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日

Remember who you are

在馬紹爾的我,有比較多的時間駐足與觀察,思考與反省。
經過了在馬紹爾的所發生的一切,讓我在除了工作之外的事物,有了更深的體驗。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一部沒有華麗動作,也沒有俊男美女的電影;黑白的畫面,爵士樂的輕鬆襯托著當時的時代背景,讓我一頭栽入這個50年代的世界。精采而耐人尋味的劇情, 讓我反覆觀看欣賞。


本片描述述1950年代初,共產黨全面滲透、赤化世界的恐懼瀰漫美國社會,來自威斯康辛州的約瑟夫‧麥卡錫議員(Joseph McCarthy)則利用機會隨意指控、誣陷,意圖將恐懼擴大。此時此刻,人人害怕如驚弓之鳥,言論及新聞自由面臨空前未有的威脅。(註1)


「如果我所說的話必需負責,那麼我會為自己負起責任。」


開頭的這句話,已經深深的吸引了我。
這是一路跌跌撞撞不斷犯錯的我,正在持續學習與建立的重要原則!


整部影片最吸引我的部份,倒不是在討論新聞自由或是言論自由被抹滅,而是主角的行為和價值觀,不論是在當時的環境背景,或是民主的現在;不管是新聞人員,或者是管理者,都滿值得學習與借鏡。

麥卡錫主義-「你」、「我」的分別




根據維基百科說明: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是在1950年代初,由美國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Raymond McCarthy)煽起的美國全國性反共「十字軍運動」。他任職參議員期間,大肆渲染共產黨侵入政府和輿論界,促使成立「非美調查委員會」(House Committee on Un-American Activities),在文藝界和政府部門煽動人們互相揭發,許多著名人士受到迫害和懷疑。(註2)

有其他學者做了更清楚的說明: 麥卡錫主義在1940及1950年代席捲美國的時代背景,是「你」、「我」的分別,而非公理正義。最先是參議員麥卡錫指控共黨份子及其同情者企圖滲透及顛覆美國,繼而通過許多法律來檢驗美國人、特別是外交人員的忠誠度。不論是政府機構、私人企業等,都籠罩在此「恐共」的陰霾之下。


事件一:美國空軍事件

事情發生在美國空軍內部,一位中尉的父親閱讀和共產黨相關之報紙,空軍高層因此認定這位中尉亦為共產黨,一切未經過審判,空軍便立即將此中尉革職。

贊助商與新聞媒體密不可分,但是,當新聞媒體必須要報導真實情況,而該事實會對贊助商造成傷害,此時,新聞媒體是該依據事實報導,或是掩蓋真相?甚至,新聞媒體更遭到了美國空軍的施壓。

身為記者的主角:愛德華.蒙洛與製作人佛瑞德.芬德選擇了公開真相,導致美國鋁業停止支付其廣告費用(因為美國鋁業與美國空軍關係良好),而兩人寧願選擇各自分攤並支付其廣告費用,只為了讓事實真相公諸於世。

在報導播出後,這名中尉或因輿論壓力,或是其他原因而復職。但不可否認,因為蒙洛與芬德,以及電視台的努力,讓該事件受到大眾的注意與檢視。


事件二:麥卡錫事件

一開始,電視台高層不希望兩人在電視上正面對抗麥卡錫參議員以免遭惹麻煩,最高主管告訴他們:「這件事的嚴重性可能不只是五個人離職而已,而我要對整個公司負責!」

在節目播出的前一刻,電視台高層主管再次打電話給他,對他說:「今天晚上有尼克隊的票,要不要一起去?」蒙洛回答:「我今天要搞垮公司。」但,出乎意料的是,高層管理者這次卻回答:「我今天支持你,明天也會支持你。」


蒙洛在電視上說:「我們不能把異議當成不忠,要隨時緊記,指控並不能當證據,定罪要有證據和法律正當程序」、「憑我的良心與過去的作為,我不敢說自己沒有犯過錯,但我積極追求事實並報導,即便這次我事前受到警告, 知道麥卡錫議員會攻訐我。

最後,堅持己見的正義之聲受到重視,參議院開始介入調查麥卡錫,國會也投票譴責麥卡錫。


「獨立」,不受別人影響

MBA教育當中重要的一環,就是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也是MBA最有價值的地方。

在混亂而眾多的訊息當中,是否能夠判斷分析,提出對於組織有效的建議?
在同儕壓力的討論過程當中,能夠擇善固執,是否能堅持自己經過理性分析提案?
甚至,在組織文化或氛圍是不對的、是有違自己原則的情況下,是不是還能夠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做出「正確」的決定?

