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5日

辭掉第一份工作就像跟初戀分手?三個原因我離開了「優渥的她」

相信大家辭去第一份長工,都特別有感觸,我也不例外。到新公司簽約時,HR同事問我,辭去first job,有什麼感覺?「像跟初戀說分手。」我說。

前情提要:
一個恆生「菜鳥副總裁」三招擺平辦公室政治、建立reputation
恒生管培教我的三件事:你未必能選擇老板,但可以令老板選擇你

這篇分享一下我跟這初戀分手的經歷和當中所作的三個職涯考慮。
圖片來源
2014年尾,我在恆生企業銀行部工作時,從Linkedin收到一個訊息,是一個英國人發來的,我們並不認識,他在Linkedin看到我的檔案,想約我談工作。

這個英國人,後來成為我的老板。他新來香港發展收購合並運營顧問團隊,工作性質和我當時任職的恆生企業銀行部大相徑庭,在此我以最淺白的例子解釋新職:
假設你想買一個住宅,你會用幾類服務,你會找房產中介撮合交易,會找律師處理交易文件,會找驗樓師檢驗住宅質素。如果你已經有一個住宅,想買旁邊的單位,再把兩個單位打通,你會找設計師來設計打通後的模樣。套用在公司的收購合並,例子中的房產中介就是投資銀行,律師就是負責corporate finance的律師,而驗樓師和設計師就是我們團隊的角色。
雖然工作性質很不一樣,但其實恆生的工作和現職有許多可以通用的skills。

貸款給企業,要分析的東西比貸款給住宅買家多很多。做企業營運貸款、地產開發貸款等,要研究公司的財務狀況、運營效率、銷售渠道、競爭對手、品牌價值,其實跟進行一單收購的考慮點很相似。

剛入行時,一位前輩就分享說:「一個干練的銀行家,在一間工廠走一圈,在沒有接觸這公司財務報表的情況下,應該可以對公司的營業額、毛利、資產值等心裡有底,能弄出一份粗略的財務報表估算,而與實際情況相差不遠。」

我有幸接觸過到達這個層次的銀行家,觀察到一般人跟他們的分別,在於做貸款盡職調查時是流水作業,為求做成生意,還是仔細研究每一家貸款的公司,分析當中的風險。做的工作一樣,但看的層次有多深,決定了能力有多大。

背景說完,說回轉工。如何面試、如果拿到offer之類不是本文重點,就此略過,分享一下我離開恆生管培,轉換職業跑道的三個職涯考慮:

1. 學習曲線


到了在恆生工作的後期,我已漸漸感受到學習曲線不像以往般陡峭。

幸或不幸,在恆生的期間,大部分時間我承受的壓力都比同級別的同事為大,學習曲線相當陡峭。

加入了企業銀行部的大半年內,老板「王子」領導的團隊成員相繼離開,正常的五名手下一度只余下兩名,但整個團隊的工作量沒有減少。我和另一位隊友經常加班至深夜,是我做銀行最辛苦的日子。由於人手不足,我背負的責任比正常的大。

王子無人可用,所以很多本來應該由資深員工負責的case,也交由我負責。而我也獲得許多獨當一面的機會,例如和一間年純利數億中型企業的董事在會議室單獨談判貸款的利息和條件。

在我辛苦得快要倒下的時候,有一個我喜歡的工作機會出現,我知道我追逐這機會的話,一定能手到拿來。但那時的學習曲線太過陡峭,原因天時地利人和都有,我怕錯失了這條陡峭路,不知道到什麼時候再有這樣的機會,於是沒有走那條路。

到恆生生涯後期,在高強度的環境下,一切漸漸上手,我認為在這個崗位的東西,我已經學好八九成,但何時才到下一個崗位?恆生管培是很制度化的計劃,像公務員一樣,大家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到達什麼位置,拿多少的工資。

如果我留下繼續,大概要四年才可以升至王子的級別,領導一個企業銀行部團隊,這四年能做的,只是重復以往的經驗,沒有太多新的技能可學。轉部門嗎?銀行入最核心的企業銀行部我也待過了,之前做的其他部門和我的興趣和志向並不一致。可以怎樣做?

