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

荷蘭「實作教育」有多酷? 教授不需PHD、十天3千歐拉贊助

這個月月初,即使是一個身為論文尚未完成的碩二生,也寧可冒著寫不完論文的風險參加這一次荷蘭的Summer School課程,除了感受文化的衝擊外,也希望了解自己不足的地方。
而這次在進行荷蘭暑期課程之前,因為自己在所上曾經有過實作教育課程類型的經驗,因此對於實作課程的形式有一些初步的了解,而我也鎖定了三個面向的觀察:
  1. 透過荷蘭暑期的課程設計了解到荷蘭實作教育的過程和結構。
  2. 從同學互動的過程中了解歐洲學生和亞洲學生的差異點。
  3. 比較台灣和荷蘭同樣稱做實作教育的課程,並試著找出提升質量的方法 。 
因此,我想就從這三個面向來切入我這趟旅程的故事吧!

淺談荷蘭的應用型教育


首先,先從荷蘭的教育體系談起,其實荷蘭的教育結構我認為算是一個蠻複雜的體系,簡單來說,從高中開始就分別有四年制、五年制和六年制的不同,但是只有取得六年制高中的文憑的學生才可以進入傳統的大學就讀。

例如國際榜上有名的萊頓大學(Universiteit Leiden)、阿姆斯特丹大學(Universiteit van Amsterdam)等,若是想更了解更多荷蘭教育體系的資訊,可以參考此連結圖表。   

而這次我所參加的學校是Amsterdam Universities of Applied Sciences簡稱AUAS。

這個學校有一些很有趣的地方: 首先,它是一所大約六到七歲的學校,因此我想這種應用型的教育機構也是近年來才在荷蘭漸漸發展的。

其次,他和世界排名頂尖的阿姆斯特丹大學有一些資源共用的地方,例如圖書館,資料庫等等,但如果你是讀阿姆斯特丹大學,他的學士生涯只需要年三年,但AUAS的學生雖然高中只需要五年,但大學畢業則是要念四年。 

第三,他們的學士班,在寫論文和找實習方面是必要的學分,簡單來說,他們就是一間比傳統大學的學術型大學更加重視應用的部分。

因為在我和AUAS的學生聊天的過程中,他們和我談到,在這個學校有70%的課程都是屬於實作教育,就連寫論文都必須要自己找到贊助公司並取得該公司的授權才可以寫,這也讓不少學生吃足苦頭而延畢,除此之外,讓我更驚訝的是在這裡教課的老師是不需要拿到PHD資格的,只要應徵的人實務經驗被董事會所認可,就有資格來AUAS授課,這在傳統的教育體系中似乎是比較少見的。   

而這個學校的summer school每年都是為期兩個星期(共20堂課),只是課程每年會不定期調整,今年我們的課程有三種,我上的是「Cambridge English & Global branding」,另外兩門課則是 「Digital Brand Engagement」和「European Business Skill」。

值得一提的是「European Business skill(EBS)」是學校特有的學程,今年暑期的課程又細分了兩種:「Market Research And Fashion Sales」和「Doing Business In Europe」,前者是要學生自己舉辦關於服裝的時尚秀,並從波蘭的角度看如何行銷衣服到荷蘭,協助雙方在會場進行交易。   

而我實際的去詢問他們上課的過程,他們和我說從拉贊助到市場調查到場控人員全部都是由這20幾個暑期班的學生親自操刀,教授做的就是給一些資源像是場地、當天的來賓等等,而且他們的目標是希望能在這十天內拉到3000歐的贊助,雖然最後只有拉到700多歐的贊助,但我想他們還是一個有做多少錢做多少事的概念,並順利的完成這個實作任務。   


而後者則是要去參訪布魯塞爾的歐盟中心,採訪一些官員並談一些關於歐洲領導人需要具備的特質和相關議題,最後做成半小時的紀錄片。

從這個學程的設計可以看出他們非常重視學生在整個歐陸的發展,也有很多當地的學生為了這個學程加入Summer School的課程,像是當地的陸生就和我聊到,他們會來summer school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上學期一個課的project就是去波蘭做一些市調和賣一些東西,然後這門課算是綁在一起的(要都上才能拿學分),因此加入了這次的暑期學校。

