此我想分為兩個部分來探討,其一是考題本身,其次是考試情商(EQ)。



首先是考題本身,GMAT考試主要分為三大部分:分析性寫作、數學、及語文。在分析性寫作方面,其要求就是要針對一段論述去分析它的邏輯性及合理性,並且文章要能讓讀者清楚看出章法及脈絡,此一部分便是要訓練學生的批判及表達能力。接著在數學的部分又分為兩種題型:Problem Solving(解題)及Data Sufficiency(資料充分性),其中解題部分與臺灣學生在求學過程中所遇到的數學題型類似,就是給問題然後求出數字,但我覺得最有意思的就是資料充分性的考題,此類考題會在一些前提下問一個問題,接著底下會有(1)與(2)兩個資訊,然後考生要去判斷這兩個資訊能否解出題目要的答案,其五個選項分別是:(1)即充分、(2)即充分、(1)和(2)一起才充分、(1)或(2)皆充分、(1)或(2)皆不充分,這類考題帶給我的啟發相當大,因為在面臨許多問題(不管是數學問題或管理議題)時候其實我們所能擁有的資訊都不夠充分,但做為一個好的管理者其最重要的能力便是要從有限資訊中做出正確的判斷。最後在讓多數不以英語為母語的亞洲考生頭疼的語文部分又分為三種題型:語法、邏輯、及閱讀,語法主要是想測驗考生是否能選出最適合的語言表達方式,邏輯則是要測驗考生能否找出兩件事物本質的關係,而閱讀則是要能從大量的資料及訊息中抓到文章主旨及作者意欲為何。當然以上僅為考題的原則,若要考取高分尚需一番如庖丁解牛般的準備過程,在這裡我就不對此進一步詳述,因為連我自己都沒有做得很好。


在上述針對考題本身的討論後,接下來是探討面對這場考試所應具備的考試情商(EQ)。其實我想任何一位臺灣的研究生都具備有相當程度的「考試能力」,包括資料的搜集與整理、做題訓練、以及不斷複習,然而若想擠進國際舞臺並與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同台競爭,很顯然只做到上述的準備是不足的。我覺得探討考試情商這件事可以從「宏觀EQ」與「微觀EQ」兩方面來談,首先我認為「宏觀EQ」便是一種生活的習慣與態度,而且要能從不同的任務中取得平衡,這個概念可以從美國商學院的入學標準之一來理解,多數美國的MBA都要求有兩年以上的工作經驗,試想若一名在職考生要在繁忙的工作之中準備考試,那麼他勢必得從生活、工作、或家庭中適度與考試取得平衡,當然天賦異稟的人不需要「兼顧」,因為這種人似乎樣樣事都能做到出類拔萃,但在這個不公平的世界裡終究還是凡人占大多數,許多人還是必須從生活中的一些事物做取捨以爭取準備考試的時間,然而年紀越大做任何決定的機會成本就越大,此時若不能讓自己保持身心狀態的平衡便很難取得理想的成績,而我想這也就是美國商學院對於其所需要的人才之標準,畢竟走出商學院進入職場後還是得在眾多任務之間取得平衡並達到預期的成效。接下來在「微觀EQ」部分指的就是在複習或做題時的情緒調控,但在此我只想討論做題時EQ,因為GMAT是電腦適性測驗(CAT),所以當你在考試過程按下確認鍵後便不能再回頭,而且前面的做答表現影響接下來的題目難易度,並進而影響成績的高低,故要在一定考試時間內以做完考題並有相當程度的答對率有賴平時的習慣與訓練,而我個人認為這都與EQ息息相關。


文章至此,讀者們應該可以對GMAT這個考試以及其出題背後目的為何。其實這個考試的難度超乎我的想像,應該只有天資聰穎或具備充分資訊的人才能第一次就取得理想的分數,多數人終究還是必須以更長的時間及更多的努力才能達到高標。


=============================
類型:學習心得
2010.3.5 MBAtics&MBA99楊傳銘整理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