我不練跑,但喜歡跑10KM馬拉松。

馬拉松成績很大程度上跟跑手的意志力和策略有關。我的策略是找一個跑得挺快的人,跟著她跑(對,一般是個顏值頗高「她」,都說過意志力和馬拉松成績很大關系!)到她慢下來,我又會尋找另一個跑得快的她,跟著她跑,直至終點。

在職涯馬拉松,我不喜歡常常換「她」,每一個階段的計劃是三至五年,轉換「她」不一定是轉新公司,可以是其他部門的其他工作,同一部門的其他地點,甚至是同一部門同一地點而背負更大的responsibilities。跟第一階段的「她」跑了三年,環顧四周,找不到一個內部的「她」。此時,有一個外部的「她」剛好向我招手。
圖片來源

2. 金融行業價值鏈


在前文(link)提及,我出道初期的其中一位貴人提醒我要與內地分行的同事打好交道,我照行如儀。這位前輩後來離開銀行,加入PE做投資經理,他跟我解釋過轉行的原因:我們表面上能提供數以億計的資金,好像很風光,但其實commercial banking的位置在金融行業價值鏈中只是在一個很低的位置,要做大買賣,就要往價值鏈的上游行,做投資,做收購。

後來,我漸漸明白這個道理,其實莊子在二千多年前就說過:

原文:
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汫澼絖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汫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
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
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汫澼絖,則所用之異也。
譯文:
宋國有一族人善於煉制一種預防皮膚凍裂的藥膏,手塗上這種藥膏能防凍裂,於是他世代靠在水上幫人漂洗綿絮為生。有個外地人聽說了,就出高價買下他的藥方。那個外地人弄到了藥方,便去勸說吳王制造這種藥膏。不久,越國大舉侵犯吳國。吳王命令他率軍隊迎戰。當時正值冬天,兩軍在水上大戰。吳國軍士塗上藥膏,手腳皮膚沒有凍裂,殺得越國人望風而逃。吳王大喜,畫出一塊土地封賞給他。 同樣是這種預防皮膚凍裂的藥膏,有的人以此封地得賞,有的人則只能靠漂洗為生,就是懂不懂使用的分別。
同樣是擁有深入分析一間公司的能力,貸款給一家成功的公司,你創造的貸款回報只是兩三個百份比;收購一家成功的公司,你創造的潛在回報可以是千百倍。你創造的價值愈大,你自身的價值也就愈大。前輩離職時的說話,促使了我轉行成為並購顧問。

3. 靠制度,還是靠自己?


上面第一點也提及到,恆生管培是很制度化的計劃,像公務員一樣,大家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到達什麼位置,拿多少的工資。至少在最初的7年內,做得極出色的管培,和做得一般的管培,所得到的待遇和升遷都相近。

這樣的文化,在香港的銀行內,可比的只有HSBC。

管培不用面對什麼競爭,自有一條通道走,這有好有壞。好的是管培擁有的機會和訓練比一般同事多,只要把握,發展事半功倍;壞的是因為好像一切已經注定,有人會失去力爭上游的動力。

清代的聲律啟蒙中有一句是這樣:「戰士邀功,必借干戈成勇武;逸民適志,須憑詩酒養疏慵。」

在恆生後期,學習曲線漸漸平坦時,我感覺到自己開始由戰士邀功變成逸民適志。安閑時間漸多,我這樣的想法愈來愈強烈:究竟我敢不敢憑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去弄出一番成就,還是我只是在一個制度的庇佑下步步高升?究竟我安於做動物園內的獅子,還是願意在草原上冒險?

新老板找我時,我們的團隊剛剛成立,我經歷到由小到大的發展過程。新團隊沒有制度和先例可依,我轉工時的考慮點很大部分放在老板身上。我走到草原,不能依賴制度,老板直接影響我可以學到多少以及職涯走向。一個能干公平的老板,和一個極具保護性的制度,我挑選了前者。

-
早幾天老板問我,你掛念恆生嗎?我說有時候,但不經常。感情上,我永遠記得自己是恆生出身的人,對公司給我的機會銘記於心;理智上,我知道自己是時候move on。


本文獲作者同意,原文轉載自此

────────────────────────────────────┐
  MBAtics & KY
香港科大商學院學士,英國華威商學院碩士,在香港、美國、英國、新加坡工作過。曾在銀行當管理培訓生,歷任不同部門,離職時為企業銀行部副總裁,現職企業併購顧問。
歡迎與作者聯絡:https://hk.linkedin.com/in/wongkyky.wong.11@mail.wbs.ac.uk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