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6日

偶然的志工行 — 柬單生活


我認為『志工』就是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做樂於付出的事。 

如果你正常生活都有問題還借錢捐款;如果你天天都要加班,每天還參加一小時志工導致精神不濟;如果你對毛髮有嚴重過敏還硬要參加流浪貓狗的志工服務,都不是參與志工的宗旨,參與志工無論在物質、時間還是精神上都要符合自身能力而不會影響正常生活為最高原則。 

這次我參與海外志工的服務緣由很簡單,希望利用上班前的空檔時間有個不一樣又有意義的旅行。我報名的很臨時,甚至出發前幾天去掛旅遊門診時差點拼不出柬埔寨的英文(Cambodia)。

我們主要服務內容是前往柬埔寨的孤兒院、小學、村落協助建造教室、農耕指導、衛教推廣等,結束後才發現我獲得的感受及震撼遠遠超過付出的一切
  • 第一天村落家訪
我們的班機一到達柬埔寨就直接前往村落(LEANG DAI)家訪,作為後續要接力協助村民的探勘部隊。我曾經去過大陸的三級城市實習、去過埃及旅遊,不過我此刻才知道甚麼叫資源匱乏,多數人食物都不夠更不用說衛生、醫療、教育了,甚至牛都瘦到剩骨頭 (這可是個牛比人命值錢多了的地方)。

村民們最主要的問題是栽種的稻米無法溫飽全家,還需出去打工,才能免強度日(平均一戶總共也只能日賺1.5美金),當然也就會有很多家長希望小孩去古蹟區賣紀念品不要去上學,導致教育不足缺乏知識(本來就只上半天課,學校老師大多是國小畢業),又造成惡性循環;另外醫療衛生問題就更嚴重,村子裡雖有類似保健室的地方,不過也沒有醫生只有護士,村民出不起到市區看病的錢,常常就讓傷口化膿潰爛、忍著病痛,接受一切的宿命。

經過一整個下午的村訪後,晚上大家先彼此認識(含領隊們共24人),然後整理募集來的物資,近千本筆記本、數百件衣物、數千支筆,把它們平均裝在『福袋』裡,以衣服分為男大、男小、女大、女小,忙到十一點多才整理完畢。這一刻我最深的感受是『這個世界並非資源不夠,而是分配不均』
  • 第二、三天Pacdoc孤兒院蓋教室、衛教、康樂、物資發放
我們到Pacdoc孤兒院蓋教室,是請當地工匠指導我們從整地、打地基到整個主結構完成,接下來的志工們陸續鋪水泥、搭鐵皮及木板到整個教室彩繪完工,讓孤兒院小朋友有一個不會漏水的教室。

首先讓我們很欣慰的是工匠們也願意和我們一樣戴上頭盔工作,這個看似很理所當然的行為,在他們眼中卻是一個多此一舉的動作,安全帽甚至也不太好買,加上35度以上的炙熱天氣,讓這個安全的動作在柬埔寨看起來是多麼突兀,但是在第二天工匠的安全帽發揮作用後,相信他們之後工作也會把它當作理所當然。

過程中很多小朋友主動幫忙、跟你玩、畫畫給你、送你花,本來想說他們已經被制約習慣要糖果、餅乾吃,觀察了兩天發現他們只是單純地想幫忙、想親近你,就算你把糖果放桌上一整天他們也不會去動,而當他們從你手中得到糖果時卻又是如此興奮與渴望,別忘了我們還有語言的隔閡,就算你覺得很熱皺眉都可能被誤會嫌他們髒。
  • 第四、五天Leang Dai村農耕指導
這兩天我們到村落服務村民做農耕示範指導,希望能協助解決村民普遍農產品不足(良)情形。因為過去柬埔寨內戰對知識分子迫害,加上資訊不發達、政局不安定,天候則是旱雨季極端,導致境內以平原為主的柬埔寨人民常常糧食缺乏,大部分的村民需要借米度日。

我除了國小種綠豆、玉米外,印象中再也沒有特別種過任何的食物,而大部分的志工也跟我一樣是從做中學,了解到如何堆肥能保持土壤一年的肥沃、減少蟲害、在旱(雨)季保(排)水、種植與採收蔬菜的訣竅等,雖然無法讓他們大量採收(大多數村民連耕田的牛都需要跟鄰居租用),不過也足夠他們溫飽無虞。

