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0日

企管新鮮人為何願意做粗工?原來6份實習都比不上「它」





XXX,你是聽瞴?叫你這樣做,做成這樣!」A工頭破口大罵。
「我丟唔災袂」B師傅低聲下氣。
「你是嫌工作做不完喔。」
一陣尷尬後,我趕緊說:「沒關係啦,待會再補做就好。」

以上的對話是11月某天,我和師傅們穿梭在險象環生的工地。

時間過得很快,6月底剛離開校園,8月底還在信義區某知名外商做看似光鮮亮麗的行銷工作,9月起開始回到家族油漆事業,竟然跑到我一直以為不太可能踏進去的地方:工地。

為了找到自己喜歡什麼,大學四年來我做了六份實習,也如願擠進外商這個窄門,卻突然又跑回家族企業,讓不少朋友不解的問:「怎麼會想要回家工作? 值得嗎?」其實這個問題也困擾著我好幾個禮拜,也因為還沒找到肯定的答案,所以陸陸續續都有在找不錯的海外工作機會,那種心情真得很浮躁,很難定下來做一件事情。

後來拿到幾個國外的工作,原本下定決心要去北京的公關公司了,卻因為這個決定跟家裡差點鬧上革命。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後,多方分析後,還是決定留在台灣先把兵當完,當兵前的幾個月就當作是在家裡「幫忙」,後來才發現應該用「學習」這個詞會更準確些。

而若要把這四個月的學習也算做一次實習,那應該是七份實習最值得的一次。




拜託,我企管人耶,要我做粗工

大學讀了四年企業管理,雖然對於未來沒有個清楚的輪廓,但至少走出校園時還是有著企管人的那種自豪,總覺得可以管理些什麼。沒想到一回到家裡就碰了不少壁,比如說我以為可以馬上導入進銷存系統來提升效率,但才發現我對於油漆塗料業根本還沒有足夠的瞭解,就像是還沒幫病人看病就急著開藥的醫生。

而我父親一開始沒有馬上讓我參加重要會議,也沒有讓我去參與提案,而是把我丟到最基層到工地勘查,甚至要我下工地,他常說:「沒有下去做過,你怎麼知道產品特性,怎麼有辦法說服客人...?」

當時趾高氣揚的我根本沒聽進這段話,也很不服父親的做法,心想:「好歹我在校內外也統籌過十幾個團隊,現在不帶著我做專案,卻要我去工地搬磚頭、擦油漆,那我不如去外面幹。」


要大刀闊斧前,先尊重成功,放下身段,易位思考

這樣不成熟的態度在遇到兩件事情後出現了些轉機:一個是在MBA活動上認識的企業二代Dave,另一個則是工作抉擇。

Dave談到經營家族企業時,有一段影響我很深的分享,大致是這樣:「我們常常以為自己很厲害,一回家裡事業就想要做出很大的改變。但首先,我們要做的是認同並尊重上一代創造出來的成功,這一點非常重要,真正做到這點才有辦法開始溝通。」 他一講完,我突然像被雷打到頓悟,才發現原來我從來都沒有「真正臣服」長輩們所創造的成功,反而是一直從「我」出發,意識到這點,溝通也慢慢順暢起來了。

而關於工作抉擇,是這樣的:9月底我拿到北京知名公關公司的職缺,原本打定主意要去,連飛機票、住宿、地陪都找好了就只差合約還沒簽了,原本想說跟以往一樣先斬後奏應該沒什麼問題,但因為兵役和一些因素,家裡非常反對,我們因此吵架吵了12個禮拜,而且真的是差點翻桌那種。最後我給自己幾天冷靜的主客觀分析,後來決定先把兵當完,在等兵役時也可以在家裡幫忙。

就這樣原本浮躁不服的心態,在前輩的啟發和選擇待在台灣後,更堅定踏實些,也更能專注在家裡事業上。

要學會:看100次,不如做1

前幾個禮拜沒參與到什麼重要案子,要做的事情倒是不少,包括業務拜訪、工地勘查、產品包裝、出貨程序、銷貨管理、行銷規劃,以前雖然多少會進出公司,也會瀏覽一些資料,但說也奇怪,真得親自去做後才真的瞭解整個作業流程和背後的邏輯。像是原本連我自己都懷疑產品有沒有效,直到看到工地完工,看到客戶沒有再抱怨才漸漸相信這些防水/恆溫產品,不僅看到老客戶再購買會開心,新客戶給予支持和肯定時也會特別有成就感。

