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6日

其實在學校教「企業倫理」,不是為了讓我們變得「更有倫理」...

近年來,台灣經歷了薪資低迷、環境汙染、食安風暴等問題,這當中,除了明文的法律問題外,企業倫理的議題也不時被拿出來探討。 

事實上,很多人都會問,身為企管系,或是企研所的學生,企業倫理這門必修到底有沒有好好上?為什麼現在的社會上存在著這麼多製造問題的企業?

打破企業倫理就是要懂倫理的刻板印象

雖然很多企業家不見得是企管系出身的,但既然如此,身為一個現任MBA的碩二學生,我願意和大家談談我所上過的企業倫理課究竟是什麼樣的情境和內容。 

恰巧今年系上聘了一位來自西雅圖大學哲學底的外籍老師,不免俗的,老師在上課的第一週一一詢問了大家對於這門課的期待,當然,不少的人都希望可以學習「如何作出有倫理的決定?」或是「如何讓自己變得更有倫理?」

我想,在許多企業面臨道德危機的現實生活中,我們這些受管理教育的學生也勢必意識到倫理的重要性,所以「如何變得更有倫理」悄悄的在我們潛意識中萌芽,只可惜,如果想要得到這些答案的同學,可能要在這門課失望了。 

談談我們上課所用的個案吧!這是一個來自哈佛的個案,我試著用幾句中文描述個案的情境



「作者是一位登山客,有一天他和他的團隊一起爬了喜馬拉雅山。過程中,他們制定了相關的行程和計畫,一步步的往目標邁進,但不幸的,在途中,恰巧遇到了一位失溫且昏倒(仍有生命)的人,這時,道德的兩難就出現了。團隊中,有些人覺得應該要放棄原定的目標,即便可能失敗,也要趕快協助搶救那位昏倒的人,但另外一些人覺得,必須要先以團隊的目標為重,再說,也不見得可以救活他,就算救活,說不定還會回頭過來怪救命恩人(說不定是他的宗教使命)。因此,救與不救?如果是你,你的選擇會是什麼?為什麼?」 

在這個議題中,我的選擇會是救活那個人,放棄團隊目標,因為我覺得正直,還有人生存的基本價值對我而言更勝於團隊的目標,當我這樣和老師對話時,老師問我,那救活那個人應該要救到什麼程度?什麼才叫救他?把他送到山下就好?送他到醫院?還是還要幫他找工作?團隊的其他人又該怎麼辦?

雖然在課堂中,我可能沒辦法思考的這麼仔細,但在我後來的思考中,我想,我的原則就是至少讓他可以有機會自主的醒來,因為這是我認為的生存。

至於團隊的其他成員,如果我可以決定這件事情,那我會讓團隊的成員救他,他們可以不同意我,但不能阻止我這麼做,但如果我不能決定這件事情,那麼我會表明我的立場,呼籲大家可以有所行動,至於最後決定與否,我覺得我沒有辦法也有沒有權力說服大家,因為這並沒有違反法律,就是一個道德價值觀的不同罷了!

只不過,從這個個案中,是不是發現到,其實不管做什麼選擇,都不是讓我們變得「更有倫理」?

不管是希望不要拖累團隊,達成大多數人的目標,還是覺得人的生命價值理應無可衡量,我們的選擇,不過就是某種價值觀的展現。

但這樣的議題,倒也提供了一個有趣的思考空間:到底平常自己是站在什麼立場思考這樣的問題?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描繪的「倫理道德」,又應該是長什麼樣子?

在現實社會當中,我們的選擇又會什麼呢?


回過頭來,看看我們更熟悉的富士康吧!

在新聞中,我們常常看到富士康深陷員工人權的道德議題,舉凡工時過長、自殺、工廠意外等問題層出不窮,但即使是大多數的主流意見認為富士康必須要解決員工待遇的問題,但套用剛剛那位登山客所遇到的情境,若是富士康消極的解決了法律上的問題,那它們還有必要去解決員工待遇上的「倫理」議題嘛?
或許有些人覺得,員工的基本人權是不能用金錢去衡量的,但也有些人覺得,如果提升員工待遇,勢必要放棄紅海低價戰略的目標,或是選擇裁員導致更多人失業。

當然,對我而言,在正直和基本人權為優先的條件下,做為富士康的領導人,我會試著讓員工能夠有更好的待遇,甚至願意放棄低價戰略的目標,縱使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也會希望能夠藉此改變企業文化。

但如果是你,你的選擇又會是什麼?為什麼?我認為,任何人都無從阻擋你的選擇,因為這無關法律,而是一個價值的判斷。

然而,就在不斷反思自己的想法的過程當中,我才漸漸發現,這門倫理課的世界裡,沒有什麼決定是「有倫理」的決定,只要不違反檯面上的法律規定,答案都會因個人角度或生活價值觀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因此,對我而言,企業倫理絕對不是讓我變得更有倫理,而是藉由分析工具(例如彼得聖吉的開會工具、利害關係人的情境分析等)以及透過道德兩難的個案分析,讓我釐清我原有的價值觀和立場,進一步的思考解決道德兩難的問題,並幫助我提升所謂的「獨立思考」的能力。

不停的思考,準備好面對你的選擇吧!


 一位知名的作家曾經在美國西點軍校對一年級新生演講,他說道:
「等到在現實中遇到問題時再去做準備就等於是到了交火時才去學習如何射擊一樣。一旦出現了情況,就已經來不及了。你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如果問我,大學的倫理課重不重要,甚至是有沒有存在的必要?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因為這門課不僅是企管和哲學領域的深入對話,它也促使我不斷的重複思考自己面對事情的價值觀和態度,過程中雖然很累,但至少我知道這是我平常所欠缺的能力。

做為企管系或是企研所的學生,我們理應提醒自己要不停的思考這些問題,因為我們現在的個性,就是來自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一連串選擇的結果,我們所選擇的立場,並不只是對與錯這麼單純,更重要的是,我們的選擇,造就了現在以及未來出社會後的自己,一步步的,根深蒂固的奠定了我們一輩子的人格! 

總而言之,未來,若是碰到企管出身的學生,別再說我們沒有好好修倫理課了!

雖然我不清楚大家的企業倫理怎麼上?但至少我們的企業倫理,真的不是要讓我們變得更有倫理的,對我而言,它就是一門學問,一種工具,讓我們看清並反思自己到底是屬於什麼樣的人,進而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
   MBAtics & MBA104 陳柏彣
就讀中山大學MBA,我一生中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成為一個正面影響力的人,也許在某個將來,我會是一個商人,一個影像工作者,又或是政治人物,但我一生的所作所為,都會圍繞在這個願景,努力並實踐。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oothpaste.chen@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