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7日

公益根本沒那麼簡單:事實上「冰桶挑戰」比饑餓30高明多了

最近,台灣因為冰桶挑戰的事,不只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網路論壇、臉書上大家也是議論紛紛,就連我自己也不由自主的跟別人的價值判斷,開始「斷定」這件事的「是」與「非」,在不斷質疑這整個活動究竟是在「幫助」漸凍人,還是「消費」漸凍人的當下,我突然想到幾個月前…
圖片來源
母校的學弟妹本來要辦一場「饑餓30」的活動,原本打算要邀請明星,到活動現場帶動氣氛,但是他們想一想,如果可以找一個真正在非洲待過比較長時間的人,在現場跟參與者分享實際的體驗也不錯,於是就找上了在非洲生活9個多月的我。是母校邀請,又是這麼有意義的活動,我當然義不容辭的就答應了。

不過雖然早就聽過「饑餓30」的大名,但我其實從來沒參加過,既然要去這個活動演講,我當然應該要先了解一下「為什麼」會有這個活動的初衷不是嗎?於是我就開始上網找資料
飢餓30全名為「飢餓30人道救援行動」是世界宣明會(台灣稱為世界展望會)為了幫助世界各地受到天災人禍、疾病威脅的人免於痛苦的活動。 
活動名稱的命名,來自聖經中禁食禱告的原意,親身感受飢餓,體會遭逢不幸者的感覺。世界上第一個飢餓30活動,是1971年一群加拿大的青少年在亞伯達省卡加利市的一所教會中體驗36小時禁食,來為衣索比亞的飢民募款。 
而台灣的飢餓30活動,主要由台灣世界展望會舉辦。第一屆的飢餓30活動舉辦於1990年,援助國包括蘇丹、莫三比克和衣索比亞。隨後每一年都會挑選特定的國內外重大災害的事件募款,也會有不同的明星代言,他們扮演著我們的眼睛去當地看,實際的狀況和需求,回到台灣後透過他們的高曝光讓募款成效更佳。
還記得當時找完資料的我,心裡是非常的不以為然,那時候我心裡想的是:
  1. 憑什麼這些所謂的「明星」在特別安排的行程下,短短去個幾天,就能告訴台灣人那就是當地實際的狀況和需求?要募款一定要透過這種方式嗎?
  2. 又憑什麼認為,參加者透過「30小時的體驗」,就能夠對世界上各個角落那些饑寒交迫的人們產生同理心?更別說30小時候有多少比例的人是立馬揪團去大吃大喝?
  3. 更重要的是,憑什麼要我相信,捐的款項真的可以如實地用在對的地方?以我自己在肯亞多個非營利組織的觀察之下,不敢說全部,但是平均而言台灣人捐1000元,有100元真的花在解決問題上就該偷笑了…
圖片來源
本來還打算,在活動當天好好「教育」那些活動參與者,關心世界各個角落的事件和人們,不應該是用這種「膚淺」方式;而是應該自己平常就多關心世界動態,透過各種方式去了解當地真正的需求是什麼?自己去研究那底哪些捐款機構是「實際」有在拿錢做事,別再用台灣人狹隘的眼睛看世界了!

但,我說的這些,容易嗎?有可能做到嗎?

其實,我們的批判都有點太天真了…


回頭看看這次的「冰桶挑戰」,我才發現自己又再次用「理想」的眼光去看待「如何幫助漸凍人」這件事,如果沒有這麼多名人前仆後繼的往自己身上倒冰水,鮮少人關注的漸凍人怎麼可能得到這麼高的曝光?更不要說能募到多少金額了!如果要罵名人作秀,那怎麼不去質疑每一屆饑餓30的代言人呢?

