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

恒生管培教我的三件事:你未必能選擇老板,但可以令老板選擇你

離開第一份工作恆生管培(Management Trainee),轉到新公司半年了,覺得是一個適當的時候為上一份工作做一個總結 - 站得太近看不清全貌,過得太久記憶會褪色,我想在記憶褪色前留下一點回憶。
回首過去,我認為以下是我學到最重要的三件事:

1. 做一個職位之前,先辨認要學會的事


管培計劃最吸引之處,是trainees一般在短期內會在不同的崗位工作。在入職頭幾個月,我當時的老板知道我最終的目標是去企業銀行部做commercial banker,就說:
「你未來會做的幾個崗位跟你最終的目標關系不大,別浪費時間去學那些hard knowledge,你的目標應該是練soft skills,觀察各老板的管理風格,以及他們對不同的員工的管理方法怎樣不同;管培升職很快,你過不久就要管理年資比你深年紀比你大的屬下,所以你現在就要做好預備。」
慶幸得到明師指點,我在每個崗位都對此默默觀察,推敲每事背後原因,想想我是否認同這個做法,如果我坐那個位,我又會如何做?

有兩個崗位的老板甚至分別把我當成入室弟子,每天把我拉進房,分享他們如何管理手下的團隊,如何因應ABCDEFG君的背景而做教化,如何處理下屬,平級,及上級引發的辦公室政治。

在這兩個在銀行工作了廿年的前輩房中,我上了一課又一課MBA。

2. 你未必可以選擇老板,但你可以令老板選擇你


上面說到,我最終的目標是去企業銀行部做commercial banker。進企業銀行部前,我當然要收風,看看跟哪位老板最好。問了幾個人,幾個人都不約而同推薦王子。

可惜我可以選擇去哪個部組,但無法選擇上司。我被派跟另一個老板,但一直想辦法轉去跟王子。

過了一段日子,我跟王子的關系只跟於你識我、我識你,一起等電梯時寒暄幾句。時間對我不利,因為跟一個老板愈耐愈難轉跟另一個。我不可能走去直接同王子講「我想跟你」。

初到貴境,老板同老板之間嘅關系我未搞清楚,貿然行事,我隨時會得失本來的老板,MT的reputation弄差了,以後很難找老板接收。我沒有條件出手,惟一辦法是令到王子自己出手要我。

閑談中,王子同我講有陣時佢會自己一個去某地方午飯,我在想幾時去偶遇一番,爭取pitch一個小時的機會。

我未偶遇到王子,就發生了一件事。當時我坐的位在我到任之前,已經空置一段時間,有一天我執拾座位儲物櫃時,見到一迭文件,原來是一兩年前坐這個位的同事留低,我仔細看文件,發現這位前同事的老板,就是王子。

我知道這個就是我要的機會。

於是我將這迭文件整理好,搬到王子面前,同佢講清原委,說見到文件有你名,所以拿回給你,我已經初步整理過,想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到手的。從王子的眼神,我知道自己成功留低一個好印像。

那個空置位作為中轉站,斷斷續續都有不少人坐過,但直至我來到才整理這迭文件給他,暗示了我和其他人的分別。大概一兩個月後,王子麾下有人辭職,他想起我,出手撬我過檔。

之後兩年,我跟王子東征西討,出了好多差,見了好多客,飲了好多酒。

大半年後,王子同我說起,當日他選擇我,那個critical moment正正就是我拿回文件給他一事。我到現在都想不通,那其實算是他選我,還是我選他?
圖片來源

3. 找出成事的捷徑


Commercial banker的最高境界,是成為rainmaker(帶來生意的人)。我老板王子打響名堂,不是因為外型,而是他作為一個rainmaker,壟斷了某個地區的生意,儼如擁有一大片封地。

跟了王子幾個月,我已經明白如果純粹focus on operation,前途一定有限。要打響名堂,就一定要想方法將自己變成一個rainmaker。

大約是做了commercial banker大半年,有一次出差與一個公認出色的rainmaker坐飛機。他出色的程度是我入企業銀行部前,已經有人建議我向他學習。有這個機會,我當然不能寶山空回。我向他請教了好多,有關職業生涯的林林總總,包括怎樣成為一個rainmaker。

佢說,「個key point是做大deal,一筆大deal可以夠你向上級交待一年的收入,即是你之後有一年時間去找、去設計、去實行另一筆大deal,你的生活就會好輕松。」我明白,但deal從何來?「跟內地同事打好關系,他們自然會把內地大客戶介紹給你幫忙在香港借錢。」怎樣才可以發展到這個關系?「我的話到此為止,你自己想想。」

他到此為止,究竟是保持商業秘密還是想啟發我自己思考,我不知道但沒有再追問下去。他閉目養神,但我睡不著,因為我知道剛剛聽到的建議好重要,可以幫我行少好多冤枉路。

過了不久,上述rainmaker轉工兼轉行,去了PE做投資經理,崛起勢不可當,我至今仍有跟他保持聯絡。佢走了後,我順勢而入,接管他在內地分行大部分的connections,把自己打造成這班同事在香港的主要contact point。

之後幾個月,我努力經營與內地同事的關系,漸漸有成果。內地同事介紹的deal,多到我做不完,所以反方向發給王子(正常是老板把deal分發給比手下做),再由佢分發比旗下其他手下做。

去到再後期,生意多得不單止我接不完,王子整個團隊都接不完,他要分發部分deal給其他團隊做。通過這條捷徑,我拿deal的能力遠勝很多做了十多二十年的banker。

-
有點長氣了,第一篇分享就到此為此吧,如果有人有興趣的話,我還會再寫的,例如我如何跟內地同事打好關系。有幸得到許多明師的指點,心存感激,想把所學的作一個記錄。

縱使沒有在commercial banking這條路繼續走下去,我還是慶幸誤打誤撞入過這行,享受過沿途風光。

本文獲作者同意,原文轉載自此

────────────────────────────────────┐
  MBAtics & KY
香港科大商學院學士,英國華威商學院碩士,在香港、美國、英國、新加坡工作過。曾在銀行當管理培訓生,歷任不同部門,離職時為企業銀行部副總裁,現職企業併購顧問。
歡迎與作者聯絡:https://hk.linkedin.com/in/wongkyky.wong.11@mail.wbs.ac.uk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