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1日

在國外,當你「自我介紹」時會感到驕傲嗎?

0 意見
每當問起「你是誰?」,最能清楚明瞭的告訴對方你是誰的就是「姓名」了。

東方人 在為孩子命名時,除了命理、聲調,總多添加了些長輩對後輩的期許,從過去女性常見的的「淑惠」、「雅芳」,到近期男性常見的「冠宇」、「家豪」,都是顯而易見的例子,而這樣的「名字」,無論被命名的我們是否喜歡這個名字,那對我們來說,都該是足以代表自己,無可取代的稱呼。
圖片來源
在中文如此,當我們到了其他國家,面對其他語言的時候呢?今年暑假,筆者有機會到美國打工旅遊,過程中,難倒我的竟然是最簡單的⼀句話。

「What’s your name?」


我想面對這個問句,大多數的人在國小以前就能不假思索的給出答案,第一次到美國的我也是如此,儘管覺得有一些彆扭,但還是用這個打從學習幼兒美語時,就由老師指定給我的名字介紹自己「My Name is Linda!」我對他們這樣說。

到工作的地方短短的幾天內,一次又一次的對話中,總能感受到他們對於這個名字感到有些困惑「Is that your real name?」有人這樣問道,我回答說不是,並接著和他介紹了我的中文名字。

外國朋友對我說「Can I call you your Chinese name?Ting?」

真正的名字啊...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這樣類似的對話不斷地重複出現,直到一次,有一位新認識的外國朋友問到「Why is you name Linda?」


2014年3月28日

台灣女孩:申請上研究所只是「開始」如何在美國拿到offer?

10 意見
你以為申請上研究所就結束了嗎?

最近是一波研究所申請/放榜潮。很多人都覺得,只要申請上美國研究所,不管現在怎麼樣,未來就一定會變好,手上握的,就是一張幾百萬獲得的,通往成功的門票。

但事實不如你想像的簡單:考上以後,才是你往上爬坡的開始。

*先說一下,這篇文章是根據我個人經驗,針對『商管類型』的美國研究所的印象。筆者就讀的是一年就畢業的財金所,並不是MBA,有提供這種一年program的學校大約有MIT, Columbia,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Duke等等。(詳細資訊可以上http://msfhq.com
圖片來源
首先我想問你有想過自己念完以後要做什麼嗎?是回台灣就業,還是在美國找工作?」

先談談這個找工作的遊戲」,因為我們不能用台灣的方法來找美國的工作。
這裡線上申請沒有用、考試沒有用、光靠履歷跟cover letter沒有用...聰明」已經是個必須, 你的小小履歷一點都不特別;你覺得大三時寫出了一份格式完全正確的履歷很了不起,這邊的學生可能大一就寫出來了;你比別人會多一種財務模型,這邊有同學已經跟老師研究過無數種trading strategy了;你有一個社團經驗,這裡還有別人自己開公司;你有過實習經驗,有些人已經拿到google的offer了;你覺得你的英文很好...well,這裡多的是出口成章的美國人啊!(而跟我上同一門課的學弟是高中來美的韓國人,現在是全校辯論代表!)

你真的以為,在台灣混不下去,在美國就混的更好嗎?考上研究所值得驕傲,但是僅僅是個更艱難關卡的開始。(當然,這是針對想留下來工作的國際學生而言)

如果下定決心要找工作,我們必須認清一個事實:這裡的競爭程度,不是你能想像的,你想要跳脫22K,直接拿到22萬的門票,那就得付出十倍以上的努力。

第一,英文」是個很大的問題。


我相信在任何國家,企業主都是看多元能力的。多元能力包含語言、專業知識、思辨能力、人際能力...等等,但是在台灣的我們很容易一味的強調自己的專業能力,不停的念書,考證照,但是面對英文能力,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幻想自己只要飛機降落到美國英文就變好了。

但其實,我們的英文真的不夠好,真的還要花很多時間磨練。剛到美國的時候,我一封寫給業界人士的email要寫三個小時,一看再看,一修再修,直到美國朋友看了滿意;一個學校的校友回娘家活動,我要在鏡子前面練習我要說的自我介紹,問的問題,如何握手,如何微笑...然後緊張兮兮的去活動,卻很有大的可能兩個小時,一句話就是插不上;我聽英文的速度就是沒有別人好,我的反應速度也沒有人家快,很多時候大家談笑間已經進行到下一個話題了,我還在吱吱嗚嗚的想著上一個話題我要說什麼;有接近半年的時間,我去networking活動都是在當壁花的角色,看著旁人有說有笑,談論著自己課業、職涯目標、跟著校友要名片...而我只是那個比別人矮一個頭的啞巴女孩。

第二,不容忽視的文化鴻溝」。


這是很多學生刻意不正視的問題(拜託,我就是來自台灣,難不成我還要假裝自己是美國人?),我們繼續以國際學生自居,繼續看我們的韓劇、跟我們的中國朋友講中文,然後面試來了,我們就怎麼都還是像個外國人,看著身旁的白人跟著面試官喇賽足球啦、好吃的餐廳啊、學校的派對啊...我們只能坐在旁邊傻笑,最後沒有人記得我是誰。

很多華人學生在這邊過著講中文的生活、吃中國菜、一起看韓劇日劇...這些娛樂當然好,但是你這不是在給自己塑造一個在美國的台灣生活」?

