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7日

「羊入非非」之 關於志工那檔事,有些話"非"說不可

回到台灣,一轉眼就兩個月過去,這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短,很多朋友問我,「這段時間你在幹嘛?」往往很多時候,我自己也答不上來,更多時候,我知道自己一直嘗試在為去非洲這段時間所失去的一切做點什麼;這段時間我一直想要從迷失自己的狀態找回自我,要找的並非過去的我,而是更進一步的目標,重新認同的自己。

一代宗師裡面有句話「所謂的人生無悔,通常都只是賭氣的話,人生如果真的無悔,那還真無趣阿!」我也很清楚,每次在心裡告訴自己,決定去非洲並沒有錯,就算再重來一次自己還是會踏出那一步;但事實上,我不是不後悔,是後悔也沒有意義,對於找到新意義這檔事,我還在路上,但是對於「去非洲當志工」這個鬼決定,我卻也有些話「非說不可」!


當志工不是打分數,更不能拿來算收益!

回來後,最常被問的問題就是「你到底得到什麼了?」有人出自於關心,有些人出自於好奇,當然也有人拿來考量他/她自己要不要出去?我常常對這樣的問題哭笑不得,因為如果我可以用一句話,或是十分鐘告訴你我得到了什麼,老實說那我當初根本不需要出去!就像是今天我高中畢業,在路上隨邊抓幾個大學生問道「在大學裡,你到底得到什麼了?」就算我得到千奇百怪的答案又如何?最後我還不是要自己去走一遭?就如同我今天要考慮要不要去一間公司服務,我或許可以問到有關這間企業正反面諸多評價,但是總歸一句話,我還是要自己打卡上班,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得到什麼,為這間公司貢獻什麼不是嗎?

在學校的時候,我們的眼裡往往只有成績單,好像進了學校,我們的所作所為都要有個分數才行,沒有分數,就是白走一遭;出了社會,從成績單換成了報表,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為公司帶來收益,沒有收益,那就是在做白工。但是在非洲,我遇到了好多十七八歲的歐洲志工,一來就是一兩年,請問他們的分數誰在打?我也看到了年近七十的中國大叔,千里迢迢想在非洲推廣水利建設,請問他的人生是負債嗎?當然,對於青春洋溢的年輕人,這樣的志工經歷可能有助於未來申請大學,對於年近古稀"志願者(註一)",他也許是賺夠了錢所以想要奉獻自己為世界做點什麼;但是如果每件事都需要這樣拿放大鏡再三檢視,用數字來品頭論足求回報,那我想我們也不用當志工了,因為可能出發前抱著"志願"的心態,但是回來卻只剩滿滿的抱"怨"。

一隻眼睛看世界,但另一隻眼也不是用來看辣妹的!

「在非洲九個多月,到底看到什麼了?」我想這也是名列前茅的問題,我可以告訴你,我去了肯亞國家公園,看了野生的兇禽猛獸;我可以分享說,自己冒了生命危險,爬上了非洲第一高峰 吉力馬札羅山(Mt. Kilimanjaro 標高5895M),看到了在赤道上最大的冰川;我也可以跟你說,我們花了六百多美金,只為了要去看東非雨林裡瀕臨絕種的山地銀背大金剛;當然更可以跟你講,我們在全世界最善跑的肯亞參加馬拉松,倖免於千軍萬馬的鐵蹄之下,這些都是我們看到的世界,但是如果我們只為了看這些,今天大可以當個背包客就好了不是嗎?

當我們用其中一隻眼睛拚命看世界的同時,另一隻眼睛卻不是只是用來看辣妹的!去看野生的Big Five(註二),我們是不是應該先看一下為什麼他們是這樣與動物相安無事的?去征服非洲第二和第一高峰之前,我們有沒有先了解一下為什麼爬山九成九都是外國人,當地人的休閒活動又是什麼?花了重金去深山找大金剛的同時,我們是不是也該踏出舒適圈了解不同階層人的生活?離開吃香喝辣的城市,到鳥不生蛋的人家去作客?筋疲力盡跑著馬拉松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去體會一個國家演進的馬拉松跑到哪了?當主審/裁判/主辦單位都是政府的人,選手(人民)要跟誰鬥?選手(人民)的培養成長環境(教育制度)如何?選手的職業生涯(醫療制度)有保障嗎?這些都是身為一個國際志工可以去體會,去觀察,去了解的,更重要的是有沒有看見自己?在登頂和馬拉松要看自己的能耐,更要在平凡的生活裡,服務的工作中看到自己內心的渴望,因為往往我們以為在幫助別人,最後卻是在幫助自己看清自己!而這也才是我們睜開雙眼踏出台灣的意義不是嗎?

近視是不敢出去看這世界;「遠視」是出去了卻忘了自己!

「去了非洲就知道民間疾苦?」其實從自己求學時候就一直有個夢想,希望可以去第三世界看看,希望可以用長期國際志工的方式去看看,深怕眼睛的近視度數高也就算了,別連自己的"眼界"也得了近視!的確,我也一直以為去了非洲,紮紮實實的看了非洲,看到了自己最關心的教育問題,發現在肯亞先不論教育方式的好壞,光是學生受教育的機會和老師教學的環境都沒有,出了肯亞首都Nairobi,老師因為學生教不出學費而領不到錢,學生也因為沒有老師願意來而得不到應有的教育機會,我也曾經感慨著"還好我們台灣有著國民義務教育",也許我們的教學方式有待商榷,但是至少政府給予了人人可以受教育的機會。

沒想到的是,只因參加一場Teach For Taiwan(註三)活動我才知道,或許自己沒有近視,但是確確實實罹患了「遠視」,看看這最新的天下報導全台教師荒!六個就有一個臨時工!,才知道我在肯亞看到的教育問題,我們台灣也有阿!人家非洲有的問題,不表示咱們台灣就沒有問題!現在台灣不只是偏鄉,甚至有可能只是台北郊區的學校都有著弱勢的學生得不到應有的教育,因為沒有足夠的教師,而學校可能也因為經費不足,無法聘請夠資格的教師,而可能因為政府的預算不足,甚至也因為好幾萬流浪教師"不願意"去某些學校上課,導致我們的下一代失去了受教育的機會。這也讓我深刻了解到,不要出國去雷射了近視,結果反而帶回來遠視的後遺症,志工除了出去幫助別人,幫助自己之外,更重要的能不能有一天回來幫助自己成長的這塊土地!



註一、"志願者"是內地對"志工"的說法。
註二、"Big Five"指的是獅子、非洲象、非洲水牛、豹和黑犀牛這五種非洲動物,之所以叫Big Five是因為早期殖民時代,這五種非洲動物是最多人狩獵的。
註三、相關資訊請參考Teach For Taiwan官方網站(http://teach4taiwan.org/)


and just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jswlm55@gmail.com
┌───────────────────────────────────────┐
   MBAtics & 中山企研 MBA98 羊正鈺@Nairobi, Kenya  2013.7.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jswlm5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