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4日

哈佛MBA校友經驗分享座談會心得─Harvard’s Experience, Harvest Your Success

我們可以見到哈佛的校徽上面寫著VERITAS三個字─正是哈佛的校訓:「真理」(Veritas1643年)。源自於拉丁文的真理(Veritas)一詞,然而,為何要拆開來書寫呢?正因為它們分成Ve-ri-tas三段,刻畫在三本書上。哈佛早期印章展示三本翻開的書本,其中兩本朝上,一本朝下,象徵著理性(reason)與啟示(revelation)之間的互動。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HBS)全球商學院排名之冠,究竟它有何神祕之處?為何身為MBA的我,還必須親自請教一趟?究竟前輩們是如何進去HBS?兩年的學涯中,究竟得到些什麼?MBA的標誌對於未來的幫助?要進HBS那又應該如何做準備?今天,就讓我們一探究竟!



演講人介紹,由右至左分別是:

台灣嬌生總經理 張振亞小姐(Angela)
遠東恒天然乳品行銷部主管 劉燕潔(Angie)
德意志證券 , 台灣區研究部主管 王俊朗先生(Julian)





(文章最後會附上講師的個人經歷)

為何身為MBA的我,還必須親自請教一趟?

通常,對大學畢業的同學來說,有很大的意願與動機繼續深造念MBA,特別是像HBS這類世界級名校;而對目前就讀研究所或研究所已畢業的同學來說,繼續深造的機會成本非常地高。但今天這場“HBS推廣講座”依舊很吸引我,理由很簡單,我一直在尋找與追逐─確保自己能在畢業後,順利地與職場接軌─因為我知道,在企業需求與學校教育兩者之間,確實有落差存在。坦白說,學校畢竟不是工作場所,少了許多利益、立場等衝突,這代表我們在待人處世上,仍需要多加揣摩學習;同樣地,也少了許多實際執行遇到難題的機會,即使我們學習所有完整的專業技能,是否能靈活運用又是另一回事。沒有多少人願意分享當他們面對問題與狀況時,該怎麼做、或如何處理才是較佳,因此我很清楚自己欠缺了什麼,而我確信能在這經驗分享座談會中找到你我都需要的答案。






前輩們是如何進去HBS





如果企圖尋找這些前輩們一些共同的特質,三位演講人雖然都是台大畢業,但是大學在校成績都不是頂好,為此,他們還幽默地澄清『千萬不要為了進哈佛而故意成績低落!』可見即使成績優秀,仍不是個絕對的指標,尚有其它重要因素是HBS面試時的評鑑標準。比方說四年的工作經驗中得到了些什麼以及申請HBS的動機為何?當然,HBS也藉此挑選他們所需要的─不是只在課本上尋找標準答案的學生─而是具有成長潛力的學生:在面對過往的經歷,無論是成功與失敗,都能從中體會或挖掘更關鍵的要素。這邊我將連同後面的HBS應該如何做準備?一起說明。



兩年的學涯中,究竟得到些什麼?

Angela說:『500次的個案練習建構一個能耐。』透過500Case Study,課前反覆地討論,上課時同學也爭相舉手發言,討論的過程中是相當緊張且耗腦力的。舉例來說:國外上課時同學踴躍發言,舉手的人很多,但不一定會被叫到,沒被叫到的同學除了得趕快記下自己想法外,還得追上同學的發言內容(如果已經討論到B問題時,就不要再提A問題的想法了);被叫到時,都期許能一次就講得很好(Julian比喻為“全壘打”),但龐大的壓力也就隨之而來。在氣氛緊張及腦力激盪的過程中,不僅強化學習的印象,更學會尊重來自不同背景的同學Julian補充說:『在裡面深刻意識到,這些來自不同的背景的同學,都能提供“有用的見解”。』千萬別忘了學習的目的是為了解決實務的問題,透過這樣的訓練過程,讓大家脫胎換骨─打造一個能實際應用的基礎。因此真正面對實際問題時,靠的不是套套書本的架構,而是一步步摸索出解決問題的各種答案,誠如領導大師Warren Bennis《領導,不需要頭銜》一書中所提及的:『有本事是一回事,成功展現你的本事,是另一回事。』所以HBS的學習不是直接給你標準答案,而是學習一個找尋答案的方法

Julian還說:『公司要完成某件事情,需要大家彼此分享合作,而非單打獨鬥就能完成,這樣大家才能一起學習、共同成長。』前輩們就是在這過程中,逐漸成為能獨當一面的領導者(Educate Leaders),懂得見機行事、多方考量,畢竟單一的觀點都有失偏頗、掛一漏萬。Angela更期許大家都能在離開學校前把自己準備好。



MBA的標誌對於未來的幫助? 