不管是藝人、政治人物(?)、運動員,他們本來就是在螢光幕前作秀的,幕前的他們和私底下本來就不一樣,我們又憑什麼去「指責」應該怎樣去做公益?如果我們這麼厲害,那全球99%「很懂得做公益」的社會大眾就夠讓大家去關心、捐款給漸凍人,今天也不用勞煩這些名人出來作秀了!
Facebook數據小組分析了自6月第一週到8月17日以來,超過2800萬的民眾在Facebook上參與了挑戰冰桶的討論,包含張貼、評論貼文以及對貼文按讚。240萬則與冰桶挑戰相關的影片在Facebook上被分享轉載。 
台灣也有許多政商名人、運動員、藝人響應。根據漸凍人協會統計,8月17日至20日共收到逾新台幣800萬元捐款,是過去同期(4天)的62倍。
至於每個名人用什麼方式參加這個活動,這本來就不是人們所能控制的,是作秀?是消費漸凍人?搞得像綜藝節目?還是用各種自己的方式接受冰桶挑戰,端看參加者 / 觀眾用什麼心態去看待這件事。如果一個人參加這個活動,考量的是「做了之後別人會怎麼看我」,那早已經違背了這個活動的初衷了不是嗎?

參加者往自己身上倒冰桶?真的能體驗嗎?其實每個人都知道不可能,有什麼方式可以真的體驗嗎?基本上也沒有啊,除非我們自己有身邊的家人朋友就是漸凍人,不然根本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說「我了解漸凍人的痛苦」,所以倒冰水本身就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饑餓30亦同理)

最後,針對捐款這件事,的確很多人會質疑錢捐過去到底花在哪?不過這件事除非自己跳下去做,或是該單位摸著良心公佈財報,不然其實是永遠無解的,一方面我們應該知道「非營利組織第一件事情或許不是照顧弱勢,而是讓自己活下去」,另外我們能做的就是去了解「八個你捐款時不該做的事情」。

不管是公益,還是公義,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許多的案例,都是用不對等的方式去「同理心」那些受難人之苦,像是「南非假貧民窟供有錢旅客『體驗貧窮』」,在南非布隆方丹的Emoya,具備私人禁獵區、會議中心與浴場,為有錢的觀光客建造了一座假的貧民窟,讓他們能「在安全的私人禁獵區體驗貧民窟生活」。假貧民窟的介紹中寫道:
南非有數百萬人住在簡陋小屋構成的非正式居住區中,這些小屋通常由老舊的鐵皮波浪板或其他防水材料搭建,建立可供棲身的「房屋」型態。一盞煤油燈、蠟燭、電池收音機、室外茅坑(也稱旱廁),生火煮飯的圓筒都是這種生活的一部分。 
現在你也可以在安全的私人禁獵區裡體驗簡陋小屋生活。這是世界上唯一配備地暖地板和無線網路的簡陋之城!
圖片來源
我們又應該怎麼看待這件事呢?要富人到真的貧民窟去住一晚,可行嗎?就算是真的住一晚,他們就能夠「體驗」那些人的生活嗎?話說回來,我們應該要看的是這個做法本身背後的用意為何,如果用一個假的貧民窟給富人「體驗」,對他們收費所得拿去改善一些人的生活,這樣是不是可以接受的呢?

重要的是,用什麼樣的眼睛去看待,我們又做了什麼?


我想,對於每件事,我們都要學會不要太快下判斷,好為人師的去「教別人」怎麼做公益,多去了解初衷(網路超夯「冰桶挑戰」熱:誰那麼大本事,能讓比爾蓋茲願意拿冰水澆頭?),以及想達到的目的為何。在多元的立場、聲音之下,去思考如果不是那樣做,真的有更好又可行的做法嗎?可以做什麼不一樣的嗎?

就像是「10歲雛妓被迫服類固醇『催熟』,孟加拉煙花女被出售的人生」這則報導,讀者看似一點也沒有辦法改變什麼,但是至少我們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分享傳遞讓更多人知道。或許就因為不斷的分享,有一天某個人就想到什麼樣的活動,成功的發起什麼挑戰,真正的讓事情有所改變也不一定不是嗎?

附上最值得看的ALS Ice Bucket Challenge,其實「冰桶挑戰」並沒有這麼糟對吧?

┌───────────────────────────┐
   MBAtics & 中山MBA 羊正鈺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jswlm5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