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一個將成為煉金術士的男人,談「夢想」與「職業」

0 意見
近日和Y談到她很羨慕我十分確定我想做的事情,也一直在這道路上前進。也問我怎麼知道一輩子要做這件事情?我想了想決定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或許會對對未來徬徨的人有些許幫助,順便以利未來出書需要(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誰要看啊!)
先談談我自己吧!

據我媽說,我小時候很喜歡把東西混在一起,喜歡把不同的奶粉、芝麻粉、綠豆粉和各式各樣的雜糧粉混在一起喝,也喜歡把起司撕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泡在熱牛奶中。年紀稍長之後,煉金術士是一個令我相當著迷的職業,然後也很喜歡「萃取」這個詞和這個動作。

而檢視這些事項,可以得到幾個共同的元素:「混和」、「加熱」、「萃取」、「化學」、「蒸餾」、「生產」…等。而用這些元素來思考,得到的職業就是「化工類的生產者」。「酒」領域中的「化工類的生產者」加上而個人偏愛蒸餾,所以對我來說,或許「蒸餾師」就是最後的正解。

雖然這只是個小個案,不過那確是我自己摸索出來的路。

「夢想」這件事情,我先前讀過一篇文章很有感覺,談到為什麼大家的夢想只是「環遊世界」而已。如果仔細想想,每個人都一定會有兩三個獨特的夢想,這些夢想可大可小。但隨著年齡增長,應該注意的是「夢想」這件事情,一定是要能夠建立在現實上。

「什麼才是自己的夢想」,這件事情必須經過「思考」。我沒有辦法幫別人找到夢想,只能靠自己不停地思考才行。夢想這件事情會隨著自己達到不同的層度而不停地改變,只能一直透過思考和反省才能讓自己一直在追尋夢想的道路上。

2014年2月24日

服飾業是「代工」成衣,還是引領「時尚」?

0 意見
作者:惟予、謝宇程

不知道多久以來,一旦科系名稱之中出現「醫」「電」「機」「資」等關鍵字,似乎就會比同學院、同學校的其他學系更受歡迎。有個歷史系教師曾感慨,如果將歷史系改名為「時空資訊處理系」也許排名會提高。也許這只是個笑談,但這背後卻直接反映了學生與家長對各產業未來的期待與擔憂。

不得不承認,醫學、資訊、電子產業,近幾10年佔盡了優勢。而其他的產業,被認為技術門檻相對低,商機薄弱,前景也不夠光明,被默默灌上「夕陽產業」的封號。這些產業真正的面貌,我們多久沒關心了?

2014年2月14到18日,倫敦泰晤士河畔的薩默塞宮走進了5000家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企業代表,以及數以貨櫃計的衣飾─這是倫敦秋冬時尚週。2014秋冬季的時尚風向球,在此已經決定。據估計,光是這幾天,將近一億英鎊(近五十餘億台幣)的生意將在此完成,其中2/3的訂單來自海外。

倫敦,不僅是世界金融中心、更是世界時尚中心。全世界最重要的4個時裝盛會,倫敦和米蘭、巴黎,及紐約並列。而英國時尚業的年產值大約260億英鎊,算成台幣就超過一兆元,並且有大約80萬人投入這個產業。
薩默塞宮,倫敦時尚周會場

這80萬人不再坐在車縫機之前,也不下棉花田採棉。轉而專注在色彩研究、材質研發、趨勢研究、式樣設計、品牌行銷、供應鍵管理...。服飾業,不是夕陽產業嗎?但當今,服飾業的龍頭國家,仍是法國、英國、美國、義大利,我們眼中的引領潮流的盛地。

二十世紀的大戰之後,紡織和成衣製造的重鎮曾經在日本和台灣,後繼是中國大陸,接下來進入越南及孟加拉。約三十年前,台灣人工成本上漲、匯率走高,紡織業競爭力大不如前,政府策動電腦及半導體相關產業取而代之,成衣業在國內被貼上了「夕陽產業」的標籤,大部分的廠商,不是出走,就是收攤。

在1989年,台灣成衣外銷產值大約43億美元;到了2012年,只剩7億5000萬左右。如果算入幣值變化,成衣業在台灣萎縮得遠遠不到當年的1/6。所以,這是時勢所趨?這是產業唯一的走向?服飾業是人才不該踏入的死地?

