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企管人談行銷策略:何謂「成功的抗議」?

0 意見
圖片來源
最近這些大小抗議事件,讓我不斷在思考著,這些是不是個成功的抗議?

但要如何定義「成功的抗議」我相信沒有絕對的答案,是引起民眾注意叫做成功,還是要讓決策照著抗議團體的風向走才叫成功,我想答案不是短時間內能看出來的,但我用了行銷學和消費者行為的觀點試著解釋這些行為。

為什麼台灣近來有那麼多抗議事件?
而且抗議的手段越來越「令人憤怒」,請先看以下一段1分鐘的外國影片:

這部片是在我大學時期找行銷題材時看見的影片,前45秒,一個身上背著「Fuck the poor (
去死啦 窮人)」標語的人在街上發傳單,開始有人被標語激怒並且走向前理論,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大多眼神直瞪著並閃著怒火,用強烈的語氣譴責背著標語的人。

影片在45秒後,換成是另一種手法表現同一種訴求,同個人背著「Help the poor(幫幫窮人)」標語,懇求路人捐點錢來幫助他們,但大多數的人選擇視而不見,或許是因為愛心詐騙猖狂而麻木,也可能是覺得同個話題聽得膩了,願意正視議題的人確實變少了。

台灣目前遇到的問題是


不該說只有台灣,應該說是全世界在網路普及後,並且電視節目從5台變成105台後遇到的問題,以前的媒體就算很認真的講認真的事情,你也沒選擇,只好看下去。現在?如果不用蘋果日報的那套,看的人是有,但沒幾個,分享後也只有個位數的讚。

大多數的人由於每天面對太多的新資訊導致對新資訊冷感,總覺得全世界好像都在發生差不多的事情。

2014年4月29日

世界級餐飲集團CEO:企業要找的是那種「進步上癮」的人

0 意見
大衛.諾瓦克是百勝集團(YUM! Brands Inc)執行長兼董事長,百勝集團旗下,有必勝客、肯德基、塔可鐘等世界級品牌;其中,僅僅肯德基,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速食聯鎖店,全球共有四萬家分店(尤其得力於中國市場的成功)。
圖片來源
在《帶誰都能帶到心坎裡》這本書中,諾瓦克提到他看待企業、人才、領導這三件事的核心想法。

關於企業-卓越取決於文化


大衛.諾瓦克指出,卓越的企業都有一套文化,讓人為金錢之外的價值付出與追求;而這些企業,也都將這個文化,融入招收新人、檢討績效、內部運作之中。卓越的企業不是在招收到新人之後改造他們,而是一開始就找到,那些本身具備這些價值觀,或至少有這個傾向的人。

巴菲特曾經和大衛.諾瓦克本人說過「我想併購的企業,他們經營的方式,像是努力繪製畫作的畫家,他們知道那幅畫可能會是什麼模樣,並充滿熱情地想要讓作品變得更好。」

高層主管了解基層員工的問題後,會要求中階幹部,與基層員工一起解決這些問題。親自解決這些問題,會是員工最有成就感的經驗;並且,會在部屬坦誠告知問題、錯誤、不良結果時,冷靜看待,不因系統和長期的誤誤,指責呈現錯誤的個人。

關於人才-助同伴成為明星


一間卓越的企業要找的人,是那種真心喜歡不斷進步的人,不斷挑戰更高的標準,也是指那種「進步上癮」的人。

2014年4月28日

去大陸工作就像「上戰場」,但你知道為何而戰嗎?

2 意見
圖片來源
去大陸工作的話題總是圍繞在多賺一點錢、擴大視野見世面、在履歷上添一筆輝煌戰績;但在看似一片光鮮的背後,每個在大陸的台灣人,每天都在經歷人性煎熬與考驗。

心性轉變,自我膨脹?


雖然近年來大陸勞工意識抬頭,但在台資企業中的台灣人,多少還是享有比大陸人高的地位及福利待遇。

我第一份在大陸工作的公司規模較小,只有幾個台幹,在那數百人的小公司中,台幹握有很大的權力,陸籍員工為了討好這些有權力的人,在平時工作、閒談中都會有意無意地讚美吹捧主管的能力,像是「好險有經理你在,不然我們真不知該怎麼辦了。」「經理你今天好帥,換新造型啊。」「副總你好帥!你是最有能力的副總了!」

最一開始謙虛內斂的台灣人,在每天甜言蜜語催眠下,漸漸迷失自我,開始相信自己是獨一無二,是公司、是這個產業界不可忽視的響噹噹人物,講話、對人的態度語氣逐漸變成以「我」為中心。

每一家公司,都是一個小小的王國,在當中工作的人,由於生活及工作範圍的局限,很自然地認為小王國就是世界,一方之霸就是世界之王;但世上沒有永恆的王國,因景氣波動或中國政策造成台資撤退或倒閉事件時有所聞,一旦膨脹後的心理,很難恢復原本的狀態,過去位居高職卻沒真本事的人,無法屈就低職位,至今仍在大陸四處飄盪。

凡事以公司為重?