實際課程中的觀察-台灣與歐洲學生的學習差異   


至於我的課程其實就是一個基礎的訓練,包含商用英文和品牌操作的練習,但在基礎訓練的過程,其實也是相當應用的,像是商用英文的部份我們就分了聽說讀寫四個部分,每一部分都和商業環環相扣。
  
像是閱讀和聽力的部分就會看很多產業的文章和分析辦公室對話,寫的部分則是教你怎麼樣用英文書信或是簡報的格式寫出主管要的報告,而說的部份則是會用英文回答和討論一些商業的議題,像是環境保育、網路、CRM和4P的應用等等都在考題裡。

我覺得這些雖然是基本的訓練,但是我在學習的過程中是有一些吃力的,畢竟Cambridge English 和台灣的商業英文認證(多益)是截然不同的系統,加上口說和聽力的環境我認為台灣和歐洲有一定的差異,所以在全英文的適應上感覺我花的比其他同學還久的時間適應。

此外,歐洲的學生只要一有問題就會舉手問老師,而且是一個接一個的問,甚至一個問題常常就會和老師討論很久的時間,即便他們不太會講某個單字,他們也會想辦法用其他的詞彙和老師討論他們的想法,甚至還會反過來問老師應該要怎麼說,所以常常上課的時候沒講多少內容就快下課了,而我也認為這種互動性是我在台灣上課時比較少見的。  
而在Global branding的部分,老師是一個曾經當過廣告公司的策略總監,他也曾經擔任過惠普還有一些荷蘭品牌的品牌顧問,在上課的過程中,他給了我們一些範例和模型幫助我們思考,此外,老師也請了海尼根的行銷經理來替我們演講,過程當中他告訴我們海尼根廣告的idea是怎麼來的,他們又用什麼樣的criteria檢視自己的廣告。

這些課程都是為了幫助我們在結訓時能夠完成一個幫品牌擬新產品並說明如何行銷的簡報,老實說,這樣的報告我在台灣應該也做了不少次,但在平凡不過的報告裡,裡面我發現了一些台灣的不同。   

首先,這裡的人似乎非常重視用資料庫分析的能力。

因為在這裡的第二堂課,圖書館的人就來教我們data bank的應用,這讓我回憶起當時我們在做行銷報告時還只會上Google搜尋一些片面的新聞資料和相關網站,現在看來有些可惜。

不僅如此,當圖書館的人講解完後,下面還有一些小測驗,所以逼著大家要帶著電腦當場實際操作,LexisNexis Academic、ProQuest等資料庫的應用,甚至還可以用一些技巧找到像是Facebook的SWOT分析,只要你在哪個地方卡關圖書館的人就會來帶著你在做一次。

我覺得這樣的訓練在台灣似乎比較少遇見,而這也讓我們的報告資料來源大多都是來自資料庫的內容,感覺又更紮實了一些。


此外,每當老師講完課時,他就會馬上就掏出大紙和筆要我們用圖像式的方法自主討論,這當然讓我想到這學期在台灣所上過的創業管理,但很明顯的可以發現台灣的學生似乎是不習慣這樣的上課方式...