2014年2月21日

北京知名夜店總經理,談創業家的三要素

0 意見
Daniel和我選擇去Joseph的「辦公室」拜訪他,內心多少有點希望能順便「寓教於樂」。

Joseph的辦公空間非常特別,一望無際的黑暗迷矇閃爍著五光十色的燈光,華麗絲絨的暗紅色沙發醉臥人影,香水混著酒精和菸草味散佈在空氣中。Joseph是北京一間知名夜店的總經理,從台灣飄泊到北京後的獎勵是這一望無際的昏暗媚惑空間,都成為隸屬於他的管轄地帶。



Joseph讓我想到三國演義裡面的關雲長,180幾公分的壯碩身材,講話聲量十足,有種豪氣干雲的氣勢。而他的爽快大方個性也從他招待我們擺滿桌的香檳、威士忌和紅白酒看得出來。
圖片來源




「你從台灣到北京完全是新的環境,是怎麼做到這樣高階位置的?」Daniel提出了我心裡的疑問,桌上的美酒太誘人,因此我今天決定只側耳傾聽。



「我不是一開始就做到這個職位的,」Joseph微笑說著,右手倒了一杯Whiskey on Rock,「我一開始來北京的時候,也做過一些房地產、餐飲業主管之類的,不是每一份工作都適合我,而後來我遇到了這個老闆...」Joseph拿起了Whiskey on Rock喝了一大口,繼續說道,「他看到我的工作績效好之後,我的管理的人數節節上升,薪水也是跟著直線上升。」



「千里馬貴在遇到伯樂囉!」不太喝酒Daniel在Joseph的熱情招待下也喝起了桌上的啤酒,「這個老闆你最欣賞他什麼呢?你覺得他和你遇過的台灣老闆有什麼不一樣?」Daniel追問著Joseph,鍥而不捨找尋影響一個人的真正答案,是成為成功Hunter的關鍵特質之一。



「也許是因為文化和整體景氣好的關係,我會說我在北京遇到的老闆都蠻有膽識的…」Joseph又再次加滿了手中的威杯,他說到「他願意投入高度的資金,我拿到的可運用預算一年是以億做計算,這也代表他願意給我空間、當我有成績的時候我很快會被獎勵…」他一口就喝了快半杯的威士忌,繼續說道...

「當然相對的當我成績不夠好的時候,我也會接受到老闆很直白的回應,有時候可能還帶一些髒字。很多台灣人無法適應這點,但對我來說這叫做口直心快,反而是好共事…」Joseph笑著說到,眼睛裡似乎卻藏著一絲心酸。



2014年2月20日

「白日夢冒險王」教MBA的三件事

0 意見
相信有看過預告片的讀者們都知道,這部電影主要是在描述一個在生活中時常放空做夢的人,因緣際會下開始了一段瘋狂的冒險之旅,然而,若是試著把生活以及MBA的觀點帶入這部影片時,我們也可以發現到許多不同的面相的思考。

(若是有興趣想先看電影又不想被雷的讀者煩請慎入了!)
圖片來源
企業轉型與組織變革的管理困境     

片中男主角的公司“LIFE”雜誌,可以說是美國一間非常具有歷史地位的雜誌,但在2007年因平面印刷媒體的轉型而進行了巨大變革,停止發行雜誌的印刷版,正式踏入數位市場的洪流,而這也成為這部片一個重要的發展背景。

在整個雜誌部門中,主角的職位是Negative assets manager(底片資產部門經理),有趣的是Negative assets也代表了「負債資產」,不知道這些底片業者在被裁撤的同時,是不是也覺得自己變成了公司資產的負債而感到非常的無奈?
(延伸閱讀:ptt movie版 - 白日夢冒險王-懷舊語雙關與分享

一開始,公司的大家對於被併購的消息可以說是人心惶惶,相信在實際的生活中,自己所處的公司被併購後勢必也會造成原公司的員工相當大的恐慌,此時的併購處理人就顯得相當重要,他可以像片中的主管,冷酷無情般的加深員工間的恐懼,整天把上司的壓力加諸在員工身上,但也可以像主角最後對主管說的「你的工作雖然很爛,但你未必要成為這樣的爛人。」

2014年2月19日

全球與台灣經濟發展之我思(下): 台灣應該走出的創業模式

0 意見
全球與台灣經濟發展之我思(下):從產業實踐中探尋台灣未來
6. 台灣面臨的產業困境 
7. 台灣產業轉型之瓶頸,以資訊網路產業為例 
8. 台灣應該走出的創業模式 
9. 台灣創業圈欠缺的因素:技術商品化 
10. 台灣,海洋中國,華人文明領導世界的實驗特區