在大陸的台資企業老闆,對外派的台灣人,有著「人盡其用」的殷切期盼,講難聽直白點,就是不榨乾、不罷休!私人時間?有的,睡覺跟上廁所,但手機要隨時保持暢通。

以我個人為例,在淡季時早八晚八,一週六天。新案子開始後,早八晚十,一週七天;此外,重複一次,休息時間需要保持手機暢通,隨時Check email避免遺漏客戶訊息,理論上的一年六次返台假,請得到四次算高手,是眾所周知卻不能明說的秘密。

對於社會新鮮人而言,這樣的工作相當具挑戰性且能以超速度累積實戰經驗;但當這樣的狀態持續一年、兩年、三年...年復一年的重複下去,人活著,開始失去「人」應該有的姿態。

幾個月前,一個七~八年年資的四十歲採購經理,剛有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在台灣出生,半年沒返台的他,安排了一趟回家看小孩的行程,離開前一天,我在他座位聊天看小朋友照片,分享他初為人父的喜悅。

但就在那天晚上,他回不去了。

2014年4月25日

本月社企─众社會企業:美食指南無障礙,友善城市有善人

0 意見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民以食為天,挑選一家適合的餐廳來品嘗美食,常常是人們調劑身心、連結情感的方式。面對臺北街頭林立的餐廳,日常間或許不容易注意,但對於身障朋友、懷孕婦女、銀髮長輩、推著嬰兒車的父母等族群而言,「這家餐廳我進得去嗎?」絕對是用餐前的第一大挑戰。

餐廳在空間設計、服務溝通上包含種種細節,都可能影響著用餐經驗是美好而享受,或者是難以忍受的不方便。因此「众社會企業」以運作一個友善且無障礙的資訊平台出發,與身障朋友一同體驗實錄,設計出「友善臺北好餐廳」APP與精選指南。提供正確且豐富的餐廳訪察,期許因為「有善的人」站在讓環境更親近方便的角度,所以能創造出台灣一座座「友善的城」。

不方便 反將善的力量最大化


這一份友善的概念起源於2012年,由國立交通大學的林崇偉教授與中華民國殘障聯盟、罕見疾病基金會合作的計畫。當時還是學生的黃孟淳也加入團隊,一同招募身心障礙朋友,與他們探討無障礙的環境與服務情境,再藉由實地親自訪查,體驗並記錄餐廳的各種設施、服務。

「一個健康的城市,不該只服務80%的人」團隊中的黃孟淳提到,众社會企業團隊的眼光看的更加遠大,除了每一個人都可能會因為負重、受傷或者懷孕育兒而進入障礙情境之外,根據經建會的人口組成分析推估,台灣五年內就將要邁入高齡化社會,年老後,行動環境的便利與否絕對是每個公民都要面對的挑戰,更是服務業的決戰點。

2014年4月24日

BLINK摩佩科技實習:除了老闆的要求之外,你還能多做什麼?

0 意見
有鑑於MBA與實務時有落差,因此將實習列入在MBA生涯中的必要事項,而透過網路得知了BLINK摩佩科技的實習,大部分是以遠端的方式進行,如此一來能夠克服非台北地區的資源弱勢,且創辦者本身特殊的經歷也非常吸引我,期待在這樣的公司中能體驗到與眾不同的文化與挑戰。


怎麼加入?


Blink在招募實習人才時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為基本的履歷投遞,基本上Blink所要求的人才不限背景,但求有積極態度與迎向挑戰的思維,若擁有豐富的校園活動經驗就更具優勢了。

第二階段時採取遠端/ 辦公室面試,事先要求應徵者準備一份簡短的PPT,主題為「如何把電子票券融入學生生活?」,簡報五分鐘即可,主要考驗應徵者對於行銷的基礎概念認知與個人的邏輯性。面試時間總長度約半小時,在簡報過後,除了對簡報的基本評語,另一方面也會對於履歷上的資料進行提問。

而在當時的遠端面試中,老闆直接點出學生簡報與商業簡報間的差異,也直接告訴我如何改進,短短幾分鐘便帶給我不少震撼,而在背景提問的過程中,我也直接明白提出想實際執行行銷專案的想法,與公司對於實習生的理念不謀而合,而我想這也是我能夠雀屏中選的原因。


實習工作內容:


- 採訪報導
為貼近Blink主要的客群學生活動市場,實習生必須對具有大型活動經驗的「活動咖」進行採訪,一方面了解目前學生活動的情形,另一方面也透過與主辦者的接觸,進而討論各種活動與Blink票券平台使用的可能性。

- 資訊收集
每一篇報導、每一個對於行銷的構想,背後都需要有大量的有效資料作為根基,因此身為實習生必須主動收集大量的資料,有時也會回應公司的需求收集一般性的學生活動資料。

- 行銷提案發想
BLINK目前業務集中於學生市場,因此,一般實習生能接觸到的便是學生切入方案的發想,在每周的視訊忠實地與老闆溝通想法並進行修正,也會因應目前公司的業務 (例如:展場票券銷售)進行銷售思考。

2014年4月23日

在北京工作的日子:從閉關自守到打工仔 7年級生眼裡的中國

0 意見
據說,在中國工作或定居的台灣人口大約是200~300萬人(2012/2013),也就是說,超過台灣總人口的1/10。

為什麼用據說來表達,一是因為查到的報導數字不一,二是還有長期出差派駐的,不一定都有拘留登記,所以只能說保守估計這樣的數字,實際大概是遠遠超過了。
圖片來源
身為七年級生的我,一直想把對中國印象轉換的過程記錄下來(整理于文末)。