村民與其透過翻譯坐在地上聽課,不如我們實際示範並讓他們部分參與,當蔬果長出比較好的品質後,也較能信服他們,相信這樣效果比較大。當然我們等不到自己種的蔬菜長大也是個小遺憾,不過後面的團員跟我們說回到Leang Dai村時,村民很興奮跟他們說已經採收兩次空心菜了(通常他們會連根拔起只能採收一次)。
  • 第六、七天小學指導農耕、衛教、康樂、物資發放
這兩天我們到了小學來服務,最主要還是農耕指導,希望「吃飽」不是他們擋在教育、衛生前面的阻礙。 跟前面幾天一樣,所有小朋友一樣熱情跟我們一起撿落葉、挑糞、鋤草、挖土,連翻譯也跟我們一起扛起鋤頭(約五十歲的當地女老師),我想這在台灣還有可能,在美國一定要給加班費,在歐洲一定罷工

到孤兒院和學校最後要離開前都會發放我們星期一晚上包的「福袋」,通常這也是最感動及感慨的一刻。所有小朋友領取後都快速地拆開他們拿到的物資,就像拆生日禮物一般,興奮地在身上比畫大小,這可能是我們不再需要用到的衣服、鉛筆、筆記本,但是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半年、一年,甚至更久可使用、珍惜的東西,雖然無法每個人都拿到最適合的東西,但是我相信在他們手中的效益遠遠大過在我們手中使用。

其實在有些小朋友拿到不適合或不喜歡的衣服時,很想幫他換到喜歡的,但是就像我們出發前討論過的問題:你身上只有十顆糖,但是有十二個小朋友,你要發糖果嗎?怎麼發?就像領隊Eason跟我們說有些在台灣偏遠山區捐物資、帶團康的人常常被詬病是消費這些弱勢族群,當地人也不希望他們一再去打擾。所以當我們每次要離開孤兒院、村落或小學時,領隊都提醒我們如果不確定還會再回去,都不要跟小朋友說「以後再來看你」這種台灣人常說的客套話,讓小朋友一天比一天失望。
  • 第九天CLCA孤兒院探勘
最後一天到了CLCA孤兒院探勘,讓之後台灣的志工能繼續接力提供更多地方適合的幫助。這間孤兒院離吳哥古蹟很近,不過物質等方面相對比Pacdoc還缺乏,除了院長相對比較沒有主動找資源協助外,阿不舍拉組織(原屬於聯合國輔導的私人組織,目的是保護吳哥窟世界遺產周圍,獨立之後對於周圍居民常常索賄、強制拆房、圖利財團,若想要修繕自家房屋,也需要付出數倍的賄款才有可能,否則該組織巡邏到可強制拆毀)對於古蹟周圍建物的管制,也讓CLCA孤兒院更束手無策。讓我們覺得很忿忿不平,卻又束手無策,但是有人在意嗎?保護古蹟、圖利財團比較有人關心,還是部分落後地區的居民,我想應該是顯而易見。
  • 結語
我們不論是前往孤兒院、小學、村落或是古蹟修復,常常可以看見有許多大大小小團體、國家贊助,有些是較表層提供小朋友短期歡樂及物資、金錢等;有些比較深入能持續給予支援、技術指導到居民能自立更生;甚至還有人放棄一切長期定居當地,這端看每個人的條件與想法,但是大家出發點都是正面、奉獻一己之力,沒有甚麼好或不好之分。 

在台灣的我們常常被強迫接受『多元媒體』社會新聞的轟炸,媒體寧願『深度報導』女星八卦、政治口水、凶殺案,遠遠勝過於xx大學在國際比賽得獎、台灣志工到台灣深山服務,除非國外媒體報導才會傳回來發揚光大,也讓民眾養成動不動就提告、有事沒事就人肉搜索、無時無刻都有一堆監視器跟行車紀錄器蒐證,也許這是社會的演化及保護自己的方式,不過也漸漸堆高人與人對立的情形。 

你可能想說自己不像大企業家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造福更多的人,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可以做甚麼?賺夠錢再說吧!不過很少人這輩子覺得錢賺夠了,就算有,青春也像一把抓住的沙子漸漸流逝,就像電影<練習曲>說的『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我們都知道當你捐款或物資給一個慈善機構或政府機關時,需要經過層層的關卡,例如行政費用、運輸費用、人事費用以及最嚴重的當地官員貪污,到災民手中可能剩不到一成(尤其在愈落後地方貪汙愈嚴重),所以你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創造十倍以上的效益,直接對於當地給予協助,而往往你得到的成就感與震撼是一輩子的。


歡迎連絡本文作者 mbashawan@gmail.com

 ===================================
類型:海外志工分享
2011.09.01  MBAticsMBA98 卓政耀 撰寫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