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6日

從新加坡看台灣:阻礙發展的並非民主 而是政府是否「以民為主」

前陣子,我在媒體上看到某市長候選人曾經發表一個看法「台灣過度民主自由阻礙發展」。

老實說,我並不意外有這樣的說法,甚至在學運的時候,很多人就屢屢用這樣的論點對當時的狀況作文章,只是在這裡,我想對這樣的論點進行一個正反面的論述,並從新加坡的例子來看這句話。

為什麼是新加坡?很多人認為,新加坡的一黨獨大,造就了新加坡的繁榮興盛,甚至在2013年的遠見雜誌的調查中,被評選為兩岸四地(新加坡、香港、台灣、中國)最幸福的國度
遠見雜誌-四地華人互看,新加坡最幸福),因此,我相信對於「台灣過度民主自由阻礙發展」的正方,或許是一個典型的個案。



今年9月,我踏上了新加坡這塊土地,短短5天,說不上融入當地生活,但我仍想先就我所看到的新加坡,從中了解新加坡的幸福脈絡,再來談談,台灣的民主自由,是不是真的成為阻礙發展的重要理由?

新加坡給我的四個驚艷


根據遠見雜誌的調查,這份報告針對了美好生活指數Your Better Life Index進行綜合的評量,包含居住、收入、就業、教育、健康、社會支持、生活滿意度、工作與生活平衡、安全、政府治理、自然環境等11個面向進行綜合性的調查,縱使在幾天的行程內沒辦法非常全盤性的分析這十一項指標,但我想就一個日常生活的觀點去看新加坡人所認為的幸福。

當我第一次踏上新加坡這塊土地時,令我意外的就是當我站在新加坡的道路時,彷彿在呼吸著「歐洲」的空氣,想這必須歸功於新加坡綠化的成果,根據新加坡國家公園局資料,新加坡是世界聞名的「花園城市」,綠化覆蓋率已達到50%以上,讓我可以在人口密度如此高的國家,避免空汙的侵害。 

令我驚艷的第二件事情則是這裡不壅塞的優良路況,即便和台北差不多高的人口密度,但因為昂貴的「擁車證」以及便捷的大眾運輸系統,新加坡的道路並不像亞洲的各大城市一樣壅塞。 

第三件事,我想也可以歸功於前頭的導遊講解,當導遊要我們望向車外去看各式的國民住宅時,我心理仍思考著台北仍然在為國民住宅的相關政策煩惱,在居住正義上,我看見了新加坡人以及當地政府的努力 。

最後,當我們走進新加坡大學時,我看見了許多令人羨慕的硬體設施,例如投資學系的同學有一間如同證券行搬的操盤研究室,宿舍的品質,包括整潔度、格局、外觀也勝過我目前所就讀的學校 ,即便沒有在這裡長期交流的機會,但也不難感受到教育品質的差別。

「混亂」,並不是來自民主自由


當然,我不否認新加坡在某些角度上的缺點,例如民主政治的發展,或是不近人情的相關制度等,只是相較於台灣,無論是在生活環境、教育品質、或是居住正義的水平上,就我個人的認知仍然有一些落差在,因此,也不難得知在遠見的這份報告中,能夠勝過台灣。

但新加坡並不是一個民主政體,即便它屬於英式的共和政體,但仍是一個一黨獨大的專制體系,也因此,我們身邊,悄悄的出現了幾種聲音-

  • 「是不是混亂,就是民主政治所要付出的代價?」
  • 「民主就是一個混亂的開始?」
  • 「台灣過度民主自由阻礙發展?」

但在這裡,我想要對這樣的觀念進行一個反思。

雖然新加坡既專制,也幸福,但我不認為,「民主」或是「專制」體系會是一個影響我們生活品質或是公平正義的顯著變數,舉其他例子來說,身在北歐的民主國家,從政府稅金的角度來看,他們能夠將公平正義與關懷弱勢視為一個理所當然的理念。

而北韓,高度的集權主義,即便擁有高度的行政效率,但人民卻因此受難,因此,我想根本的原因,不是什麼一黨獨大的高效率政體讓人民幸福。

台灣的紛紛擾擾,政府真的為人民想過了嗎?

                                     圖片來源
事實上,我認為這個世界,包括提倡自由的美國在內,根本沒有所謂的「真民主」,因為背後實在有太多太複雜的利益充斥在整個政商關係,例如許多檯面下的政治獻金,讓財團能夠輕易的控制政府與政黨的發展性,或是媒體的自主性,過於容易被金錢與政治所操弄,簡單來說,這會讓我認為「民主自由」只不過是一個被理想主義者塑造出來的名詞。 

當然,即便如此,我仍然感激能夠身在台灣這樣的民主自由體系,因為這讓我能夠有更多的自主性去選擇、探索這個世界。只是想要創造一個穩定、幸福的社會,我覺得,真正重要的,並不是什麼民不民主,專不專治,而是政府在做事情的時候,「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還是為了人民著想?」


郭台銘曾經說過,在經濟發展上,把民主擺到最後的相關言論,但我認為台灣的紛擾,並不是因為什麼太民主而產生的混亂,只是我們政府的所做所為,大多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利益罷了。

從公民1985的洪仲秋事件到太陽花學運,甚至是之後許許多多的公民行動,像是公投法的修正以及割闌尾行動等,我們一再的看到當權者利用現有制度一味的鞏固自身的利益,也不願選擇改變,然而,也正是因為這樣,讓我們不得不選擇走上街頭,甚至選擇使用衝撞現有體制的方法,去找尋改革台灣社會的契機。

說實話,在短短的幾天,我並不能確定,新加坡政府是不是真的有為他們的人民著想?但我確信,台灣的未來,應該要勇敢的選出一個替人民多想一點的政府,才有機會解決代議政治和民主失靈的悲歌。

┌───────────────────────┐
MBAtics & MBA104 陳柏彣 
就讀中山大學MBA,我一生中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成為一個正面影響力的人,也許在某個將來,我會是一個商人,一個影像工作者,又或是政治人物,但我一生的所作所為,都會圍繞在這個願景,努力並實踐。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oothpaste.chen@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