接續上篇(工業革命與其後的未來想像)提到了自己對人類未來經濟文明的想像,接下來,是自己對台灣未來的思考。
圖片來源
6. 台灣面臨的產業困境 

從人類整體發展之層級探討並提出方法之後,場景拉回台灣,專注於台灣目前的發展困境。那我們就不能不提兩岸之間的競合關係。台灣與中國這兩個經濟體對比,從我自己開發市場的經驗來看,我最常聯想到的就是突尼西亞跟阿爾及利亞,這兩個西北非國家。此兩國比鄰而居,亦是同文同種。感覺台灣跟中國兩地的各項差距縮小幾十倍,包括領土、資源、經濟規模、文明發展進程…等,就會約略等同於這兩個國家的差異。 

相較於兩岸之間的懸殊關係,即便是差距不大的西北非兩國,就市場現實面,我們仍會率先集中投資在阿國,而非突國。因為,阿國的資源、市場潛力,都遠遠超越突國。因此突國人才就算再優秀,也還是得出外發展。突國物價水平高漲,薪資卻低迷不已。阿國相對龐大的內需,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因為先天各項資源上的匱乏及弱勢,突國也真的沒多少可依靠的,所以經濟陷入無盡的困境。 

台灣正如同突國一樣,陷入一種惡性循環;但我們面臨的更是數十倍的困境。台灣絕不可能只靠內需市場跟大陸或其他經濟體對幹。台灣過去仰賴的是資訊產品製造,但產業本身變化及薪資水準差異造成的工廠外移,都是不可違逆的自然規律;妄然以道德相逼,真的沒有意義。

2014年2月17日

因為資訊爆炸,我們更缺乏人生的「導師」。

0 意見
圖片來源
前些日子,有幸回到高中母校演講,過程中與學弟互動甚歡,但有一件事一直耿耿於懷… 

我們都有過的掙扎 

那場演講,面對的是一群高三的同學,可能由於是學長回來,內容也並非傳統的校系介紹,個個都是全神貫注,怕漏個哪個環節,寶貴的內容及從恍神中溜過,演講過程相當流暢且順利,結束後也有學弟主動留下來問問題,但從提問題角度與內容,其實隱約發現,這些僅比我小四歲左右的年輕人,對未來有多麼彷徨。 

回想自己當時的日子,自己是否也曾經如此?答案是肯定的,不僅彷徨,對未來的不確定感,隨著大考的日子逼近,一天比一天加重,但,唯一的差別是,當時的我,遇見一位令人尊敬的師長,這些無助的情緒與情感,便釋放了許多,再次回想,若沒有恩師的提點,或許現在的自己會是另外一種樣子。

道師與人師 

師者,解惑也。許多人把老師的角色作為傳道解惑的對象,其實身為老師,人生經驗與建議,才是作為老師最大的價值,一位老師要在接下來五年、十年,發揮過往曾有的的影響力,更需要有不同的思維與見解,不僅在學業上要影響學生,更要在人生道路上,扮演其獨特的角色。 

筆者見過不少與同學分離十幾年,卻仍維持良好關係的師長,我的小學老師即是如此,一年一度的教師節一通電話,老師卻仍記得去年的教師節,我曾說要去國外交換,如此謹記學生的近況,令人動容,簡單幾句鼓勵,便讓筆者充滿能量,面對未來挑戰。是為人師。

2014年2月14日

赴陸發展的台籍高階幹部,談「無可避免」的衝突與碰撞。

0 意見
圖片來源
北京的冬天雪花紛飛,白雪遍積了大地,空氣凜冽。



Evan是我同事Daniel和我在中國拜訪的第一個台籍主管,他是陸資知名銀行的高階主管,我初次見到他是在北京市的飲茶餐廳。Evan的眼神讓我印象深刻,我們說從一個人的眼睛可以看見他的靈魂,Evan的眼神清澈但深邃,如同湖水深不見底。



窗外白雪紛飛,Evan 是一間知名陸資銀行的副總,他在這間以高內部競爭力著稱的銀行裡待了七年。



高內部競爭力是一種經過修飾的說法,換通俗的說法是「鬥爭激烈」。Evan卻以一個空降的台籍高階主管的姿態,穩穩的發展了七年。



「Evan,你七年多前在台灣當時的工作也不錯,你決定去大陸發展的時候,是什麼原因吸引讓你過去的?」Daniel他重視合理性,對他來說事情的發生必定會有脈絡和邏輯。



2014年2月12日

本月社企:World Bicycle Relief─兩個輪子改善世代貧窮

0 意見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距離,經常是許多發展中國家人民無法在傷病時即刻就醫、得到教育資源,或提升生產效率的一大阻礙。自行車的出現,能為人們的生活發揮多大改變? 

