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做一個「思維孤獨」的人:下次他說「可是我覺得」的時候你該...

蔣勳老師在孤獨六講中,曾提及一種名為「思維」的孤獨。它著床於不良溝通的縫隙中,隨著思維的惡性交流壯大,最後在思維的隔絕後定型為常態。
圖片來源
舉例來說, 在面對爭議性的話題時,如:統獨議題、選舉辯論、服貿、多元成家等,多數人並未進行充分的思考,而急於發表結論,而當對方的立場或結論與自己不同,便是拳頭相向的時候。

當你看到近來沸沸揚揚的「女童割喉事件」,正感到憤恨不平時,你的朋友開口:「可是我覺得...」,這時你感到火冒三丈,立刻打斷他:「可是什麼?所以你覺得他沒錯?他不用被處死?那怎麼給家屬一個交代?你該不會也支持廢死吧?」

針對這個例子,我們都曾是雙面人


一方面,我們把「非黑即白」的邏輯套用在他人身上,當「可是」的嘴型預備,聲音呼之欲出之際,立即把他人貼上「異己」的標籤、剝奪他人發言的權力。

另一方面,對於他人自以為是的「得理不饒人」或是「咄咄逼人」感到萬分無奈,久而久之,索性當個不再發聲的思維孤獨者。

思維孤獨的益處:自行成長蛻變的內在動力


然而,思維孤獨也許不那麼糟,因為思維的孤獨本身,可能同時意味著思維的獨樹一格(他人無法接受),與帶給他人全新視角與衝擊的可能性。這裡要分享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的例子。

孤獨者的意象


昔日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無論從外表的粗獷、性格的鮮明,或者話語的一針見血、毫不遮掩等等判斷,因為太過出眾、與眾不同,以及幾分的憤世忌俗,讓我打從心裏認定楊儒門是個思維的孤獨者。
這也不就不難想像為何他會在多年前進行一場看似暴力卻蘊含對台灣土地關懷與憂慮的激烈抗議。
圖片來源

孤獨者的行動


不知從何年何月開始,農業已是苦命、悲情的同義詞與象徵,並總是被「同情」地看待與對待。

在經歷白米炸彈事件以及監禁的洗禮後,獲得特赦後的楊儒門改以溫和漸進的作風達成不變的訴求: 為農民發聲,為台灣農業找到出路。

於是楊儒門創立了248農學市集讓小農們有了揮灑的舞台;此外他的身影出現在校園、企業中,無論鐘點費的多或少,以演講者、顧問等角色,影響更多社會的中流砥柱,與未來棟樑。

孤獨者的話語


在『農業的另一種可能』的演講中,身為思維孤獨者的楊儒門,強調「思維」和「批判」的重要性。

他拋出在生活中早已存在,同時是早已習慣到不經思考的現象供我們思考:

談到「文創」時,他用戲謔的語氣講了幾句話非常具有批判味道:「你用有農藥殘留的棉花、有害的化學物質做成的染料,加工做成一件T-shirt,最後印 上『非核家園』就說這是文創然後要賣五百塊?」

正如楊儒門先生所提到的現象,當我們聽到「非核家園」時,我們直覺聯想到「環保」、「正義」等,因此認為只要牽涉到「非核家園」的一切都是好的,都是正確的。

事實上,事件的參與者包含你我,我們無視結果背後的成因、運作方式、邏輯等,而單就「現象」本身給予好或是壞的結論。長久累積下來,我們的思考的路徑縮短、簡化,批判能力也就喪失。


到底什麼造就了思維孤獨?


1. 思維簡化、趨同,缺乏批判。記得我們從小到大的成長經驗嗎?對白如下:
學生:「老師,為什麼這個東西要這樣算?為什麼不能是這樣呢?」
老師:「不要管那麼多,這樣算就對了,哪來那麼多為什麼?」
但年紀稍長,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們,可能會有另一種場景發生...
老師:「這對這個議題,你們覺得如何?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學生:「老師,可以直接跟我們講答案嗎?我們懶得想...」
制度的豢養下,我們追求立竿見影的效果,慣性取得立即性的答案與結論;而不加思索的後果使思維的途徑逐漸縮短,多元性消失趨向單一。

2. 沒有接納異己觀點的包容力

他的兩眉深鎖,雙手叉腰,同時臉部神情透漏著「我倒想聽你能講出什麼道理」的訊息 ,發聲端原本聲音宏亮,最終卻演變成了呢喃...

當雙方都站在極端的地方,不願逐漸向中間靠攏(黑格爾所提「正反合辯證法」,從兩極端逐漸向中間靠攏,取得共識),思辯過程無法進行,思維也將變得單一,而真正在思考的人便淪為了思維上的孤獨者。

思維孤獨好,或是不好?


我想「思維孤獨」只是既有的社會現象與氛圍,它無關好壞,因為評論好壞的那把尺由你定奪。

對於有些人而言,他們鐵定認為衝撞體制的那群人瘋了,才會大半夜跑去攻佔立法院,甚至在二十多年前引火自焚捍衛民主價值。

但在楊儒門身上,我看到的是一個思維孤獨者的縮影,他是所有孤獨者的集合,用行動和言語帶給其他人衝擊與省思。

最後,蔣勳老師也強調:「孤獨並非不好,它之所以不好是因為害怕孤獨。」所以當個思維的孤獨者吧,保有最獨樹一格的思維。

但記得找到和你有共鳴的人,成為思維孤獨的「那群人」。


┌───────────────────────────┐
   MBAtics & MBA105 江明諺
心裡住了個男孩,半灰色的。偶爾蹲角落,陷入「哥抽的不是菸,是寂寞」 的狀態;
時而讓歡笑、快樂來去自如,莫名的樂觀和自信令人傻眼。
喜歡自己的幸運,就算如履薄冰,也能化險為夷。五年企管生活,一點嘴上功夫,這就是我。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egg8142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