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4日

為什麼新創公司CEO會說:我參加創業比賽從來就不是為了名次...

在正文開始前,不妨先看看這段影片吧!


這群人自稱「瘋子」,在過去七年,他們用自己的雙手,向全世界證明,發射火箭,對台灣來說不再是「白日夢」。

這個故事,我在近期的一場創業小聚中才從貝殼放大的founder-林大涵先生的簡報中認識到。他說話的節奏很快,但短短20分鐘的簡報中,那旋律依然在我心頭縈繞,「一股對夢想執著的傻勁,透過配樂把感動蔓延開」,直到現在我再重看這段影片,都還會起雞皮疙瘩。

你對「創業」的理解是什麼?
在此之前,我對於創業的理解只有三件事:

1. 要燒很多錢…
2. 失敗的機率一定很高。
3. 創辦人好像都有拯救世界的情懷!?

也因此,我把自己定位成「無法創業」的凡夫俗子(事實上也應該是不太適合啦!)。不過,換個角度想,用我的角度去觀察「創業」這件事,似乎對一般大眾更具說服力。我想要做一些比較有趣的事情,這篇文章,主要是想提供給對「創業」還停留在我剛提到的那三個「理解」的人,透過對VMFive的創辦人Sam及市場與公關總監Jessie的「貼身」觀察,告訴你「創業家跟你想的不一樣」及「創業家所面對的『世界』有何不同」。


台灣-創業,在「瘋」什麼?推動夢想的門扉 


「讓你舉出一個台灣成功企業,你會選擇哪個?」 「台積電」、「鴻海」、「大立光」…我已經聽到此起彼落的電子廠商名稱。有沒有發現問題了?我想我們都不否認,這些廠商基本上都是奠基於「科學園區」的蓬勃發展,但自新竹科學園區1980年成立至今,已過了30幾年的時間,我們還能倚靠這份成就多久呢?

「我要想到這些孩子的出路,學到這樣了,還去台積電按button,很可惜啊!」前瞻火箭中心(Advanced Rocket Research Center;ARRC)主任、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教授吳宗信說。

近幾年,台灣人似乎連作夢的權利都失去了。但台灣以外的世界,已經用我們無法想像的速度在轉動,我們的產業不能再繼續暮氣沉沉了。針對這點,VMFive的創辦人Sam認為新創產業對於產業的轉型至關重要,不過我想,解方一定不會只有一個,而這篇文章的目的也並非真的要你看完之後,裝備十足的衝勁跑去創業(畢竟失敗了我可擔不起責任啊!)。而是,我希望透過一些新思維的注入,你會對未來,有新的想法… 

矽谷-一趟文化震撼與思想重建之旅 


 2015年,VMFive獲科技部贊助,前往矽谷Plug and Play接受創業培訓。公關總監Jessie提到他們很幸運的被分配到一個知名的業師-IMVU的共同創辦人-被譽為矽谷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創業家之一,一場震撼教育隨即展開。 

經歷一、VMFive對業師做pitch(簡報)時,業師指出一個PPT上的圖案說:「這個用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眼看團隊中所有成員都愣在那,便說了一句:「沒有意義的東西都刪掉」,就這樣,VMFive對簡報做了大幅度的刪減,變得更簡潔直接

經歷二、某天,業師問他們:「你們在美國的主要競爭者是誰?」聽完名單後,只見他掏出手機登入LinkedIn,接著對他們說:「我安排你們見面聊一聊」,在場的人無不瞠目結舌,腦中一片空白。但與這些競爭對手的會面並不如想像中那麼令人恐慌,反而是對手的開放態度,讓這次的交流更具價值。 

那個驚恐的感覺,我們這些「非當事人」自然無法體會。但,揣摩一下總可以吧!?你可以想像一下自己的論文,在口試前幾天被指導教授打掉重練的情景…恩…這就是經歷一;經歷二就比較好揣摩了,有天你的朋友問你:「你不是跟那個XXX有嫌隙嗎?」,我幫你約他出來當面把事情橋一橋。我自己想了一下,還真的是冷汗直流呢!

不過,我想告訴你的不是當下的感覺有惶恐,而是我從中獲得對自己的兩個疑問:

1. idea從「思考」到「表達」的過程中,是不是變得更複雜而不純粹了?
2. 在面對不同的文化環境時,我是否把先入為主的「成見」也帶過來了?