要入境隨俗:先從服裝開始

剛開始到工地時,我習慣穿得像一般上班族,看到工人那種油漆服,莫名有種自視甚高的感覺,也難怪前幾次去工地的時候總會感覺格格不入,甚至可以從工人們眼中讀出:「又一個頭家囝,看起來一定是來摸一下的。」

後來我覺得去工地容易弄的一身髒,再加上父親一開始會要我下去跟著師傅做,索性我也換上那種你不會想多看一眼的油漆服裝,不知是我心理作祟還是工人心態轉變,他們開始願意和我抬槓,我才發現我台語真的非常不「輪轉」,常常要比手畫腳或是穿插國語才有辦法溝通。

後來為了拉進感情,我三不五時會請他們喝飲料或是吃路邊攤。這幾個月,有時候上一秒正裝,和政商人物交涉/主持活動;下一秒漆裝,和工人或廠商抬槓和協調,一開始挺不適應,但習慣後倒是挺有趣。


每個人都是一本好書,如果你有用心翻閱

幾個月的學習很快就過去了,有一件事情讓我感到特別欣慰,就是A師傅的分享。

那天,我一如往常去工地監工,剛好遇上A師傅,他是這一期工作的新面孔,卻有著特別的氣質,不講粗話、做工認真、懂得感恩,通常我下午最多待一小時,那天卻至少和他聊了快兩小時,天都快暗才離開。

A師傅說:「很少雇主會像你們這麼客氣和大方,有些甚至還沒幫我們保險。」
我說:「沒有拉,應該的,互相而已,不然做不久阿。」

就這樣,他一邊做工,一邊娓娓道來他的工作經驗:幫賭場做白手套、 到越南做工頭(薪水是當地人的幾十倍)、從小身體沒生過病卻因為做一些比較傷身體的工程而間接導致需要每個禮拜洗腎三次(在越南每次要好幾千塊,台灣健保補助免費)、自己認真工作卻有個成天喝酒的弟弟。

講到這裡,桶子裡的塗料也用得差不多,他起身去拿料,我對著外牆發呆了幾秒,突然意識到接觸了幾十個工人第一次發現可以跟師傅學好多技術以外的事情,甚至可以談心,就像是交換日記。

再仔細檢討起來,能有這樣的發現,或許是因為我開始穿起工作服,或許剛好A師傅也習慣講國語,或許那天工作量不多,抑或是我心態更臻成熟,而有一個原因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先對A師傅有好的第一印象,所以更用心。





後記:工地的粗淺觀察

1. 工人雖然不光鮮亮麗,但薪水高於台灣人月均收入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102年台灣人月收入平均是35,551元,而基本薪資是19,273元,那來猜一下工地師傅的月薪(假設工作25天)?

正職新手37,500(每天至少有1,500
正職師傅55,000(每天至少有2,200
正職工頭70,000(每天至少有2,800
工地經理或是總負責人就更多了

2. 高齡化、外籍化、女性化 ?

自身觀察加上工地主管和工人聊天過程中發現,越來越少年輕人願意到工地做事,大多寧願選擇那種光鮮但薪水不一定比較好的工作。在上百人的工地裡也注意到有將近一成是外勞,兩成是女性,這種數據可能要更多客觀的數據會比較有參考價值。

3.大陸工程完工快,但品質良莠不齊

和工頭抬槓的過程中發現大陸工程早期因為需要技術導入,所以讓有技術的台灣公司或師傅賺了不少快錢,而隨著這幾年大陸技術慢慢起來,所以台灣這邊過去的行情沒有那麼好了,大多人寧願在台灣賺就好。

他們也提到大陸工程的確很敢做,但大多良莠不齊,若可以開一家品質穩定的特定工程公司,應該會蠻好賺的。

4.發展中國家正在建設,工程/建設公司有機會切入,但要人脈通、語言通

跟幾個在大陸和東南亞打滾不少年的工頭閒聊發現:中國因為語言通,加上早期已經有很多台商卡位了,所以工程/建設公司要再去做相對不容易些;反而像是準備要發展起來的越南、緬甸等發展中國家,只要人脈打得通,再加上有當地可以信任的夥伴,那樣有不少案子都有機會做。比如說越南有部分運輸是靠船運,買一條100萬的船,每個月聽說可以租給當地人2~4萬,比在台灣當包租公還好賺。





*最後,想特別感謝所有家人、客戶、廠商和朋友們的包容、支持和提點,所以慶生才有辦法學習到這麼多,非常謝謝您們。

┌─────────────────────────┐
   MBAtics & 蒲公英人/張慶生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wuling610103@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