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日

MBA,你該學會獨立思考判斷,而不是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前陣子,我們學校發生了一起自殺案件(中山大學失蹤畢業生 遺體小琉球尋獲),或許當下還離我有些遙遠,但我可以感受到身旁認識他的朋友對於這件事的難過與不捨,也有些人直呼:「為什麼這麼傻?」

沒錯!到底為什麼?這個社會上,有太多的道德觀點,日復一日的被挑戰,仔細想想,我們從周遭的生活中不難發現,自殺、劈腿、貪汙等令人撻伐的事件不斷的發生,而我們也很容易指責別人的過錯,看著新聞,大聲疾呼:「自殺就是逃避,劈腿就是垃圾,貪汙就是該死!」
圖片來源
當然,這樣的反應是一個常態,只要是經過社會化的人,我們的認知都有一定的道德標準和價值觀,只要我們看見了違反社會道德的行為,大腦會直覺性的告訴我們,就是錯,就是不對,甚至終身都別想洗白!

而我認為,這樣的想法,並不是不好,只是,在某些層面上,我們被限制住了,到頭來,我們每件事情只會產生出一種觀點,就是最多人認同的那個答案,但身為MBA,我們不應只是追著社會的觀點,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洞察力和想法,甚至同理他人,藉由這些「專業」,進一步的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但我們應該怎麼做?我認為有以下兩個關鍵因素:

1. 事情總有不同的層面,跳脫框架才能找到答案


在生活中,我們總是相信眼前被包裝過或是自己認定的「事實」,舉例來說,新聞媒體的報導常常會扭曲我們的思維,「今天的自殺事件,是因為感情的問題…」,於是我們就會聯想到,因為感情,所以自殺,好傻!但,這真的是事實嘛?難道他的家庭、工作、甚至是生理上都沒有任何問題?當我們說出:「好傻!」的同時,事實上我們已經被這個社會的框架框住了!

再換個更貼近的例子,我曾經聽我朋友說:「我和我的另一半一直都很穩定,但突然有一天他就跟我說他喜歡上別人了,我不懂,也好難過。」但是上述的不懂,已經建立在一個,「我和我的另一半一直都很穩定」的表象,所以他找不到問題的癥結點,但如果你們只是表面的穩定呢?還是你們只是活在一個假裝問題不存在的假和平?

這兩個例子告訴我們,日常生活中,我們總是相信那些被包裝或是自己認定的事實,所以產生了一個框架,在這個框架裡,只有表面的觀點,大眾的觀點,卻找不到正確的答案,更沒有所謂的同理,但這對學管理的人重要嘛?事實上,管理學院的個案教學,就富含這樣的概念在裡面。

在我所上過的管理個案中,我們曾經探討組織政治、分析如何激勵,在個案裡,我們不見得有足夠的資訊進行大規模完整的分析,例如在一個極短的個案中,我們探討:「如何激勵一位29歲,並育有兩子且是學生身分的護士長?」,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我們能做的,就是要思考不同層面的問題,探究原因。

例如一般護士長的背景是什麼?為什麼護士長還想當學生?他是真的想當護士長嘛等等,在解決問題前,我們必須思考,甚至質疑當中的真實性,才有機會找到問題的根源並加以解決,我想,這或許也是一個企業顧問需要具備的基本能力罷了。
圖片來源

2. 設身處地,換做是你,你的選擇又是什麼? 


小時候,我們總是被教導,要設身處地的替別人著想,但長大後,我們能做到的又有多少?在一個和自己無關痛癢的問題上,我們都已經很難理性的分析,轉換情境,更遑論自己成為了被害者,或是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邊,我們還能夠同理的看待嘛?

以遠雄集團的貪污案為例,趙藤雄曾經說過:「這是一件為了公司不得不做的事情」,在這個論點上,我們大都不同意這樣的做法,但是我們可以選擇同理,設身處地的想,或許我們在相同的位置,也得被迫選擇做相同的事,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公司的存亡,為了養活其他家庭,都是驅動這件事發生的背後原因,只是當事者必須很清楚的了解這麼做的代價,如果都知道了,那麼就是他本身願意選擇參與這樣的賭局,當然,我們也看到他正在償還相對應的代價。

但我們這樣想,又能改變什麼?或許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但我們改變了我們的觀點,我們不再被社會的輿論牽著走,取而代之的是提升自我的想法和洞察,因為除了謾罵與撻伐外,我們一定還有更多的事情可以思考,例如檢視自我,甚至解決企業的問題,防範未來有相同的問題再度發生,更重要的是,當我們自身面臨到極端的困境,我們也能夠更有機會的做出正確的處理態度,解決問題的根本。


身為MBA,相信我們都有一定的背景和能力,但是當我們遇見了一些違背社會道德的事件時,或許我們可以試著:
  • 停下腳步,拋開大眾思維
  • 試著多方思考,質疑問題
  • 試著設身處地,同理他人
  • 找出事情的本質和真相
  • 自我反省,檢視自我
如果我們真的願意這麼做,雖然不能保證這個社會能夠變得多安寧,但至少,我們可以以身作則的減少社會成本,甚至影響他人,改變他人,在「你的感覺,我懂!(The Power of Empathy) 」這本書裡曾經談到,同理心是一種開放的「交談」;運用同理心,你會懂得別人的想法與感覺,同時也讓別人懂得你的想法與感覺。
  
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們會成為社會中具有影響力的人物,我們理應培養自身觀點,了解他人,同理他人,才能在這個社會中走得更長,更遠,發揮正面的價值和能量。

┌───────────────────────────┐
   MBAtics & MBA104 陳柏彣
就讀中山大學MBA,我一生中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成為一個正面影響力的人,也許在某個將來,我會是一個商人,一個影像工作者,又或是政治人物,但我一生的所作所為,都會圍繞在這個願景,努力並實踐。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oothpaste.chen@gmail.com
└───────────────────────────┘

1 則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