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7日

東海教我的那些「小事」:在一次又一次的互動中學習與人相處

北捷學生殺人事件尚未落幕,受害者家屬傷痛還在,短短的幾天內,整個台灣彷彿歷經了一場暈厥疲憊的硬戰。

就在我們充斥所有難過時,許多負面撻伐蜂擁而來,更有許多鄉民開始質疑私立大學的素質問題、開始懷疑,甚至謾罵所有的起因皆來自於劣質的私立大學。
圖片來源
身為東海大學的一份子,我謹記東海校訓持續告訴我們學生的求真、力行以及篤信,所以我不辯解、也不否認這排山倒海評論的刺耳與傷痛,畢竟從聯考制度開始劃分,使用每一筆成績標記學生的品格,身為學生的我們無論多麼掙扎、多麼努力奮鬥,這世界給予我們的每一張有色標籤依然存在。

但在這裏,我只想說個故事,一個關於我與東海大學的故事。

養成「把事情有效率完成」的習慣


還記得剛進東海大學的第一年,身為稚嫩新生的我們,每日都必須趕在6點多起床,並在7點15分左右趕到校園各地,進行一天開始的勞作教育,並用我們學生「自己」的雙手將我們每日「自己」使用校園的一土一寸清潔乾淨,只因為這是學校的必修/零學分。

每天除了E04的要死之外,也因為這從未有過的歷練,只要早上第一節沒課大家一定會相約衝回宿舍大睡一頓;但隨著日子日漸過去、我發現我越來越習慣早起的生活,更開始跟帶著我們掃地的學長姐比較誰比較早到勞作區域!

印象最深刻的非屬先前住在男宿21棟時,還要一早天未亮就奔跑到比女生宿舍還外圍的基礎科學實驗管掃地,那時的自己只覺得無論路途有多遠,我還是要更早、更奮力起床,不只為了贏過當時帶我們的小組長,也為了一個「想要把事情有效率完成」的習慣。

在一年的勞作教育學習中,我也因為勞作教育而開始認識許多不同系所的好朋友,除了擴增人脈,也藉由跟不同系所同學交流中,了解不同科系獨有的想法及思考,在往後學校修習任何課程,都不怕找不到一起分組的好夥伴,增添了自己人生更為絢爛的每一刻,卻也因為這樣的訓練讓我在大二時進入了小組長這個領域,由一開始的見習小組長、實習小組長、最後成為了正式的勞作教育小組長。

一次又一次在領導中學習與人相處


由被領導的角色轉向領導其實是困難的,但過程中每一位新進的小組長都有一個專屬自己的輔導組長帶領,教導我如何帶領一群學弟妹,更學會善用自己不到一年的能力在東海勞作教育獨有「課程日」中,分享給學弟妹有關東海的環境、歷史及一草一木。
圖片來源
由這個過程我開始學會觀察,從小地方發掘適合在早晨不至於讓學弟妹睡著的有趣議題;這都是以往不曾有過的成長,無論是一個人帶領一個東海最大的勞作區域(體育館前兩大片草坪、籃球場延伸的道路、兩個排球場、一個籃球場、整個操場...等)、每一個月記憶28到30位學弟妹、包含大一連續3年早上6點起床從不遲到、甚至利用自己的組長津貼支付可觀的生活費或需要幫助時,總有幾個換帖的勞作生會挺自己,甚至幫助我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

我不敢說所有人都喜歡這樣的制度,畢竟它既累人又痛苦,不過我相信這一定是所有東海人共同的回憶,因為由此我們不只學會了與人相處、建立了許多第一次與不同個體相處的經驗,也由這些小地方學會如何達成團體共識,甚至一起完成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

陪伴彼此 檢討並許下一個願望


身為東海的一份子,一定知道每一個平安夜我們必然停課,也必然在學校一同數下100個鐘聲、說出關於自己心底最深刻的願望、或到路思義教堂旁參與平安夜的平安演唱會。

在其中,無論用歌聲或舞蹈畫下自己的每一份感恩,在這個美麗的日子身為東海一份子的我們,總會找到各種不同的方式紀念這美麗的日子。

記得大一時我與基督教長青社團一同在數鐘後走到東海大學二校區的東海湖外,一群人用蠟燭圍成一個大圈分享自己近期的感想、說說自己有什麼可以改進或檢討的地方、拿著手中些許微光的燭火許下一個簡單的願望。

最後,再唱一首歌結束無限美好的夜晚,那時不起眼的小活動,多年後想到都會讓現在的我覺得既踏實又溫馨。

「東海的每一天其實都很不一樣!」


我們有帶著學生一起在研究室吃宵夜、聊世界的老師、有半夜會跑出來關心野貓的師長或在辦公室和同學一起泡茶聊人生的教授;然而,這樣的對待、相處與付出,對很多人來說其實真的沒什麼。

從勞作教育到聖誕或是近期說明的博雅,都說明了身為東海人的我們其實一直要的都不多,只是持續藉由許多看似不重要的小事,不斷學習與成長,因此學會更懂得包容與愛人。
圖片來源
5月22日東海秘書室發出聲明稿,瞬間引起社會大眾的關切、各東海校友的哀悼,雖然其中仍有大多數人們不信任或認為這只是一封不會兌現的事實,但正如同秘書室在聲明稿所說的:
我們多麼不希望此事發生,但若這是必然,我們願意他是發生在我們所深愛的東海。因為我們可以有不一樣的承擔,我們是一所有教育理想與力量的大學,來自願意彼此相愛的你和我,來自與東海同在的上帝,從六十年前深根,直到如今與永遠。願上帝賜我們信心、平安與智慧,並安慰無辜受害的每一個人,東海大學有責任將遺憾轉化生命的教育行動。
身為過去、現在、未來東海的個體,我不期待外界多絢麗的告白,而是將希望自己將所有力量轉變成最細節的處理,讓每一個學生能更踏實的經由自己踏出的每一個步,學會人生該有的道路。

最後,在新聞肆虐的今日,也許我們需要開始忽略更多的批評,取而代之的是用更多面對面的愛及擁抱,來將這的社會變得不一樣,這一點一滴的轉變,是讓社會正向循環的原動力。

┌───────────────────────────┐
   MBAtics & Argus
大學一開始讀經濟,後期懵懵懂懂進了法律圈,到了研究所因為偶然的刺激轉戰MBA;是個喜歡設計,更喜愛文字的傻小孩。
最近的名言是「實踐」認為只要努力就沒有做不到的事情,最享受冒險與交友,也最愛犯罪心理所說的一句話「人生最困難的並非逝去,而是學會由每一件小事從新開始(The hardest part in our life is not letting go but rather learning to start over.)」
近期除了希望透過文字激盪自己的每一份思考,更繽紛自己的內涵,也期許自己在未來能利用創意解決無限的社會問題;當然近期因為太過忙碌,只希望自己能更來份深刻的輕旅行,體驗Travel is not to escape life, but for life not to escape us的差異感受!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argus.cheng@gmail.com
└───────────────────────────┘

1 則留言:

  1. 謝謝分享!我也是東海畢業的,以東海為榮!不過掃、抹地、點蠟燭時等等,我們可以留心地上是否有蟲蟻,若有的話可以先讓她們離開,以免誤傷生命。感恩~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