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4日

對未來覺得困惑不是壞事:我們該做的是勇敢選擇、活在當下

最近,常常在跟國外的一個朋友W聊關於未來的發展方向。

在大學畢業之際,總覺得身邊每一個人都在等自己說出一個明確的未來規劃。每每和他人打完招呼,不待對方發問,我就會自己把最近找到的各種發展資料丟出來。

對方聽完之後,總是會很認真地點點頭,評上兩句說我對於未來挺有想法、挺不錯的。

然而,認真聽的話其實我只是把所有可能的選項都列了出來罷了。比如:在台灣升學、在台灣就業、去國外實習、去國外當志工、去國外念研究所...諸如此類,只差點沒把畢業就結婚的選項也丟出來。

在這樣「準備萬全」的行動背後,其實反映了我對未來的極度茫然。
圖片來源
即使我大學做了許多不同領域的活動,當臨屆畢業之際,我將不再擁有學生身分,朋友都覺得我總應該能夠透過過去的經驗,累積出一個明確的方向,然而此時正是我最為茫然的時刻。

正因為過去的經驗讓我相信──我什麼都能學,我什麼都能做,所以我更不知道我該做什麼。

之所以會和W聊關於未來的事情,是因為在我想像中,他應該是擁有最明確未來的人。

他是道地紐約客,在紐約出生長大,18歲時就進入現在全世界前4大的會計事務所當軟體工程師,從那時起,接下來的17年便都在為這家跨國公司賣命,待過5~6個不同部門,擁有豐富工作經驗的W,對於現在的工作駕輕就熟,讓他得以在家中用遠距的方式工作,因此總是能悠閒地分配工作和生活。

特別是,他還養著一隻狗,在工作疲憊之餘,W也能從狗狗那得到不少安慰。

看似挺穩定且美好的生活。

在我和W訴說我的狀況時,我總不斷強調:「22歲的人生真的讓人很困惑,第一次踏入職場,我完全不知道我該怎麼選對起跑點」我一開始很困惑,因為他每次聽完我的「強調」時,總會露出很能感同身受的表情。

然而他卻是在17歲時就找到人生的方向,並且從此一路順遂地到了35歲啊!這之間巨大的差距讓我對於他的感同身受完全不能理解,於是我便不斷追問他,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回應我。

「誰說,35歲的人生就應該這樣固定下來了?」他開始說起他最近的故事。
圖片來源
W在兩三年前,突然感受到現在工作對他來說已經失去挑戰性,駕輕就熟,換句話說即是這工作不再需要創意、不再需要思考,他只是每天不斷重複地做著機械化的工作。

於是,W開始討厭現在的工作了。

他試著學習新的技能─中文,並在2年內到中國自助旅行數次,他開始慢慢萌生了移民中國大陸的想法。

「我的未來和妳一樣都是未知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邊走」一邊是安逸卻無趣的舊生活,一邊是充滿挑戰而未知的新國度,在他的未來選項中,他也在評估著。

「但對於未來抱持困惑,並不是一件壞事,甚至說,它並不是件需要擔心的事情。因為,每一個人都不知道未來究竟會如何,我們能做的,只是勇敢選下去,並且接受我們所做的選擇。最後,Live in the moment.(活在當下)」

原來我的煩惱並不獨特,甚至它並不是個煩惱。

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也許時間到了,我自然就會朝著某一個方向走過去,而那時候的我,也不需要擔憂自己是否放棄了些什麼,而是繼續做好那時候的事,等待下一次的轉彎。

就像Irwin Edman所說的─「Life is always at some turning point.」


(原文發表在此

┌───────────────────────────┐
   MBAtics & 張希慈(希希) 
興趣是愛上別人,專長是在別人不愛自己的時候還能讓自己活得好好的。
同時也是「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創辦人,相信當個勇敢愛冒險的人才有辦法改變世界。
夢想是讓全世界的快樂指數高一些,這樣走到哪都有笑聲,多美?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a0823anny@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