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5日

我在北京工作的日子:教你搞定最「難搞」的426(上)

從上次的分享“外派中國,感到「無聊」的其實是自己”開始,我默默決定將自己幾次回台與朋友小聚最常聊到的話題拿出來討論,或許越多人關心的,正是大多數人比較好奇的。
圖片來源
接下來跟大家聊聊這個話題:「426是不是很難搞?」

先小題大作一下,標題用426這個詞彙純粹是儘量維持問題的原貌,我個人不是很愛用這個詞。就像我也不喜歡聽到別人喊我「灣灣」或「呆胞」一樣,不可否認它是一個帶有貶義的用法。

再來,「難搞」是什麼意思?

就是自己無法得心應手的應對。
回想一下,不管是在學校還是出社會工作,總會遇到幾個被冠上「難搞」頭銜的角色;老是不出考古題的教授?老是堅持自己想法的同學?老是聽不懂別人說話的同事?老是放鳥或毛很多的朋友?老是搞失蹤或老是查勤的另一半?諸如此類,要是真遇到了,總是要多花心思地調整自己來處理面對。

這次主要是分享對岸的生活點滴,撇掉這些非地域性,形形色色的芝麻綠豆、麻煩人物形態,我歸納了以下幾種工作與生活上最容易碰到的中國style,多半來自我的觀察與自身經歷,與大家分享其特徵與常用對策,希望能夠提供頭疼的人一些幫助,與同路人互相交流。

特徵一:A說A的,B說B的,同件事對每個人標準不一


常用對策:要有自己的硬界限,妥善運用組織結構;會吵的小孩有糖吃,不要輕易放棄一試,決心做一隻打不死的蟑螂。

在中國最常遇到的就是不排隊,還有看老子心情或看人做事情,在公司或行政單位也不例外;工作上每天有處理不完的大小事,同時多功處理2件以上的事情也是司空見慣的。

每個人都會說他的事最急,請他排隊,他也不知道排隊是什麼道理,跟他解釋會影響到其他人要先跟其他人打聲招呼,大多數人也沒這麼禮貌。

另一種情況是台灣人在北京工作總要辦證件(如臨時住宿登記與居留或多次簽證),致電詢問,對方會告訴你哪個時間點要準備哪些材料,需要幾個工作天,規定有多死等等;到現場,也許是同一個人或不同人,會告訴你另一造說法,你很有可能以為對方是在裝孝維,也可能對方今天老娘不爽或看你不爽,就是不想給你辦,然後各種稀奇古怪的刁難。

其實,這種「人治」體系的社會有好也有壞,看運氣(中國用語:平時好好攢人品吧);有時會出現不合理的狀況,但有時緊張時刻也是可以「通融」的。

遇到這種人人想搶先或各說各話的情形,首先要有「我很tough」的決心與糾纏到底的毅力,事情總要解決的,千萬不要表現出臉皮薄客客氣氣的模樣(禮貌只用在講禮的人身上)。

工作上東方世界還是比較講究階級的,遇到無法理性溝通的插隊或對方要求你臨時加班完成任務,都可以明示/暗示需要請雙方主管出來溝通確認是否執行;一般人聽到「領導」二字,若並非很有把握,態度行為上都會有些保留,節奏會放慢,然後開始揣測老大會不會挺自己,事緩則圓,那麼變通的籌碼就多了。
圖片來源

特徵二:沒原則,說話不算話;什麼都說好,最後問題一堆就是不缺藉口


常用對策:永遠要為自己預留buffer,心臟要夠大,總在最後一刻要來亂一下。

在公司裡,常有文件要跑流程,也會有新項目啟動;跑流程最常遇見的情況是看似很簡單,與各關卡人員確認文件也備齊,時間也提前告知,預計頂多就一兩個小時的事。

到真正審批的時候各種狀況,相關人員請假卡關,當初交代遺漏了文件,還有更慘的是回你一句「這張不是我簽的啊!」

新項目啟動時,當然不可或缺的就是發想跟討論,等大家來回幾個回合後就會開始發會議記錄。「咦?這是我剛剛參加的會議嗎?這是什麼結論啊?」是的,你可能會看到俗稱的靈異事件。

問他為什麼會這樣寫,對方會說「噢!我後來想想覺得...」、「我跟XXX私聊了一下發現...」、「我有那樣說過嗎?那可能你理解錯了!」

好吧...只能說有些人做事是隨性了一點,你可能無法去改變別人的行為或concept,最簡單的辦法只有自己多預留給自己一點時間,心臟練得大顆一點,只要心裡隱約覺得苗頭不對或事情太過簡單順利,別忘了謹慎些。

更進階的是,把自己練得跟他們一樣隨性,或許也就比較能夠自在面對了。

特徵三:眼見不一定為憑


常用對策:不用在乎你相信什麼,直到自己與對方進入一個關係圈,彼此有一定默契再說。

過往的經驗告訴我,To see is to believe,百聞不如一見,眼見才能為憑;在這裏,可以說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

經過特徵一與特徵二以後,你可能會以為,那白紙黑字夠了吧?還有單位的認證章呢?當你看到中國人的二代身分證上生日欄,有陽曆,有陰曆,有出生登記日,有媽媽記得好像是哪一天;路上有各種代辦證件/證照/證書,你可以再重新糾結是否要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多少商務談判,除了紙筆文件簽署以外,錄影設備也是基本配備,因為簽名也能代簽,也能造假;茶餘飯後,大家閒聊那XXX的頭銜/經歷是買的,是朋友代上的;應聘者的履歷寫得神乎其技,但其實根本是其他人的素描,這些都是他們為了與13億人競爭以求生存的技能。

其實,憑據也就是給人安心的一種形式,在大部分地區都適用,能夠有一定的可信度;但在這裏,除非你有能力去核實信息的真偽,不然有或沒有其實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

還不如清楚地切割自己的人脈網,哪些人落入信任域,哪些人在觀察席,哪些人是黑名單;這或許需要花費時間與心力,有時可能還會吃點虧,等你自己足夠清晰,與周遭的人都有一定的默契或界限之後,自然而然你會比較知道你該相信什麼。

(下集待續)

┌───────────────────────────┐
   MBAtics & Charlotte CHEN
1985年出生,元智電機,中山企研畢業。目前居住於北京,女性;喜歡旅行,探索不同的生活面貌與價值,重新認識自己與世界的關係。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navybed@hot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