原因很簡單,每個階段有它特殊的時空背景,隨著周遭人事物的改朝換代,所處環境的變化,每個時代有它獨一無二的小故事,很多事情將再也沒辦法被還原,即便是複製出一個雷同的表象,其形成與發展過程都已不同。

就像我很難真正理解比我大10歲的人怎麼認識與看待中國的,除非有人能夠幫我刻劃一下。反過來,我也很難理解現在的年輕學子們怎麼認識與看待中國的,所以我也鼓勵年輕朋友們跟我做一樣的事情,將你們的時代記錄下來。

大學畢業以前(~2007)


我不是台商的小孩,父母也不是經商或高管常跟對岸往來,在就讀研究所以前(2007),對於中國的印象可能就是大陸尋奇與雍正王朝,有時候經濟學人與讀者文摘等教育期刊會提到一些中國經濟的相關主題。

當時還沒有開放陸客自由行,也沒有流行交換學生,除了老師與課本帶給我的背景知識以外,我並沒有主動透過其他管道獲得更多的資訊,當然,也從來沒有想要到對岸去走走看看。

研究所期間(2007~2009)


直到讀MBA,我的思維主體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透過產業分析與個案研究,慢慢對中國近代的發展有些認識,逐漸正視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區域產業鏈關係以及彼此的依存性。

此時的我,雖然在中國相關的背景知識庫有了更新跟延伸,但私下,不管是面對家庭的中國旅遊還是系上舉辦的兩岸交流活動,我本身都還是挺排斥的,擺脫不了以往對中國的刻板印象,一直不是很積極想要進一步了解它。如果讓我選擇去海外旅遊或工作,我還是毫不猶豫會優先考慮歐美的機會。

在台灣工作期間(2010~2011)


第一次擺脫紙上談兵,比較密集與中國接觸是2010年年底,工作上有中國市場的項目開展,於是我才開始頻繁與中國對岸的合作夥伴交涉。一方面我這個人好奇心重又話癆,另一方面,我認為與人共事要先了解對方,將心比心,用合對方胃口的方式交涉成功率較高。

因此我們交往地比較深入,基本習慣了雙方工作模式的差異存在,私下也都成了好朋友,常交換一些瑣事與想法,也很喜歡討論兩岸制度上與思維上的差異,一直到後來到了北京都還保持聯絡。

2014年4月22日

逆著光,從「他們」身上我學到的是勇氣。

0 意見
「The hardest part in our life is not letting go but rather learning to start over.」

人生最困難的絕不是讓所有事情逝去,而是學會由每一件小事中學會「重新」開始!因為偶然的際遇接了所上社會關懷的專案,加上筆者自己曾在大學擔任過棟長,與弱勢學生有多次相處的經驗;這才發現,MBA學生對於「弱勢關懷」想的其實很不一樣,也因此想跟大家分享。
圖片來源


大學就讀的學校環境處於山上、每天上下課都須經歷很多的上坡及下坡,雖然沿路都會設置導盲磚!但仍有許多地方是無法設置的,且這樣的路程對於身為一般學生的我來說已經非常吃力,更何況是逆著光的盲生?

但每日仍看到盲生不怕跌倒千百次至各院校上課、有時候甚至在教室的窗口旁聽一堂課,只為了多學一點,讓自己未來的路能走的更順遂。

還記得當時每日棟長的任務,除了排班巡宿舍之外、還要點名。每次走到5開頭的宿舍門前,總有人能先認出我的腳步聲,但偶爾還是會因為在思考而被我嚇到,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體驗過如此驚恐的歷程,不過我相信大家一定都有辦法體會,畢竟,未知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可怕的,更別說逆著光的學生。

重點不是想法,而是學會如何感覺


我記得先前點名時總會和住宿生攀談幾句,在攀談的過程我才發現原來逆著光也有辦法打全民打棒球,我記得我當時很白目地問了棟生「你看不到要怎麼打全民打棒球?」當時棟生只回我一句「打感覺、打開心的啊!」讓我頓時有點慚愧...

2014年4月21日

在外商企業與新創公司實習,一定要學到這10件事

1 意見
先前已經討論過為什麼要實習(我實習,是為了更了解我自己)以及實習前可能的考量(如果「打工」可以賺錢,為什麼還要去「實習」)這次要進入實習三部曲的終章,和大家分享一下我這兩次實習的心得。
對於實習,當然因為產業、公司、工作內容的不同,會有不同的收穫,但除了專業能力、辦事技巧等方面外,我覺得:

雖然經驗方向不同,事物背後的本質與道理卻是相通的。


在我第一次實習的時候,由於公司的要求,所幸我有持續記錄下每週心得,而第二次我則是沒有明確的定期紀錄,這並不是因為我懶了,而是因為我一直認為,有的時候,在當下書寫下的感受往往流於片段、表面,但很多真正珍貴的事情常在事過境遷後,驀然回首,你才會真正懂,並驚覺那些事物帶給你的意義。

請大家試著回想一下,是否曾有些人、有些事,在第一次接觸的時候你沒有太大的感覺,但隨著時間向前推進,你遇到了更多的人、體驗過更多的事,卻驚訝地發現曾經看似微小、模糊的那個點,逐漸串成清晰的一線、甚至築成更廣大的面,才驚覺:原來當年,那些事情早已埋下了伏筆,帶給你如此深遠的影響。