2014年3月27日

台東的孩子教MBA,關於「同理心」的一堂課

0 意見
「嘿,寒假要不要加入台東營?」
一句話,我懷揣著從未去過台東的遊玩心情,答應了。

就這樣,我隨著西灣學人NPO團隊的其他成員,踏上了開往台東關山鎮的火車;儘管被東北季風所夾帶而來的烏雲層層壟罩,海水無法被天空染成湛藍,山稜無法因陽光而清晰,但靠山臨海的南迴線仍然美的驚人。

初到關山車站的第一印象是只擁有幾條街的小鎮,沒有家樂福、麥當勞、星巴克、購物中心等這些指標性的商家,只有數不盡的稻田、群山、幾家寫著關山便當的便當店、一間對關山人已經足夠的農會超市,以及一些傳統的老式雜貨店。
電光國小座落於離關山鎮仍有6公里遠的阿美族電光部落之中,由於少子化和部落人口嚴重外移等原因,時至今日電光國小全校只剩27名學生。

也許對於我這大學是商科背景,碩士仍選擇就讀MBA的人而言,電光部落就如同那間座落於國小旁十字路口的雜貨店,只擁有一間雜貨店的市場;難以想像,那時的我心中是用「荒無」這個字眼形容它。

現在想來,當初自己依著寒假沒有特別計畫,以及順便旅遊的想法加入非營利性質的教育營,只覺十分羞愧和抱歉。因為在這五天四夜的營隊當中,我得到的遠比付出的多更多。

服務的初衷,校長的話。


校園的設施以及建築都比想像中的好。我們被安排在一間擁有木製地板的「圖書室」作為我們未來五天四夜的睡覺、休息和吃飯空間。在完成晚上的教程討論、行程規劃和例行的宵夜桌遊時間後,大家懷著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心情迎接明天的到來。

隔天一早,校長便找了我們所有人到校長室聊聊,緊張的心情促使大家趕緊起床梳洗,挑戰已經開始。

校長看上去相當年輕。在暢談中發現,由於在教育部補助計畫當中,每年都會有大專院校學生來此辦營隊。且不乏各地的善心人士捐助早餐和營養午餐給這裡的學生。在談話的最後他提到「他們只是比較皮一點,其實這裡的小孩都很單純啦!」「我們很感謝你們來這裡帶營隊,他們與外界的接觸太少,希望你們能多帶一點外面的東西給他們。」

2014年3月26日

商業競賽的背後,你一定要知道的三件事。

1 意見
前幾天,剛結束了溫世仁基金會舉辦的「WISE團隊競賽」,這是一個綜合服務、團隊、創意與高額獎金的競賽,過程當中,最後的33位學生裡,我們一起經歷了各種不同的試驗,像是百般刁難的「情境模擬」,或是一生之中可能再也不會體驗的高空繩索,在2014的元宵情人節裡,我們最終分出了一個勝負。

有人拿到了高額的獎金,也有人難掩失落的獲得了四面八方的鼓勵與安慰,無論如何,在這裡,我必須要先謝謝「溫世仁文教基金會」的努力,這絕對是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團體,希望他們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創造更多的回饋精神,也給我們年輕人一個機會,探索自我,創造更多正面的影響力。

參加商業競賽的「意義」是什麼?


我所就讀的中山企研,比賽風氣非常盛行,包括L’Oreal、永續創業、ATCC、TIC100…應該超過2/3的學生在碩一結束時都會參加至少一個競賽,這沒有好壞,就是一個很特別的風氣,但不禁讓我思考,我們參加的這些比賽,到底是在比什麼東西?比創意?比邏輯?在報名比賽以前,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要比?比完了第一名,可以證明什麼?如果輸了,又應該得到什麼?


在開學過後的兩個月,我參加了政大的永續創業比賽,一個血淋淋失敗的教訓,從頭到尾,我根本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我努力的去思考當初為什麼報了永續,是不是同學們一味的報名L’Oreal,所以也讓我的競賽夢湧上了心頭?但是討論的當下,我們遇到了困境,慌了,我開始找不到這個比賽的方向,我開始對我的隊友感到不滿,開始覺得我們在浪費時間,於是,我們也不意外的,被淘汰了。

從這裡,我開始相信,在報名比賽前去思考這些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比賽的過程當中,很容易疲憊、厭煩而迷失自我,不僅傷害自己,更傷害了隊友,因為你會開始覺得「是不是輸定了?」,或是「我是不是在浪費時間?」,於是口出惡言,開始逃避,這時,初衷就像是一座燈塔,他會在黑暗中指引你該有的「態度」和「方向」,如果沒有了初衷,這場比賽,也就失了最重要的「意義」。

贏,從來就不是最重要的事


2014年3月25日

30歲之前「脫軌」,才知道自己的「第一志願」是什麼

0 意見
我最近試著想像未來生活的樣子,總覺得要做的決定實在太多,而時間好像永遠不夠用。

大學畢業後,一直到30歲之前,會不會是最容易感到不知所措的一段時間?我曾經用「脫軌」來形容過這段時期:人生不會為你準時靠站停車、不會為你守住平交道、也不會讓你能在睡夢中到達預期的終點。時光持續流轉,人生列車仍要往前,可是你已經不在體制安排好的軌道上了。

生涯突然出現太多選項或待辦事項:繼續升學、準備出國考試、找工作、結婚、生孩子、創業...而每一個選項後面都還有更多的選項:念什麼研究所?要不要轉行?找什麼工作?除了興趣,該考慮發展性還是薪水?創業的商業模式?如果將這些事情再加上「時間」壓力,頓時就會讓我們明白人生再無兩全,過去那些不用割捨任何人、事、物就能找到「第一志願」的日子已不復存在。
圖片來源
還記得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有一位家長問我未來想做什麼,當時我像個小大人一樣自信地回答「我要先考上衛道中學,然後念台中一中,最後再上台大!」,這些「第一志願」一個連接一個,成為我18歲前的生活引擎。

我現在明白,當時我站在社會結構中有利的一方,不懂獨立思考,更別提擁有社會學的想像了,自然很容易被主流價值決定的第一志願說服;但不可否認的是,擁有這些人生目標確實讓我在求學時期更有衝勁,更願意往前走下去,也才有機會遇到更多不同的風景和機會。

於是我們都同意,人生必須要有目標。只是現在我們是個大人了,我們得自己決定第一志願才行,尤其未來我們碰到的這些志願已經沒有「最好」與「好」之分這麼單純,而大多是「好」與「也很好」的狀況時,我們要怎麼找到最合適自己的第一志願?

