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4日

你不知道的日本MBA:同學多是要創業、企業想轉型、公司大到不用自己管

前言
匆匆忙忙念完商學院,跌跌撞撞進了諮詢業打滾著。趁著空檔開始規劃下一步前,我決定做兩件事。  
第一、提供日本商學院與日本管理諮詢業界的概觀 
幫自己的腳步留個記號當作省思。一方面也希望能省掉有緣人們珍貴的時間,得來不易的金錢,與不必要的煩惱  
第二、提供另一種從商業角度出發的世界觀 James's Global Eye
身為一個受北美商業模式多年洗禮並熟悉日式思維的大中華區一份子, 透過所費不貲的諮詢案件俯看國際化的浪潮中,與大家分享商業市場的最新動態。  
圖片來源

日本的商學院


工業革命傳遞到美國後,企業的生產與銷售規模出現大幅增長。經營一個企業所面臨的問題逐漸複雜化。 作為全球經濟的牽引機,美國在19世紀末開始,也開始將企業管理當成一門學問來研究,並吸引了越來越多人窺探箇中奧妙,並以美國為中心逐漸發揮其影響力。

上世紀中期開始,戰後的日本在百廢待興的時空背景下,傾舉國之力以製造業為龍頭發展其經濟,並在1968年超越西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後2010年被中國超越)。

在此同時,日本開始將企業管理碩士(MBA)導入商學院中,其中最老牌的莫屬慶應大學在60年代開辦的Keio Business School。

直至今日,大大小小約70所公私立大學院校提供了相當於MBA(日譯:經營學修士)的課程。 以下就自己涉略過的美國與日本的MBA差異,提供個人感想如下:
  • 教學內容
MBA的上課內容主要以案例研究為主,美國的課程(各校比重有差異)以美國國內企業為主,搭配一些國外企業案例。 日本的課程則主要以日本企業的案例為主。

MBA本來就以替企業培養全方位人才為目標,注重自己本國國內商業環境相當自然。 但近來全球化浪潮加速,許多產業的競爭早已跨越國境。 也因此國內外案例的配置比例也隨之改變中。
  • 學生
整體來說美國的MBA自費學生偏多,某些設有留學制度的公司會鼓勵員工繼續深造,但絕大部份是為了職場上的優勢, 離職後前去就讀。

 另一方面,由於日本企業相對而言對自己公司內部培養出來的人才更加重視, 離職在日本國內就讀MBA,意味著將來某種程度的不確定性, 也因此日本學生多半選擇part time program就讀。
  • 花費
美國(以我自己申請的HAAS為例)的MBA一年的學費約3萬(美金,下同),生活費(租屋及生活開銷等)估計至少約2萬5。兩年下來約需11萬。 


日本的話,收費最高的慶應及早稻田兩年的學費約是4萬美金,加上生活費(每人不同),估計一共大約需要7至8萬美金。 如果是公立學校的話,學費應該在私立學校的一半以下。
  • 投資報酬率
耗時2年並花費大筆金錢後,相信再次回到職場上的薪資結構是大家最關心的焦點。若單純以數字看的話,美國TOP10 business school的畢業生,再次回到職場後,剛開始平均可達到8萬美元以上,如果是金融等薪資較高產業的話,可以到10萬美金以上(註)。

另一方面, 由於國情的不同,日本不同產業間甚至不同職位間薪資結構的差異,不像美國一樣大。 周遭所熟識由企業派遣來的本籍學生(大多35歲前後),都有近10萬美元的年薪。

而自費來就讀的,根據個人的資歷與經驗,差異感覺頗大。
(註:美國商學院排名中,畢業生薪資是其中一項重要的評分標準,也因此儘管會刻意保持學生背景的多樣化。 但各商學院偏好綠取金融相關行業出身的學生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以下,提供我自己本身的經驗供各位參考。

如何選擇商學院 


美國VS日本

工作多年之後,發現自己想進商學院的衝動仍然很強,考慮了許多因素:決定按照市場經濟的規模大小來挑國家,當年的第一與二名分別是美國與日本,挑出了感興趣的學校如下:

美國:UC Berkley (HAAS)
日本:ㄧ橋大學(ICS) 慶應大學(KBS) 早稻田大學(WBS)

當時考慮了以下主觀與客觀因素:
  • 主觀因素
生活節奏:自己覺得在美國待很久了,偏向轉到步伐快一點,刺激大一點的亞洲市場去
  • 客觀因素 
- 費用

美國,HAAS學費約3萬美金(加上networking,生活費用等每年約需6萬) 日本, 當初考慮的對象包括公立的ㄧ橋ICS(數十萬日幣/年),私立的慶應KBS(四百萬/兩年),早稻田WBS(350萬日幣/1年,400萬日幣/兩年)

