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4日

馬刺隊用「團隊藝術」教MBA的一堂課:如何領導與被激勵

身為一個MBA學生,你真的懂「團隊」的價值嘛?

當我們討論報告的時候,是不是常常陷入一個混亂的狀態,你一言、我一句,始終沒有交集?而當我們步入社會,在群體生活時,我們的行為模式,是不是常常被個人主義所駕馭?
圖片來源
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很多所謂的團隊,都只是一個表徵,因為我們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思考自己的邏輯,自己的利益;說服別人,而非理解別人,如果我們都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何來「團隊」?或許這樣解釋有些抽象,但我們可以從美國職業籃球(NBA)挖掘,什麼叫做真正的「團隊」?

無論有沒有看過NBA,相信很多人都聽過LeBron James、小飛俠Kobe Bryant、戰神Allen Iverson等全明星球員,但這些擁有頂尖素質的球員,總會隨著年紀和傷痛離開聯盟...

而聖安東尼奧馬刺,近10年來高種子與季後賽的常客,以Tim Duncan、Manu Ginobili、以及Tony Parker的三劍客為基底,竟然能在12年內打進7次的西區冠軍戰,並拿下3次的總冠軍,儘管沒有聯盟捧出來的超級明星,但無論是教練團、球員間、管理高層,始終保持著以團隊為主的嚴謹球風,或許這樣的風格,有違傳統英雄主義式的美國文化,甚至不受商業聯盟的親賴,但這樣的傳統,卻也讓他們在聯盟中走的最長,最遠。

總教練的領導哲學,是權威?還是領導?


看團隊,從領導者出發。

一個好的團隊,必然有一個好的領導者,Simon Sinek一位知名的管理理論家在TED的演說「偉大的領導者如何激勵行為」裡提到,很多的在上位者並非真正的領導者,而只是一個權威者(authority),因為這些權威者並不會真正留意身旁的人,取而帶之的是上對下的命令。

而我們來看看馬刺總教練Gregg Popovich的帶兵哲學,對他而言,創造一個球員間的信任是最重要的,縱然是領導者,也不輕易的將自己的想法強勢的灌輸給球員,在專訪中,他曾表示「我有時候暫停會說,我沒有東西可以給你們了,你們自己找答案,然後我會站起來走開。」

他認為適時的讓球員們自行摸索,不但可以激發團隊的心理作用,也能加強球員與教練間的互信機制。
圖片來源
當然,我們並不能否定權威式領導的重要性,因為在某些情況下,領導者必須要下命令才得以確保團隊效率,但真正重要的是,領導者是否創能夠造出一個團隊間的安全感以及互信的環境,並以身作則,留意他人的狀況,唯有創造團隊的舒適圈,才得以讓員工與被領導者毫無保留的全力衝刺。

被領導者,請先聽聽其他人說什麼,才得以創造綜效


很多時候,我們的開會模式都是你來一句,我也來一句,沒有交集的開會,經常失去效率,因此我們有時會用一種方法「在發言前,你必須重複上一位所講的話,了解後,才有發言的權力。」

這樣的模式,就是希望大家能夠先聆聽他人的意見,再做出自己的判斷;事實上,我們都了解聆聽他人的重要性,但我們往往還是把自我意識加諸在別人身上,到最後,我們談的是說服,而不是討論。

再回來看看NBA的例子,2012~2013球季,洛杉磯湖人隊再次組了明星級的F4,裡頭包含了兩位前後賽季的最有價值球員(Steve Nash、Kobe Bryant)以及兩位明星級的長人(Dwight Howard、Pau Gasol),但球季中,只聽到明星們不斷的抱怨球權與上場時間,而非理解並配合他人打球的方式,總教練(Mike D'Antoni)也只懂得一套快速的跑轟體系,忽略了球員的年紀和特質,最後即便坐擁聯盟的明星球員,也因賽季的失敗而分崩離析。

反觀馬刺隊當年,仍以三劍客與其他功能性球員維基底,靠著球的流動,簡單的檔拆與無球跑動,找尋最佳的空檔再出手,搭配上每位球員的功能性,創造高效率的無私球風,懂得了解他人打法,懂得團隊作戰,站在同理與團隊的角度出發,馬刺隊成就了一個「團隊作戰」的最佳典範,也證明了團隊的綜效絕對比個人主義式的單兵作戰走得更長、更遠。

透過下面這隻影片,或許你也可以多少感受到 馬刺隊所詮釋的「團隊」:


史蒂芬‧柯維的「第三選擇」中提到,在衝突中,我們往往用「我的方法」和「你的方法」思考,但擁有綜效心態的人,會綜合雙方的利益,突破狹隘的思維,得到第三種選擇。

我們常常覺得,給予別人說話的權力,已經達到尊重他人的要件了,但我們真的聽進去他人所說的論點了嘛?還是當別人在講話時,我們只想著要怎麼讓我們的論點為別人所接受,以獲得他人的掌聲與認同?

團隊的綜效,必須放下「你我」的狹隘思維;即使沒看過NBA,相信大多數的人或多或少打過籃球,可以理解的是「空檔」,絕對不會憑空出現,在籃球場上,創造空間,創造出手機會,就是團隊綜效的展現。

或許哪天,在收看馬刺隊的比賽的同時,你也能體會到團隊的真諦以及團隊籃球的精湛藝術。


┌───────────────────────────┐
   MBAtics & MBA104 陳柏彣
就讀中山大學MBA,我一生中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成為一個正面影響力的人,也許在某個將來,我會是一個商人,一個影像工作者,又或是政治人物,但我一生的所作所為,都會圍繞在這個願景,努力並實踐。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oothpaste.chen@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