World Bicycle Relief(以下簡稱WBR)致力透過自行車來改變非洲各地貧困人們的生活,協助在地居民突破距離障礙,讓偏遠地區的醫療、教育、經濟得到適切發展,進而改善當地的生活品質與經濟水平。
海嘯過後 自行車帶來的距離革命

WBR的成立契機可追溯自2005年南亞大海嘯後的國際賑災行動,當時,世界知名自行車零件大廠速聯(SRAM)的共同創辦人F. K. Day創辦WBR,籲請自行車業界為大海嘯盡一份心力,捐贈近兩萬五千輛自行車到斯里蘭卡,作為救援人員視察時代步與居民災後自立更生的交通工具,發揮相當大的社會效益。救災行動結束後,F. K. Day透過世界展望會牽線,將更多的自行車送到幅員遼闊的非洲大陸,盼能藉此改善更多窮人的生活。 

WBR亞洲區經理鄭永權在接受社企流專訪時表示,WBR在經營上是採取「布局全球」的策略,找出全球各地資源的特性後,發展不同項目。目前組織可分為三部分:美國負責資源整合、建立各地連結;以自行車產業興盛的亞洲負責供應鏈與研發;最前線的協助工作者、銷售人員、銷售店面、組裝廠等散布各國,肯亞、南非、尚比亞、辛巴威等地皆設有在地分部。

2014年2月11日

全球與台灣經濟發展之我思(上):工業革命與其後的未來想像

1 意見
這篇文章,牽扯到的議題繁多,也算是整理了自己這幾年來對一些事情的個人思考。

全球與台灣經濟發展之我思(上):工業革命與其後的未來想像
1. 工業革命後全球經濟發展 
2. 從台灣的經濟困境,延伸思考 
3. 現在人類的經濟發展模式,是正常的嗎? 
4. 人類產業演進:創業取代就業,成為人類經濟常態 
5. 人類未來經濟文明的想像 

全球與台灣經濟發展之我思(下):從產業實踐中探尋台灣未來
6. 台灣面臨的產業困境
7. 台灣產業轉型之瓶頸,以資訊網路產業為例
8. 台灣應該走出的創業模式
9. 台灣創業圈欠缺的因素:技術商品化
10. 台灣,海洋中國,華人文明領導世界的實驗特區

讓我們從工業革命以後的全球經濟發展談起吧。
圖片來源
1. 工業革命後全球經濟發展 

先以一個角度,來描繪一下從工業革命後,各國經濟與文明進展的狀況。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的誕生,固然促進了各國軍事乃至於全方面的競爭,也包括了經濟與科技的競爭。在冷戰時代,各國競相投入核彈的研發,而型塑了恐怖平衡;照理來說有核彈是危險的;但若大家有自己卻沒有,就會讓自己陷入相對弱勢(這也是經濟學上的懦夫困境),所以人人都必須造出自己的核彈,才能在戰略上形成均勢。

在軍事上是如此,而為了支撐龐大的軍事經費,背後的國家經濟實力也面臨相同的競爭。如果國家沒有足夠金錢,無法支撐如此沈重的研發費用;甚至到後來,也有經濟戰的概念遂生。 

我覺得這樣的經濟戰,其實跟核子競爭沒什麼兩樣。經濟後進國家被已開發國家洋槍洋砲的經濟侵略,逼著一定得自己生一顆炸彈出來(民族工業)以自保;剛勃興的新興國家們,也在學著做炸彈(產業發展),避免經濟依賴而受制於人。

而就像是核彈發明之後的恐怖平衡一樣;全面禁核武根本空談。歷史與文明的巨輪,因著人性,從不可能為誰停下。難怪老子要說:「絕聖棄智,民利百倍。」但或許他也知道,訴諸歷史的倒退已經沒意義了。

2. 從台灣的經濟困境,延伸思考 

先進國家雖處於這場恐怖平衡的較高制高點,卻也不見得以逸待勞。在我眼中,很多國家都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困境,因為產業轉型舉步維艱,所以都面臨了經濟低成長的停滯期。台灣也面臨了屬於自己的中等收入陷阱。 

