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0日

褚士瑩「公益旅行」的一堂課:「公益」不是有做就好

故事是這麼開始的,看到張貼在走廊的海報「公益旅行」這個似熟悉又陌⽣生的議題;「褚仕瑩」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講者,於是,我帶著困惑和好奇,走進教室,上了一場關於公益旅行的課。
圖片來源
要先說,本文是筆者對於演講後的「理解」所做的論述,不能代表褚仕瑩老師本人意見,若有偏頗也儘請見諒或指教。

褚老師在介紹完自己的背景過後,開門見山地問道「『公益旅行』應該要包含哪些元素?」在前排的同學害怕地舉起了手,小聲的說了「公益」...「旅行」,大家笑了!

「是啊!這位同學說的沒錯,公益旅行理當包含所謂『公益』以及『旅行』兩個層面,我相信在座的你們或許都有所謂公益旅行,或是海外志工的經驗,現在請你們仔細回想,這樣的經驗中,有多少成分的公益?又有多少成分的旅行呢?」

於是,問題回到了什麼是「公益」,什麼又是「旅行」?


「公益」,是所謂的公共利益,簡單的定義為不特定多數人的利益,又一步說明,公益是指有關社會公眾的福祉和利益;而社會公益組織一般是指那些非政府的、不把利潤最大化當作首要目標,且以社會公益事業為主要追求目標的社會組織。

「旅行」,我想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定義,千千百百種旅行的定義,筆者以最通俗的維基百科定義做最淺白庸俗的解釋:

旅行指人徒步或通過交通工具進行的「長距離」位移,也指包含此位移的活動;其可能以商務、通勤或者消遣為目的。

若這麼解釋旅行有些不通情理,那維基百科提供了另外一個解釋:

旅行亦指為觀賞不同景色及了解異地與自身文化的差別,而到不同城市、地區、國度或到遙遠陌生地區參觀、遊玩、體驗的文化概念,所以基本上為參觀、遊玩、體驗的文化概念。

(相關文章:壯遊TOP10:褚士瑩告訴我們「一生一次的旅行」

「公益」、「旅行」,兩者看似為截然不同之概念,卻要硬生生的結合這兩件事情,你真的做到了嗎?

「海外志工」你真的是志工嗎?


從現在檯面上常見的「海外志工」開始談起,打著到開發中國家「做服務」這個過程中,到底在做些什麼呢?筆者詢問了過去到菲律賓Hitoma做海外志工服務的朋友相關經驗:

那次的海外志工為期14天,扣除前後幾天飛機以及交通路程,待在Hitoma島約莫10天,每天六點起床,走路去河堤旁幫忙蓋河堤,蓋完河堤後便是午休時間,下午的時間則教導當地學⽣生不同的學科,結束工作的晚上,和當地居民聊天、彈吉他唱歌,不然就是去到海邊看星星,工作結束後,並沒有在當地旅遊。

這是近年來,最普遍常見的志工活動,褚老師說道,我們口中的海外志工真的是所謂的公益活動嗎?

長途的飛行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幫人家蓋蓋房子、收割稻米、教英文, 兩個禮拜後,帶著滿滿的回憶回到家鄉,到底這個過程,是在幫他們?還是在麻煩人家呢?

老師說到,許多志工活動在志工們離去後,還要再由當地居民收拾,甚至將當地居民的稻田給踩壞,這倒底會不會是只是滿足了我們想「做公益」的心,實質上卻帶來更多的困擾呢?

短短的兩個星期,真正做到了什麼呢?再一次回到海外志工活動的本質,到底這樣的活動是公益?是旅行?是公益旅行?

是志工活動?是志工?還是活動?無論如何不可否定的是,那些到不同國家文化交流與在地文化體驗、經驗的可貴,想在旅途中添加公益(或是在做公益的過程中能體會生活、旅行)的善良初衷;但是為此可不可以再想一想,多想一想該如何真正的去體現那份初衷,真真切切的,而不造成他人困擾,有能量的體現。

我們真的幫到忙了嗎?還是總是越幫越忙?


褚老師要我們再想一件事情「你是否曾經有捐款認養非洲兒童或是當地山區孩子的經驗呢?」

老師說像這樣的NPO組織,應該是越做組織要越來越小,甚至消失才對,因為當初的那個使命已經達成了,這才叫做有效率的組織,也才是NPO正確的運行方式;然而,近年來的慈善或是公益組織卻不然,大家越捐錢,結果越多兒童需要被捐,不覺得奇怪嗎?

怎麼越幫忙,反而越多忙要幫?這是不正確的。

問題就是出在因為發現有這樣的「需求」、有「市場」,所以組織要求當地社福機構去「找出更多需要幫助的」兒童;然而,掏出錢來的我們,抱著想要做公益的心卻無法將錢用在刀口上,反而使問題變得更加複雜,這不是捐款者的問題,而是整個體制的問題,但若是我們不好好的去思考這個問題,縱容這樣的資源浪費,那就是我們的問題。

付出關心,你真的做到了嗎?

最後褚老師用一個故事劃下句點:
有一個學生和自己的媽媽說想到瑞士去當志工一年,工作內容是到瑞士照顧獨居老人,工作很輕鬆又很簡單,只要「陪伴」就可以,獨居老人也許行動不便,無法走太遠的路,但是原則上沒有傷病殘疾,可以照顧自己的起居,唯一的問題只有「獨居」,所以志工到那邊,雖然不給薪僅提供食宿,但是工作只需要陪獨居老人聊聊天、照料三餐即可。
而這位學生積極努力爭取著,要去瑞士做這樣的志工活動,甚至與母親發生爭執...
「孩子啊!請你想想,當你理直氣壯的跟你的父母說『爸媽,我要出國去做志工服務,別的國家的爺爺很可憐,自己一個人在家,我要去照顧他!』但是你是否曾經想過,在家中的父母也許三個月才見上你一次面,要是答應了你去做志工,便是一年的分別,到底誰才是真正需要你付出關心的人呢?」

總是有更好的方法,只是你是否曾經想過?


本文不是想要去否定那些,去從事暑期海外志工的人,只是透褚老師的演講,再次提醒了作者「公益」這件事情不該僅僅只是「有做就好」,我們應該更多花時間去思考、去參與、去了解,才不會淪為打著「公益旅行」的美意,最後既不公益,也無旅行。


┌───────────────────────────┐
   MBAtics & 中山MBA104 高詩婷
有一點過動、有一點失控,最擅長的是給身邊的人溫暖的笑容;常被說大而化之的像個男孩,我說,我只是忠於自我。想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百種生活,更不甘於只體會一種,覺得人生偶爾就是要勇敢的出走,走出當下,享受生活,才做一點點自我探索。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ing11569@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