- 品牌

感覺上美國的商學院品牌價值高一點。(但實際上,MBA不是執照也不是通行證。會不會有加分效果,真的看個人)

- 時間

HAAS,KBS,ICS都需兩年,WBS有兩年與ㄧ年制 實際上申請的只有兩間,HAAS和WBS(1 year program)。

放榜結果

兩間都幸運地上了。 身為ㄧ個極端注重時間效益(註)的人。 當下決定選擇WBS。

以自身為例,工作地點樓層在20樓以上,每次等待電梯單趟上或下需耗時約3分鐘,每次往返平均以6分鐘計算,ㄧ天往返2次花費12分鐘。

以每個月工作日平均22至23天計算。約270分鐘,1年12個月,所以每年花了3,240分鐘(54個小時)。也因此我盡量在搭電梯時至少看ㄧ則新聞! (沒錯,扣除我睡覺的時間以外,我每年花了整整兩天半的時間在等待或搭電梯!足夠飛一趟南美州了)
圖片來源

就讀日本商學院的感想 

  • 制度 
與美國商學院最大不同點是,需要寫畢業論文,而論文會有指導教授,所以需要挑選不同專業(如專精於策略,財務,會計,行銷,組織管理等)的教授。 此外,WBS特別的是提供雙語(英日)授課。
  • 師資 
一言以蔽之,優秀。 學者出身的老師不多,大多是來自不同產業,如汽車,金融等,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來自各個諮詢公司。老師們大多有著充實的實務經驗。

聽過學生覺得教授的課聽不懂(當初自己也遇過聽不懂的課),個人的感覺是,錢都繳了,人也都來了,就聽吧,反證多聽無害。 個人樂觀地認為,一把年紀還能當學生算幸福的了。一堂課有一句話能吸收到,就算有收穫。

另外有外國學生覺得一些日本老師上英文課時發音不好,腔調很重。個人的感覺是,「被表達出來的想法,遠比用來表達的語言本身重要」。在經歷多年數以百計與非主要語系對手的磨鍊後,發音與音調云云,連問題都不會是。

(例)在與某ASEAN(東南亞國家協會)國家的大型家族企業談旗下公司的併購案時,僅受過基礎教育,年近古稀的創業者,默默聽了半小時後,為了表達誠意,決定不透過高薪聘來的口譯,親自上陣交涉。

下半場就在fifty million/fifty billion與do agree/don’t agree捉摸不定之間膽戰心驚的渡過。 殘酷的事實是,如果夠重要,外星人講的英語也得聽懂!!
  • 學生 
商學院的學生只有兩類。第一類是很想進而進的學生。第二類是不得不進而進的學生。個人感覺是,學校排名越高,第一類人越多。

要做生意賺錢不可或缺的三個要素是:

1. 知識(財務,會計,人力資源等)
2. 腦袋(生意的點子等)
3. 資源(錢,人脈等)

1的話學校會負責給,2和3就得自備。

而我念的商學院則是2和3一半一半。 而我個人覺得這是一個很適當的比例。為什麼?因為成功的企業,錢和腦袋兩者缺一不可!

此外,WBS 的full time program由公司挑來進修的比例相當高。part time program則幾乎都是自費生。

多多少少受已經開始瓦解的終身雇用文化的影響,日本喜歡挑新人從頭開始,未必每間公司都相信MBA的價值。特別是日本人念了國內的商學院後,加分效果未必明顯,導致full time的日籍自費生偏少。

會來念full time的,都有點特別的背景。 例如準備繼承家業, 打算創業, 自己經營的公司需要轉型, 公司大到不用自己管(同學裡有上市公司董事長,不過人影沒看見幾次)等等
  • 就職 
- 就業途徑

學校雖然有企業來辦說明會,但數量明顯不足。 除了公司派來進修與繼承家業的以外, 自費生還是得自己投履歷去過關斬將。 另外,有些大型就業博覽會(專找bilingual的Boston career forum等)每年10月在波士頓舉行, 這個活動特別的是,可以在一兩天內拿到通常得花三到六個月才能拿到的job offer。

雖然參加者主要是在美國念書的日籍學生。 還可以先丟CV,如果有拿到interview appointment,可以飛去試試。

(當初拿到某投行的面試機會後, 決定飛過去試試。 這個嘗試我學到兩件事。 1. 波士頓龍蝦真的好吃不貴。2. 位處金融海嘯正中央的華爾街投行們還是有大起大落。)