麥卡錫對於批評他或是反對他的人,就指認對方是共產黨,這種非黑及白,和我看法不同的人就不是和我「同一國」的二分法,是不是很常發生在你我身邊周圍呢?美國50年代,許多人因為沒有勇氣與能力反抗環境氛圍,不僅導致許多個人自由受害,甚至讓整個美國都受到影響。

很多人在學習或工作過程當中,因為大部分的同儕說「我們都覺得應該這樣做」,或者是朋友說:「某某某怎麼可以這樣?」而自己便跟著附和。沒有原因,沒有經過自己的判斷,甚至自己都沒有了解事情的全部過程,只是因為很多周遭的人都這樣說,只因為「沒有和他們一樣的意見,就好像不是他們的好朋友」。上述情況,真的非常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所謂「獨立」,不就是應該不受其他事物影響嗎?


每一個人都應該為自己所說的話負責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節目播出後的早報,就有許多專欄作家開始發表自己的看法與意見,紐約時報讚美:「堪稱新聞責任與勇氣的典範,該節目展現知識公民的水準。但另一位專欄作家卻指出:偏頗的言論一覽無遺...霍倫貝克(CBS主播)從左派雜誌出身,以偏頗的言論攻擊報紙,以不公正的言語,行為與態度,故技重施報導麥卡錫議員新聞...」

最後,這名主播因為受不了別人的言論壓力,自殺身亡。


看到這裡,讓我想到日劇「HERO」中,木村拓哉一直秉持的原則:「因為警察和檢察官被賦予更高的權力,就應該更謹言慎行,因為我們的一些話語很容易竟影響到別人的生命!其實,不只是檢察官或新聞記者,每一個人都應該要為自己所說的話負責。有些人將友情建立在「八卦」上面,透過訴說別人的是非而建立起那無意義的友情;有些人將自己的事業建立在「阿諛奉承」,對於同事上司所言隨波逐流,附和其行。但殊不知,這樣的言語和行為,卻有可能傷害其他人,甚至傷害組織。

在影片的最後,蒙洛說到:「電視只是用來娛樂及逃避,那麼電視的優點岌岌可危,所有的努力也將付諸流水。其實電視這工具可以教育,可以啟發,可以激勵,但唯有願意朝那方向努力,電視才有可能發揮正面的效用,否則只是路線與光構成的盒子...

獨立思考能力可以被訓練,可以學習,但與論與同儕壓力卻是很少人可以克服。

只是,若MBA無法訓練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 只因為怕提出和朋友不同意見會被排擠,只因為怕違背同儕想法而遭到分化,只因為企業文化的壓力而導致自己做出不正確甚至違背原則的決策,那麼,MBA和一個與平常人又有什麼不同呢?


Remember who you are.



哈佛的最後一堂課,記得你是誰」一書中,在第十五篇文章裡,柯拉克(Kim B. Clark)引用他母親對他說過的話,分享給課堂學生,作為最後一堂的句點。在文章的最後,分享給大家。

每天早上,當我離開家的時候,母親都會低下頭,並盯著我的眼睛說:「你今天是要出門去當領袖的,千萬要明辨是非,可別讓人家牽著你的鼻子走,要記得你是誰。」(註3)


You go out there today and be a leader. Stick to your guns about what you know to be right and wrong, and don't let anyone else drag you around by the nose. Remember who you are. (註4)

-Kim Clark, Dean of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若讀者對於本文某些論點無法認同,就當作是電影介紹與欣賞吧!Happy New Year!





註釋
註1.Goog night, and good luck電影介紹
註2. 維基百科,麥卡錫主義
註3.哈佛的最後一堂課,記得你是誰,天下雜誌,P. 244
註4.Remember who you are, HBS Press, P. 177


===================================
類型:電影/讀書心得
2011.1.1  MBAticsMBA98 吳俊億 撰寫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