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7日

為何安倍晉三「調高消費稅」?從日本看台灣

圖片來源
日本消費稅稅率已從今年4月1日起正式從5%調升至8%(註1),睽違17年之後再次調升消費稅,增稅前夕造成日本民眾搶購商品囤貨,安倍政府正在研議明年10月進一步將消費稅由8%調漲至10%,然而為什麼要調漲消費稅?此一措施又會造成甚麼樣的影響呢?

日本政府表示調漲消費稅所增加的稅收將用在年金、醫療、照護、少子化對策等,以加強充實社會保障,背景是日本社會急遽高齡化,養老金和醫療等社會保障的費用大增。

面對三大危機,為舒緩財政的的問題,必須提高消費稅率:


(一)急遽高齡少子化

根據日本總務省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3年9月1日,日本全國總人口為1.27億人(註2),其中65歲以上人口佔25%(註2)。

以2013財年日本政府預算案來說,社會保障相關費用支出總額高達29.1萬億日元(註1),佔2013財年財政支出的39%,日本最大的財政支出項目,是日本財政的一大負擔。

(二)累積巨額國債

日本財務省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底,國債等日本政府債務規模達到1017兆9400億日圓(註1),相當於日本國民人均負債800萬日圓。

日本2014財年的償債成本將升至25.3萬億日元的歷史新高佔全部預算支出的29%,僅次於社會保障支出,列第二位,財政失衡、債務風險日趨嚴重逼得日本政府走向增稅。

(三)財稅收入不足

自從上世紀90年代泡沫經濟崩潰後,日本長期陷入經濟不景氣和通貨緊縮的惡性循環中,為刺激經濟而累積了高額債務。2002年至2007年,日本好不容易有了持續69個月的戰後最長的成長期(註1),但在2008年金融海嘯,又導致日本原本巨大的債務基數不斷增加,加上2011年的311大地震和海嘯事件的雪上加霜。

經濟衰退使得政府財源枯竭,再加上為刺激經濟推出的減稅措施,使得本政府常年入不敷出,以剛通過的2014財年預算案為例,日本政府今年將支出101萬億日元,而稅收收入卻僅有50萬億日元(註1)。

回顧日本消費稅歷史


1989年4月首相竹下登開始徵收消費稅3%,使國民不滿,加上貪污醜聞,竹下登民調只剩3%,引咎辭職。

1997年4月首相橋本龍太郎將消費稅率從3%提高到5%,造成消費驟降,隔年起陷入長期經濟不景氣,自民黨選舉失利,橋本下台,之後加上發生亞洲金融風暴,日本經濟陷入十多年的通貨緊縮困境。

2012年首相野田佳彥擬定調漲消費稅,引發朝野反彈而下台。

從增稅空間來看,日本消費稅大幅低於OECD國家平均的18%(註3),在高經濟水準國家中看來8%的消費稅是很低的,既然期望政府要提供健全完整的社會福利制度,日本調漲消費稅是很空間且合理的。

然而歷史上消費稅讓多名日本領導人走向下台的夢魘,如今安倍調高消費稅也被視為是一場「政治豪賭」,然而去年八月安倍內閣支持率升至68%(註4),逾7成日本民眾可以接受對安倍內閣要調漲消費稅,今年三月支持率也還有59%,顯示多數民眾認可為了財政健全而調高稅率的政策,但是否能創造景氣良性循環,正考驗著安倍首相的能力。
圖片來源

可能的影響


由於安倍政府通過大量購買日本國債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和其他財政措施,日本經濟正從通縮和低迷增長中復甦過來,正是調漲消費稅得好時機,因為現在是日本經濟在近年來運行較良好的階段,過去兩年日本的經濟的平均增速是2%,對於一個成熟的經濟體來說是相當高的。

相較於1997年,日本金融狀況非常糟糕,以及遇到亞洲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加上高股價,一遇到消費稅的調漲即陷入長期的通貨緊縮困境,反觀今年的調漲則是在比較良好的經濟條件下執行,且過去幾年日本個人所得稅已經得到了削減,家庭已經能夠更好地承擔消費稅的上調,所以較不可能產生強烈的衝擊。

調漲消費稅在短期內物價的拉抬會對消費形成一定衝擊,抑制經濟增長,日本政府很可能會下調企業稅,並藉由呼籲企業給員工漲薪等措施,以促進企業改善待遇、增加就業,最終達到促進消費市場的目的,並通過進一步放寬貨幣供應,期待能抵消消費稅上調帶來的負面影響,使日本經濟能夠回到較穩定的增長軌道。

然而如果政府無法有效挽回消費,將會削弱經濟復甦的基礎,給經濟造成更大的麻煩,屆時日本央行就勢必祭出更多的寬鬆政策。

他山之石,台灣的借鏡


台灣近年來由於民主的發展,以及高度提升的社會福利意識,政府為了回應社會問題和提供多元的社會福利,也不斷地提升福利支出,民國103年社會福利支出編列4242億元(註5),占全歲出的21.9%,跟日本一樣是財政支出的首位。

台灣面臨人口高齡化和少子化的趨勢,內政部預計民國114年時高齡人口比例將會達到20%(註6),撫養老人的負擔即將跟現在的日本一樣沉重。

此外我國多年減稅結果,我國賦稅收入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率由1990年的20%逐年下降(註7),2012年國民租稅負擔率只剩下12.8%(註8);國債方面,今年1月底為止,國債鐘水位增至5兆4,618億元,平均每位國民負擔債務也升至23.4萬元。

台灣正面臨許多與日本相似的危機,面對這些難題,調高消費稅也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選項,假使有一天要採取這個方法,要怎樣妥善運用消費稅這把雙面刃?將是政府未來要好好免對的課題。


參考資料:
註1、日本財務省(日本政府債務規模.財政預算、消費稅調漲、經濟成長率)
註2、日本總務省統計局(人口、老年人口比例)
註3、從OECD國家租稅結構演變看台灣地區租稅體制之改革(OECD平均消費率)
註4、日經中文網(安倍支持率)
註5、行政院主計總處(台灣政府預算)
註6、內政部統計處(人口結構分析)
註7、財政部國庫署(台灣債務概況)
註8、財政部賦稅署(台灣租稅負擔率)

┌───────────────────────────┐
   MBAtics & 清華大學經濟系15級許瀚文
總被金融市場的變幻萬千深深吸引,喜歡分析猜測市場的走向,想走進金融,但期許自己遠離貪婪;座右銘是「不想要失敗,那就去想要怎麼成功吧 ! 」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henry20030616@yahoo.com.tw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