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3日

在北京工作的日子:從閉關自守到打工仔 7年級生眼裡的中國

據說,在中國工作或定居的台灣人口大約是200~300萬人(2012/2013),也就是說,超過台灣總人口的1/10。

為什麼用據說來表達,一是因為查到的報導數字不一,二是還有長期出差派駐的,不一定都有拘留登記,所以只能說保守估計這樣的數字,實際大概是遠遠超過了。
圖片來源
身為七年級生的我,一直想把對中國印象轉換的過程記錄下來(整理于文末)。

原因很簡單,每個階段有它特殊的時空背景,隨著周遭人事物的改朝換代,所處環境的變化,每個時代有它獨一無二的小故事,很多事情將再也沒辦法被還原,即便是複製出一個雷同的表象,其形成與發展過程都已不同。

就像我很難真正理解比我大10歲的人怎麼認識與看待中國的,除非有人能夠幫我刻劃一下。反過來,我也很難理解現在的年輕學子們怎麼認識與看待中國的,所以我也鼓勵年輕朋友們跟我做一樣的事情,將你們的時代記錄下來。

大學畢業以前(~2007)


我不是台商的小孩,父母也不是經商或高管常跟對岸往來,在就讀研究所以前(2007),對於中國的印象可能就是大陸尋奇與雍正王朝,有時候經濟學人與讀者文摘等教育期刊會提到一些中國經濟的相關主題。

當時還沒有開放陸客自由行,也沒有流行交換學生,除了老師與課本帶給我的背景知識以外,我並沒有主動透過其他管道獲得更多的資訊,當然,也從來沒有想要到對岸去走走看看。

研究所期間(2007~2009)


直到讀MBA,我的思維主體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透過產業分析與個案研究,慢慢對中國近代的發展有些認識,逐漸正視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區域產業鏈關係以及彼此的依存性。

此時的我,雖然在中國相關的背景知識庫有了更新跟延伸,但私下,不管是面對家庭的中國旅遊還是系上舉辦的兩岸交流活動,我本身都還是挺排斥的,擺脫不了以往對中國的刻板印象,一直不是很積極想要進一步了解它。如果讓我選擇去海外旅遊或工作,我還是毫不猶豫會優先考慮歐美的機會。

在台灣工作期間(2010~2011)


第一次擺脫紙上談兵,比較密集與中國接觸是2010年年底,工作上有中國市場的項目開展,於是我才開始頻繁與中國對岸的合作夥伴交涉。一方面我這個人好奇心重又話癆,另一方面,我認為與人共事要先了解對方,將心比心,用合對方胃口的方式交涉成功率較高。

因此我們交往地比較深入,基本習慣了雙方工作模式的差異存在,私下也都成了好朋友,常交換一些瑣事與想法,也很喜歡討論兩岸制度上與思維上的差異,一直到後來到了北京都還保持聯絡。

那時候,忽然間意識到,中國已經不是以往那個落後的國家,已經神速的進步到能與我們平起平坐的進行決策與溝通執行,我們能做好的事情他們不見得做不好;還有這麼多優秀的青壯年,有想法也有抱負,積極地想在事業上能有一番作為,一旦確認目的是什麼,他們能夠用在我們眼中很奇怪或不認同的在地方法去達成。

那時候,對於台海兩岸行事作風與表徵上的差異,是有了蠻深刻的發現與體認,秉持著眼見為憑的原則,也慢慢願意將自我的刻板印象做些修正與調整;但嚴格說起來,對於這些彼此間存在的差異其背景與來龍去脈,要去釐清紋理還是像瞎子摸象一樣困難,除了猜測地無限循環外沒什麼頭緒,簡稱:他們就奇怪吧!(想一想,“瞎子摸象”大概算是最適合的詞彙之一,用來形容“現在剛到對岸”及“正在想到對岸”的人的感受吧。)

簡單來說,心中建構出的中國樣貌,其實就是以自己熟悉的台灣本位與中國作比較,並沒有更深入去理解中國社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群體,中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為等。在忽然被打通的思路的過程中,尚不知道中國本身存在的巨大矛盾感與差異性。

畢竟接觸的只是幾個商務往來的中高階或對外,受過高等教育,懂得社交禮儀與基本應對。對於13億人,連稱作一小部分人都遠遠不及,不具任何代表性。
圖片來源

在北京工作期間(2012~)


或許是政治人文的複雜因素,也或許是中國的城鄉差距,更多是媒體真假資訊的信息不對稱,以往在台灣,我對於中國認知進展的態度是被動又懶散的。

有時候會覺得,明明都用中文說國語(普通話),照理說是最沒有溝通障礙的,又怎麼我都聽得懂看得懂,卻抓不到對方想表達的意思呢?

2012/2013之際,我到北京來自助旅行與找工作,在電腦與手機上也開始使用local app與websites,讓我的生活完全浸泡在這個城市裡,去習慣它的模式。從生活瑣事的處理到工作上頻繁地跨部門溝通,讓我迅速結交很多新夥伴。

平常外面不定期舉辦活動的free workshop與network都很蓬勃,陸續透過網路公開訊息與群組找到興趣相投的新朋友,週末可以交流想法打發時間。生活中有許多現象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不時會拋出來問問周遭這些夥伴們,也常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舉凡PTT上也常有人分享這邊發生的事情,引起版友們熱烈討論(如總裁文系列或最近很夯的服貿事件),運用以往的常備知識庫鐵定無法負荷,這時候借助一些本地資源是最便捷的方法之一。當然,我也會分享我自己或大部分台灣朋友是怎麼想的,也算是對台灣的重新認識吧。

甚至,到了2014年的現在,有人說我講話台灣腔已經沒那麼重了,真不知道該哭該笑?我想,這又是另一種百感交集吧?

就像你到任何地方。

慢慢地,你會發現與預期不同的部分。
慢慢地,你會去感受它與自己生長環境的相似及差異。
慢慢地,你會尊重它就是它,不再拿著秤子論斤論兩。
異地生活,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備註:文中提到對岸我通常說中國,這只是我個人習慣用語,英語就是chinese/China,所以請不要帶有政治立場去過度解讀一些不在討論範圍內的問題,感謝。

┌───────────────────────────┐
   MBAtics & Charlotte CHEN
1985年出生,元智電機,中山企研畢業。目前居住於北京,女性;喜歡旅行,探索不同的生活面貌與價值,重新認識自己與世界的關係。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navybed@hot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