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企管人談行銷策略:何謂「成功的抗議」?

圖片來源
最近這些大小抗議事件,讓我不斷在思考著,這些是不是個成功的抗議?

但要如何定義「成功的抗議」我相信沒有絕對的答案,是引起民眾注意叫做成功,還是要讓決策照著抗議團體的風向走才叫成功,我想答案不是短時間內能看出來的,但我用了行銷學和消費者行為的觀點試著解釋這些行為。

為什麼台灣近來有那麼多抗議事件?
而且抗議的手段越來越「令人憤怒」,請先看以下一段1分鐘的外國影片:

這部片是在我大學時期找行銷題材時看見的影片,前45秒,一個身上背著「Fuck the poor (
去死啦 窮人)」標語的人在街上發傳單,開始有人被標語激怒並且走向前理論,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大多眼神直瞪著並閃著怒火,用強烈的語氣譴責背著標語的人。

影片在45秒後,換成是另一種手法表現同一種訴求,同個人背著「Help the poor(幫幫窮人)」標語,懇求路人捐點錢來幫助他們,但大多數的人選擇視而不見,或許是因為愛心詐騙猖狂而麻木,也可能是覺得同個話題聽得膩了,願意正視議題的人確實變少了。

台灣目前遇到的問題是


不該說只有台灣,應該說是全世界在網路普及後,並且電視節目從5台變成105台後遇到的問題,以前的媒體就算很認真的講認真的事情,你也沒選擇,只好看下去。現在?如果不用蘋果日報的那套,看的人是有,但沒幾個,分享後也只有個位數的讚。

大多數的人由於每天面對太多的新資訊導致對新資訊冷感,總覺得全世界好像都在發生差不多的事情。

講到這邊,我先下跪告解,其實在30秒黑箱通過服貿之前,我對服貿沒有太大的憤慨感,只知道台灣又要跟大陸簽一個跟經濟發展有關的協議了,當時的我比較掛心我論文的題目和進度,煩惱著畢業後要找怎樣的工作,擔憂著要進怎樣的公司拿怎樣的薪水才不會被同儕比下去,而導致我之後同學會都消失。

抱歉了,全中華民國所有的人民,我沒有達成你們對一個企管碩士,應該關心國家未來經濟發展的期待,但我希望你們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讓我替那些勇敢站上第一線抗議的人一個不同角度的出發點,為什麼他們要用那麼激烈的手段?

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樣會害週邊住戶要走很遠去倒垃圾嗎?
難道學生們不知道,自己該好好念書準備期中考而不是去抗議?
難道有工作的人不知道,自己該賺錢養夢想而不是去抗議嗎?(雖然有些抗議也能賺錢...)

我想那些「發動」抗議的人,大多清楚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用那麼激動的手段來訴諸理念,就像影片中後面45秒一樣,如果只是用有禮貌的態度,向大眾尋求幫助和支持,大多數的人即使看見了也不見得會願意出手幫助,這不能怪大眾冷漠,這是資訊過載會出現的問題,因為要關心的事情太多,那就關心天氣吧...

如果可以,他們也不想成為討人厭的人


如果你願意靜下心思考,就別對那些背著「Fuck the poor」的人滿腔怒火,如果可以,他們也不想成為討人厭的人,也不想被貼上激進分子的標籤,從白衫軍佔領凱道、太陽花佔領立法院、攻佔行政院、包圍警局、絕食反核四...等。

許多激烈的抗議手段在短期內頻繁出現,大多不是因為抗議有錢領,是為了要吸引這個時代、這個社會的注意,不得不做的手段。

如果以行銷的角度看待,其實是合理的,不然你說為什麼HTC要在2013年時花3.6億台幣請小勞勃道尼代言其品牌?調查機構說短短一個月內HTC全球知名度飆升15%。

那你覺得「太陽花」替服貿這個議題提升了幾%的知名度?
圖片來源
行銷策略是有步驟的,從獲得注意到東西真的賣出去,是要分階段進行的,但凡事都需要第一步,行銷服貿的議題也是。

這個社會確實需要一些引人注意的方法,當時我也質疑過HTC花的這筆錢值不值得,但這答案大該也沒有正解,但至少很多人確實注意到了,而能不能讓東西真的賣出去,已經是之後的事了。

我沒念過政治學和社會學,但我想企業管理和政治管理其實都一樣,沒有絕對的好壞,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隨著時間才能看出這個決策的好壞。

下次當你看到有人背著「Fuck the poor」標語的人時先別急著上去朝他怒吼或是打他一拳,因為他可能只是迫於社會狀況,不得不用此手段行銷自己的理念。



┌───────────────────────────┐
   MBAtics & 中山企研103 Edmond (羅毓明)
出生並在台中東勢成長,在家鄉用客家話溝通居多。高三上之前以自然科的生物為主要攻讀項目,所幸隨後遇見人生導師,問了一句話「你是想乖乖聽話,還是當個領導者?」隨後轉攻社會組就讀企管科系。企管是一門入世的科學,喜歡走進人群、逛街、玩3C、學習攝影及影像處理,期望用文字傳達一些多元的看法。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edmond0129@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