2014年3月24日

聯發科併購晨星,「一代拳王」如何敗部復活?

0 意見
台灣雖然是世界第一大的半導體代工國家,不論是研發技術還是量產能力,都不會落後美國太遠,但我們卻一直缺乏能夠登上國際舞台的IC品牌設計公司,直到了聯發科技(以下簡稱聯發科)的出現,台灣才逐漸在手機處理器市場上搶下一點知名度,而到了2014年聯發科更是有實力和美國第一大廠高通競爭高階市場,且手機晶片也獲得多家知名大廠採用,如日本SONY、韓國三星、大陸聯想、小米、台灣華碩...等。

儘管如此,聯發科在兩年前也曾面臨巨大的危機。在2008年時聯發科靠著供應大陸山寨機晶片成為手機晶片業的龍頭,但是隨著景氣復甦以及智慧型手機的蓬勃發展,過去主打低價的功能手機沒落快速,快到讓聯發科都來不及反應,就已經錯過智慧型手機處理器的市場先機。
圖片來源

倒地的拳王


當時,連有台灣IC設計教父之稱的董事長蔡明介還曾被大陸網友票選為「2011年度最差CEO」,獲獎原因為「沉浸於2G時代取得的輝煌,聯發科在3G與智慧手機上出現極大的戰略失誤,致使公司連續四季營收與淨利大幅下滑。

董事長蔡明介已感受到四面楚歌—高端市場久攻不下,低端市場不斷淪陷。」而分食低端市場的,主要有大陸的展訊以及台資背景的開曼晨星(以下簡稱晨星),當時市場上眾多分析師都看衰聯發科,甚至有人說「聯發科不過就是一代拳王」沉溺於過去的光環,事實上早已經落後於下個世代的競爭模式無法生存了。

諷刺的是,提出一代拳王理論的人正是蔡明介董事長,他觀察了全球IC設計業過去20多年來的發展心得提出的理論。
「對IC設計業者來說,利用新晶片、新製程技術,在過去還能產生後發先制的成果,並改變終端市場的需求,不過也因為成功的太快太容易,不少公司落入被舊產品、舊客戶綁住而重複投資在舊的產品線和技術上,讓內部資源空轉而忽略了創新的重要,最後被其他同業趕上甚至是超越,最後由於銀彈燒盡,且無力應付新市場的需求導致自己被市場淘汰。」
這就是一代拳王理論的最佳寫照,沒有創新,沒有未來。

2014年3月23日

今天你不站起來,明天站不起來!

0 意見
現在,是21日凌晨4點多,印入眼前的是,立法院議事廳,國父像下面大大的「佔領XX小時」標示,昨天中午進來的時候,那個數字是77,我心裡暗自對自己說「我要看到數字換成100才離開...」
想一想,都要30歲了,卻是人生頭一遭,為了某個社會事件,走出家園,站出自己的立場,而且是身體力行地參與「社會運動」。

更沒想過的是,這30年來即便自己「幻想」多少次進入立法院的情景,但是從來沒想過,第一次進立法院是用「爬」著進來。

但是老實說,讓我走進立法院議事廳的原因,看起來是為了工作;不過實際上,又有多少動機是為了自己那一份30年來蠢蠢欲動的心?但是決定要進去之前,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卻是「父母親擔憂的眼神」。

是啊!我們這一代有多少人,是這樣被上一代教育著「不要碰政治」,參加「社會運動」又曾幾何時,成了「學壞」的代名詞?為什麼站出來用行動為自己的想法辯護,就是「偏激」的行為?

要怪站出來的都「只是」學生之前,何不先問問自己?


因為在現場也要工作的我,四處尋找學生代表採訪,我先直接走上台前找「總負責人」表明來意,再被轉介到「媒體部門」傳達我們的需求,因為該部門幹部正在開會(決定接下來12小時的下一步棋怎麼走),又轉往服務台,尋找合適讓我們請教的人選。

順利完成訪談後,我跟同事又決定要再找一位學生代表來聊聊,這次的活動究竟是如何組織起來的?「其實也不能算是非常有組織的運作,不同的幾個組織本來就有各自關心的主題,有各自會開的例會;但這次活動一開始後,大家很快就各就各位,工作不是用指派的,而是很快就是認領自己比較擅長的領域,有的擅長攻堅、有的擅長網路媒體操作、有的負責物資配送,很快的救護站就設立了...」

2014年3月22日

寫在「青年奪回國會,民眾審議服貿」之前...

0 意見
(19)日,今晨的台灣,讓我想起法國大革命。

自秤斤兩,在貿易和產業方面我都不是專家,所以我對於「審服貿的結果」,從來沒有發表過意見。但這兩天,學生和人民對服貿審議程序正當性的焦慮沸騰,攻入立法院,從歷史和政治來看,期待服貿有一個良好的審議結果已是奢求,我們可能更要先解決更上游的問題「由誰審服貿」 這,就是法國大革命的火線。

先用最簡單的說法談談法國大革命。因為在十八世紀,法國政府發動海外戰爭、奢侈浪費,財政破產,亟欲加稅。當時的法國議會,乃是「三級議會」,由貴族、教士、平民三級組成,大致上一級一票。

於是,無論怎麼審案,享有特權的教士和貴族一個鼻孔出氣,這些人執政決策的錯誤,都不負責,所有的負擔和犧牲,都由平民階級承擔。法國人民最終了解,如果議會是這樣審議,他們不能再信賴議會。
法國大革命前的議會

法國大革命,起因是國民對當前議會代表性與效能不再信任,革命的結果,是十年的混亂和殘殺,台灣當然不可以走上這一步。但我們現在的困境,確實和法國大革命之前很像 -- 立法院的代表性與效能,我們發現無法再信任。