- 人氣業種

在花費了大筆的學費與生活費後,很自然的學生們希望進到投資報酬率高的產業去。 不過就我所知,回原來產業的比例還是相當高。

像美國的b school畢業生一樣,多數人想嘗試轉進investment banking(投資銀行)與consulting firm(諮詢)等行業的比例並沒那麼高。

這一點常常讓人感覺,日本真的比較偏社會主義。 不過不免俗的,還是介紹一下傳統商學院畢業生有興趣的兩個產業。

企業與資本市場之間的橋梁 - 投資銀行

(Goldman Sachs(高盛證券)等,大學剛畢業沒工作經驗的新人,ANALYST等及年薪就有5百萬日幣以上。不過一來每個部門招的人數都在個位數前半,整間公司每年新人通常不會超過十個,二來景氣一轉,裁人也不會手軟。

反言之,如果能過關斬將向上攀升,薪資成長速度會很驚人。商學院同班同學離開GS的時候(Title是MD,managing director)年薪過億日圓。 而座位要安穩,仕途要平順,超長工時與巨大壓力絕對少不了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企業的醫生 – 管理諮詢公司(或稱顧問公司)

Mckinsey(麥肯錫),Boston Consulting Group(波士頓諮詢), Bain(貝恩)等, 俗稱MBB的Top tier的associate也會給到將近5百萬日幣。 Manager,Partner等級根據不同公司,通常會有一至數千萬日圓的年薪。


┌────────────────────────────────────┐
  MBAtics & James's global eye
資訊的爆炸正加速全球化的浪潮,朝我們猛撲而來。身為地球村一份子的你,該選擇什麼位置才能保持優勢並立足於制高點?歡迎來到這個提供你我掌握全球化脈動的平台。
與作者聯絡:james.globaleye@gmail.com
└────────────────────────────────────┘

1 則留言:

  1. 謝謝作者的商學院見聞分享!文中有提到龍蝦,讓我想起之前看過一部關於不人道對待龍蝦的影片。

    生剝龍蝦、螃蟹殼。。。。。。你的選擇,可以改變她們的命運。Go Vegan!

    [RAW] Footage Peta exposes illegal lobster kill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h7gQBH__U


    魚會痛。

    “Fish also have been victims of underhanded and shandy speciesism. We know, for example, that fish display long-term memory and clearly are sentient beings(Braithwaite, 2010, 2011). Consider what Verheijen and Flight(1997: p.362) write about fish:" There is a growing consensus that because of homology in behaviour and nervous structure all vertebrates, thus also fish, have subjective experience and so are liable to suffer." Consider also what Victoria Braithwaite writes about fish:" I have argued that there is as much evidence that fish feel pain and suffer as there is for birds and mammals - and more than there is for human neonates and preterm babies"(Braithwaite, 2010: p.153). She also notes(Braithwaite, 2011), "We now know that fish actually are cognitively, more competent than we thought before - some species of fish have very sophisticated forms of cognition... In our experiments we showed that if we hurt fish, they react, and then if we give them pain relief, they change their behaviour, strongly indicating that they feel pain." Fish have also been observed punishing after individuals who steal their food(Raihami et al., 2010).”

    摘錄/引自:Marc Bekoff - Who lives, who dies, and why? How speciesism undermines compassionate conservation and social justice. 收錄於:The Politics of Species - Reshaping our Relationships with Other Animals. Edited by Raymond Corbey and Annette Lanjouw, 2013.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為被用於實驗的動物致敬。


    “科學界終於正式宣稱動物也有意識”

    「劍橋宣言的最後一段宣稱:「缺乏大腦新皮層似乎不表示生物沒有經歷情感狀態變化的能力。各類證據皆不約而同地指出:非人動物擁有構成意識所需的神經結構、神經化學及神經生理基礎物質,以及有能力展示帶有意圖的行為。因此,證據充份表明人類並非唯一擁有產生意識的神經基礎物質的生物。非人動物,包括所有哺乳類及鳥類、以及其他生物,包括章魚,也擁有這些神經基礎物質。」(“The absence of a neocortex does not appear to preclude an organism from experiencing affective states. Convergent evidence indicates that non-human animals have the neuroanatomical, neurochemical, and neurophysiological substrates of conscious states along with the capacity to exhibit intentional behaviors. Consequently, the weight of evidence indicates that humans are not unique in possessing the neurological substrates that generate consciousness. Nonhuman animals, including all mammals and birds, and many other creatures, including octopuses, also possess these neurological substrates.”) (The Cambridge Declaration on Consciousness, 2012, P.2)」
    摘錄自:http://pansci.tw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