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日

那些飛輪教我的事:在感受極限的瞬間,你應該「要笑」啊!

飛輪競速車,它是模擬公路腳踏車的設計,不像一般腳踏車,它能模擬出熱身、爬坡、衝刺、跳躍等不同的運動效果。

自從我狠下心買了健身房年會會員卡後,我就總愛跑到健身房去嘗試價格不斐的飛輪車。 有次跟人聊到我在練習飛輪,她說,

「我朋友說飛輪是很可怕的東西,它踩完隔天就上不了班了,因為腿已經軟到無法動彈。」 
我笑笑地說,「是呀,飛輪真的很累。但是就是因為累,才容易找到一種美好的狀態。」 

「美好的狀態?」她很困惑,累成那樣怎麼會美好?
圖片來源


踩上飛輪之前,我總想著自己這天一定要在騎完飛輪後,再多做哪些有氧運動、肌力訓練等。

而等我真的踏上飛輪後,我騎著飛輪,跟著音樂節奏,間歇調整騎速,汗水逐漸在我的臉頰上、手臂上、肩背上恣意流淌,但是因為大腿上傳來的痠痛以及飛輪本身的速度,我往往無暇顧及汗水,而只能專注於肌肉的控制。

慢慢地,我感受到自己的極限。


感受極限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痛、痠、疲憊、喘全部在身上每一處爆裂開來。

尤其是當你看見別人還踩踏自如的時候,我不禁會想著,反正也騎不如別人,不如放棄吧。 「轉速調低一點、轉速調低一點吧。」我心中小惡魔這樣告訴我自己。 

「你只要熬過一次,就能給自己一個模範,讓你熬過後面無數次。先撐過這一次就好。」同時間,小天使也這樣告訴我。

我不再看身邊的人騎得如何,望著飛輪教室前方的大面落地鏡。鏡子當中的自己,表情看起來有點猙獰啊。此時,音樂節奏再度轉變。 剛剛辛苦掙扎於肌力的時候,我完全忽略了音樂,只是專注於是否放棄的難題。

此時,我再度聽見音樂了,我也聽見音樂的節奏了。我是非常喜歡聆聽音樂與節奏的人,此時,我聽見了那些我喜歡的節奏,然後,笑容慢慢從嘴角溢開。 我竟然在運動到即將崩潰的時候笑了。
圖片來源




這瞬間,我想起六年前當我還在北一女讀書的時候,體育老師好嚴格,她總喜歡在我們最崩潰練的肌力練習時,說:「笑──」。

當時,我們都會笑得很扭曲給老師看,然後一笑,力氣就全部散了,大家倒成一團,於是我跟同學們就真的笑了。 

直到這一次,我才終於知道為什麼當初老師要求我們要記得笑了。因為當我們真心因為運動的狀態而笑,我們才會重新開始享受運動,我們也才能重新感受除了痠痛以外的目標。感受極限,然後享受每一秒在極限徘徊的時刻。

因為,那種痠痛的感覺,只有拼命努力之後才能感受得到。

只有願意接受挑戰的人,才有資格體驗極限。 


當能轉換心態開始迎接這些疲憊、痠痛與無力的時候,「放棄」的念頭自然不再那麼容易出現,而是開始細細感受自己哪一塊肌肉正在出力,感受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以及思考如何用不同的訓練方式突破極限。

當你找到這種狀態-比你最強悍的藉口還要強悍-你就能繼續堅持下去了。

說了這麼多,其實很多事情也都是這樣呀。 只有拼了命努力的人,才有資格遇見瓶頸,然後與挑戰相處,接著慢慢找方法突破極限。 過程中,不要忘記真心地為自己而笑。 漸漸地,我們一定都會喜歡上這種成長方式。因為,那是最扎實的成長過程呀。

(原文發表在此
┌───────────────────────────┐
   MBAtics & 張希慈(希希) 
興趣是愛上別人,專長是在別人不愛自己的時候還能讓自己活得好好的。
同時也是「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創辦人,相信當個勇敢愛冒險的人才有辦法改變世界。
夢想是讓全世界的快樂指數高一些,這樣走到哪都有笑聲,多美?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a0823anny@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