服貿可能是雙刃劍,可能帶來台灣的商業機會,讓我們的經濟在絕處逢生。但服貿也可能傷害一些企業和就業人口 -- 這件事,亟需由有智有能有經驗可信任的人,以公開、透明、有效率的方式審議。偏偏,現在負責審議的,是藍綠兩大黨主政的立法院。而他們「做不到」。

2014年3月21日

美籍主管在中國: 「虧了一億元」才學到的創業課

0 意見
如果Dylan和Daniel和我早三年相遇,我相信我們看到的他氣勢會更加銳不可擋。

我們見到Dylan那年他快60歲,但他的眼神與年紀讓人無法聯想在一起;我所見過的60歲長者,眼神散發出的往往是一種溫和內斂的感覺,但Dylan的眼神卻是完全相反,他的眼光銳利如鷹,被他注視的感受坦白說不是太好,有點像我們電影裡都看過的嚴厲主管所必備的兇狠眼神。

Dylan的態度是和善的,他的談吐舉止都是溫和有禮的。我們和Dylan約在上海的台灣連鎖茶館,我舌尖記不住餐點和茶水的味道,但那天的談話內容我永遠刻在我腦中。
圖片來源
在我八年多的Head Hunter歲月哩,我聽到最多的是職場菁英耀武揚威的說著他們的工作壯舉。我對於這些故事大都抱持者相信,但我必定在每次面談時多問一個問題「在你的工作生涯中最大的挫折是甚麼?」

因為我知道人選在面對Head Hunter時必定也必須包裝出職場上最好的自己,但事實是很少有人能永遠保持百分百的完美狀態,所以每次的面試我必定會加問一個問題「你的工作生涯最讓你無力的狀況是什麼?」而我今天所面對的Dylan,要聊的就是他所無力而失敗的部份。

「我是在台灣長大,接著在美國念完大學後,我決定要做生意賺錢,於是選了我當時認為毛利最高、本錢需要最少的飾品,以擺攤開始販賣。後來我逐漸獲利,開了第一間店,第二間...後來我成了綜合品牌連鎖店。」Dylan講到過去的豐功偉業時嘴角的自信微笑,Daniel和我都感受得到。

同時間Daniel和我和彼此使了一個眼神,因為我們來見Dylan前就已經聽說,他曾經在上海轟轟烈烈的上了一堂「虧了一億元的課」。

「Dylan我想請問你,你為甚麼會從美國來上海發展呢?」失敗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但也確是最不能碰觸的,Daniel只能用外圍的議題來慢慢切進核心。

2014年3月20日

本月社企:棉樂悅事─縫紉一片扭轉月事迷思的布衛生棉

0 意見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人生的轉彎處,放手一搏的勇氣可以創造出什麼樣的人生風景?大學畢業即投入非營利組織的台灣七年級女生林念慈,在工作上接觸了許多國際發展、婦女衛教推廣的業務。2010年,念慈赴南印度生態村旅遊時,買了人生第一塊的布衛生棉,因而觸發她成立「棉樂悅事」工坊(Dharti Mata Sustainable workshop,尼泊爾文中"大地母親"之意)的念頭。
她將創業的想法寫入企業舉辦的「夢想資助計畫」之中,並於2011年獲得補助、在尼泊爾的樸門農場創立「棉樂悅事」工坊,藉由倡導女性製作、購買及使用布衛生棉這項產品,不僅讓在地農村婦女能夠從這個過程中有所覺醒與反思,也使月事──這原先許多人羞於討論、甚至曾在尼泊爾當地被視為禁忌的話題,成為女性正向看待與重視的人生課題。

扭轉月事迷思的布衛生棉


念慈指出,尼泊爾當地有80%的農村婦女仍使用舊紗麗與舊布製成的布墊,常因清潔與衛生問題而產生感染與相關疾病。而台灣大多數女性經常使用的拋棄式衛生棉有90%是石化副產品,自然分解就需要300至500年。「拋棄式衛生棉往往不如棉製的布衛生棉透氣,對女生不一定好,」念慈表示,「棉樂悅事」推廣純棉製造、倡導乾淨、衛生,且具有公平貿易理念的布衛生棉,希望能改變大眾的消費習慣。透過這樣的的行動,有愈來愈多的人們開始對於月事有更深的認識並以正向的方式看待。
2012年,念慈辭去原本在NGO的工作,全心投入經營「棉樂悅事」。她表示,從在過去NGO工作習慣「給」的過程,要過渡到真正「賣」一件商品時需要調適。她說,早期製作出成品習慣很開心地送給別人,但今天要成為一個社會企業,勢必需要更多成本上的精算。她實地訪查尼泊爾當地一百多位的農村婦女,訂出了一個她們買得起且願意消費的價格,目前大約是一片衛生棉約1-2塊美金之間。

2014年3月19日

巴菲特:從我的房地產投資可以學到的事(下)

0 意見
圖片來源
本文翻譯自:Buffett's annual letter: What you can learn from my real estate investments

多數投資人都無法打敗大盤,但巴菲特的波克夏則遠遠贏過S&P 500指數。

接續 巴菲特:從我的房地產投資可以學到的事(上)

我的兩次房地產買進分別是在1986年和1993年,他們的下一個年度是1987年(註:黑色星期一)和1994年(註:墨西哥金融危機),但是現在回頭去看,當時的經濟、利率或股市的表現對於判斷這兩個投資是否會成功卻一點都不重要。我已經不記得當時的報紙頭條或專家們到底說過了什麼,不過管他評論怎麼說,玉米還是會繼續在內布拉斯加州成長,而學生也會繼續湧入紐約大學。