這段感悟在也曾被 Steve Jobs 於 2005 年在 Stanford 的畢業演說中提及:
你不可能有先見之明,只能有後見之明,因此,你必須相信,這些小事一定會和你的未來產生關聯。你必須相信--你的勇氣、天意、生命、命運等等。(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 Steve Jobs, 2005
在初聽到此段演說時我很驚喜,就好像你發現在遙遠的時空中,也有這麼一個人,和你有相同的感受。

所以這次,沉澱之後,我想和大家分享實習教給我且至今仍持續影響我的一些觀念;但也許日後的某一天,這些意義對我而言又會產生改變,誰曉得呢?我想屆時,會再和大家分享那些意外收穫的。

以下就是,實習教我的 10 件事。

01. 學著歸零,重新開始


這是在我第一段實習的最剛開始得到的收穫,在我剛進入一間全球著名、卻與我所學相距甚遠的外商科技公司時,我突然意識到,我必須先承認自己的無知,才能用全新的角度接受這些新知,我們的經驗與想法,往往會塑造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

但有的時候,我們要學會 Unlearning ,把自己歸零,轉換視野重新看待眼前的新事物、虛心學習。就如金庸小說中我最喜歡的一部《笑傲江湖》之主角令狐沖,也是先被廢武功後,再練成高手。拾起前你必須先學會放下,先懂得「忘」,你才會明白怎麼「記」。

02. 永遠超越期待


在 Intel 實習的時候,有一次我協助 Mentor 舉辦一場活動,活動雖然邀請到了 Intel 美國總部的人來台講解最新產品趨勢、算是台灣 MB 市場的每季一大盛事,但活動本身規模並不大,除了我以外,只有另一位 Intel 中的員工負責協助工作。

活動結束後,我的 Mentor 只是簡單地請另一位員工替她整理問卷資料,老實說,那時候我心中認為自己對這方面很擅長,但在那位員工交出報告時,卻讓我吃了一驚,她不僅僅是把資料有系統地歸納、整理好,還一併把數據全部化為各種圖表,分析裡面的因素、資料背後的意義。

這個小小的經驗讓我明白:不論什麼事情(不僅限於工作部分),請讓自己永遠超越期待,用心去看待每一個即使你認為很「小』的事情,把小事化大,記得 the small things matter 、 make it the best you possibly can 。

2014年4月18日

想在資本主義的叢林裏生存,你該如何提升自我能力?

0 意見
「這些問題都不是你該問的問題。」老闆用略帶威嚴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我是社會學出身,大學期間內觸碰的總是非營利組織、社會運動團體,即使求學途中逐漸對商業感到興趣,也是對於將社會學和商學融合的社會企業才會感到好奇無比。

在推廣社會企業的一年多裡頭,我總是對於社會企業的經營理念、企業文化以及他們在商業與公益之間所求得的平衡作法特別感興趣。

「你有期待把公司帶到什麼樣的終極目標嗎?」
「你是怎麼知道你該選擇這個行業走下去的?」
「你是如何激勵你的員工相信你的價值是值得追求的?」
圖片來源
純然商業的組織對我來說其實遙遠無比,更遑論這次面對的是老闆從華爾街出身的香港創投公司了。因此,自然而然地,問出那些我以前總是問著各行各業的話語,全然忘了自己其實是來面試的小菜鳥。

「公司的經營方向是我需要思考的問題,不是你應該問的問題。」老闆再次強調了一次,我又問錯問題了。

當下,有種走錯辦公室的突兀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下去,甚至不知道該問些什麼才能給他一種「務實的求職者」的感受。

2014年4月17日

為何安倍晉三「調高消費稅」?從日本看台灣

0 意見
圖片來源
日本消費稅稅率已從今年4月1日起正式從5%調升至8%(註1),睽違17年之後再次調升消費稅,增稅前夕造成日本民眾搶購商品囤貨,安倍政府正在研議明年10月進一步將消費稅由8%調漲至10%,然而為什麼要調漲消費稅?此一措施又會造成甚麼樣的影響呢?

日本政府表示調漲消費稅所增加的稅收將用在年金、醫療、照護、少子化對策等,以加強充實社會保障,背景是日本社會急遽高齡化,養老金和醫療等社會保障的費用大增。

面對三大危機,為舒緩財政的的問題,必須提高消費稅率:


(一)急遽高齡少子化

根據日本總務省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3年9月1日,日本全國總人口為1.27億人(註2),其中65歲以上人口佔25%(註2)。

以2013財年日本政府預算案來說,社會保障相關費用支出總額高達29.1萬億日元(註1),佔2013財年財政支出的39%,日本最大的財政支出項目,是日本財政的一大負擔。

(二)累積巨額國債

日本財務省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底,國債等日本政府債務規模達到1017兆9400億日圓(註1),相當於日本國民人均負債800萬日圓。

日本2014財年的償債成本將升至25.3萬億日元的歷史新高佔全部預算支出的29%,僅次於社會保障支出,列第二位,財政失衡、債務風險日趨嚴重逼得日本政府走向增稅。

(三)財稅收入不足

自從上世紀90年代泡沫經濟崩潰後,日本長期陷入經濟不景氣和通貨緊縮的惡性循環中,為刺激經濟而累積了高額債務。2002年至2007年,日本好不容易有了持續69個月的戰後最長的成長期(註1),但在2008年金融海嘯,又導致日本原本巨大的債務基數不斷增加,加上2011年的311大地震和海嘯事件的雪上加霜。

