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日

在一年的最後,什麼是只要「擁有」就感到幸福的?

還記得去年的聖誕到跨年假期,我和同伴正在東非諸國旅遊,從肯亞首都Nairobi坐了將近20小時的巴士到烏干達首都Kampala,在從烏干達一路向南,在盧安達的西部Lake Kivu度過了平安夜,又回到首都Kigali裡電影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事發地點跨年。

當時的行程,有時候我們會在大城市(通常就是首都),但是大多數的時間,所在的城市都說不上是我們過去所認定的城市,比較像是鄉鎮,或是鄉間。住著簡單但是便宜的背包客棧,常常晚上不見得有燈,或是需要自備手電筒或是點蠟燭,可是我反而會喜歡到戶外或窗戶邊,仰望星空。

那時候從來也沒有多想,直到後來回到台灣,還記得就是在忠孝復興等捷運,居然等了三四班才擠得上去,一個台北長大的小孩,第一次覺得台北好擠,人好多,怎麼到處都是車,可以不要那麼熱鬧嗎?

就這樣,我開始抗拒去一些人很多的鬧區,百貨公司,餐館,知名景點,原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會抗拒,一直到有一天晚上,走在號稱「沒去過就不要說自己是文青」的松山文創,看著那一整棟全新落成的大樓,燈火通明,突然跟著身旁我最重要的人說:

「我們真的需要這一棟大樓嗎?在我們的生活中,如果失去這一個文創中心又會真的少了什麼嗎?如果我們將在這裡耗費的大量能源,建商和品牌花的大把鈔票,拿去幫助更多需要的人,是不是可以更有意義呢?」

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樣有些憤世忌俗,但其實我只是對於「文明」這兩個字有點存疑。

文明的初衷應該是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當然我也相信,我們的確擁有了更好的生活,但如果換個角度想想,是不是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貪婪?更多的不滿足?而所謂的「我們」指的會不會只是一小撮人,其實「我們」真的有讓更多人有更好的生活嗎?

經濟學人票選2013年度代表國的烏拉圭總統 穆西卡(Jose Mujica)如此說道
「我們一直談論如何永續發展,以及幫助大多數的人脫離貧窮這種偉大的事。
但是我們其實在想的是什麼?學習有錢國家一樣的消費和發展。假如印度人的汽車擁有率和德國人一樣,那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還剩下多少氧氣?如果地球上70~80億人都使用了和現在已開發國家同樣多的資源,那又將會為地球造成多大的威脅?」
不敢說什麼大道理,因為我們同樣也參與了這所謂的「文明」發展,大多數的「我們」生活也是過得越來越好,但是真的讓我們感到開心快樂的,真的是這些五光十色的發展和消費嗎?「我們」的「文明」會不會是建立在其他人(不見得是少數人)的身上呢?

一轉眼,一年過去了,去年的我在非洲度過,今年的跨年我還不知道會怎麼過,但是或許,自己真的想要的,不是砸了重金的台北101煙火秀,也不是電視機前的跨年演唱會(我不出席、不加入政府浪費公帑請明星的跨年晚會)。

我想,這一次我會和最重要的家人朋友,一起仰望這一個夜晚,因為我知道,在平行時空下的很多人,他們也許不見得擁有那許多的五光十色,但是卻共同擁有這個最富裕的夜空,就像我在非洲旅遊的日子裡,享受那最簡單但卻是最幸福的當下。

也或許,在2013年的最後幾天,我們都應該想一想,在這一年裡面,有什麼是只要「擁有」就可以感到幸福的,又有哪些是對我們真正重要的,而那些不見得必要的燈紅酒綠,帶來的是一時的歡樂,抑或是隨之而來更多的不滿足。

祝大家,新年快樂。
我從不覺得自己貧窮,真正貧窮的是那些努力保持奢侈生活,慾望卻越來越大的人。
I don't feel poor. Poor people are those who only work to try to keep an expensive lifestyle, and always want more and more.
─ 穆西卡 Jose Mujica
┌───────────────────────────┐
   MBAtics & 中山MBA 羊正鈺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jswlm5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