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0日

研究生賣黃牛票?學生創業家:「質疑」只是提醒我如何滿足需求

張以諾,中山創聯會的發起者之一。而他更被大學生族群廣為所知的身分,則是「坐領高鐵票」的創辦人。

「坐領高鐵票」:先做,再說 


「一鍵訂完高鐵學生票,只要多幾個銅板,就可以優雅的在校內面交了。」 

這是「坐領高鐵票」臉書頁面介紹的文字,簡單的一句話,至今已吸引上千名穩定的學生客源。

之所以能順利打入這個市場,就是因為同樣作為學生的他,也曾有相同需求的困擾:「我唸中山大學,但是活動、研討會、展覽、面試幾乎都在台北,如果想在高雄跟台北之間頻繁的移動,就會大量的使用台灣高鐵。」他很認真地分析:「買過高鐵學生票的就會發現,必須事先跑一趟高鐵站,流程對學生族群非常不友善,所以才會想解決這個問題。」 

當面對這樣不方便的經驗,大部分距離高鐵站較不便的學生或許放棄、或許認命,以諾卻是思考把這樣的需求成為商機的可能。他找上同樣是資管系的Monica跟Nate,就這樣從創立粉絲團、建立google sheet開始實驗,他形容當時的狀況:「從有這個想法到野生的訂單進來其實只花了半小時。」半小時?完全可以想像他們行動力之高。
圖片來源

坐領高鐵票三人組,坐領高鐵票創辦人,左起Nate, Eugene, Monica。

這三個人就從最陽春的填表單、接野生訂單,每次購買員跑一趟高鐵只為了買少得可憐的學生票開始做起;後來經過受益的同學之間口耳相傳,訂單逐漸穩定,直到現在「坐領高鐵票」主要團隊有15個人(Chien Yin, Janice, Jeff, Jeff Weiting, Leon, Li Hsin Chen, Ling, Min Cheng Chung, Min Chun Chen, Raylin, Will Lin, Winnie Peng,以及最初陪伴他的Monica跟 Nate)。

他們透過過去累積經驗所掌握的SOP架設合適的購票平台,最後擴展到與各個學校間建立合作網。

 「什麼是學校間的合作啊?」我好奇地問。

「因為每個學校會遇到的狀況可能不太一樣。」以諾解釋。

好比某大學距離高鐵站距離實在過遠,所以學校的負責人接到訂單之後,是交由中山團隊的他們至車站負責購買,再轉寄到該學校。因為流程較其他學校複雜,購票時間、取票時間,甚至退票時間都必須考量在內,不同學校的狀況使他們一直很重視校際間的溝通與配合。

因為需求量高而穩定,即便時常有不同考驗出現,團隊也只是關注在如何做調整來解決問題。「同學在拿票的時候,跟我說很喜歡這個服務,因為之前去高鐵站對他來說非常的不方便...他們臉上真誠的表情讓我覺得很感動。」

 「黃牛爭議事件」:見招,拆招

圖片來源


隔著螢幕的以諾,看起來或許跟一般大學生沒什麼差別。但在訪問過程中,從他有條不紊、從容不迫的態度,可以看出他完全是專注於如何滿足需求在思考。就連聊到當時新聞沸沸揚揚的「黃牛爭議事件」,也看不出他曾有過任何的遲疑。 

當初因為平台經營的成功,以諾接受了幾個記者的採訪。可是別家記者抄新聞時,僅問了以諾一句:「營收有沒有超過兩萬二?」之後就被下〈比22K好賺〉這樣聳動的標題。

文章被報導後,更多的新聞媒體關注這個平台,而中時記者表示接到此議題有爭議的檢舉而再度採訪他,這次以諾提出學校輔導計畫以及法律相關的澄清證明。第二天,中時直接以〈研究生代購高鐵票,被認定是黃牛〉的標題發新聞,並隻字不提以諾曾提供的澄清證明,甚至加註「中山大學輔導學生鑽法律漏洞」這樣的文字,於是,原本立意為方便學生的平台,被渲染成黃牛爭議。

我忍不住問:「那你們團隊當初不會感到很百口莫辯?」 

他笑著說,這並不會在他們意料之外。因為在一開始推動這個計劃的時候,相關爭議點早就被版上神人「戰」過,而他們也曾為此詢問過相關法律知識背景的人士,所以記者他們會質疑的地方,也不是第一次被問到。

以諾甚至換個更正面的角度思考:「我蠻理解記者的做法,因為在網路上其實需要一個聳動的標題比較容易拿到流量,研究生提出高鐵配套服務想必沒有黃牛票來得吸引人。」 

看以諾現在說起來很輕鬆,但其實扣上「鑽法律漏洞」這樣大的帽子,對尚未面臨過類似危機處理的學生創業而言,的確是很大的事件。只是我面前坦然的他,看不到任何擔心、憤怒,還是自我懷疑,或是類似的情緒。

當時「解決社會大眾的疑慮」是團隊所面對的主要問題,所以他們做的,也是盡量運用手邊的資源去傳達他們的立場,「盡量讓使用者放心,還有跟團隊的人溝通,不要自亂陣腳。」 

回頭想想,PPT上的神人、寫出聳動新聞的記者,這些一路上對他的產品提出質疑的聲音,都只是提醒他如何調整方向的不同回饋。比起來,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仍然是「如何滿足需求」。 

現在,坐領高鐵票的下一步動作會是什麼?以諾表示還在規劃當中,但他笑著承諾:「如果我們決定了,會先告訴故事旅社的!」


「中山創聯會」:沒有人去做也不行 


除了「坐領高鐵票」這個漂亮的成績單,當時的張以諾,還身兼中山創聯會的發起者。

他看出學校其實對於創業提供相當多的資源,某些學生亦有自己創業的想法,然而學生缺乏主動獲取的積極性與資訊管道,使得學校 / 學生之間無法直接良好的互動。

同樣是雙方需求的反應,這次,他自發性的創立了中山創聯會:「希望可以從學生開始燒起來,從top-down的政策推行,翻轉過來變成bottom up,這樣會更有效率。」 

雖然這個作為開山祖師的創聯會,一開始團隊的互動沒有非常完善,但是當不同領域的團隊聚集在一起,問題的交流就是幫助互相經驗的累積。

創聯會逐漸步上軌道之後,定期舉辦彼此與他校的分享會,並聘請不同專業領域的老師為想要或是正在創業的學生上課。由於學校方面的支持,創聯會舉辦的活動皆是全額補助,讓這樣的場域成為吸引更多學生投入的搖籃。 

「學校有這樣的資源...沒有人去做也不行!」就連談到創立創聯會,以諾仍然是理所當然的語氣,就好像他從來沒有懷疑過到底要不要去做。

「沒有喜歡,當然很難持續。如果可以用現有的資源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情非常幸運,但無論如何,不要輕易妥協把自己放到一個不喜歡的處境裡面。」因為對他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如何讓這個喜歡、這個需要,得到更直接的滿足。

訪問末了,我仍然不知道該形容他太理性,還是太熱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Sell me this ticket!行動,就是他最直接的解決方式。

-
MBAtics 外稿:SELL ME THIS “TICKET”. 當需求已成為事實…剩下的就是我的責任
原發表處:故事旅社 STORY HOSTE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