Julian還記得在哈佛的最後一堂課裡,老師鄭重叮嚀他們:『從HBS畢業之後,不必再為錢煩惱而盲目地勞碌工作,你們可以去實現更多自己想做的事。』這意味著HBS的標誌已經足夠讓我們一定工作保障,但重要的是之後自己的作為─可以是為了更遠大的社會目標,也可以是為了獲取更多的笑容。因此,重要的不再是MBA的頭銜對未來有什麼幫助,而是MBA能帶給這社會的未來有何幫助,甚至以寬廣的眼光格局來思考(Global Thinking)



要進HBS應該如何做準備?
由於進HBS是需要面試的,除了強調要有理想、熱情、企圖、要有自己的想法外,自己是否能說出個所以然。在數百位競爭對手當中,台灣每年至少會有1~2名入選,但不見得都是台大學生,所以人人都是有機會的,前輩們也強調,不要因為知道沒有機會,就放棄了嘗試的勇氣。履歷上寫出來的是要能夠顯示出你的特質,Angela:『去體驗每個人獨特的生命,真實的建立自己的人生經驗,才能言之有物』。而我們夠了解自己嗎?自己會在什麼時刻下被感動(抑或是一場演講、一本好書)Angie強調著說:『不必去假裝,變得越來越不像自己。』


聽到這邊,我想我們不禁要捫心自問─除了向成功的人學習經驗,那內在的神聖聲音呢?這正是我們平常所容易忽略的,因為總以為自己都懂了,然而認識自己(Self-Knowledeg)卻是一輩子的工作。無論每個人都有他的獨特故事與安排,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前輩們清楚這一點也因此能在認識自己的過程中建構出未來的藍圖這樣獨特的核心能耐是抄襲不來的,應該向他們虛心學習的是─內在的特質─面對種種挫折與挑戰時,那份依然堅忍不拔、屹立不搖的精神。

這邊以Julian的特質─樂觀,不設限─作為一個典範:
關閉台灣eBay當初原本總公司承諾絕對不會關閉台灣eBayJulian才樂意擔任總經理一職,但未料後來高層仍裁定關閉台灣eBay,還要求Julian在知情的情況下必須對外保密六個月。對正直的他來說,這段期間產生了很大的困擾─既不能把實情告訴底下團隊成員,又要他們認真付出努力工作。後來Julian想通了,『把一件不好的事,用樂觀的想法去理解,反而能夠反敗為勝。』最後他也勇敢嘗試,一方面向總公司做出了回應,使公司這段期間的市占率成長2倍,另一方面也讓團隊成員未來的方向有了滿意的安排,這樣的結果造就了雙贏。

結語

對照國外MBA的求學過程與求職經驗,國內MBA的教育的確有略嫌不足之處,但學習的責任在於自己。儘管我們體制中的MBA極少有工作經驗,但我相信這場演講帶給大家許多的寶貴的智慧,以及更明確的指引方向。希望看過這篇文章之後,你能更了解自己想要走的道路。就我來說,我需要的是一連串歷練,至少正式踏入職場之前,透過歷練讓我更了解自己以及所處的環境。任何觀念的改變是突破現狀的開始,但這仍要身體力行去實踐,身為MBA的我們一同為打造這更美好的社會努力吧!

最後,我必須要感謝的是成功大學當天活動順利圓滿。感謝主辦單位積極爭取,特別是感謝同樣理工背景出身的成大管院張有恆張院長,以及熱心招待的企管系張主任,讓原本只在台大校園辦的講座,南部學生也能有機會聆聽HBS的經驗分享。雖然講座是辦在周末的午後,但現場參加人數不僅超過200人,而且積極發問,更可以看得出成大學生的認真進取的一面,這是一場完美的演出,謝謝!



以下附上講師的個人經歷

Angela
台大經濟系畢業,大二那年覺得讀書無聊便先離開學校,到香港工作期間,體驗到自己所學不足之處,之後便回到台大復學,但過程中還能兼推銷毛衣。畢業後在父親所創的公司上班,但面臨石油危機、工人罷工等事件,使得公司遭到銀行清算,當時年紀輕輕就被迫得要與銀行、工人談判(這是失敗的學習經驗,也是進入HBS的動機)HBS畢業後,對當時跨國企業如何管理很有興趣,便回到亞洲協助中小企業發展。現為台灣嬌生總經理。

Angie
台大國企系畢業,興趣與專門領域為行銷企劃。當初由於P&G規定非MBA不得進入行銷部門,讓她展開了通往HBS之路。HBS面試中印象最深的問題是:『你心目中的英雄是誰?』Angie可以清楚且直接的回答:『是門諾醫院院長,因為它是一個外國人,但卻願意遠離家鄉來到台灣,貢獻他的醫療專業,所以這深深地感動過她。』另外,她強調HBS非常注重過程中學到些什麼。剛離開HBS即被Angela雇進J&J,負責可伶可俐的新產品上市。現為遠東恒天然乳品行銷部主管

Julian
台大化工系畢業,退伍後因在校成績不佳,影響到申請較好工科學校的機會。正逢當時P&G日本總部需要化工背景的台灣人來做產品開發的工作,因此他便前往日本工作。在日本工作期間,通過托福與GMAT的考試,五年後,選擇踏上MBA的道路,特別感謝當時天下雜誌的教育補助計畫,幫他省了不少的錢,能夠直接選擇全球前十大商學院,因此對這兩年的學習萬分感謝、虛心學習。曾任eBay台灣區總經理,現為德意志外資劵商台灣區研究部主管。


===================================
類型:演講心得
2010.06.03 MBAticsMBA100賴冠宏 撰寫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