我敢說多數人對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會是「Yes」,這下問題可大了,不僅是「別人聽不懂你要說什麼」,還因為那些先入為主的觀念而「失去許多機會」。有稍微感受到一點恐懼嗎?接下來我們把地點拉近一點。
圖片來源


北京-狼群襲來,你還在用柵欄把自己困起來嗎? 


我在家裡時,常陪3歲的姪子看《喜羊羊與灰太狼》,卡通中灰太狼總被羊群的機智整的慘兮兮,不但無法吃到羊,也失去了在狼群的地位。 但,卡通終究是卡通。

《狼性襲台!台灣羊只能剉咧等?》這是今周刊在2013年9月封面故事的標題,內文提到:『公司有一個任務,完成了,可以升官並加薪20%;如果搞砸了,會被解雇。你會爭取這個機會嗎?』台灣人答「非常有意願」者僅13.6%,但大陸人此一比率拉高到31.8%。 

這點也是Jessie一再強調的,她提到一個在北京TechCrunch創業競賽的例子:

展館裡有個年僅15歲的孩子,在VMFive的攤位稍微看了一下,便向Jessie娓娓道來VMFive產品所應用到的科技及原理,令她印象相當深刻。此外,參展公司的規模也是盛況空前。

身在台灣,由於市場規模的限制,我們實在很難想像中國的市場規模有多大、競爭程度有多激烈。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多麼的渺小,看見的世界有多狹隘。就有如被豢養在羊圈的羊群,明明瀕臨危機卻仍不自覺。 

我們關心的範圍,造就了我們能力的極限 


你對「創業」的理解是什麼?抱歉,這個一直重複出現的問題有點煩,但由於筆者是個很愛問問題的人,而且它真的很重要(請注意,它「只」出現了「兩次」)!我大概猜得到你會說什麼-「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事業」,沒關係,這句話對我來說有些熟悉。

 這句話有什麼問題?你若仔細剖析,會發現其中瀰漫著濃厚的「自我意識」。矽谷對「創業」是這樣看待的-「創造就業」,聰明的你,有發現兩者間的差異了嗎?從「自我」推展至「團隊」甚至「城市」、「國家」、「世界」。 平常思考時,我們的「自我」(ego)總會不自覺的跑出來:「我覺得」、「我認為」,多數情況下也無傷大雅,但為什麼偏偏在「創業」這件事就不行? 

VMFive的執行長Sam,用跟外表不搭的輕柔聲音說出:「我參加創業比賽的目的從來就不是為了名次,就算沒得名,這個東西我還是會繼續做下去。」

這句相當有力量的話。前一天,我才剛讀到侯文詠《我從400多個癌末病人身上,學到了最珍貴的一件事》裡面的這句話-「我們關心的範圍,造就了我們能力的極限」,這件事為什麼這麼重要?在「創業」當中,若本位思維過於強烈,會讓我們過度專注於一些能「讓自己成功」的事情上,反而不去做那些「真正對的事情」,以至於遭遇到一點小挫折,便輕易的放棄。 

我們在面對未來時候,不免俗地都會對接下來的選擇作「成本效益分析」。但基於對「功成名就」的渴望,反而會對「效益」投注過多的焦點,最後就會一顆心隨著效益的增減而上上下下。

這樣好像跟每天盯著股票權指漲跌的散戶沒什麼兩樣嘛!最後也因為心臟不堪負荷而黯然退場罷了。或許我們應該換個思維,把焦點放在「成本」上面,試著從每次投注的努力中找尋成就感,並以此作為一次又一次超越的燃料,或許能因此而上到新的層次。

 你對「創業」的理解是什麼? 我希望能得到你不同的答案。
圖片來源































┌────────────────────────────────┐
   MBAtics & 中山MBA105 Shawn
受不了被數字囚錮,咚的一聲一頭撞進了企管的世界。外表熱情活潑,內心卻住了個詩人情懷,喜歡細細觀察周遭人、事、物,也愛寫寫小文章詠懷一番。說白了就是個七拼八湊的四不像,腦袋不正常的思維一籮筐。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shawnshu0412@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