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5日

一個國際志工的陳情:究竟是有愛的志工,還是自私的索取者?

老實說,出發前我不知道志工的定義是什麼?但是在去年的八月到今年五月,自己卻跑到地球的另一頭去當國際志工,在非洲肯亞的九個多月,我有一個志工的身分,但同時也是個不夠了解台灣的台灣人、還算年輕的青年人、不務正業的MBA、好為人師的作者、不夠專業的照相手、很差勁的遠距離情人...總結下來,我失去和得到可能一樣多,回不去的就不提了,但是刻骨銘心的卻想讓更多人知道。

是阿,別再相信辛巴和彭彭是朋友了...真相總是殘酷的,
這是一個沒當過志工不會知道的故事,更是一個當過志工也不見得會知道的事實...
我還記得剛決定要去申請國際志工時,最常聽到的質疑就是「台灣那麼多人可以幫助,為什麼要跑到國外去?」當下聽到這種批評都覺得很無言,因為這是一種很奇怪的認定,誰說去當國際志工就不幫台灣人?那好像就是假設我們這輩子可能就只做那一次志工,所以一旦去當了國際志工就把Quota用完了?在台灣有在台灣的情感,出去也有出去的眼界,這兩件事本來就沒有牴觸。

但是在出發前,更常聽到回國志工說的則是以下這句話
志工不是去幫助別人,而是找到自己

出去之前懵懵懂懂,還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就算只有改變那麼一丁點都好,人到了當地,服務當然是服務了,幫助也幫助了,的確是真的只有那一丁點(還要拼命po臉書別人才會知道的那種...),也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志工不是去幫助別人,而是找到自己」,不過當我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卻不見得有人發現,那我們到底是為了索取而去,還是付出而去?如果一開始前輩們就知道事實上我們付出不了多少,那為什麼要鼓勵一群人年復一年的去索取?如果當地習慣了每年絡繹不絕的志工前往,這件事本身是協助還是放縱?

這就像我出去之後,很多人都會說「你好有愛心唷,跑到非洲去當志工!」我心裡都很多聲音,去非洲當志工跟愛心有什麼關係?這就是我們社會的價值觀認定嗎?這麼多人在台灣拼手拼足的付出比我有愛心多了,到非洲去的人真的都是有愛心嗎?有多少人去帶著"體驗"看看世面"這是個未來的資歷"順便去旅遊"而出去呢?而再回頭看看我們的國家,又是用什麼方式教育下一代什麼是志願服務 十二年國教副作用:每年產出八十萬名偽志工

當我說「志工」這個詞,就是不公平的開始

回國之後,聽了一場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創辦人-張英樹主任的分享,張主任自己本身是小兒麻痺患者,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一個完全站在社會上所謂的"弱勢族群"立場的聲音,所謂的"弱勢族群"跟我們一樣都是正常人,每個人天生就是有自己比較擅長的,或是不喜歡不方便做的事,大家其實都是一樣,但是到底是誰對"弱勢族群"做判斷的?是我們這些所謂的"正常人",我們從小就告訴他他跟正常人不一樣,社會上會幫他貼標籤說他是"弱勢族群",而張主任相信的是,每個人都有無窮的潛力,只是要找的到,並且用對方法去帶領(本月社企: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開創身障就業新價值)。

另外還提到了一件事,近年來公司間也很流行所謂的「志願日」或是「企業CSR」操作,帶著一群又一群的員工,一季找一個非營利組織去服務,很努力的拍照登報曝光,想讓社會大眾知道這間公司是有善盡社會責任的,也讓員工有機會去當志工作服務;但是殊不知這到底是什麼心態?這些非營利組織真的需要的是這些活動嗎?那些服務對象真正的需求是這個嗎?有人真的去了解過嗎?當我們興高采烈的說我們去做一日服務、當一日志工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都站在高高的姿態,自以為比較優越,認為那些所謂的"弱勢族群"需要我們自以為是的幫忙?活動結束了我們自己心情很滿足覺得今天做了善事,請問有人關心過這些短視近利到不行的活動,對非營利組織造成多大的困擾?有人在意過短短不到12小時的志工真的有幫助到服務對象長久以來的需求嗎?

志工只是短期,志業才是長遠的

回到台灣後,因為 Teach For Taiwan 的一次活動,我到了台東 孩子的書屋 參訪,與其說是參訪不如說是震撼教育...因為我發現非洲有的偏鄉教育問題台灣也有,教師荒還是教育資源的匱乏一樣存在,但是真正讓我覺得震撼的是,書屋的創辦人陳爸的一席話,不只是他為這塊土地為孩子們十幾年來的付出,而是他告訴我們「這個社會需要的根本不是志工,而是願意長期甚至一輩子投入在這個事業的人」聽在一個曾經當過志工的人耳中猶如當頭棒喝。

陳爸告訴我們很多例子,來來去去的大學生到書屋當志工,小朋友好不容易在短時間跟大哥哥大姐姐混熟了,問我們會不會常常回去看他們?十個大哥哥大姐姐說會,小朋友就會真的等十個人回去...結果又有誰真的回去看他們了?一個暑假四五個營隊去辦活動,小朋友要說幾次再見?他們的人生中又多少次說再見之後人就不會再回來了我們知道嗎?這樣的短期的營隊究竟是對孩子們有幫助?還是只是辦營隊的人一廂情願在當志工?覺得自己做了所謂的善事?陳爸說的好「我們應該要用服務對象的需要去思考,我們的做法到底有沒有意義,而不是用我們的需要去看待服務對象」。


回國後,我常常對自己說,在國外的時候我是志工;但是當我回到了台灣,我就不再應該是志工,而是真的決定投入一件事就得把它當作是志業,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了什麼而做?做的結果又能夠改變什麼?

陳爸的分享,強烈建議大家看完。


┌────────────────────────────┐
   MBAtics & 中山MBA 羊正鈺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jswlm5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