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5日

志工服務也該有的「態度」:別習慣下班打卡制

「嘿,寒假要不要加入台東營?」
一句話,我懷揣著從未去過台東的遊玩心情,答應了。

現在想來,當初自己依著寒假沒有特別計畫以及順便旅遊的想法加入非營利性質的教育營,只覺十分羞愧和抱歉。因為在這五天四夜的營隊當中,我得到的遠比付出的多更多。
(相關文章:台東的孩子教MBA,關於「同理心」的一堂課

NPO沒有打卡下班制


在營隊中,孩子們不必留宿,每天下午三點半下課。

剛開始幾天,就像打卡下班一樣,三點半後我們自動斷電,停止和孩子們互動;我們有時會留在圖書室休息,排解一天的疲累,等吃晚飯;有時則會一群人在學校附近溜搭和照相,畢竟很少會到群山環繞,一片盡是綠澄澄田野的鄉下。

隊輔們以為「下班」時間,可以盡情放肆的不理會一整天疲勞轟炸我們,但又喜歡跟隨大哥哥大姐姐的孩子們。有一次,所有隊輔一起到學校附近的某條小路上照相,把回家放完書包,又跑出來想和我們玩耍的孩子們晾在一旁,自顧自得玩。

照相之旅結束後,其中一位隊輔,覺得這樣的我們非常不適當,在晚上的檢討會中,提出他想法,並說了重話「如果大家今天來台東,只為了來玩,那其實我們不用來了!我們來台東不是來拍照的!」

頓時,大家語塞;一部分可能是因為被嚴厲責怪後的不甘,另一部分大概也認同他所說,使我們無力反駁。

他接著又說「我覺得這是態度也是義務問題。我聽某些小朋友們說,去年的哥哥姐姐會陪他們回家。但是我們不僅沒有陪他們回家,就連他們回家後,放完書包再出來找我們玩,我們仍都不理。」

「我覺得我們既然已經是MBA了,但怎麼辦的營隊比大學生辦的還不如,MBA最重要的不就是要做得不一樣嗎?我們連辦營隊都無法做到與別人不同,那還能做什麼?」

這場檢討會,是最獲益良多的一課。我很佩服這樣子的聲音,儘管被一整天緊鑼密鼓的行程搞得喘不過氣,還被孩子們不受控又愛打架的情況搞得烏煙瘴氣,但仍然還是把這一切拋到腦後,想著NPO理念。

雖然有些人反駁,當初所告知隊輔三點半後下課,並沒有把要陪他們回家或玩耍納入我們的工作,這怎麼能算義務。對於隊輔,在營隊進行中我們全力配合,但所規定的三點半後結束,不就代表那是我們可以自由分配,喘息一下的時間嗎?

也有些人說,何必要理會別人做的如何,我們不了解以前在這辦營隊的團隊,他們的規模和背景,這次本來就只是十幾人的小型團隊,當然能力有限;的確MBA是要做的不一樣,但是我們不必陷在一個必須時常與別人比較的框架之內。

大家所說各有道理,我想這是場關於態度的爭辯;NPO是最無法用打卡下班制來規範的工作,難道我們想要幫助的人和關心的議題,會自動在每天的某一時間點,而變得不需要被幫助救濟,變得美好,不需要煩惱?

我想,我們還是習慣於打卡後不管事的上下班制。這點對於MBA而言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想要成為領導人,怎麼能時間一到,就自動斷電?難道客戶的case還沒做完,隔天就要給交代,我們仍然以為已經下班了,就可以不負責任得離開嗎?

MBA該看的應該是目標(Goal)


如果來台東,是為了帶給這些小朋友更多希望,陪伴他們成長,認識更多這世界等著他們去發掘的東西,那我們就不能因為時間到了,而停止這樣的目標。

大家達成共識後,檢討會後的每天,下課後我們便陪孩子們走回部落,送他們回家。

我想這就是所謂MBA學生與別人最大的不同,儘管在看似沒有問題的環境當中,我們仍有足夠的警覺和自省能力,且能在短時間改善並修正錯誤。

一瓶竹葉青,讓我看到了單純和熱情


就像大夥某次陪孩子們回家,送到最後一家,一對原住民夫婦拿出一瓶竹葉青,熱情得款待我們這群素未謀面的學生,儘管從一個不到十坪的鐵皮屋和周圍的一只小雞舍可以看出,他們的生活並不寬裕。

還記得,當時我們屁股後面還跟著一串已經放好書包,又跟過來的孩子們。

我們所有人在他們家門口大吵大鬧,他們也陪著我們談天說地,用原住民特有的大嗓音和腔調和我們介紹他們家和後面那座我們才剛爬得氣喘吁吁的山坡。他們感謝我們的不辭辛勞,然後說起自己家的三個小孩就頭疼。

看到門口陳列著幾只空酒瓶,我知道原住民習慣以酒當茶的習慣,但卻從未見識過。看到他們豪邁得灌了幾杯黃湯,然後再為我們填滿幾杯,我明白這是他們展露友善的方式,但卻不是我們能夠招架的,尤其不是台啤而是幾乎沒有稀釋過濃度的竹葉青。

他們沒有因為生活貧困而有所抱怨,沒有因為房舍簡陋而覺得羞愧,反而總是嶄露我們所沒有的最燦爛的笑容。

也許不是所有人都嚮往紙醉金迷的生活,不是所有人都屈服於世俗的成敗枷鎖,儘管生活不富足,他們仍然是心裡最富足的一群。

是他們的天性使他們不喜相互比較,不擅於猜疑妒嫉,不愛追求虛無飄渺的功成名就,懷抱善意和熱情,只想活在家鄉的土地,喝上一杯最香濃的酒?

主觀思考總是主導我的所有思緒,對於身長在商業背景濃厚的家庭和求學環境當中,爸爸和媽媽同時任職台北某貿易公司,大學選擇就讀國企系,研究所仍然踏入企研所,對我而言這就像在挑戰我所認知的每一部分。也許人的選擇不會只有一種答案,同樣一件事的損益比在每個人心中也不會一樣。

在這裡,我看到「希望」,同時也「成長」不少;當個有態度的MBA,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
   MBAtics & 中山MBA104 吳婕茹
腦袋善於把簡單的事情想得荒腔走板,習慣運用瘋狂踩死線來挑戰自己的極限!心中夢想成為一個能夠養活自己,同時溫暖他人的人。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b57326200@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