以我在台灣的上課經驗為例,差異最大的部分在於當時老師發下紙筆後,還必須解釋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討論,而且我們討論的過程常常每一步也都要經過老師的同意才敢做,就深怕漏掉了什麼重要的步驟,因此在討論的過程是相對緩慢的,相較於比較沒有安全感的狀態,歐洲學生在老師沒有特別講解的情況下,卻已經很熟練這樣的操作方式,所以整體的討論過程對我而言是非常快的。

舉例來說,老師在第一次拿出紙筆來時就只是說這邊有這些工具你們可以拿去用,並沒有做特別的解釋,而我們曾經在討論架構卡關時,我也提議說要不要先和老師確認怎麼寫,但是其他學生卻覺得我們可以自己先討論出東西再和教授確認對不對,所以相較於在台灣的討論,我們很迅速的就把架構和內容擬出大綱和老師討論,但是在和老師討論的過程中,通常也不太有我期待得到的「正解」。

像是我們在討論完架構之後有問老師應該要把產品的Slogan和Tagline擺在一開始還是最後面,而老師就叫我們從觀眾的角度思考,看我們是把這個報告定位成一場秀,或是一個和上級報告的情境,當然擺放的位置可能就不太一樣,所以沒有什麼對錯的問題,因此,當我們想聽到一個明確的答案時,往往老師反而會丟問題引導我們思考,我想這就是他們習慣和老師互動的模式吧。

如何提升實作教育課程的學習質量


比較完了學習的差異點,最後來談談我對於實作教學形式的看法,在這兩週的課程裡,我問了一些學生,無論是歐洲人或是亞洲人,有些人覺得課程有趣,但我也遇見了一些學生的抱怨,原因不外乎是:
  1. 沒有學到新東西,這些東西以前都學過了。 
  2. 老師沒在做事,覺得老師有時候很隨便。  
雖然我們這門課的老師還算是有在「教書」的,但剛剛提到的無論是記錄片或是時裝秀的課程,其實我聽到的都是老師放給學生自己做居多,舉例來說,在時裝秀的課程中,負責拉贊助的剛好是一個當地的陸生,他和我說雖然這門課很實際,但是基本上他把大把的時間都花在聯絡企業上,他認為這類的經驗在過去社團活動裡已經有了,所以感覺沒有學到新的技能有些可惜。

因此,我認為未來若是有學校或是機構想要進行這些實作教育,或許可以透過一些努力讓參與的人更有參與感,並且能夠提升整個課程的深度和記憶性。

首先,在實作之前,不能忘記理論或是原則的重要性,因為對於什麼都不清楚的學生其實是很重要的養分來源,像是我們在做當時的品牌報告時,用的都是圖書館教我們的資料庫或是老師、講師們告訴我們的原則,所以我認為實作的過程不單單是為了做而做,同時也要能夠深化理論和應用相關的原則,對於將來才有更多的幫助。
其次,實作課程的期間可以密集,但切勿拉得太長,從我的學習經驗中,我曾經上過一門五個月左右,每週一次的實作課程,也上過兩個星期,每天密集討論的實作課程的進行過程,雖然我覺得學生要在短短的兩個星期內辦完活動是非常疲憊的,但比起五個月漫長的馬拉松式的賽跑卻更有效率,也不至於彈性疲乏。

因此我覺得實作的時間盡可能的可以縮短在兩個星期到一個月的時間左右,不僅讓學生有學習的效率,也不會讓整個組織和參與者漸漸的失去韌性。   

最後,談到事後的檢討是非常重要的,老師和學生之間的檢討我認為只是義務,但若是有更多的時間,自己也不妨獨自的思考看看,當你離開這間教室的同時,還能陪著你離開的隱形知識或是你所結交的朋友人脈又有哪些?這通常也是我斷定一門課好壞的標準。

總而言之,我相信無論是傳統的學術型教育或是現代越來越重視的實作教育,他們必須要有著相輔相成的作用。

而在這短短兩週的荷蘭之旅,我也很慶幸能夠透過學校的補助去探索未知,也鼓勵大家可以多去體驗這類的暑期課程,不僅能夠在短時間內享受異國文化的洗禮和衝擊,也能夠替自己挖掘更多的新事物。

┌───────────────────────────┐
MBAtics & MBA104 陳柏彣 
就讀中山大學MBA,我一生中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成為一個正面影響力的人,也許在某個將來,我會是一個商人,一個影像工作者,又或是政治人物,但我一生的所作所為,都會圍繞在這個願景,努力並實踐。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oothpaste.chen@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