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5日

人生不是只有團體賽!四場馬拉松教我「跑出」生活中的瓶頸

2014年開始,跑步漸漸開始瘋行全球,你是否也加入了這股潮流呢?
圖片來源
2014年元旦,為了「新年第一天要做件有意義的事」這個無聊的理由,和朋友相約從西子灣跑到漢神巨蛋 (約7KM),雖然高雄的自行車道和人行道規劃得非常完善,但當天我根本沒有心力謝謝花媽的用心,只覺得我快不能呼吸。

2014年第二次跑步,又很自不量力的從西子灣跑到夢時代 (約6KM),我只記得抵達目的地時我呼吸不順暢到咳出了陳年老痰,算是一種意外的收穫嗎?後來,透過朋友的跑步教學,學會了正確的跑步姿勢,知道怎麼跑才能跑得好、跑得久而且不會受傷。

就這樣,今年一共完成了四場馬拉松比賽,包含了兩場半馬。

屬於我的跑步定義

圖片來源
朋友曾經分享給我一段話:「跑步是在享受和自己獨處的浪漫」,這是他的對跑步的體悟,我當時聽了覺得很棒,也很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跑出什麼心得。

然而,一年過去了,我也為跑步下一個自己專屬的定義:「跑步是在幫助自己解決生活中的瓶頸」。

「跑」出團體、「跑」出自己


從小到大,我很習慣躲在團體中生活,如果要對我團隊合作的精神打分數,那一定有90分以上的好成績。團體就像我的保護殼一樣,我不用表現得很突出,只要能對團體有一點貢獻,團體的成就就是我的成就。

舉例來說,高中和大學我都很喜歡打籃球,因為我長得又高又壯,只要在籃下擋擋球,我就可以享受其他隊友進球的榮耀。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這就是我的生存方式,沒什麼不好啊,我想甚至想,「我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就好」。 但是,人生不像我這種笨蛋想的那麼簡單,也不是我這種頭腦簡單的人可以預測的,我萬萬沒想到我選擇了一條必須自己照顧自己的路。

失去團體的保護殼,我就像斷了翅膀的鳥一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往前飛。我意識到自己缺乏「單打獨鬥」的能力,我不習慣沒有同學陪伴的感覺,我也不太會自學一項技能或一種知識,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做我好像就不太會做。

從運動場到研究所

圖片來源
過去,若要為自己的單打獨鬥技能打分數,我大概只有10分;認識了跑步後,開始慢慢地增進自己獨立奮戰的技能,從逃避到享受,進而發現,跑步和做研究真的有很多共通點:
  1. 跑步和研究都是個人賽而非團體賽,所以只有自己能幫助自己,即使有朋友一起跑,他也沒辦法幫助你跑得更遠,頂多只能給精神上的鼓勵,或是讓你感覺不孤單而已;
  2. 良好的體能與強壯的肌肉是跑步的基本要素,基礎沒打好,就別妄想自己能跑很遠。做研究也是,文獻基礎不扎實、研究方法懵懵懂懂,就不可能做出好的研究;
  3. 體能和肌耐力夠好,跑步的撞牆期很快就能撐過去。研究也是,只要腦袋裡的東西夠多夠扎實,遇到瓶頸時就不容易想放棄,反而能很快的找到解決方法;
  4. 有些人天生就很會跑,好像是與生俱來的能力一樣,可怕的是,他們總是比一般人還認真練習;學術圈也是,平平都是土生土長的博士,有些學者就是能在國際舞台上展露頭角,除了天份的加持外,他們付出的努力實在比一般人多太多了;
  5. 跑在最前面的永遠都是外國人居多。這次參加台北富邦馬拉松的「菁英選手組」,雖然裡面也是有幾個厲害的華人,但主要的組成幾乎都是非洲來的朋友;若將人種二分為亞裔及非亞裔,這樣組合不就和學術研究圈很像嗎?
簡單來說,跑步讓我了解了個人賽的生態與規則,我也因此更知道該怎麼往前走。

雖然現在我跑步的成績也沒有很好,兩次半馬跑到最後2公里時都一直被工作人恐嚇「快關門了,快點跑」,好在我都有在時間內抵達終點;研究也是,雖然我現在做的不是很好,但我想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往前走了!

┌───────────────────────────┐
   MBAtics & 中山企管博士生 傅佩雯
歡迎與我聯絡:orangefufu0307@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