經濟衰退使得政府財源枯竭,再加上為刺激經濟推出的減稅措施,使得本政府常年入不敷出,以剛通過的2014財年預算案為例,日本政府今年將支出101萬億日元,而稅收收入卻僅有50萬億日元(註1)。

回顧日本消費稅歷史


1989年4月首相竹下登開始徵收消費稅3%,使國民不滿,加上貪污醜聞,竹下登民調只剩3%,引咎辭職。

2014年4月16日

台灣人,你的英文履歷像垃圾?Resume & Cover Letter教戰守則

3 意見
(本文是作者于2012年底撰寫)
我本人沒有什麼特殊經歷,但是在求職過程中有四處碰壁但也小有心得。我本人不厲害但是我有很多厲害的朋友,而我的厲害的朋友告訴我很多資源,是我在台灣時完全不知道的。

簡述一下我的背景,我是無名小卒一枚,剛大學畢業,大四在美國加州當交換學生一年,現在正於美國實習,實習的地點還算可以,一個是資產260億美金的私募基金Fund of funds,另一個是投資銀行;至於我的大學生涯還算積極參與社團活動,在台灣有過兩個實習經驗,如果你覺得我這樣的背景還可以,那歡迎參考我的求職小撇步。
圖片來源
所以我接下來就要lauch一系列的求職/履歷小秘方,把我這些其實不是秘密但是台灣人都懶得孤狗出來的資源講給大家聽。

第一、履歷。


我假設你已經把履歷寫好了,因為我不會浪費時間教你寫履歷,履歷應該要長什麼樣子自己去孤狗。如果這把年紀履歷還給我寫個兩頁、還貼照片、還用各種不同字體、還寫落落長又沒內容的"Personality","Strength"之類的section,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但有鑑於自己以前也經歷過那種白痴的年代,履歷上照片一大張還用各種華麗詞藻敘述我的個性,我還是一一把我所有犯過的錯公開:

2014年4月15日

重點不是「該不該」在大陸工作,而是你「有沒有能力」去?

0 意見
在大陸工作多年,常有同學朋友詢問「我該不該去大陸工作啊?」
我的回答是「該,而且要快!」

為甚麼?

近年由於媒體報導,加上輿論催化,將「到大陸工作」視為加薪的捷徑,在台灣薪資倒退看不到前景的社會氛圍下,年輕人多多少少都萌生出走的念頭。

沒錯,大部分到大陸工作的薪資條件,真的比在台灣好;但除了“錢”之外,哪些是媒體沒說的?是我們在台灣無法想像的?
圖片

世界工廠,重點不在工廠在「世界」


如同三四十年前的台灣,大陸憑藉工業,造就現在經濟的蓬勃發展,這二十年間到大陸投資的台商多半是帶著台灣的管理模式搭配價格低廉的大陸勞工創造出獲利空間。

所謂的「工業」轉換到實際的工作,也就是台灣通俗說法「做工廠的」;無論是業務、技術、HR、行銷、財務...等等職位,絕大部分來大陸工作的台灣人,都是「做工廠的」,在老一輩傳統的觀念中是屬於層級比較低下的產業,但真是這樣的嗎?

號稱「世界工廠」的中國大陸,藉讓人垂涎的內需市場加上價格優勢的勞力(現由於勞工意識抬頭,基本工資不斷上升,但相較於歐美日韓還是便宜許多)吸納了各國的技術及風格迥異的管理,也吸引了各國人才進駐。

2014年4月14日

MBA第一年:可以為比賽和實習爆肝,但請「先清楚自己是誰」

0 意見
還記得先前懵懵懂懂因為補習班招生人員的一句「翻身」而踏上了考取研究所的無限輪迴!其中,持續坐在僵硬的椅子上,聽著所謂的補習班名師寫下一串又一串有關考試的大小重點,腦中想的不多,開始慢慢忘記屬於自己生命的所有活力,用每天僅剩的手汗寫下一天又一天的倒數,只為了激勵自己能多撐下去來的更多一些...

當然過程中必要的絕對是持續用自己根本不了解的答案,說服自己「只要考取社會稱羨的國立大學,我的人生就會有那麼一點點的不一樣!」
歷經重考的兩年艱困生涯後,生活其實並沒有更順遂,也開始出現許多莫名的外力與張力告訴自己實習、競賽、出國與好好規劃自己兩年人生的重要性;所以在考上後,我很努力的尋找實習,探索機會,努力參與競賽,更拿每天只睡3個小時的垂死肝臟,換取一張不到一年讓每一個原先看不起我的人所稱羨的漂亮履歷!