我這兩筆小投資和股市投資有一個主要的差異:股票能提供你每一分鐘的評估價格,而我還沒看到過我的農場或是紐約房地產的報價。

對股票的投資人來說,他們持股的估值能置身於大幅波動,應該是一個巨大的優勢。對某些投資人來說的確如此。畢竟,如果我的農場旁邊住著另一個喜怒無常的農場主人,他每天對著我大喊報價,不是要我把農場賣給他,不然就是想把他的農場賣給我,而價格的高低取決於他的心理狀態,短時間內的上下起伏相當劇烈。在這種情況下,我要怎麼從他荒誕的行為中獲利呢?如果他今天報了一個低得不可思議的價格,而我還有一點閒錢,或許我會買下他的農場。如果他喊出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價,我也可以把我的農場賣給他,或是繼續經營農場不理他。

可是對於股票投資人來說,總是常常讓其他投資人任性而不理性的行為所影響,結果他們自己也跟著做出不理性的舉動。因為總有著許多關於市場、經濟、利率及股價變化的評論和分析,有些投資人認為聽專家怎麼說是很重要的,甚至更糟的是,竟然考慮要遵循這些專家的評論而去採取行動。

這些人,當他們擁有一座農場或是公寓的時候,他們可以安穩的坐著數十年,但是當他們接觸到股票報價,而且還伴隨著評論員的時候,好像就被灌輸了這樣的訊息:「不要只是坐在那裡,做點什麼事情吧!」對這些投資人來說,股市的流動性從一個好處變成了一個詛咒。

相較於一個不穩定又大嘴巴的鄰居對我房地產投資的傷害,一次閃電崩盤或是幾次股市的大幅波動其實並不會對投資人造成什麼影響。事實上,如果他能夠在價格遠低於價值的時候準備好現金,一個上下起伏的市場對於真正的投資人是有幫助的。

恐懼的氣氛是你投資的好朋友,而樂觀的世界卻是你投資的敵人。
(A climate of fear is your friend when investing; a euphoric world is your enemy.)


2014年3月18日

Homey Hostel實習:短短3個月,我把台灣介紹給「全世界」

0 意見
「Travel is not to escape life, but for life not to escape us.」
旅行不是為了逃避生活,而是為了讓生活不要遠離我們。我想,這是我在Homey Hostel裡所看見旅行的意義。

對我而言,打工與實習的不同在於:「打工是體驗工作;實習是體驗職場」,而這是我尋找實習的主因。
來自美國的Ludmila, 笑容和熱情總是溫暖我的心

機會是偶遇的過程


「這份工作不是一般的打工,在短短三個月裡面,你可以接觸到世界各地來的旅人,就像置身國外一樣,結交各地的朋友,增進語言能力,並且學習旅館服務等事務。如果你也跟我們一樣,想把台灣的好介紹給來自世界各地的友人,希望有熱忱的你,加入我們。」從We-Student學生實習媒合平台上,我看見機會、我覺得這不是一段徵才內容,而是一段與我的對話,於是我奮不顧身採取行動。

敞開心胸、擁抱能力


Homey Hostel應徵的條件為:具外語能力、個性活潑、喜歡與人接觸、能接受各種挑戰並具備獨立求解的能力。這篇徵才簡介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How matching!在尋找實習的過程,我們每每會遇到猶豫或者抉擇,但如果能看到一份實習工作,在第一眼就被其吸引,甚至是感覺如此的實習內容和條件都像是在向自己招手,那就絕對要勇敢去嘗試,因為當我們掩蓋不住內心的興奮與喜悅,開始著手填寫履歷並寄出,好運一定會來敲門!當然,喜歡的才會心滿意足並且滿股熱血的學習。

欣喜嘗試、練習失落


這份實習對我最大的吸引力在於,讓我不必花大錢出國,就能彷彿置身在一個縮小版的聯合國,接觸各國旅人、體驗外國文化並且迅速提升自己的外語及應對能力。但,投遞履歷時的欣喜與投遞後的回音並沒有成正比,失落之餘,我開始積極地從各種管道聯繫,像是Facebook和電子信箱。

2014年3月17日

美國投入資訊教育的同時,台灣投資了什麼?

0 意見
教改、鼎王、洪案,全民心灰意冷之際,我們需要更多正面的力量。看到相當多為不平發聲,提供方向與反省的人物,除了給予這些勇士掌聲之外,更需要我們在社會的方方面面,投入更多的關心與努力,而美國,半年來在資訊教育上的投入,令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我們,無法忽視,必須關心。

美國總統歐巴馬於去年非營利組織Code.org發佈時,發佈了這麼一段演說:


歐巴馬總統呼籲:學習如何寫程式不僅對你來說很重要,也對國家很重要,如果我們希望美國走在科技前端,我們需要像你這樣的年輕人投入,Coding將改變我們做事情的方式。沒有人天生就是電腦科學家,透過一點努力,數學技巧和科學基礎,幾乎任何人都可以成為電腦科學家。(中文報導

歐巴馬總統不僅僅為Code.org宣傳,更將資訊教育的重視程度,提高到總統的層級,而這樣迫切的程度也是源於事實上,美國的軟體工程師等相關職業,在2013年的調查中居於榜首,來到70,000多個職缺,且數量幾乎是第二名的會計或審計(37,000萬多)的兩倍。(中文可參考:2014 百大最佳職業,軟體工程師躍居冠軍) ,而英國,甚至將Coding教育提到國家等級,正式開始自己的Coding人才儲備之路(UK Government Backs Year Of Code Campaign, Boosts Funds To Teach Code In Schools)

在這樣高需求的情況下,美國政府與民間很一致地,認為從小開始培養對寫程式的「興趣」,是相當重要的。

不僅僅網路上學習寫程式的資源如雨後春筍般冒出(Codecademy),甚至把程式概念設計成玩具(Play-i),讓兒童小時候耳濡目染。美國人的目標是,把程式變成一種「人人都具備的能力」,而不是一種單純的「專業能力」。
圖片來源

學寫程式有什麼好處:


