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緬甸是沈睡的巨人?管理顧問:這2招讓你對新興市場不再霧裡看花

霧裡看花 - 新興市場的虛與實

如果你在17世紀初期的荷蘭從事海上貿易,18世紀中葉的英國從事蒸汽機運用,19世紀末的美國從事石油提煉與銷售,20世紀千禧年之際在中國從事不動產與網路科技相關行業,那麼,你有比一般人大的機會登上當時的富比士排行榜。

因為,這些時代分別打造了,荷屬東印度公司的成功投資者(註1),與英國皇室平起平坐的勞斯萊斯,標準石油的洛克斐勒,萬科的王石與阿里巴巴的馬雲。

這些創富者,有天生嗅覺敏銳的經營天才,也有誤打誤撞締造商業帝國的素人,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在當時的新興市場,從事即將開始成長的產業,換句白話說,他們都站在風口上 ─只需要保持好姿勢,源源不絕的強風就把他們送上半空中。

2001年開始,由高盛證券喊出金磚四國(BRIC)的口號之後,「新興國家」這個字眼便隨處可見。

然而,嚴格來講「新興國家」並沒有統一的定義。

它並不屬於聯合國所分類的已開發、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中的任何一個。只要覺得這個國家「看起來」有前途,就替它冠上新興國家名號。也只有這樣,國家才能成功吸引外資,投資者才能尋獲商機,互取所需。

各種為了引進投資至所謂新興市場的發佈會、研究報告、專家評論等,使用著「超高報酬率」、「下一個國際中心」等聳動字眼,希望投資者購買這些國家的股票、基金、不動產、大宗原物料,甚至衍生性金融商品等投資標的,以便賺取手續費及營運績效獎金。

而要分辨一個國家的潛力,並不需要分析一堆令人眼花繚亂的經濟數據。

事實上,僅僅需要觀察以下兩個指標:

第一、國家層面的「國際收支平衡」。
第二、民間層面的「消費力」。

就可以看清一個新興市場,以後究竟是個天堂,還是個套房!
圖片來源

就拿號稱「東南亞最後處女地」的緬甸當個例子:

工具一   打開國家的荷包:「國際收支平衡」


如果將一個國家,比喻成一間公司,那麼國際收支,就意味著所有部門(包含政府與民間企業)在經過一整年的努力(包含商品、服務的販售,與投資回報等)後,這一間公司的盈虧狀況(表一)。


簡言之,外匯儲備增加,表示金錢從外國流到了國內,反之亦然。

如果觀察緬甸從結束軍政府統治的2010年開始,它的經常帳出超,正在逐步擴大(圖一)。

原因很簡單,開放前原來課徵極高關稅,甚至不得進口的商品,在政治開放後快速流入國內。

比起緬甸目前能出口至外國的商品(前三名依序為天然氣、玉石、柚木),有能力負擔舶來品的消費層,正以更快的速度將賓士汽車,香奈兒香水,蘋果的智慧型手機擺入家中。

按目前的情況看,除非有大量的外國投資進入緬甸,或商品/服務出口有大幅提升,否則它將持續處於外匯減少的囧境當中。

就如同一間企業的支出持續高於收入,當現金消耗殆盡,最後僅能依靠貸款過日,或者宣布破產。

工具二   價值與價格的蹺蹺板:「民間消費力」


正常商品的價格之後加一個零,是品牌;加兩個零,是奢侈品;愛加幾個零加幾個零,是古董、文物。

而當一個正常商品的「價格」高於其應有「價值」(圖2),意味著供需出了問題。

舉例來說,2015年2月間,緬甸販售的Iphone售價(當時緬甸尚正規代理商,商品多由非法途徑攜帶至緬甸國內)高達900美元以上(圖3),不僅高於絕大多數已開發國家(表2),更是一般服務業從業人員約6個月的薪資。










在供應上,蘋果電腦不會因為緬甸所得偏低,因而大幅降低售價。另一方面,在需求上,緬甸的消費者如果選擇購買Iphone,就勢必得大幅擠壓其他生活開銷,才能購買在其他已開發國家早已普及的大宗商品。

而在緬甸,這類價格遠高於價值的不合理商品(如汽車,家電,餐廳,房屋(註2)等)比比皆是。

要成為一個有潛力的消費市場,首先必須有足夠的中產階級。有了足夠多的消費者,才能出現規模經濟效應,製造商品的成本也才會下降,中產階級才能繼續累積資產,再進行消費,因而形成一個正向循環。

然而,緬甸中產階級的累積潛力(圖4),正被這種高物價(註3)消耗殆盡。

打個比方,就像是超市貨架上陳列的生活必需品,全貼著奢侈品價格的標簽。

緬甸 = 沈睡的巨人?


自古以來自治的緬甸,在經歷19世紀20至80年代的三次英緬戰爭後,被併入英屬印度,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橫掃亞洲的日本短暫統治。在二戰結束,脫離英國獨立後至60年代的約10年間短暫進行了民主政治。而後軍事強人吳奈溫政變上台執政約三十年。90年代由蘇貌將軍,與丹瑞將軍持續軍人執政,直至2010年舉行民主選舉,丹瑞退位,經濟也重新開放。

經歷半個世紀的軍事獨裁政權的閉關與管制,當這個可與東協霸主泰國相比擬,擁有6千3百萬人口的大國,再度回到眾人的目光下時,相信緬甸自己與外國投資者都正在思考:

如何在水電交通基礎設施都極度不足的情況下,接替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又或者在70%家庭平均月收僅240美元的前提下,成為消費市場?

如果短期內,以上兩個選項實現的難度都很高,那麼新興市場的稱號,似乎有點不可承受之重!
圖片來源

當下次海外投資團的頁面廣告佔據你的螢幕,出現「前(錢)進某國,機不可失」等聳動標語時,先將蓋子掀開,仔細瞧一瞧那個位子,像不像是個風口!

(註1)荷蘭東印度公司是世界上第一家,為了分散風險而開放認股的股份有限公司。一般平民可以透過成功的投資累積不亞於主要由皇室控制的財富。

(註2)2014年6月為止,仰光市辦公室平均租金,每平方米達90美元,是2012年的約4倍。目前仰光的辦公室租金甚至較新加坡還要貴36%,是印尼雅加達的2倍,越南胡志明市的3倍。

(註3)仰光市內每公升牛奶的價格售價約為2,500緬元,折合約2.5美元。而人均所得高於仰光10倍的洛杉磯,僅需約1美元!


┌────────────────────────────────────┐
  MBAtics & James's global eye
資訊的爆炸正加速全球化的浪潮,朝我們猛撲而來。身為地球村一份子的你,該選擇什麼位置才能保持優勢並立足於制高點?歡迎來到這個提供你我掌握全球化脈動的平台。
與作者聯絡:james.globaleye@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