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

給準畢業生:放慢腳步的勇氣

對於畢業,你感覺「人生即將(早就)開始」的興奮多一些,還是「人生即將結束」的惆悵多一些?

如果是前者,以下的文字將與你無關。反之,或許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放慢腳步,認真思考這個感受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每年6月或7月,會有一群學生,進入公司,做著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麼的工作,念著自己也不相信的企業願景;會有一群學生,逃避式的開始唸碩士、雙碩士、博士,然後到了某年的6月,成為上述那群學生之一;也有一群學生,摩拳擦掌準備成為善用浪費人民稅金的公務員。

很多人都是 30 歲就死了,80 歲才埋葬。」本間久雄這句話寫得早,他本人肯定沒想到,過了數十年光景,這樣大量假性死亡的悲慘情況,卻要提前到大學生一畢業的22歲。

這句話如果讓我翻成白話文,那大概會是:「做人如果沒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分別?」

圖片來源



恐懼與焦慮,我們被嚇成一條鹹魚


如果你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感覺到一絲恐懼,切莫要被恐懼逼急,忘掉那些開始準備履歷的同學,也忘掉那些畢業等於失業的媒體標籤(想想鹹魚的故事,重點不是會不會鐵頭功,而是你把它用在哪。)

大概4月開始,汲汲營營的學生,差不多會開始炫耀自己拿到的offer、即將前往面試的公司以及看不上眼的產業,伴隨著各種比較、徬徨、堅定的聲音,學生對於未來迷茫不知去向的焦慮感會升到最高點。

在這種恐懼與焦慮的氣憤下,薪水、職位、外不外商、福不福利的考量,會開始超越熱情與信念的重要性,當我們被世俗價值澆熄了的熱情、斬斷了的信念,這個社會便成功將你變成一條鹹魚,煎煮炒炸由不得你。

承認吧,其實你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也未曾努力尋找過,甚至根本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

我們往往「害怕思考,害怕痛苦的思考過程,更害怕思考出讓自己不舒服的結果」,特別是在即將畢業的最後一個學期,我們深怕思索「自己到底想做什麼?」的問題時,發現自己的興趣根本與所學無關,而過去經歷也早已變成龐大的沈沒成本,令你不敢輕易放下

在追尋這個問題的過程中,我們總是不斷嘗試、不斷努力、不斷碰撞,但大多時候我們只是在欺騙自己,其實撞的滿頭包,我們仍然沒有答案。更糟的是,往往衝的越快、越遠,我們越不敢停下。

實則更多時候,在奮力向前衝刺的過程中,我們更應該要停下來,用力的思考,不斷挖掘自己,試圖找出過去所有經歷對於解答人生目標的意義。
圖片來源




自我挖掘,就是要不斷逼問自己那些平常不願面對的問題


剛上大學的時候,我一直以為自己畢業後會進入金融業,當個交易員,所以我看遍誠品所有金融相關書籍、辦證券研究社,也真槍實彈的交易了兩年。

但是到了大三,在一場金融業的轉職顧問說明會後,我開始懷疑金融業到底適不適合自己。(那時的我沒有夢想,只知道一路向前)

所以我停下來思考,從有記憶的時候開始回想,為什麼一開始決定進金融業、為什麼選企管系、為什麼選新化高工資處科、為什麼小時候打這麼多電動(魔獸信長的本陣會改成魔免就是我們害的),從現在想到過去,再一路想回現在,把自己的人生,挖掘的徹徹底底。

在大量吸收、大量思考、大量嘗試後,我很幸運地找到了新目標 教育,所以我開始了百畝青田計畫。雖然它還沒有很清晰,但至少確定了自己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痾…好吧,至少方向是對的。

如果不知道要駛向哪個碼頭, 任何風都不會是順風


去年六月正值畢業季的時候,和一個朋友聊到他最近剛拿到的offer

「為什麼選這間公司?」

「這是XXX欸!有誰不想去。」

半年後再談,這位同學的眼中早已不見當時的興奮與期待,有的反而是對工作、同事與老闆的抱怨。但響亮的公司名號與高薪,卻像條金手銬,將他牢牢銬在辦公椅上。


我們總是過於看重主動送上前的機會,而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在畢業前夕,雖然身邊的朋友都開始找工作投履歷,雖然電視媒體告訴你畢業等於失業很恐怖,雖然就業博覽會上企業不斷對你搔首弄姿,但或許我們該先好好面對自己,深刻地去問:「自己到底想做什麼?」

-
MBAtics 外稿:給準畢業生:放慢腳步的勇氣
撰文:Anderson
原發表處:文字果醬
我們來自四方,認真生活,並認真感受。
我們用文字提煉生活的味道,期許藉此喚醒你我生活意識,讓這個世界多一些溫度與感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