薛中鼎教授觀察到
「…臺灣政治與經濟的互動,發現臺灣自從1996年開放民選總統,經濟就一路走下坡。臺灣的民主政治,似乎加快了臺灣政治與社會結構性的惡化問題。民主化的進程越深,經濟的表現就越差。…」 我認同教授的看法。卻也認為這個台灣目前的政經困境,可以與世界各國面臨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相互連通。
所謂的「結構」問題,會是任何組織(無論政權、抑或企業)發展到一定時間後,必然會出現的瓶頸。社會學解析社會現象,也多半是要對付所謂的「結構」。但也不能只言困境而放棄,畢竟「少康中興」的戲碼,中外歷史都有不少佳例。否極必會泰來,只是看會以「革命」、「改革」,或者其他什麼方式呈現。

2014年2月7日

台灣的MBA真的是Mentally Below Average嗎?

1 意見
「你們知道台灣MBA的全名是什麼嗎?就是Mentally Below Average」
這是在台大國企所碩一必修課的第一堂課,台大副校長兼國企系教授湯明哲老師對台下的碩一新生所說的第一句話,瞬間台下一片沉默,我想大家在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情—我們不是已經努力考進台灣頂尖的MBA,而這不就代表我們未來都可以找到理想的工作了嗎?為什麼老師要這樣說呢?(台大國企啊,不要覺得你自己夠強。
圖片來源
大家好,我是周昱昇,目前就讀於台大商研所二年級,大學畢業於政大國貿系,從大學到研究所都就讀商學院,是一名典型的台灣MBA學生,而在台灣念MBA究竟可以帶給我們什麼收穫呢?求學期間我們到底可以透過哪些方式充實自己,讓自己不要成為湯明哲老師口中Mentally Below Average的MBA學生呢?不管你現在正在台灣念MBA或是正在考慮是否要念,都希望大家能透過這篇文章得到一些收穫,也希望能拋磚引玉,吸引更多台灣的MBA來分享自己的求學經驗。

在台灣念MBA的優點與缺點

與國外的MBA相比,在台灣念MBA你可以用相對低非常多的學費獲取你需要的知識,而對大學不是唸商學院的學生,你可以用比較熟悉的語言(中文)學習陌生的商學領域知識,不會因為英文能力造成學習障礙,而如果你決定唸完MBA之後要留在台灣就業,在台灣念MBA讓你可以擁有地緣的優勢,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到台灣業界的人士。

但是,台灣的MBA比起國外的MBA,普遍缺乏實際的工作經驗,對於大學便就讀商學院的學生來說,常常會有在念商學院大五跟大六的感覺,此外,因為在台灣這個我們熟悉的環境念書,往往會讓我們過的比較安逸,而缺乏離開舒適圈的衝動,那身為台灣MBA的我們應該如何扭轉此劣勢呢? 我們可以做什麼?

每個台灣的MBA學生都有自己經營MBA生活的方式(大家是怎麼「讀」研究所/大學的?),而我的MBA生活由以下四塊拼圖組成:「個案討論」、「商業競賽」、「企業實習」、「職涯探索」,提供給大家作為參考。

2014年2月4日

你想談的是「夢想」,還是說一個「故事」?

0 意見
去年回到台灣後,趁著相熟的碩二學弟妹還沒畢業,回到母校找學弟妹聊天打屁,當然同時也沒忘了拜見老師,跟球隊學弟妹打一場暌違近一年的籃球。

打完球跟學弟妹一聊才發現,已經6月多了,應屆要畢業的居然只有4個人拿到offer,扣除要服兵役的男生,和計劃去交換的十幾個,找到工作的比例實在是不高,而在了解之後,大多數的人都是因為「不知道要找什麼工作?」或是「不知道那些工作在做什麼?」甚至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其實對於這些藉口,自己也是感同身受(畢竟我當初也沒好多少...),因此當下就毅然決定要在學校開一門課,讓畢業已經在職場各行各業打滾的學長姐,有機會回來跟在校生分享,究竟不同產業、不同公司和部門在做些什麼?在學校的時候又應該要準備些什麼?

當然,要開課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一件事,在老師和學長姐的大力支持,以及學弟妹的積極下,我們也算是跌跌撞撞的走過一學期,最後一堂課邀請的講師是畢業於美國Top 5 MBA的王大哥,他曾經在美國、中國和台灣都工作過,這次來特別想跟我們分享的是,如何在中國找工作這件事。

因為是這學期最後一堂課,我也特別下去了一趟,一方面,想跟學弟妹討論的未來課程的規劃,另一方面,也想親自一瞻王大哥風采(畢竟我們原本只是網友),在課後的餐敘上,我也問了王大哥一個問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