2014年3月14日

在中國的台籍千萬年薪顧問:專業之外,成功與失敗的「關係」

0 意見
我們常聽說大陸有很多的奇人異事,而Joseph的經歷應該是這一路上Daniel和我聽過的奇人前三名。
圖片來源
Joseph和我們約在上海茶樓,坦白說他看起來非常普通:大約165公分的身高、帶著金屬框的眼鏡、圓圓的臉龐其實就像在路上很容易看到的普通中年男子。

很多有過人生歷練的長輩都會說,一個真正厲害的人往往看起來是普普通通的,不會在第一眼讓你知道,他厲害的地方在哪裡。Joseph就標準是這樣的人,他因為在官方政府有豐富的人脈,當時的他是某間知名台資企業在中國的千萬年薪顧問,千萬的年薪綁不住他人的原因是,Joseph同時是好幾間公司的企業主。

我們來找Joseph的原因,不是來認識人才,也不是來簽企業客戶,我們主要是想要知道Joseph怎麼在中國市場打出一片天的。

「Joseph我想知道,你不是在中國土生土長,你是怎麼打進中國政府這樣封閉體系的呢?」我提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但這也是Joseph最特別的地方,他以一個台灣人的姿態打進了最封閉的圈子。

2014年3月13日

我的澳洲打工旅遊:沒有所謂「有意義」的人生,只有「不同意義」的選擇

11 意見
上個月有個機會參加了某大企業的活動,中間休息時,一位高階經理人隨口問了我學校與工作狀況,而我也沒想太多地談到去年到澳洲打工渡假一年。話說出口我就後悔了,尤其是在看到他的表情後。

「該不會去採葡萄吧?」他瞇著眼笑著說。

「是的,我在澳洲都是到農場工作,也採過葡萄。」我回答,想必接下來又將掉入過往的對白。

「我不懂現在小朋友怎麼會去做採葡萄這種沒有意義的工作浪費時間。」不屑語氣相當明顯。

「我想沒有意義就是一種意義吧。」我這樣笑著說,不帶任何情緒。

這位高階經理人對我的回答感到啞口無言,哼了一聲搖搖頭。

接下來不算對話的對話大概就是一連串關於他對農場工作的消極看法以及對年輕人一窩蜂幹這種蠢事的不解。最後,他半嘲諷地以「當零售員或去廚房洗碗都比去農場好。」下了結論。

何謂「有意義」的人生?


這樣的對話其實早已習以為常。雖然我從不刻意隱藏澳洲打工渡假的經歷,但漸漸地我極少主動提及這一年,如同大家從不談各自政治立場。大部份的「大人」和這位經理人一樣不曾尊重過我的回答。他們要的從來就不是我有什麼想法,也從未真心想了解我經歷了什麼,他們僅僅只是想「教育」我們何謂「好的」人生。

對話當下其實浮現了千百個問題想問眼前這位高階經理人,但我卻開不了口。實在不願將生命的單純感受與分享,陷入語言攻防的牢籠,來忍受您冷嘲熱諷的回應或被您視為「小孩子」的「詭辯反抗」。

如果有那麼一個可能,我們身處在一個可溝通的環境,我真心地想問您:為何農夫就是個卑賤的職業,而您的工作不是?您用什麼標準來區分職業的貴賤?薪水、產值、社會地位?爲何年輕人做選擇都要有您所定義的「有意義」?您所說的「有意義」是什麼?又是「誰」來定義「有意義」?

2014年3月12日

沒有這5個特質,「千萬別去」那間新創公司實習!

0 意見
如果坐在在螢幕前的你,年方二十,滿腔熱血,不想寄人籬下,想要創造自己的一番事業,筆者建議,不妨先把少年熱血擺一邊,調杯冰拿鐵,好好讀一下這篇文章,它應該會很適合你的。




大部分的年輕一代,如果你老爸並不是郭台銘或戴勝益的話,想直接創業(而且成功)是很困難的,你可能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創業的挫折會比你想像的大多了)、可能沒有足夠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沒有任何的資金。

如果說只是想搏個經驗的話,拜託,可別害到你爸媽(因為他們可能是你唯一的投資人),何不考慮先加入新創公司實習呢?跟在他們身邊可以讓你先熟悉創業到底是甚麼狀況。至於其他更多的原因可以參考這篇 年輕人,你該加入新創公司。
圖片來源
不過,重點是,應該加入怎麼樣的新創公司?


新創公司與大公司不一樣,大公司的企業體制與文化與你的主管無關,因為你做的大部分的工作,都是依循著公司長期以來訂定的體制文化。這樣的體制,可能是幾十年前某位英明的執行長訂下來的,也有可能是一大堆投資人與經理階級開了幾百次會後的產物,但總之,可能都與你眼前的這位主管無關。

但是,加入新創公司,你的主管很有可能就是創辦人,抑或是團隊的核心幹部之一,企業整個運作的體制,甚至是文化,都是你眼前這個人所主宰的,因此,如果你是那種「滿腔熱血」,但對創業還一無所知的朋友們,別管體制、別管產業、更別管知名度了,請看看你所追隨的那個「人」吧!

2014年3月11日

巴菲特:從我的房地產投資可以學到的事(上)

0 意見
葛拉漢(Benjamin Graham):「如果你做得像是在經營企業,那就是最有智慧的投資了。」
引用葛拉漢的話作為這篇文章的開始很適合,因為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有關投資的事情。我將會談到更多關於葛拉漢的事情,也會很快談到關於投資普通股的事情,不過請先讓我告訴你兩個跟股票無關的投資小故事,雖然是很久以前的事,這兩次投資對我的財富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改變,卻是相當難能可貴的經驗。
圖片來源
本文翻譯自:Buffett's annual letter: What you can learn from my real estate investments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美國中部的內布拉斯加州,從1973年到1981年,美國中西部地區經歷了一次農產品價格的大爆發,造成的原因是多數人相信失控通膨即將到來,而小型農村銀行的放款政策更是推波助瀾。後來泡沫破了,造成農產品價格下跌甚至超過50%,不但造成農民負債累累,連借錢給農民的銀行也損失慘重。當時,愛荷華州和內布拉斯加州所倒閉的銀行數量,是離我們最近的這次大蕭條五倍之多。

