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0日

用電腦犁田的科技農夫-專訪善化雜糧生產合作社經理人蘇建鈞


本文轉錄自 中正企研企報

是否有一份工作可以不用加班?是否有一份工作有固定的休假時間?是否有一份工作能救回台灣的經濟?一位七年級生放棄當科技新貴,選擇當農夫,但不同的是,他是一位科技農夫,現在年收入破百萬。
這次很榮幸採訪到善化雜糧生產合作社經理人蘇建鈞來分享他的故事。                                          
                                                        


經理人蘇建鈞(圖片引用自)             

勇氣的第一步,成了人生的分水嶺

大學就讀中山大學材料與光電工程學系的蘇建鈞,原本有著畢業後先到台積電或奇美電上班,同時累積資金以達到往後開設補習班的目標。但計畫趕不上變化,在升大三那年,以交換生的身份前往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學習,使他的人生方向有了180度的轉彎。當時,巧遇熱浪襲捲美國,熱浪的無情連叢生的雜草都槁木死灰,農作耕地更謂滿目瘡痍。頓時,他反思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的土地、氣候都有著先天上的優勢,若台灣只是一味地將資源傾注在科技業上,進而放棄發展農業,實之可惜。

返國後,更聽聞了許多光電業前景不再的聲音,導因於在過去台灣的光電業不斷向日本購入專利,並透過大量複製的方式,進而賺取的利潤竟比日本還高,這樣的結果驅使日本將台灣杜絕門戶。在無法持續合作的情況下,光電業逐漸走向微利時代,所以蘇建鈞畢業後毅然決然放棄原本的目標,轉而投入父親的雜糧生產合作社。他,踏入了傳統產業,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

天時x地利x人和=成功!?

何謂天時?初來乍到的蘇建鈞剛踏進農業時,很幸運地趕搭上農委會推出「小地主,大佃農」政策這班列車,原本一公頃每年租金要價7~8萬元的農地,在此政策下,符合的資格農地,承租人只要付租2萬元,另有額外補助農地主租金8萬元。換言之,在相同支出下可以租賃比原面積3~4倍大符合政策的資格農地,所以他總共承租了87公頃的農地,加上原有承租的10公頃,以進行規模經濟來獲利。

地利和人和呢?暫且不要說地利了,農地分散所帶來的管理問題成了蘇建鈞當下遇到的最大挑戰。農地不像住宅區,有著門牌號碼,對於一眼望去近乎都一模一樣的農地,他根本無從辨識,也半開玩笑地說:「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最後只能噴漆在地上了吧!」正當他一籌莫展、黔驢技窮時,於一次去外縣市農企業參訪學習的過程中,認識了一位種植毛豆的大哥侯兆百,這位大哥不藏私地指導他如何運用GPS定位來識別自己的農田。貴人的相助使蘇建鈞的擔憂少了一半,而另一半呢?是如何有效地安排高耗油量的農機耕作路線,成為他所要跨越的另一道障礙。

 
「危機」從字面上拆解來看,一個意味著危險,另一個意味著機會。蘇建鈞把土地過於分散的這個危險轉換成機會,不僅以GPS來定位,更加入了Google Map的功能,規劃出「最佳路徑」,打造出最省時的距離。藉此他可以仔細規劃耕作的路線,更重要的是節省了將近14的油耗,在成本控管上替農業揭開了新的篇章,也因此使他被冠上「科技農夫」的稱號。


                          最佳路徑示意圖(圖片引用自)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生產、製造、儲存、銷售是農業運作的四大基本功能,原本只做生產的雜糧合作社,蘇建鈞的策略是改成進行垂直整合註一同時改善每個功能。在生產方面,面對所要耗費龐大成本的機具,他採行與其他合作社共同購買的機制,方能節省成本;同時,為了解決閒置產能,他也不斷去接案子,利用機具幫忙其它各地的農民收成。在製造和儲存方面,蘇建鈞也為此撥種,開始打造合作社自己的加工廠和倉庫,期待近期就可以萌出新芽。

在銷售方面,蘇建鈞極力「讓銷售流程簡單化」,其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使利潤因此大幅成長。藉由網路的普及和資訊的公開,讓許多零售通路「直接」找上生產端,免去傳統中間經手搬運的耗損。而透過生產-通路直接合作,讓現在的生產端能將農產品直接賣到市場(如冰店、各地零售商),但也唯有高品質的作物才有辦法讓市場直接接受。安心無毒不再只是口號,蘇建鈞讓店家親自見證,這樣才能開啟信任的大門,口碑行銷也因此慢慢發酵,醞釀出合作社的無限商機。
 
農業不應有桑榆晚景的落寞
 
對於豆類、雜糧類,台灣不得不仰賴美國進口,但殊不知美國品質好的作物都留在國內,二級品才出口至台灣,況且大部份都是基因改良;弔詭的是,台灣正恰好相反,好的作物大量外銷。而國內供給的部份,老一輩的農民辛苦耕種卻始終無法拿到對等的報償,導致大部份的傳統農民最後寧願選擇休耕等著領補助,造成農業的惡性循環。蘇建鈞也為此盡自己的棉薄之力捍衛農民的權益,這也是合作社的農地會如此分散的原因。                                                                                         經理人蘇建鈞(吳佩穎/攝)

現在合作社的農地加總起來已經將近100公頃,未來蘇建鈞打算採用行動ERP,結合雲端科技讓每日每筆地的耕作面積可以即時上傳,以更有效率的方式記錄每天的收成量,名副其實成了科技農夫。

華麗的跌倒勝過無謂的徘徊
 
最後,蘇建鈞鼓勵年輕人的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有最低的機會成本,盡量地去嘗試和挑戰,「做過」與「沒做過」,一個是動詞、一個是名詞;但同時切記不要眼高手低、好高騖遠,真正的腳踏實地不是追求不切實際的目標,而是努力勤奮地做好眼前的事。做人,應該跟「人」字一樣,永遠向上而又雙腳踏地。

工作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是「work to live」還是「live to work」,就看你要怎麼選擇了。

註一
垂直整合:自行生產投入的資源和涉入本身產品配銷的策略。



 本文轉錄自 中正企研企報
===============================

文:MBA103/李虹賢 
原發表處:企報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