在這一年之中,我前後同時進了5間公司,經營3個平台,在一個大型平台擔任翻譯的工作,參加了5個以上的商業競賽,更拍了一支微電影,執行所上碩一必備的3個專案,外加研究所該有的課程仍持續進行,更被世界第一名咖啡外商的襄理誇獎為「面試印象最深刻的人」,也被老闆與同事誇讚擁有現今極少數年輕人所缺乏的「持續性」及「穩定性」。

當好處持續發生,加薪是常態,儲備幹部邀約不斷,許多工作機會不斷找上門,我越來越不害怕未來,卻也越來越害怕現在的自己。

曾幾何時我以為我做到了,我以為我很開心享受「workaholic」的生活,但其實我沒有!很多朋友,夥伴認為這樣的我很積極,很多大人告訴我這是必須,這是應該,更拿著許多成功人士的奮鬥故事,告訴我我還需要更努力,卻沒有人問過我「到底開不開心?」

當然,曾有那一刻我以為自己很快樂,小小的內心總認為「我的生活會有所改變,但其實並沒有!」反到因為這場追尋的過程而迷失許多。
                                                                                           

會贏不是你最會銷售,而是你最懂得感恩。


考上研究所的那一刻,我沒有稍作停留,就開始瘋狂與全台大專院校學子競爭,爭取極少數的實習名額;過程中,我打了無數電話,接了無數的拒絕信件,更經歷許多檢討與修正,就只因為一股不服輸的衝勁,以致最後進入多數人稱羨的大型外商公司實習。

2014年4月11日

別怕被「收割」,因為我們都是在做自己該做的事。

0 意見
圖片來源
前兩天跟一個頗積極參與的朋友聊了不少關於此次學運對個人的學習和成長。

我隨口一問「你是怎麼開始參加這次學運的呀?」

「會參加這麼多活動,是因為相信反服貿的訴求,所以不只自己在頭兩天就加入佔領立法院的行動,更在南部組織了很多論壇和沙龍討論這次的議題,希望帶動更多人來關注並參與這次的議題。」他用略帶激動的口氣一連串說完,但卻在最後突然語氣一頓「但現在,有點不知道為什麼要繼續做那麼多了。」

「為什麼?怎麼了嗎?」似乎有轉折啊。

「是很讓人生氣的事啊。當我們花了那麼多心力籌辦各式各樣的討論會時,竟然突然有一群陌生人以我們組織的名字帶了一群人來台北參加抗議,那種感覺,你懂嗎?」

「你想說的是『收割』吧?」

他的眼神黯了下來,或許是經歷了那麼多天的舟車勞頓,以及在追逐應然和實然的批評聲中已然疲憊,24歲的他為了公平正義努力了很久,卻在最後被另外一群打著同樣名號的人狠狠推了一下,就像是被利用一般,很不舒服。
-

2014年4月10日

如果「打工」可以賺錢,為什麼還要去「實習」?

1 意見
接續上篇討論去實習的原因(我實習,是為了更了解我自己)決定要實習後,你可能還是會有一些困惑。

以下我會針對這些可能的疑問提出一些想法,如果你還有其他的問題沒有被解答到、或其他想法,歡迎寄信給我,互相交流和討論,讓我們更能去思考自己忽略的盲點、一起變更好!

實習?打工?哪個比較好?


現在的學生其實身處在很幸福的時代,每逢寒暑假或課外時間時,一連上網路,面前有許多的機會等待他們去抉擇。所以在考慮到底該不該去實習的同時,你可能會想:我的時間就這麼多,我到底該選擇去實習、打工、家教、旅遊、遊學、當海外志工、等等,到底哪個比較好?

對於這個問題,我覺得:

沒有標準答案,主要視你想要的是什麼。


每一種選擇都有它的優點,舉例來說,在我大一的暑假也曾經去北京大學做為期三週的交流,回來之後便開始打工,前者讓我直接和兩岸三地各大學的學生接觸,看到了不同地區、學校與系所的學生思想上的差異,透過在不同地區生活,也更能了解當地文化並回頭省視自己原處的環境。

而後者則是讓我開始累積實務上的經驗,磨練自己的工作能力,並對於「自己賺錢」與金錢運用上這件事有更進一步的體認。所以針對實習這個議題而言或許我們該問:那麼實習的優點是什麼呢?

我覺得,實習跟上述其他選項最大的差異就是:你能夠更深入地去體驗真實社會運作的情形,更直接地去瞭解你所喜歡的產業或組織。

最常拿來與「實習」比較的選項就是「打工」,常有人會說:「打工是花錢讓你去工作,實習則常常是無錢還付出勞力,那幹嘛要去實習?」

2014年4月9日

走進傳產的MBA:太在乎「價格」,只會吃到更不安全的食物

0 意見
民以食為天,這句話道盡了吃對於人類無疑是最重要的事情。從吃的角度可以延伸出許多議題探討:例如糧食供應,糧食價格,糧食運送成本...諸如此類等等,以及最貼近消費者的食品安全。

早期的台灣,以農立國,大家都很尊重這一塊土地,鄉村綠油油的稻田,小溪中潺潺的流水,這或許是父執輩的兒時回憶;80年代的我們,許多人已經沒有了這樣的回憶,自然而然不會清楚一粒米、一片菜葉,桌上的肉與蛋是如何到所謂的傳統市場或是生鮮市場上讓人們選購。
圖片來源
有幸自己進入到傳統產業中的飼料產業,在工作的過程中可以更貼近孕育台灣生命的產業,也更能了解現階段畜牧業進入企業化經營的利與弊。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但你真的有看過嗎?


