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4日

「羊入非非」之 非入尋常百姓家

七個多月的日子,帶來的並不是讓我更熱愛這個國家...

在這裡,有著令人驚艷的野生動物,但,不過就只是跟人類一起生長在同一塊土地的生物罷了(當地人鮮少會到國家公園去看動物);在這裡,有著每一個友善地招呼聲和一次又一次的”執子之手“,但是我永遠不知道動作的背後帶著多少金錢動機;可是在這裡,卻同時也擁有著最美麗的笑容,最無悔的付出,最知足的生活,很難想象,如果我們在這裡長大,那又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呢?
前陣子在TED看到一段話
"The opposite of poverty is not wealth. 
In too many places, the opposite of poverty is justice. "
這句話在我的心中投入震撼彈,來到非洲這陣子,長了不少見識,體驗更是不在話下,但是卻總是無法用自己的話說出這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是啊,非洲地區的確是相較其他區域來的貧窮,即使肯亞在東非已經是發展進步較先進的國家,貧窮仍舊是很大的社會問題,但是因為殖民過後,獨立自主開始,金錢帶來了進步,資金也許解決了一些問題,但是同時也帶來了另一個問題,就是「貪婪」...


從本月初4號就開始的五年一度肯亞總統大選,光投票計票就花了一個星期,結果出來之後卻因為弊病太多,全非洲第一次使用電子投票系統民選總統,但也難逃駭客之手,作票事件在各地區也層出不窮(一個地區總人數二十萬,統計出來單一候選人卻可能拿到四十萬票...),計票出來後輸的一方到現在還在申請法院判決重選...重要的不是選舉的方式,而是”選民的素養“到了沒?肯亞(1991)比台灣(1996)還要早開始民選總統,但是至今為止,政府的貪污腐敗卻讓人難以想象,政治人物在意的不見得是為民服務,而是怎麼在任內撈最多的錢,別墅蓋得一個比一個大,名車買的一個比一個多...
在這樣的無能的政府之下,又讓我們看到什麼?

人民


在這裡,人民的貧富差距懸殊,在我住的家庭中,Home Mom過去是中學教師,家中有四個小孩子,大姐嫁到烏干達,大兒子高中畢業後自己先工作四年賺學費,現在在大學就讀(74年次),還有兩個女兒分別在德國和美國念大學(都只有機票出去,學費在那裡半工半讀自己支付,就學間都不可能回家直到畢業...),這樣的家庭在肯亞算是中上的教育程度吧,但是家裡的管家,一個月卻只有3000ksh的薪水(換算台幣 月薪1000),「教育」或許是唯一有可能改善他們生活的方式,但是即使大學畢業,也不見得可以找得到工作...即使找到工作了,因為這裡失業率太高,老闆握有絕對的權力,隨時都有可能被解僱,所以他們即使在工作,也會同時一直在繼續尋找他工作機會,以防失去工作後沒有維生的薪水...

而他們有個觀念,如果一個家族中有一個人有出息比較有錢,整個家族就會很依靠他,一般來說他也會盡量幫助家中的人;而如果是家族之外,這裡很常見的方式就是「merry go round」,這概念就是“假設五個朋友,一個人掏100元出來,就有500元,之後每個星期或每個月,輪流會有一個人拿全部的錢去做生意,時間到的就要還錢(有時候加上利息)”就這樣利用
集資的方式,在貧民窟可能一次5到20人不等,一個可能只能拿出50~100 ksh(約台幣15~35元)來集資,像是在我服務單位,一個人可能就拿出500 ksh(約台幣150元),藉由這種方式自力救濟...

組織


大家也知道,在第三世界的國家,也很多NGO/NPO組織希望改變在這裡狀況,在肯亞有多達4000~5000個非營利組織,但是事實卻是有很大比例的組織成立的宗旨是”賺錢“,非洲人並不笨,他們知道西方有錢國家的企業/好野人很喜歡砸錢作公益,所以他們成立了各式各樣的非營利組織,寫了各種名目的企劃書去申請經費,但是拿到了錢,卻是八九成進了自己口袋,剩下的可能才付錢給員工,做點公益的樣子(認真做都不見得做得好的NGO,在這樣的心態下怎麼可能做得好?),這樣的現象員工都知道...當地人也知道...但是卻無法改變,甚至不願意改變...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非營利組織都在騙錢,都在中飽私囊,也是有認真地幫助這個國家的組織,像是我們接觸過的Mully Children's Family就是很棒的正向力量,他們是真正的幫助這裡的人們,給需要的小孩子一個家和受教育機會,建立一個又一個社區,同時也不斷地往自負盈虧的社會企業邁進,用有制度的方式推動組織,進而讓這個國家的人民緩慢,但是逐漸地往正確的方向邁進。

社會制度


國家的未來,就是下一代的教育,而醫療制度也同時決定了一個國家的健康。在這裡,並沒有所謂的國民義務教育,既使在首都,也是有非常多的小朋友沒有錢上學(更不用說制服和書了),花不同錢上學的小朋友想當然爾會受到落差大的教學品質;因為在這裡,教師並沒有受到保障,同樣一個大學畢業的老師,第一他同樣會面對找不到工作的窘境,他也要生存,留在城市可能還有機會找到教職(私立學校當然比公立學校薪水好,貧民窟的學校就不用講了),在想想除了城市之外,以肯亞/非洲之大,還有多少地區沒有老師願意去,去得也拿不到薪水,那裡的小朋友受不到好的教育,更付不出錢...而他們的政府做了什麼?

而醫療制度呢?也是差不多的狀況,他們當然是沒有全民健保,沒錢看病的,沒錢買藥的,更多地區連坐車到醫院的錢都沒有;醫生也是一樣狀況,他們並不缺醫生,但是醫生一樣可能找不到工作,應該說找不到“有薪水”的工作。像醫生和教師這樣重要的工作,並非他們不想幫助他們的人民,而是他們也需要生活,他們不可能永遠做只付出沒有收獲的志工,而不論醫生病人還是教師學生,他們需要的不只是錢,更需要的是制度!


來到這裡,我深深的感覺到就算全世界的志工都來到非洲服務,也沒有意義,指的並不是對”志工本身“沒有意義,那意義對每個志工都是獨一無二的;而所謂的沒有意義,指的是對當地的幫助大多只限於治標不治本,只是「點」的影響,但是當地一個好的組織或個人號召,或有可能造成「線」的成長,但是唯有整個民族的覺醒,政府的改革,那才有機會位非洲大陸帶來「面」的進步,需要的不是金錢,不是財富,而是制度,是法制,是公平。






and just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jswlm55@gmail.com

┌───────────────────────────────────────┐
   MBAtics & 中山企研 MBA98 羊正鈺@Nairobi, Kenya  2013.3.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jswlm5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