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9日

走進傳產的MBA:太在乎「價格」,只會吃到更不安全的食物

民以食為天,這句話道盡了吃對於人類無疑是最重要的事情。從吃的角度可以延伸出許多議題探討:例如糧食供應,糧食價格,糧食運送成本...諸如此類等等,以及最貼近消費者的食品安全。

早期的台灣,以農立國,大家都很尊重這一塊土地,鄉村綠油油的稻田,小溪中潺潺的流水,這或許是父執輩的兒時回憶;80年代的我們,許多人已經沒有了這樣的回憶,自然而然不會清楚一粒米、一片菜葉,桌上的肉與蛋是如何到所謂的傳統市場或是生鮮市場上讓人們選購。
圖片來源
有幸自己進入到傳統產業中的飼料產業,在工作的過程中可以更貼近孕育台灣生命的產業,也更能了解現階段畜牧業進入企業化經營的利與弊。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但你真的有看過嗎?


豬肉,為台灣人最主要的動物性蛋白來源,年產值超過700億的傳統產業;但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了解這個產業的運作,更別說瞭解豬農的運作成本。

早期台灣人有這麼一句話「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也是因為早期台灣農業社會裡,大多數的鄉村都會有人養豬,有些也只是零星幾頭養在家裡吃廚餘,之後如果有節日要慶祝就會殺來吃,所以對於豬並不陌生。

還有一種職業專門在牽豬哥,意即帶著自己家的公豬,到有需求的家庭牧場裡去幫忙配種。時至今日,大概很多人已經是「吃過豬肉,沒看過豬走路。」(農委會-民國101年糧食平衡表中,每人糧食供給量每年食用豬肉37.18公斤,家禽肉32.54公斤,牛肉4.39公斤,羊肉1.03公斤,其他0.03公斤。)

根據農委會2013年11月底養豬頭數調查報告(這就是養豬界的人口普查,台灣在農業統計方面的能力是很完善的),現階段台灣地區有579萬頭豬(含母豬頭數),這個數字算多還是少呢?

台灣養豬最高峰在民國85年有1,050萬頭,但從民國86年口蹄疫爆發後,便逐漸遞減。也由於口蹄疫爆發,豬肉從外銷產業轉變成內需產業,整體產業結構已經遭到嚴重破壞,豬肉價格也開始受到國際豬肉進口的影響。

台灣自2002年加入WTO後,逐漸開放豬肉進口,至2005年後全面開放,對於國內豬農衝擊不小,許多經營規模較小的牧場漸漸收掉,面臨競爭想要存活下來的牧場必定要提高生產效率以及降低成本。

再把時間拉到2012年1~4月份,台灣豬農正經歷一場低價風暴,全台灣毛豬市場的平均價格分別從68.56元/公斤,一路下滑到2月的60.8元/公斤、3月53.49元/公斤以及4月50.52元/公斤,造成當時許多牧場倒閉與破產。

豬肉在台灣是透過拍賣市場制度來運作,當時的議題是行政院宣佈有條件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的美國牛肉,恐怕影響國內市場需求(美牛議題對國內豬農的影響及評估)。

豬農普遍擔心未來豬價看衰,且適逢農曆年節,出豬量本來就會增加。再加上從2010年開始,豬肉國內生產量從87.7萬噸成長至91.05萬噸(成長3.8%),但人民豬肉年消費量是從36.98公斤成長至37.18公斤(成長0.5%)。

綜合三項因素,導致史無前例的毛豬價格崩盤,更是加速淘汰許多無力支撐的牧場。

牧場悲歌,低成本背後的隱憂


台灣牧場養豬根據規模大小的不同,飼養成本約是60~65元/kg,其中有變動成本包括飼料成本、動物用藥成本、人事費、水電費、運費等,以及固定成本攤提,而飼料成本佔了80%左右(神農生技有提供詳細數字,僅供參考,實際情況因各場有所差異。)

飼料價格隨著國際原物料行情的波動影響,並非牧場能夠確切掌握,所以除了大規模的牧場擁有經濟規模的優勢,能夠有效攤提降低固定成本,也擁有部分採購優勢,自然而然可以降低飼養成本,所以市場上也逐漸呈現大者恆大的態勢。

再加上近年來企業將契約養殖的方式從美國引進台灣,現階段在台灣的契養頭數約50萬頭(8.6%),雖然影響力不大,卻間接加速小規模業者之淘汰或轉型加入契約養殖。

當台灣養豬產業隨著歐美國家一樣,透過提高飼養技術與大規模飼養降低成本時,豬隻就已經不再被當作是一種生命,而是一個產品。這種經營理念在企業追求高效率的產出時,會在初期就淘汰先天有病或是感染病情的豬隻,並且透過科學的方式育種與計算如何達到效益最大化。
圖片來源
舉個例子來說,剛出生的小豬,很容易遭受到鏈球菌感染,輕者造成腳部腫脹不利行動,嚴重者感染腦部形成腦膜炎,豬隻神經功能受損,也無法正常進食,類似這種情況,為了避免浪費飼養與其他成本,這些小豬將會被迫淘汰。

母豬從開始發情配種之後,便淪為生產機器,平均一頭合理使用的母豬會懷胎6次,一年約2.2胎,使用年限約4年。在豬隻飼養的過程中(約5~6個月上市),豬隻難免會死亡,而為了提高成豬的育成率,在小豬離開母豬時,會再一次的挑選,把體型瘦弱的挑走,只飼養強壯健康的小豬,體型瘦弱的將被集中管理。

若是在過程中不幸死亡的豬隻,會由民間單位送到化製廠,作為其他肥料用的副產品;只不過也會有部分不肖業者,將病死豬偷偷做成加工肉品販售,或是做成其他飼料添加劑,再讓豬隻吃下去...。

上述這些行為,充分表現出牧場經營所追求的利潤最大化與背後犧牲的代價,而這些代價往往又是跟人們無關或是難以察覺到的事。

農場到餐桌,已淪為政府口號?


不過這其實也無關緊要,畢竟大多數人只關心豬肉價格便不便宜,並不會關心豬是怎麼養出來的,我們吃到的又是什麼樣的豬肉,只等到某一天媒體報導出黑心病死豬,或是豬肉含有禁藥等等新聞,才會想起或許自己也吃到了這些不安全的食品?

目前經歷過食安風暴的台灣人民,想必印象深刻。(或許新聞風潮已過,就漸漸淡忘?有興趣可以看看 台灣食品安全事件)

如果今天,當政府查到某一家廠商販售的食品含有禁藥,或是非法添加對於人體有害的物質,甚至有欺瞞消費者之行為,可以向歐盟多學習,提高某些不肖業者要花心思偷料的代價,甚至政府帶頭替人民向企業求償,企業將被迫關閉,企業主要面臨民法與刑法上的官司,如此一來是否就能稍微保障人民食的安全?

只是即便有再完善的法律,政府單位沒有做好監督之責,依舊是空談。唯有自己加強食材的認識與挑選的方法,才能夠保護自己的健康。

參考資料:
農業統計資料查詢 101年糧食供需年報
102年11月底養豬頭數調查報告

┌───────────────────────────┐
   MBAtics & 中山MBA 賴憲逸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orylsy@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