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1日

別怕被「收割」,因為我們都是在做自己該做的事。

圖片來源
前兩天跟一個頗積極參與的朋友聊了不少關於此次學運對個人的學習和成長。

我隨口一問「你是怎麼開始參加這次學運的呀?」

「會參加這麼多活動,是因為相信反服貿的訴求,所以不只自己在頭兩天就加入佔領立法院的行動,更在南部組織了很多論壇和沙龍討論這次的議題,希望帶動更多人來關注並參與這次的議題。」他用略帶激動的口氣一連串說完,但卻在最後突然語氣一頓「但現在,有點不知道為什麼要繼續做那麼多了。」

「為什麼?怎麼了嗎?」似乎有轉折啊。

「是很讓人生氣的事啊。當我們花了那麼多心力籌辦各式各樣的討論會時,竟然突然有一群陌生人以我們組織的名字帶了一群人來台北參加抗議,那種感覺,你懂嗎?」

「你想說的是『收割』吧?」

他的眼神黯了下來,或許是經歷了那麼多天的舟車勞頓,以及在追逐應然和實然的批評聲中已然疲憊,24歲的他為了公平正義努力了很久,卻在最後被另外一群打著同樣名號的人狠狠推了一下,就像是被利用一般,很不舒服。
-

突然,想起了我國中時候的一則小故事。

那時候,有個數學班際科展競賽,在一開始報名期,雖然感興趣,但因為我害怕自己能力不足,所以遲遲不敢報名。後來,我的朋友們組了一個團隊,開始籌備了起來。

忘了是什麼時機,大概是有一次看到數學老師和他們一起討論題目,我才發現我對他們這次所選的數學科展非常有興趣。於是,之後我便常常與他們一起開會,並且一齊做海報、研究題目。

直到科展競賽那天,我和朋友拿著我們一起做好的海報,很興奮地對各位老師、同學們講解這段時間的研究成果。一整天下來,滿滿的成就感把我捧得好高好高。

科展結束後,團隊成員們都拿了佳作獎,每個人都非常高興,除了站在他們身邊的我。

因為,我被記了好幾次的曠課。

那時候的我,很難調適當下的震撼。同樣是為了科展付出,我甚至相信我那時候付出的心力可說是數一數二的人,但最後卻因為我不是團隊內的成員,於是掌聲給了其他人,我則背負了蹺課的懲罰。

我開始認知,當你預知你可能無法獲得掌聲的時候,也許你就沒必要再努力下去了。而這件事情就這樣被我記著,成為我生命中一個遺憾和教訓。

後來,時間就這樣一溜煙地滾過去了,我也從國中進入高中就讀,直到我坐在大學學測考場時,我才又想起了這件陳年往事。

因為,我在數學學測題目本上,看見了和當年數學科展一模一樣的題目。

走出考場的時候,我流了眼淚。

過了四五年,我才赫然想起來,當初那個會願意投身一起討論、研究題目的自己,其實根本沒想過要拿到獎項啊!那時候,自己不就只是因為覺得應該做而且想做,所以才想都沒想地就蹺了課,並拼命跟展場的老師和觀眾介紹我們所領悟的數學奧妙嗎?

為什麼最後卻因為沒有得到肯定,我反而質疑了一開始熱情投入計畫的自己?

許多年過去後,我才發現當初所重視的「掌聲」已經不再清晰可辨;而那些會為了數學題目產生熱情的自己,其實還一直留在心底。

也許科展結束後的當下沒有任何回饋,但其實跟隨自己心中的聲音,有一天,我們會看見做自己是多麼值得驕傲的事情。
圖片來源
回過頭,我問了我朋友「你究竟為什麼會願意犧牲那麼多自己的時間、精力,投身在這次學運當中呢?你希望得到的究竟是掌聲?還是過程中散發熱情的自己?還是學運的結果?」

也許沒有所謂對與錯,但是我過去的故事告訴我,做那些應該做而我們也想做的事情,「散發熱情」,本身就是目的了。

謝謝你們,為了那些你們認為應當努力的目標而散發熱情。謝謝你們,我的朋友們。


┌───────────────────────────┐
   MBAtics & 張希慈(希希)
興趣是愛上別人,專長是在別人不愛自己的時候還能讓自己活得好好的。
同時也是「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創辦人,相信當個勇敢愛冒險的人才有辦法改變世界。
夢想是讓全世界的快樂指數高一些,這樣走到哪都有笑聲,多美?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a0823anny@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