到了1986年,我從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買了一座400英畝的農場,位置在奧馬哈北方50英哩的地方。我付了28萬美元,這個金額甚至比倒閉的銀行在前幾年貸款給那座農場的錢還要少。我對經營農場毫無所知,但是我有一個很喜歡在農場工作的兒子,從他那邊我瞭解這座農場的玉米和黃豆的產量有多少,以及營運支出大概多少。根據這些資料,我算出這座農場的報酬大概有10%,而且我認為這座農場的生產力將會增加,作物價格也會上漲。後來兩個預測都一一應驗了。

我不需要什麼特殊知識或情報才能下結論,這筆投資沒有缺點,而且可能會獲得高額報酬。的確,偶而會遇到作物欠收,價格有時候也會讓人失望,但又怎樣呢?只要在多數的年份都有著不錯的收穫就好了,我根本沒有什麼需要賣掉這座農場的壓力。28年後的今天,農場的盈餘是原來的三倍,而農場本身的價格更是我當初買進的五倍之多。我仍然對經營農場一竅不通,最近我去拜訪了這個農場,這也才第二次而已。

2014年3月10日

越南外派之後,人生中最重要的「小事」

5 意見
某一個剛下班的晚上,正準備休息的時候,電腦突然一個私訊亮起。

「嘿,我三月要結婚,你能不能回來參加呢?」
研究所的死黨球友,終於也要步入禮堂,完成人生中的一件大事。這還能不去參加嗎?

「不好意思,過年前才剛回台灣呢!我應該沒有辦法參加…」

陣陣涼風襲來,原來越南的夜晚還是有些許的涼意。不知道是對朋友的歉疚,抑或是對家鄉的思念。2014年才剛開始,身旁的朋友們不斷地傳出喜訊,已經是第二個準備在三月結婚的好友了。
圖片來源

聚少離多的場景


以前在台灣總覺得時間很多,要去哪就去哪,朋友邀約總是可以到,女朋友的生日,單純的回家吃飯…這些看似平凡的小事,現在卻好遙遠。曾幾何時,自己也常常在台灣各個景點遊覽打卡,臉書上也都是與朋友的聚餐合照。

相反的,現在常常看著別人Tag自己,自己卻未曾再出現過。寂寞的感覺,會不知不覺漫延在自己的房間、工作的場合,以及漸漸取代假日出遊的新鮮感。

看著電視上面,台灣起薪如何如何,初入職場的新鮮人該怎麼過活呢?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人願意做,原因不外乎不想離開家人與朋友…。你願意用多少錢來交換與心愛的人生活的時光,這就是長駐外派最實際也最不願意面對的事實。

2014年3月7日

上海知名軟體公司CFO:台灣人才,你的決勝點是「綜合評比」

1 意見
Josh是Daniel和我在上海準備要會面的第二個「大人物」,他是中國知名軟體的財務長。

他和太太Jasmine,約我們在上海的教會主日完之後碰面,而那次的主日講道讓我印象深刻、久久難以忘懷,原因是講道內容無聊到讓Daniel睡著,我為了要維持教友形象才勉強張開雙眼,但來參加的信徒卻依然人山人海,磚紅色的教會不是特別華麗卻透露了一股穩定安寧的氣息,我想它安撫了上海眾多民眾炫麗卻又繁忙的心。

周日的Josh穿著輕便的運動帽T和牛仔褲,帶著黑框眼鏡,就像個高大帥氣的大學陽光男孩,很難把他跟日理幾億人民幣的嚴謹CFO聯想在一起。他太太Jasmine是他在美國唸MBA時的學姐,Jasmine順著Josh的工作一路愛相隨,從美國、香港、台灣,到現在落定在上海。

Josh和Jasmine的感情遷移史,也是這個世代台灣優秀人才所熟悉的求學和工作路線。有人說我們這個時代的優秀台灣青壯年,會習慣於因為求學和工作不斷的別離,但Josh和Jasmine卻選擇了彼此相守。
圖片來源
「大陸的海歸派這麼多,非常多優秀學校畢業的聰明腦袋...」Daniel切了餐盤上的德國豬腳,一面和Josh閒聊著,Josh夫妻請Daniel和我在IKEA吃午餐。

「你能夠進入這間知名軟體公司當CFO,除了你的工作專業之外,你覺得還有其他的原因嗎?」

2014年3月6日

做的決定是這麼微不足道,但我們的夢想卻一點也不小。

8 意見
還記得6年前,我們一群MBA的大男孩,在宿舍的時間總是少不了討論八卦,MSN的訊息視窗一個接著一個。
當時,每個月我們都會收到所上自製的刊物,說是刊物其實只過不是一份PDF檔的文件,裡面有學長姐試著分享一些他們在MBA中不同經歷的收獲與思考,有些內容其實對我們助益不小,但是絕大多數的人,是懶得去下載Email裡的附件,即便下載下來的人,可能也不會真的打開來從頭看到尾...

那是一個社群網路還不風行的年代,無名部落格還在獨領風騷,Google逐漸成為生活的一部,幾個大男生就這樣突發奇想,為什麼我們不弄個部落格/網站,把那些有價值的文章分享在網路上,不但大家閱讀方便,搜尋引擎找的到,也不用花時間做沒幾個人打開檔案看的美工,最重要的是,好的觀點值得讓更多人知道!

趁著2008年的寒假,不到四個人就這樣創辦了MBAtics,我們想要打造一個所有MBA都應該關注的資訊分享平台,分享我們的故事和所學。一轉眼6個年頭過去了,這幾年我們選擇用非營利的方式經營,用類似社團的方式把主導權留在校園。

想當然爾,內部沒有永續發展的策略規劃,外部環境更是瞬息萬變,Facebook崛起,資訊分享和傳播方式大變,也造成大多數人文字能力下降,MBAtics幾年來走得步履蹣跚,每一步都非常掙扎,甚至我自己在農曆年前,一度興起了下台一鞠躬的念頭...

