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2日

日本顧問看台灣》為什麼一直開著電視間接導致媒體低劣化?

新加坡樟宜機場的候機室裡,座位旁操著內地口音約60歲的男性若有所思,緊盯著手中的平板電腦,畫面裡出現的是風靡整個80與90年代,被日本媒體譽為亞州歌姬的鄧麗君。

我好奇地問他,「她是愛(中華民)國歌手,當年常去前線勞軍」,她還說過,「當我在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我們三民主義在大陸實行的那一天」這你都無所謂?他說:「歌好聽就行,直唱進我心坎裡了。當年我們部隊裡連長官都一起聽,其他無所謂的!」
圖片來源
整個80年代,是香港文化輸出的全盛期,象徵富足的港劇與粵語歌曲蔓延了整個華語區。

90年代開始,包括電影與音樂的哈日潮席捲亞洲,爾後兩千年中期開始,擅長以目不暇給的畫面效果來虜獲觀眾的韓流,接續著其地位出推出一部部的電影,一個個的團體,奠定了文化輸出國的地位。

不管什麼年代什麼地點,畫面前的觀眾打開了電視機以後,就像進了戲院,希望台上的京劇班拿出平時苦練的十八般武藝,好讓自己報以熱烈的掌聲。也或許因為隔著電視機,本來離自己就遠,畫面中的人打哪來,大部份的觀眾並不在乎。

優質的媒體,不僅可以幫表演者自己和整個產業鏈賺進銀子,更可以無遠弗屆幫國家賺進面子。相反地,一個國家的媒體,如果連國內都不支持,出口至國外云云的就免談了。

也因此,要觀察一個國家的軟實力,回頭看看國內的媒體生態,就可窺得大概。

衰退中的台灣有線電視產業


無線電視,意味著即使不付費打開電視也能觀看,也因此大多數無線電視都有著特定目的(如思想宣導等),如當年分別由黨政軍控制的老三台:台視(政)、中視(黨)、華視(軍)。

不同於無線電視為了特殊目的播放節目,有線電視則是以商業利益為主,由系統業者一邊向電視台購買頻道,一邊向收視戶收費(表一)。
由於地窄人稠可大幅降低線路鋪設成本,東亞國家的有線電視普及率遠高於世界上其他國家。其中,台灣以83%高居全球第2名(第1名香港為92%, 第三名為韓國普及率為80%)。

1987年戒嚴令解除後,台灣的電視媒體如雨後春筍般迅速成長(表二)。且為了容納反應各方的意見並滿足不同族群的需求,娛樂,新聞等各類頻道大幅增加。
然而,隨著網路、平板電腦與智慧性手機的普及,從前媽媽們「把電視關掉!」的吼叫聲,已經逐漸被「把電腦關掉!」取代,而近幾十年來有線電視收視戶持續增加的趨勢,在2011年開始出現了逆轉(圖二)。
另一方面,為了避免惡性競爭,現行法令規定1.每地區僅准許一家系統業者營運(圖三)、2.每地區統一收費標準(參見表三)。在收視戶減少而收費無法調升的情況下,系統業者們本能地靠降低成本來確保自己的獲利。沒錯,只需要少花點錢買頻道(節目),或者增加重播次數(2013年的冠軍「唐伯虎點秋香」一共播放了52次!)
由於系統業者不得不以低廉成本將時段塞滿,相對優質且需要花費高額權利金從日本韓國等地進口的節目,正在減少,取而代之的,是製作成本相對低廉地區的節目(圖四)。
除此之外,受觀眾喜愛的節目,以新聞類與戲劇類(主要為本土戲劇)為主(圖五),由於文化背景不盡相同而出口不易,電視台爭相搶入這個最高收視率幾乎不到2%且大多僅限於台灣內部觀看的紅海市場(表四)廝殺。
如此低收視率也意味著電視台的主要收入來源(版權販售、圖六)與次要收入來源(廣告販售)受到壓迫,而不得不刪減製作費用。
台灣電視媒體的品質,就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逐漸地低劣化,並被犧牲掉。加上中國媒體正迅速茁壯中,電視業界裡的精英,早已被極度優渥的薪資條件吸引至對岸,人才嚴重流失。

在與香港,馬來西亞,日本等國主要電視頻道高管的會談中,大家不約而同地指出「台灣製作各類電視節目的能力在普遍衰退,而電視媒體的品質正以極快的速度在惡化當中!」

昔日文創產業的龍頭,今日媒體亂象的溫床


直到不久之前,憑藉著多元的媒體,自由的思想,以及向周遭華語國家發散信息能力的台灣,一直是華語區文化創意產業的龍頭。

想在華語區的教育、出版、電視、電影、音樂等文化產業獲得一席之位,必須先在台灣打響知名度。也因此,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甚至遠從太平洋彼岸的美國的優秀藝文人才紛紛來到台灣尋夢。

反觀今日,許多媒體(尤其是普及率最高的電視媒體)被特定財團掌握並塗上顏色,以確保集團內商品與服務的行銷手段與表達政治立場的管道。

電視節目被賦予提供社會大眾「教育」、「娛樂」功能的使命中,大多數國內所製作的節目頻道難與前者扯上關係,而後者則以僅重視刺激感官的「羶、腥、色」。

除了觀看節目當時的大笑與血脈噴張,觀眾很難得到收獲。當標榜「我家沒電視」的家庭增加,整個電視產業就像一個傾倒歪斜的舞台,如何能支撐優質的文化演出?


若單純以商業上角度來看,好萊塢演員之所以能稱之為巨星價值數千萬美元片酬,乃是因為電影能銷往美國以外近百國家的數十億觀眾。MIT(Made in Taiwan)的教育、出版、電視、電影、音樂等產業,是否真的不能瞄準整個華語市場,讓作者寫一本書可以收進數百萬冊的版稅,讓歌手發行一張唱片可以獲得數百萬次的下載數,讓教育軟體開發商可以將一套內容販售至數百萬個家庭?

當這位來自內地年約六旬,出生成長于兩岸關係最低潮的50年代並長期處於敵對狀態最前線的前解放軍,雙眼緊盯著鄧麗君回味不已時,很難令人不思考,「除了透過電子代工業向世界展示硬實力外,面對中國這個滔天巨浪,台灣是否應該繼續漠視這個近在咫尺卻可再次發揮絕大軟實力的機會?」

一兩個世代後,台灣是否仍舊是依靠電子業,辛苦轉取整個電子產業鏈中,利潤最微薄的代工環節,或者是緊捉著這種對岸怎麼也學不來的開放思維, 將台灣打造成整個環太平洋中華區的文化基地?現在誰也說不准!

P.S. 不滿電視節目的你,如果能做到

1. 拒看垃圾節目
2. 不看電視時,就把電視關上(避免增加收視率)

或許我們的媒體環境有機會改善!
天祐台灣!


┌────────────────────────────────────┐
  MBAtics & James's global eye
資訊的爆炸正加速全球化的浪潮,朝我們猛撲而來。身為地球村一份子的你,該選擇什麼位置才能保持優勢並立足於制高點?歡迎來到這個提供你我掌握全球化脈動的平台。
與作者聯絡:james.globaleye@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