豬肉,為台灣人最主要的動物性蛋白來源,年產值超過700億的傳統產業;但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了解這個產業的運作,更別說瞭解豬農的運作成本。

早期台灣人有這麼一句話「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也是因為早期台灣農業社會裡,大多數的鄉村都會有人養豬,有些也只是零星幾頭養在家裡吃廚餘,之後如果有節日要慶祝就會殺來吃,所以對於豬並不陌生。

還有一種職業專門在牽豬哥,意即帶著自己家的公豬,到有需求的家庭牧場裡去幫忙配種。時至今日,大概很多人已經是「吃過豬肉,沒看過豬走路。」(農委會-民國101年糧食平衡表中,每人糧食供給量每年食用豬肉37.18公斤,家禽肉32.54公斤,牛肉4.39公斤,羊肉1.03公斤,其他0.03公斤。)

根據農委會2013年11月底養豬頭數調查報告(這就是養豬界的人口普查,台灣在農業統計方面的能力是很完善的),現階段台灣地區有579萬頭豬(含母豬頭數),這個數字算多還是少呢?

2014年4月8日

研究生第一步:即使是一件小事,都要找到它必須存在的目的。

0 意見
「是為了生活費嗎?」
這應該是當學校和打工兩頭燒忙得不可開交時,最常被問到的一句話。

以MBA的身分去做一份工讀,到底跟大學時期打工的心態差在哪裡?
我必須說,是的,無論是想法、作法和態度,都會有所不同,又或者該說它們「應該」要與過去的自己有所不同。

3~4月確定考上研究所到9月開學的這段時間,是個難得的空窗期,因為它很可能我們研究所畢業一直到工作退休都不見得可以擁有的假期;身為準研究生的你,會選擇怎麼填滿它呢?
當時的我去了自己一直很嚮往卻從沒試過,以後也一定不會有時間去的工作:無印良品工讀。

這個時候開始了第一個不同 - 時間花下去了,目標是什麼?


管理學知識無論是針對哪個層面的問題探討,其最根本的出發點一定都來自於目標的確立。你的時間是你的資本,那你的目標是什麼呢?這個問題也許太過於嚴肅,但也必須承認的是,MBA只有短短2年,第一個學期是讓自己進入狀況的黃金時期,但我卻選擇花了1/4的時間投入打工,為的是什麼?

我必須先承認,選擇到無印良品打工的這個決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來自於個人對於品牌的喜好;但不可否認,以無印良品的規模和跟統一集團的進入模式...等等,它都會是一個相對其他非正式工讀更為良好的學習環境。

但那是大家會說「那你呢?」身在其中的我想要學習到的是什麼?

2014年4月7日

商學院的新鮮人:黑潮過後,為什麼我不再「假中立真冷漠」

0 意見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太陽花學運已經來到第16天了。
這股黑潮除了帶來50萬人上街頭的歷史激情,還開啟了更多世代之間和世代之內的激盪與想像。
圖片來源
因為就在這半個月內,它終於讓我看清自己過去作為一個體制內的知識分子,對於台灣政治和社會議題的「假中立真冷漠」是什麼樣子,也讓我在這個論述大爆發的時期,學會更謙遜地閱讀不同意見來修正自己的立場和價值觀。

比起頓悟,我更想用「覺醒」來形容這種感覺,畢竟與我同世代的台灣人,多數是含著民主種子出生的,我們應該早就擁有這些勇氣和認知,卻讓它沉睡多年。

不要再說「我得了一種只要碰到政治,就翻白眼的病」


小時候,我們家政治參與度並不高,只是會去投票、有空的話會留下來看開票,大概進行一點最基本的公民行為,沒有太多具有社會性或政治性的思想討論;更何況立法院鬥毆亂象、政治人物因各種罪名鋃鐺入獄的消息頻傳,讓幼時的我曾經發過不知道還算不算數的毒誓:「我以後一定不碰政治,不當政治人物。」

抱著這樣的心態長大,成為一位大學生後,我仍然像一個政治不沾鍋,比較關心自己要如何變強、如何把活動辦好以及如何提高競爭力,甚至上了社會學之後,下定決心要做社會的人、做社會的事,常把「回饋社會」掛在嘴邊,卻始終排斥政治議題。

我對政治的想像太狹隘,以為政治就是藍綠鬥爭,以為政治離我們很遠,那些「上對下」的政策很難讓我們有感,而我最大的誤會就是,我以為我們對政治無能為力。

在這種消極認知下,我轉而追求讓自己「有感」的事,喜歡做些能立竿見影的事,至少這樣,我就能在自以為與政府、政治切割的平行世界中,繼續若無其事地活著。

直到學生佔領立法院、我才開始關注服貿,接下來在攻進行政院的那個晚上,女友半夜三點把我從睡夢中叫醒,她希望我務必在此時此刻參與這件事情;但是,當晚我卻躲在被子裡用手機看現場直播,看見許多暴力鎮壓、怒吼、甚至流血的照片和視頻,我沒有哭,不過內心非常激動,我在想,這些與我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究竟為何而戰?

2014年4月3日

我實習,是為了更了解我自己。

0 意見
嚴格的實習經驗,我目前總共實習過兩次,一次是從 2011 年 7 月始持續一整年,在一間知名的科技外商公司,第二次則是於 2012 年 7-8 月共持續兩個月,到一間新創網路公司
就像生活中常有些美妙的偶然,老實說,這兩次實習都算是因緣際會的巧合。在 2011 年的暑假,將升大三的我原本預計要去國外當志工,希望能付出一點什麼、並好好的體驗世界,但由於家人的擔憂與反對,加上海外志工機構那裡傳來的落選消息,雖然可惜,但豁達的我便心想:如果出外找不行,那我向內求總可以了吧!