但是,卻只因為兩個則訊息,把我從負面情緒中喚醒。

2014年3月5日

人生沒有「速成」,想得到門票就用「一萬個小時」來換

6 意見
在台灣的我,很習慣於花少少的時間,達到大大的功效。

考試前我抱佛腳、找工作前把履歷趕一趕、比賽前最後一刻花個三天三夜集訓,然後,事情結束了,結果總是還不錯(考的也還不差,面試也自我感覺良好,比賽呢?反正評審口味不一,我也管不了。)於是我用這種心態繼續混日子,總覺得什麼東西只要靠我幾個禮拜,最多一個月的時間努力,一定有成果。
圖片來源
這陣子很多學弟妹跟我反應:
「我已經花一個週末整整四十八小時的時間修改我的履歷了!為什麼還不夠好?」
「我已經花一個月的時間每天申請實習了,為什麼一點成效都沒有?」
「我已經在接到面試通知時立馬開始準備,緊鑼密鼓練習一個禮拜,為什麼程度還不夠?」
「我這個考試已經唸了兩個週末了,應該已經沒問題了吧!」

我們都以為,一個週末,一個禮拜,一個月,就夠了。


但你知道嗎,這種付出的程度真的微不足道到了極點。到美國之後我才發現,這裡的學生看待自己的時間的態度不一樣,在求職方面尤其明顯;他們的單位不是幾天、幾個禮拜、而是「幾年」。

我看到無數個大二學生早早在開學前就把履歷寫好(是他們花了好幾個禮拜寫出來的第一版),規劃自己大二這學年需要做什麼研究、培養什麼面試技能(是的,面對大三下的徵才潮,大二上的他們已經開始準備了!),大二暑假到大三上時已經開始進行緊鑼密鼓的面試練習,並且開始針對大四畢業以後想進的公司,開始找資源,接觸學長姊。

你有沒有發現,針對每一步,他們的時間單位很長,而不是像我們一樣,一個週末就覺得很了不起?

2014年3月4日

北京工作的日子:我在陸企互聯網,北京生活大不易?

5 意見
北京,一個很大的城市。身為中國的首都,充斥著不同於其他城市的政治色彩與面貌。

待在北京一年多(2012/10~至今),時間不算很長,對於這個城市的味道,從初始的陌生觀察者視角,逐漸轉變為在地北漂客的熟悉與習慣。
圖片來源

- 環境

內陸乾燥,少雨,晴天多雲比例高。水氣不足,不是年年都有雪。
日夜溫差大,風大,沙塵多。
四季分明,景色各有千秋。清明附近樹多地區有柳絮。黃金季節為9~11月。
供暖期間為11月中下旬至隔年3月中下旬。
冬季空氣污染較嚴重,夏季時有大暴雨,無地震及颱風。

- 人文

地大物博人種多,車多擁堵,放寬心對待周遭的人事物。
外來人口遠高於老北京人,各種口音宛如語言教室。
空氣污染已經嚇跑部分外國人與富人,路上隨處可見吐痰人與地面痕漬凹凸。
北方人較大大咧咧,較不介意肢體碰觸,說話聲音洪亮,中氣十足,吵雜。
北京為首都政治中心,各地安檢與公安管制等較頻繁。

- 物質

精緻的料理都偏貴,尤其是非中式的餐點。競爭不激烈,地雷多。
市場大,國際品牌豐富,只是稅重價格不太親民。特價期間反而可以降很低。
生活必需品及一般內陸製品質量耐用度不高,各種忽然崩壞。
交通費很便宜。(包括出租車,公交車,地鐵等,也有類似U-BIKE的腳踏車)
電費價格一般,水費算便宜。(飲用水另外買桶裝水或礦泉水)

以上是為大家勾勒出北京的輪廓,像是素描,希望大家都能夠想像出一個除了遊覽觀光景點外的虛擬北京城生活。

接著,簡單聊聊自己在北京工作與生活的樣貌。

2014年3月3日

史丹佛MBA:企業服務的出發點,是「保護自己」還是「客戶體驗」?

1 意見
最近發生了兩件很極端的事,讓我對企業們在對待消費者的態度上,有不少的感觸。
圖片來源
我先談談那件極不好的事。
我長久以來都是Tamron騰龍鏡頭的愛用者。我一直覺得,他們的鏡頭品質好,價格合理。我相機上幾乎隨時都掛著他們的鏡頭,而不是Canon佳能原廠的;而遇到想入門單眼相機的朋友,我也都推薦這顆。

最近,我一個用了好幾年的鏡頭,橡皮圈有點鬆動。這不是什麼大問題,所以,有一天,我決定帶著鏡頭,去他們在臺北另一頭的維修中心換。

我把鏡頭交給他們服務的小姐時,我表示這個鏡頭已經用很久了,肯定不在保固期內了。當我正打算掏出錢包,付幾百塊的橡皮圈維修費時,他們跟我表示,我沒有帶保固卡,而且鏡頭上的編號也已經磨損(我真的用很久了),他們沒有辦法幫我維修,因為這個鏡頭可能是水貨。我當場愣住。

我在這段時間內,已經搬過近十次家,有保固卡也找不到了。他們的主管聽到我在抱怨的聲音時,走出來把他們的保證卡拿給我看,說上面明明講得很清楚,要我把它妥善保存。他說,他們是代理商,沒有責任要修水貨產品。

好了,這下子我的鏡頭成了孤兒。因為我沒有辦法證明我不是水貨,所以他們就認定我是賊,而我買的一定是水貨。他們絲毫不在乎,是否我是他們公司貨產品的愛用者,還到處推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