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8日

別再猶豫了!台灣就只欠我們「這一次」舉起手...

前一陣子,剛好有很多機會跟不同團體分享一點自己在非洲的體會,以前自己都是做在下面聽的人,這次角色互換,當我變成在前面的分享人時,才知道,原來當上面的人講完自己的故事,台下有沒有互動的感覺是什麼....所謂的感覺不是說台下跟死魚一樣,導致場面有氣無力(這當然多少會有影響),而是「沒有互動」這件事,背後代表的是我們的「沒有競爭力」...
為什麼這麼說?我們就從最基本的「舉手」來看好了

「舉手」是一個選擇,一種人生態度,一個對自我的要求

台灣的學生通常在課堂上是不太會舉手的,更別說在聽一些演講或是分享的時候,大多數人都習慣眼睛睜得大大的看台上的人(眼睛還有睜開算不錯了...),下課或是活動結束就收拾書包呼朋引伴的趕下一攤,卻不見得有人認真想過,為什麼沒有人「舉手」?有問題「舉手」會怎麼樣?甚至覺得贊同想「舉手」難道不行嗎?

第一,我們普遍有一個心態,就是不敢做跟大家不一樣的事「舉手」,當老師問有沒有問題的時候,我說有問題好像很奇怪?當大家都急著下課的時候,我「舉手」問更多好像會被大家嫌棄?當我「舉手」問的問題不夠高明的時候好像很丟臉?於是,我們人生中有太多的「算了,下次吧!」,我們的人生從那一刻開始就是「活在別人眼光裡」,我們的人生就是「害怕失敗,不想丟臉...」,結果即便我們再小心謹慎,永遠活在舒適圈,就真的不會失敗不會丟臉嗎?

第二,「舉手」問問題本身就是一個「訓練」,我有過很多次經驗,聽完一場幾百人的演講,從一開始就很認真聽,就在想最後可以問什麼問題,即便到了最後真的要問了,還要很積極得當最快「舉手」的那一個,當真的被點起來了,也是腎上腺素上升,全身發抖得把問題問完...但是過程中我訓練了什麼?不只是認真聽,而是對於我聽到的每一句話都會去思考去懷疑;不只是思考懷疑,而是我必須逼自己去找出想法以形成問題;也不只是腦海中的問題而已,我要試著寫下來我該如何把問題表達的夠清楚有邏輯,最後才是鼓起勇氣「舉手」,而這一連串的「訓練」就是台灣學生最缺乏的獨立思考判斷...

會吵得孩子有糖吃,一定要等到飯都吃不飽嗎?

去年在非洲當志工的時候,我遇到了很多來自歐洲的志工,他們都很年輕,平均大概是20歲左右,想當然爾非洲是一個不是那麼容易適應的地方,不論是食衣住行上,還是與當地人在日常生活的相處應對上,都難免會有不少摩擦和紛爭,然後我就發現了,亞洲過去的志工多半不太會說什麼,就是逆來順受,慢慢得去調適自己要入境隨俗,但是歐洲志工則不然,他們會個別的直接「舉手」反應不同的問題,或是聚在一起討論大家的看法,然後一起集體表示不滿意的地方,當然不見得每一次的「抗爭」都是有意義的,或是有獲得正面回應而改善的,但是大多數的狀況,他們都能夠往他們想要的方向多靠近不只一步。

後來又問了台灣到歐洲的志工,發現也是一樣的狀況...就導致我開始反思了,在我們小時候的觀念,好像「會吵得孩子有糖吃」這件事通常會認為是負面的意思,但事實上歐洲的年輕人卻覺得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在爭取的過程中會有挫折,會有難過,但是同時也會學習,在每一次的抗爭中獲得一些成果,反觀亞洲人的「溫文儒雅」,造成的卻是自掃門前雪的冷漠,為了一顆糖而吵看起來沒什麼,但是如果連糖都不吵,到最後連飯都吃不飽了呢?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媒體?我們的房價?我們的政府?如果小事我們就不願意表態,憑什麼大事我們就會?如果小事我們悶不吭聲,又憑什麼認為事情大條的時候上街遊行就有用?

不是沒有有能力的人,而是有能力的人不願意「舉起手」

「舉手」或者真的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卻可能影響一代人的思考,一整個社會的行為模式。很多人都會覺得,人那麼多為什麼要是我?我只是這次沒「舉手」下次不行嗎?我倒不那樣認為,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資格發聲,每個人都有可能影響身邊的人和這個社會,而且是「現在」就可以做到。
舉例來說:大家都覺得台灣的媒體很爛...那我可以怎麼做? 
我一定有自己關注的議題類型,會自己去挑選"好的"內容,如果從現在開始,每天我就挑一兩則有關台灣教育的文章,持續一個月,半年下來我的Facebook好友就會注意到,或許我挑選這領域的內容都是他有興趣的,他就會固定關注我的訊息,久而久之我不是就是扮演了一個小媒體,傳遞好的內容給身邊的人?你有沒有影響力?當然有!如果大家都對自己有興趣的領域這麼做,我們就可以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互相挑選出好的內容不是嗎? 
而不是轉貼歐陽XX的新聞(我連超連結都不想放...),雖然你轉貼的時候是在罵媒體,但是你的行為就是在幫它們衝流量,該媒體一樣達到它的目的,而你罵完之後對現況一點改變也沒有...事實上,有甚麼樣的媒體,就有什麼樣的受眾,你不喜歡台灣媒體的腥羶色,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完全不看(收視率掉了,流量沒了,他們有可能不調整內容嗎?),但如果大家是平常罵聲不絕,偶爾還是看一看笑得很開心,而不是每個人透過自己的力量,去篩選好的內容讓更多人支持,那媒體有可能會改變嗎?
台灣,一直都不是沒有有能力的人,「舉手」不難吧?其實大家都有能力,每個人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只要大家願意現在就「舉起手」,不要等別人「舉手」,從自己開始做,改變心態,從年輕人開始鼓勵,培養獨立思考判斷,不要害怕失敗丟臉,不要覺得自己很奇怪,站出立場,別再猶豫了!台灣真的就只欠「這一次舉起我們的手」。



┌───────────────────────────┐
   MBAtics & 中山MBA 羊正鈺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jswlm5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