一心想要跳脫生活圈之外、探索自己的我,決定到社會上看看。


一方面,也是因為主修商學院的我,對於學校的學業,感到無趣、困惑。這並不是說我不喜歡自己念的領域,相反地,我喜歡研究組織與人間的互動、思考商業在環境中的定位,但在學校裡,大多的老師與同學僅僅是「說得一口好管理」,而非對於組織與管理有深刻的了解。

此外,學校的教學常常傾向在塑造一個「專業經理人」,而非讓學生對於自己有更深刻的了解、找到自己的終極關懷、為了更高的理念而存在。對此,我感到非常不解,因為愚見認為,組織的本質不應脫離「人」,的確,組織的文化能形塑人的行為,但人同時也在影響著組織的樣貌。因此,組織應是流動、彈性、並與時俱進的,而當學校的教學逐漸淪為教條、空洞,暢談『理論上的』組織與管理,似乎背離真實樣貌太遙遠。

於是,我決定直搗黃龍,直接到企業內部去,看看真實世界中組織運作的情形;除此之外,我覺得實習更大的目的是:了解自己。(這部分,下面我會再詳加說明)

為了怕觀點太多與篇幅過長,我將會把這篇《實習,自我解答的過程》拆成三集,上集『目的篇』專門討論「為什麼要實習?(Why)」,中集『考量篇』針對「實習會考量什麼?」提出我的一些看法,下集『學習篇』主要在分享「我從實習學到了什麼?(What)」,希望這些內容對你有點幫助。

實習的目的?


在評估要不要實習前,最重要的核心問題,當然是「我、為、什、麼、要、去、實、習?」

當然,每個人的實習原因可能都不同,有的人是因為想對自己喜歡的領域有更深了解、有的人是為了增加實務經驗…,但是我覺得實習最重要的目的其實都應該回歸到: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也許這是我的習慣吧,從以前我便認為,光是聽別人說、或對他人的話有疑問,不如自己去試,尋找自己的答案。

2014年4月2日

街頭版的公民審議,教我們如何「全面思考」

0 意見
今天,看到一段由台大國企系學生所寫的文字「究竟服貿造福誰?又讓誰受害?」

看到這段文字,突然想起幾年前唸社會學的日子。每次在交作業的前夕,所有同學們總看著老師的作業題目苦思,而現在回首,那些訓練下的思維的確已經產生效應。

我們被教授壓著唸了不少理論、唸了不少案例,也被教授逼著寫寫改改各式各樣的論證。最後我們究竟帶了什麼離開社會系的大門?

我想大概是獨立思考與批判性思考的思維模式。


聽起來是人人都有的能力(畢竟大家都以為我們正在「自己」思考),事實上卻複雜而且困難得很。

在課本上的順序大概是:
  1. 思考並找出所有的關係群體
  2. 將關係群體之間的利益關係盡可能全面性地考量
  3. 去理解某項決定/政策/發明在所有關係群體中的作用為何
  4. 判斷這項決定/政策/發明究竟是否有不洽當之處 
換成白話文的話,可能可以這樣:
  1. 會被影響的人們應該以什麼標準分群,又共有哪幾群?
  2. 這些不同的人群,彼此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人群各自擁有什麼樣的資源?促成群體行動的動力是什麼?
  3. 某項決策/政策/發明讓哪群人受益?哪群人受害?
  4. 是否符合自己想像的公平正義? 

2014年4月1日

追思永遠謙遜的學者 — 黃俊英 老師

1 意見
對老師印象是從入學之前開始的。
入學之前詢問當時在中山的大學學姊是否有推薦的課程,大我兩屆的學姊特別推薦了當時中山企研所兼任教授但主要擔任在職專班教授的黃俊英老師的行銷管理課。為了聆聽老師的授課,行銷管理我除了原本一般生的必修課外,又多選修了黃俊英老師的課,老師上課親切又風趣,常用很多生活周遭的實例解釋行銷理論。

在我眼中老師一直是位謙遜的學者,然而授課的老師更有魅力。

研習企業管理的各種領域,我發現自己對行銷特別感興趣,提起勇氣遞上履歷詢問老師能否擔任我的指導教授。老師秉持有教無類的精神,並未拒絕任何一位請他擔任指導教授的學生,對他來說似乎是學生找老師,而非老師挑學生。

成為老師指導學生後,我們幾個學生想要和老師聚餐,但老師卻反而邀請我們一起做的第一件事是赴慈濟當志工一天。老師的奉獻精神自此灌入我的心中,也理解支持老師如此謙遜親切的能量,應是奉獻與不計較。

對於論文寫作老師並沒有非常嚴格與要求,他告訴我們研究生要學的是研究方法,重要的是學習論文的格式與做學問的方法;若真的對研究有興趣,攻讀博士再嚴謹地提出有貢獻的研究結論。曾經遇到選擇研究方法的困惑與瓶頸,老師便建議我採用較為便捷的方法,對於老師來說讓研究生瞭解做學問的過程,遠比艱深的研究方法來得更重要。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