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4日

史丹佛MBA之 挑戰權威


最近我們正式開始上課了。我們同學們這個學期大部分分成兩類型,一類型是專門上財務課,好像全套修下來,要十二學分,據說非常之辛苦。另一類型,像是我,就狂修創業類型的課,目前看來週休四日,好像還滿輕鬆的。 

我這學期修的課如下:「成立新創事業」、「創立新公司」,這兩堂課好像聽起來一樣,但是一堂是真正去執行,另一堂主要是談理論。「管理成長中的企業」,這堂是全商學院最熱門的課。我們得把銀彈(現在沒有銀彈了,但是有類似的東西)一口氣全部用掉,才能夠選上這堂課。由於我不打算跟其他人搶熱門的財經課,所以就選了這堂。另外,我還選了「危機管理」,「如何改變企業」這兩堂熱血青年的課。喔,我還選了一堂超級輕鬆、醫學院的課。 

雖然才上了第一個禮拜,已經有了三個很深刻的體驗(也真不愧是史丹佛商學院,我很少上課有深刻體驗。)


第一,創業的方法。我們在「創立新公司」中的前兩堂,分析比較了兩家公司:一家是Segway,另一家是Aardvark。Segway採取了像是Apple的產品開發模式,秘密研發好一陣子,然後推出一個令人驚豔的產品。我還記得,他們要上市前,大家甚至都還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但是,就像Apple早期的產品,他們上市後,遇到很多市場上的問題,賣的遠低於他們所預期的量。最嚴重的問題是:他們開發了一個平台,但是沒有特定應用,導致客戶不願意花那麼多錢,買一台很酷的玩具。最近台灣盜版很凶的Dyson電風扇,好像也是遇到一樣的問題。 

Aardvark走的則是完全相反的路,他們過程幾乎完全開放,每走一步,測試一次。完全跟隨著Agile開發理論走,而且還很符合我們設計學院(d.school)的理論。但是,這樣子沒有特定理念,完全由使用者測試主導的開發方式,導致他們的路走的很慢,花了一倍的時間開發,但是沒有多了一倍的效益。Aardvark最後被Google買下,裡面的技術被融入Google+內,而Aardvark花了很多時間開發出來的網站,最後還是在今天被熄燈。 

所以,條條大路通羅馬,每種功夫都可以練到走火入魔。一家要創業的公司必須考慮他們要走什麼樣的路,也得知道走那條路有什麼樣的成本。 


第二,挑戰傳統。今天早上跟下午,有兩堂課都請來了之前的學長。早上的學長叫做Peter Kelly,他畢業後,募了一點點錢,去開了一種叫做搜索基金(search fund)的公司。這玩意兒,我到史丹佛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搜索基金就是由幾個人,一起來跟投資人約定,拿了他們一點點的錢,在一定的時間(通常是六個月到三年),找到一間公司,或是一個點子,然後來併購或是成立公司,接著再幫投資人把錢翻好幾倍。Peter Kelly買了一家醫療用品公司,之後經營了十幾年,賺了好一筆之後,轉賣給日本公司。下午來的是我們兩位參加ProjectSHED的學長,他們隊上四個人,在畢業後六個月內,利用一些搜索條件及技巧,找到了一個機會,開了一家公司,生產了一個產品,來解決電信業者把行動電話訊號轉換成傳統有線網路訊號的問題。他們在短短六個月內,從完全沒有背景,到對電訊產業了解透徹。最後,他們成功成立公司,並在短短幾年內,就把公司以490億台幣賣掉。 

你沒看錯,那是好幾百億台幣,由四個完全沒有背景的學生,在短短幾年內產出。他們成功的挑戰了傳統,創造出接近神話的成果。 


第三,挑戰自我。中國人很推崇謙虛,我也覺得謙虛是個美德,但是謙虛並不代表要把自己的能力掩埋起來。在我們「管理成長中的企業」這堂課開始的時候,教授引用某作家的話,他說:「我們往往會以為,把自己縮小,會讓你旁邊的人覺得自己比較偉大;但是,當你把你自己的光芒放射出來時,你旁邊的人感受到的是驕傲,他們的能力才會被激發。不要只做小的計畫,因為他們沒有那種激起人們想像的魔力,而也因為這樣他們也無法被實現;如果你進行偉大的計畫,只要他們被記錄下來後,後人永遠不會忘記。」 

我最近看了兩篇文章,也都在講一樣的事。第一,是史丹佛教授Tina Seelig寫在『真希望我20歲就懂的事』一書中,她提到要鼓勵學生去挑戰權威,挑戰既有的框架。第二,是McAfee(早年做出成功防毒軟體的創業家)在某大學畢業典禮上做的演講,他說:「我們需要尊敬的是真相,而不是知識的權力。」他也鼓勵我們去挑戰知識的權力。 

天底下很少有現成的好處,如果你不去挑戰既有的框架,那會很難有任何突破。


MBAtics 外稿:挑戰權威
撰文:Max Yeh / Hatter
原發表處:Handmade Hatter 手工帽匠:狂熱的創業、學習、生活
更多關於作者:About Autho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