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

史丹佛MBA之 學期結束了,我居然有點感傷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把「感傷」跟「學期結束了」這兩串字,寫在同一個句子裡面。但是,是真的,我有點不希望這個學期這麼快結束。我在這個學期裡面,上了兩堂令我很感動的課,以及完成了一個幾乎完美的小組報告。上課,就是要如此啊。 

是哪兩堂課呢?Formation of New Ventures 以及 Managing Growing Enterprises (MGE)。我之前好像有提到過,MGE是這Stanford GSB裡最熱門的課,兩顆銀色子彈選課優先權還不一定能夠換的到。我很幸運的,換到的是 Irv Grousbeck的課(他教的MGE又是裡面最熱門的)。


跟他上課,好像是跟一位經歷很多的老將軍上課一樣。Grousbeck教授他畢業於哈佛商學院,之後成立了一間很成功的有線電視公司,經營了十七年後退出。在課堂上,他會完全無私的分享他個人的成功及失敗的經驗,也邀請我們case中的主角一同來分享他們的經驗。 

這門課,事實上跟創業沒有太大關係,case多是在講經營中小企業中所遇到的一些比較困難的話題;例如如何將犯錯的忠臣革職,如何面對不受控制的董事會等。今天,在我們最後一堂課上,教授他卻分享了他對創業的感想。這一番話,讓我感觸很多。 

他說,他當初創業,是因為他不想在大公司裡面工作。並不是這些大公司不好,而是他覺得他看不到一個他想要的未來。他想要的未來,是由一個完全公正的機制來決定的,而這個機制,就是市場經濟。這個機制在一個人治的公司裡面,無法存在,他必須要創業,才能夠充分掌握自己的未來。 

他又說,很多人認為,創業的風險很高。但是,如果你想想,你只要有一點能力,不可能會餓死;你誠實待人的話,不會聲敗名裂,矽谷裡面多的是失敗後又站起來的人;你只不過損失了幾年的事業跑道,而且這個跑道也不是你所想要的。他認為,比較起來,如果你不創業,你有著更大的風險:你一輩子待在一個你不滿意,卻又無法改變的職場生涯裡。 

你一輩子待在一個你不滿意,卻又無法改變的職場生涯裡。 

 我想到了就怕。 

他說,他創業了以後,發現了他開始擔心另一個風險:他嚐過了創業的感覺,他不可能回去職場生涯。雖然如此,他還是很慶幸他選擇了這條路。

今天下午,在我們Formation of New Venture的這堂課裡面,我們三位教授也分享了一番話,有一部分居然跟Grousbeck一樣: 

甘迺迪總統在談準備人類登陸月球時,講了一個故事。有個小孩,他每天放學走路回家的時候,都會經過一道高牆。他每天都在想,那道牆後面是有什麼樣的景色,但是他一直沒有辦法鼓起勇氣,翻牆過去看。直到有一天,他決定把它的帽子摘下來,丟過這道牆;這下子,他決定爬上這道高牆。 

創業就像一道高牆,你如果不下定決心做下去,把你的帽子丟過這道高牆,你永遠不會去爬這道牆,你永遠不會去執行。



  MBAtics 外稿:學期結束了,我居然有點感傷
撰文:Max Yeh / Hatter
原發表處:Handmade Hatter 手工帽匠:狂熱的創業、學習、生活
更多關於作者:About Autho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